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 第1632章 椭圆装置分(二)

第1632章 椭圆装置分(二)

    读到这里之后,我就越发觉得这个日记上写的简直就是我们自己经历的同人故事了……

    但问题是这上面的地点记录却有出奇的详细,让我难以分别出真伪。

    就连月灵和欧阳菁菁两人也都拿不定主意,但是两人却也和我的情况差不多,他们现在其实也已经更加倾向于这些日记上的内容有可能是真假参半的……

    我迅速点击了下一页的光标。

    ……

    下面是这椭圆装置第二部分的第二页内容:

    这东西手上倒是没什么武器,也没有那种长指甲,就是一双普通的双手对着我直接挥了过来,我直接侧身一闪,让过他这一拳,顺势直接一巴掌对着这鱼头上狠狠拍了过去。

    我这一掌用了全力,直接把这东西的身子拍得一个踉跄,倒栽在了地上,一旁的林海和徐瑶两人各自取出匕首利刃对着这鱼头上胡乱扎了一通,接着就见这玩意儿开始在地上剧烈抽搐起来,没过多久挣扎也停止了,只剩个鱼嘴一张一合的,就像是鱼儿离了水的那种样子一般。

    安明亮让我们先别动手,他俯下身子用刀对着这鱼头和脖颈连接处的位置拨拉了两下,接着就见他给我们指着连接处说道:“你们瞧!”

    我们几个立刻眯着眼睛朝那边看了过去,只见这鱼头怪脖颈处有一圈很不明显的细密疤痕,如果不是安明亮特意指出来,我们肯定就把疤痕和鱼头根部的鱼鳞混杂在一起了。

    “什么意思?你是说这鱼头是和这人身缝合上去的?”我吃惊地问道。

    “比缝合要高级一些,不过意思差不多。”安明亮皱着眉说道:“这是一种生物嫁接技术,以前只能用于植物,现在已经可以用在动物身上了。”

    “你的意思是,你们之前已经做过这方面的研究了对吗?”

    “没错。”安明亮点点头说道:“不过我们的技术还不够成熟,更别提直接应用在活人身上了。”

    “那你是说眼前这怪物之前是由人的身子和鱼头拼凑起来的?”林海在一旁不可置信地问道。

    “否则你还有别的解释吗?”安明亮反问道:“这鱼头应该是金枪鱼,而人身则应该是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的身体。”

    “谁在搞这么恶心的研究?”徐瑶皱着眉说道。

    “你们难道不认识这制服吗?”安明亮扯了扯这鱼头怪身上穿的衣服,我这才发现这家伙上身竟然是那种蓝色的工作服,面料和造型都和我们在海上见到的那些蓝色工作服一模一样。

    “三彩制药公司?”我皱着眉说道。

    “嗯,现在看来这家公司绝对不简单,他们肯定不是普通的制药公司,研究药物也不过是他们的一个幌子罢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们都在看白夜,我再次向白夜确认他之前所说的那些已经研制成功的疫苗是不是三彩制药公司弄出来的,然而白夜还是像我们最初见面时说的那样,他只知道有这种疫苗,然而具体是哪家公司,哪个人研究出来的并不清楚。

    “这玩意儿是从哪儿走出来的,你们之前有注意到吗?”我看着安明亮问道。

    接着就见安明亮抬手指了指车站对面的一栋楼。

    徐瑶也确认的确是从那儿出来的,然而我朝那边看了半天,发现这似乎只是一家普通的大宾馆。

    我们先是检查了一下我们的那辆面包车,发现只是前机盖被拍扁了一些,并没有损坏到车身,我们直接开着车绕过路上的障碍来到了对面的那处宾馆门口。

    这宾馆大门已经损坏了,好在整个宾馆的墙体看上去还算牢靠,没有受到太大的破坏。

    我们先是在外边静静地听了一阵子,然而里边就和整个城市一样寂静无声,最后还是由我带头走了进去。

    入门是宾馆的前厅,不过眼下这前厅也就只剩下个前台了,前厅地面上也是乱糟糟的一片,甚至还能看到几道已经干涸了的血迹。

    前台后方的墙壁上居然还血淋淋的写了三个大字“现世报”。

    ……

    我们几个都不由得皱了皱眉。

    我们商量了一下打算一齐进去搜索一下,这样万一遇到危险也不至于顾此失彼。

    我们先是在一楼转了一大圈,目的就是想看看有没有类似于地下通道一类的设施,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谁会在宾馆地下打洞呢?

    绕路走到楼梯口,楼梯口旁边是处电梯,电梯门已经完全损坏了,门壁像是麻花一样扭曲着,看起来像是被外力卷曲成这样的。

    我们抻着脖子朝里看了一眼,只见里边有四五具死相略惨的尸体,这几具尸体的脑袋直接被人用钢筋棍-子贯穿了,而且看起来好像死了没多久的样子。

    安明亮探着身子把距离门边最近的一具尸体直接拖了出来,他用手摸了摸这尸体,说大概也就是死了三五天的样子。

    “会不会是之前车站里的那些人?”我奇怪地问道。

    “不像,我倒是觉得这些人更有可能是袭击车站营地的人,从这宾馆楼内的窗户正好可以俯瞰到对面车站里的全景,否则这些人没道理会跑到这里来。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被车站营地里的人发现了,后来又被反包在了这里给打死了。”

    我回忆了一下之前见到的那几个自称车站营地的幸存者,心说就凭这几个人的手段和行为方式,杀人也应该的确是家常便饭了,

    检查完之后,安明亮又直接把这尸体扔了回去,我们继续朝着楼上走去。

    才一上到二楼,我们就发现安明亮之前的猜测可能真的没错,因为二楼楼道口处出现了很多的枪眼以及钝器、利器击打的痕迹,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干涸血迹。去听书网

    再往里走,果然看到了更多的人类尸体,其间还夹杂了一些黑鸟以各类变异动物的尸体,这些动物和鸟类估摸着是被枪声引来加入混战的。

    越看就越觉得触目惊心,人类在这种弱肉强食、资源匮乏的环境下,充分暴-露了自身最原始、最野蛮也最阴暗的一面,这种程度的殊死搏斗大概只有在原始社会才会出现。

    每具尸体所受到的伤都是致命伤,不是头部就是心口,而且大部分的尸体面色正常,一看就知道是直接在正常人的状态下被击毙的。

    更为关键的是,我们渐渐地发现地上有相当数量的尸体果然都穿着那种蓝色的工作服,而且我还从几个人的衣兜里翻出来了一些名片,上边果然都印刻着“三彩制药公司”的字样。

    这下这些人的身份可就完全确定下来了。

    我们又往楼上走了几层,发现上边的尸体数量也不在少数,并且除了普通的人类尸体以及变异动物的尸体之外,又多了几具我们之前在外边见到过的那种鱼头怪的尸体。

    安明亮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他认为这些三彩制药公司的人可能已经对这些不怕水的人鱼混合怪物具有了一定的操控性,从这些尸体的分布情况来看,倒有点像是这些三彩制药公司的人在借着这些怪物来攻打车站内的幸存者。

    白夜立马摇头说这不太可能吧,毕竟他之前在沿海地区执行任务的时候,可是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的。

    “那你现在就见到了。”安明亮说道:“之前我们在岛上的时候可是见识过这些三彩制药公司研究的东西,他们已经可以通过语言来对变异的动物进行操控了,没理由会控制不了这些鱼头人身的怪物。”

    “那你觉得这两拨人是谁获胜了?”

    “不好说。”安明亮皱眉说道:“不过我觉得应该是车站营地的幸存者获胜的希望比较大,首先这里大部分的尸体都是那些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人,其次车站营地里的情况也表明这些人并没有冲到营地内部进行破坏,那些人应该是最近这几天内撤走的。”

    “他们会去哪里呢?”我皱着眉问道。

    “肯定不会去内陆了。”白夜说道:“这些人既然能支撑这么久,肯定对内陆的情况多少有了些了解,他们肯定是朝着沿海的城市、村庄走了。

    我们又把整个宾馆前后的另外几处楼房也探查了一下,里边或多或少也都发现了一些尸体,看上去之前这次冲突的规模还不小,光倒地的尸体就有不下一二百具,这还不算一部分尸体很有可能死后变成活尸重新爬起来离开这里。

    鱼头怪的数量也发现了大概十来个,所有的鱼头都被钝器砸成了粉末,看来处理这些怪物的办法和处理活尸应该是差不多的。

    搜查完毕之后,我们正打算离开,却发现我们的车不在了。

    ……

    起初我还以为是绕错方向了,然而我们在楼前楼后看了两圈也没见着车子,就在我们惊奇加慌张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汽车轰鸣声从我们身后传了出来,正是我们之前的那辆白色面包车。

    我立马掏出手枪想要射击,然而我发现这他娘的车子是我们自己的,打车不就等于是毁坏我们自己的财物吗?其他人的想法也和我一样,都畏畏缩缩地不敢射击,一方面是怕打坏车子,更重要的是枪声可能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我立刻张开双臂大喊道:“我们是好人!你把车停下来!”

    然而这车里的人似乎不怎么友善,竟然直接对着我们撞了过来,而且这人的车技似乎极其精湛,要知道那破面包车的操作性其实是很一般的,可这车在这人驾驶起来却如同灵-活的老鼠一般,任凭我们如何躲闪都甩不开。

    而且我很快就发现这车似乎是真的想把我们撞死的样子。

    就在我们打算举枪还击的时候,从车窗内突然撒出一大把粉末,对着我们铺天盖地飞了过来,我立刻就感觉口鼻中呼吸不顺畅起来,更重要的是我眼睛也传来一阵干涩辛辣的感觉,众人都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妈的……

    是辣椒面儿!

    这是谁他娘的这么奢侈?把这么宝贵的调味品当武器来攻击了。

    我强忍着辛辣的感觉睁眼观察着那车的动向,这车子现在似乎已经停下来了,我模模糊糊看到车上下来个身形高挑的女子,同时我身旁的白夜拔出手枪一副准备射击的样子,不过被这女子随手丢了个像是石子一样的东西,直接把白夜手中的枪打掉了。

    我眯着眼睛朝着这女子看去,突然发现她的身影好像有些熟悉。

    接着就听到一个空灵的声音响了起来:“肖辰?”

    ……

    没错,是月灵的声音,而且她刚才那种随手准确丢石子伤人的功夫也不是别人能轻易学来的。

    我立马冲着白夜喊道:“别打了!是自己人!”

    我之前和白夜讲述小岛上的时候提到过月灵,此时继续大喊道:“是月灵!是我和你说的那个女超人!”

    “讨厌。”接着我就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人轻轻敲了一下:“哪有像你这样夸女孩儿的?”

    接着我就感觉一块干燥的布子覆在了我脸上,我急忙用力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接着抬头一看,果然是月灵……

    这月灵穿了身干练的紧身服,有点像是刺客行刺时穿的那种衣服,不过颜色却是暗红的,此外她的长发也已经盘成了一个发髻,和我之前在岛上所见到的月灵已经大不相同了,当然,这也仅仅是停留在外表上,她一开口说话我就知道这正是之前那个熟悉的月灵。

    只听她皱着眉说道:“你们这车油不多了。”

    额……

    没错,除了月灵谁还能说出这样没头没脑的话来?

    不得不说,再次见到月灵,我感觉内心的波动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剧烈,我甚至恨不得要冲上去把她紧紧抱住了,不过月灵及时用指尖顶住额我的胸口:“肖辰,你身上脏兮兮的,别碰我。”

    我这才冷静下来,此时其他人还在和辣椒面做着搏斗,我急忙把刚刚那块干布子分给其他人,月灵接着又递给我一块,这次我直接跑到聂晓晓身边先把她身上的辣椒面弄干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