比奇屋 > 驭房有术 > 第4969章 见证
    “这话说起来就长了,前辈里面请。”张禹则是朝薛老道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好,那咱们就里面说。”薛老道笑着说道。

    当下,两个人联袂而行,朝院中走去。薛老道带来的人可不少,能有二三十号,其中大部分都是穿着白色道袍的老道,少许穿着浅蓝色道袍的。

    张禹和薛老道一边朝里面走,张禹一边说道:“前辈怎么大老远跑到杭城这边来了。”

    “老夫原本是打算前往光明山无当道观的,结果半路上得知,你接管了碧水庄园,人正在杭城。于是,我便让人改道,跑到这边来了。”薛老道爽朗地笑道。

    张禹门下的弟子们,在张禹和薛老道往里面走的时候,赶紧左右分开。现在一听师父和蜀山掌门如此说话,一个个是精神大振。原本以为人家也是来讨债的,结果竟然是朋友,看看人家蜀山派掌门的气势和气度,跟其他的来人就是不一样。

    到此讨债的各派众人,跟过来只是为了看热闹,眼瞧着张禹和薛老道走过来,也都下意识的左右分开,让开道路。如此一来,在气势上面,这些人难免又弱了一头。先前他们还以为蜀山派也是来讨债的,顺便还能跟蜀山派掌门套个近乎,结交一番。现在可好,薛老道摆明是替张禹撑场面的,这让他们不禁觉得有些尴尬,想要打招呼、套近乎,又觉得没法开口。毕竟先前张禹已经说了,他们是来讨债的,如此一来,在立场方面,两边也就鲜明了。

    先前这些人认为,张禹没有什么根基,比较容易收拾,到时候肯定是要足额退款的。哪怕不是退黄金,退钱也是可以的。毕竟谁都能够看的出来,天师府和茅山派不便出面,尤其是茅山派,属于第一个来的,黄金肯定是被你哪去了。现在将庄园交给无当道观,十有八九也是让张禹背锅。

    当然,如果是茅山派在这里,别家还是有所顾忌,要不然茅山派占了碧水庄园这么久,也没有闹出什么干戈,顶多是天天有人要钱,没整出今天这么大的动静。

    不过现在,他们发现情况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一来是张禹本身的修为,显然不是盖的,单凭他轻描淡写的接下曹琦的奔雷手,这些人就能意识到,前来讨债的人中,不见得能有几个有实力跟张禹一战。二来又突然冒出来一个蜀山派帮忙撑腰,就算各门各派不给张禹面子,也得给蜀山派点面子。就好像先前,他们也要给茅山派一些面子是一样的。讨债是讨债,但能不撕破脸就不要撕破脸。

    众人各怀心思,没一会功夫,就来到了人工湖畔。张禹让弟子们赶紧再搬桌椅过来,薛老道表示,不用麻烦了,让随行的人员就在一边侍立。

    张禹见状,便跟薛老道入座,张禹的弟子们,自然都是站着。张银玲虽然去过蜀山,见过薛老道,但并不熟悉,也就在一边抱着狗站立,等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其他门派的人,也都陆续返回,重新在位置上就坐。这时候,薛老道扭头看向张禹,说道:“道友,先前进门的时候,你说他们是来讨债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当下,张禹便将其中原委,说了一遍。

    薛老道听了之后,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不知道友打算如何处置……”

    “碧水庄园以前是雷戈的产业,各门各派当初也是花钱找雷戈进行雕工,眼下贫道成为碧水庄园的新主人,过往的债务,让我张禹来承担,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么多的门派,这么多的人,他们手里的物件,到底是不是出自碧水庄园,这个还需要确定。总不能说,任谁拿过来一件,说是出自雷戈之手,我就得退款,一定要分个清楚明白。”张禹平和地说道。

    “道友此言在理。”薛老道点头说道。

    见他这么说,对面坐着的云台观知春子立刻说道:“薛掌门,张道友的话,虽然在理,但到底是不是出自碧水庄园,总不能全凭张道友这边说的算。这样一来,他万一混淆黑白,又该如何?”

    蜀山派掌门虽然很少下山,可很多大门派的人,还是知道蜀山派掌门姓什么的。说张禹找个假的蜀山派掌门来充场面,在知春子看来,借张禹八个胆子,张禹也不敢。而且,光是凭薛掌门的气场和气度,那就绝对不是能够轻易冒充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此刻知春子说话的时候,不免要比之前客气了许多。

    薛掌门微微点头,说道:“这位道友说的也有道理。张道友,你认为如何能够让大家心服口服呢。”

    张禹当即一笑,说道:“所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要不然这样,晚辈亲自前去验看,麻烦前辈给做个见证。晚辈相信,以前辈的眼光,物件到底是不是出自碧水庄园,应该一看便知。”

    薛老道点头微笑,然后看向知春子,说道:“道友,由老夫来做这个见证,你举得如何?”

    知春子可不敢说你们俩认识,一定会偏袒这样的话。毕竟蜀山派掌门是什么身份,这么说就是没事找事,知春子敢说这样的话,估计回去都没法跟自家的住持交待。

    “薛掌门大名,早就如雷贯耳,今日能够在此相会,已然是三生有幸。如果能由薛掌门来做这个见证,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知春子马上说道。

    其他的人见知春子都这么说了,谁敢反对。他们多数都是奉命前来,很多事情是做不了主的,哪敢随便得罪蜀山派。而且谁都清楚,以薛掌门的身份和地位,如果颠倒黑白,日后也难免会沦为笑柄。所以,薛掌门也不敢冒如此大不韪。

    于是,其他的人也都纷纷说道:“由薛掌门做这个见证,自然最好不过。”“我们武当派相信薛掌门。”“我们文殊院相信薛掌门。”“我们宝相寺相信薛掌门。”“我们阳春观相信薛掌门!”……

    好家伙,这些人也是可以的,虽然不便在这个时候公开跟薛老道结交,但一个个也都将自己的名号亮了出来,以便让薛老道有个好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