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超能小农夫 > 第134章 初吻没了
    <content>

    “卧槽!”叶英凡如遭雷击,吓得险些没直接翻身而起。

    “这,这这……这妞太缺德了吧?”

    叶英凡心跳如擂鼓,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的话而感到如此慌乱,心中疯狂吐槽:“尼玛摸脚腕子号脉,装什么老中医,哪有一上来就直接人工呼吸的?!”

    刘壮似乎如梦初醒,两只眼睛中露出茫然的神色,喃喃道:“什,什么人工呼吸?”

    “就是嘴对嘴吹气啊!”黄思雨快速的解答道:“这是急救的常识,你总不会不知道吧?”

    “知,知道倒是知道,可……这……”刘壮当即面露为难之色,心中的纠结当真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

    “知道就快一点啊,晚了救不回来可怎么办?”黄思雨的语气听起来万分焦急,目光迅速移动到了保安的身上……

    不待黄思雨开口保安便倒退两步,连连摆手道:“不不不,黄总你别这么看我,我我我……我也不行。”

    听着周围的声音,叶英凡心中松一口气,幸亏在场之人性取向都还正常,不然的话今天妥妥的要穿帮。

    在叶英凡看来,如果真的被一个男人给人工呼吸,而且还是在清醒的情况下,还不如杀了他来的干脆!

    “你们……”黄思雨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这种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竟然没一个靠得住的,还是我来吧!”

    叶英凡当场大脑宕机,这他么的转折有点突兀啊,难道说黄思雨一开始打的就是占自己便宜的算盘?!

    来不及多想,叶英凡便惊觉颈部被一双温柔的手掌拖住,随即一阵淡雅的香风扑面而来。

    那种香味不同于任何一种化妆品,味道并不浓郁,但却很是好闻,让人有种想要沉溺其中的冲动!

    “不管了,亲就亲吧,反正貌似自己也不是很吃亏的说!”叶英凡暗暗想着,对于黄思雨这位大美女的主动与其亲密接触,并不感觉如何抗拒。

    或者说,相比较其他选项来说,黄思雨并不是那么不可接受!

    然而,一直等了快十秒钟,除了鼻尖淡淡的香气依旧,叶英凡的嘴上始终没有传来什么触感。

    这种诡异的情况,让叶英凡忍不住睁开眼睛,见到的真是做换气动作的黄思雨。

    四目相对,黄思雨却像是早就看出叶英凡是在假装晕倒一样,居然还对他眨了眨眼。

    “……”天知道叶英凡此刻的心情是多么崩溃。

    一时间,向来不曾有过后悔情绪的叶英凡,竟是忍不住后悔死来,暗道这一趟自己压根就不应该来。

    黄思雨一如之前那样,俯下身凑近了叶英凡,两人的唇间还是隔着一点点距离,眼神当中隐隐有着一抹笑意存在。

    这一次叶英凡可没有心情想别的旖旎之事,早知道黄思雨这一个举动,便等同于为他招惹了一个炼气四五品的高手。

    虽说叶英凡并不曾听过什么潘家,但能够培养出潘宏才这等实力的后辈子弟,怎么想也不会是泛泛之辈!

    另外,从潘宏才对黄思雨之前的话,以及说话时的态度来看,似乎黄家的整体实力,并不如潘家,这对叶英凡来说,无疑更加不是什么好事。

    想到这里,叶英凡不禁一阵气恼,如果那通电话,和在医院病房里的会面,能够解释为凑巧的话,那么这一次就是赤裸裸的陷害了!

    以黄思雨的头脑,不可能意识不到这么做会给叶英凡带来麻烦,但她还是这么做了。

    如果这还能忍的话,叶英凡简直就是彻头彻尾的蠢蛋了!

    越想越是气愤的叶英凡,看着那因为太过紧接而略有些模糊的粉唇,一狠心,猛的一噘嘴,一股温润之感霎时间传递过来……

    俗话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正完美的解释了叶英凡此刻的作为!

    而黄思雨在意识到发生什么之时,一双大眼睛瞪得溜圆,俏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出一片红晕。

    红晕出现的瞬间,便如瘟疫一样快速扩散,一路蔓延到了雪白的脖颈,黄思雨的娇躯也如同过电一样猛然一震!

    “我的初吻没了!”

    这一句话,如同一道惊雷,炸响在黄思雨的脑海当中,让她良久都反应不过来,就连抽身闪退的念头似乎也一时生不起……

    其实,这件事说小也小,毕竟严格一点来说的话,两个人此刻的行为,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接吻。

    但,在黄思雨看来,这便是如同天塌地陷世界末日一般的大事,尽管不是接吻,可两人之间也是实实在在亲吻。

    亲吻也是吻!

    这么说下来,当真就是丢掉了初吻!

    反应过来的黄思雨,眼眶忍不住红了起来,想哭,但却又哭不出来。

    只得在心里哀叹一声,苦涩的自问道:“这……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么?”

    没等她继续想下去,一声愤怒的低吼便将她的思绪打断……

    “黄思雨,你拿我当瞎子吗?”

    发出这一声怒吼的,自然是潘宏才无疑。

    而黄思雨也当真不愧是思语集团的总裁,待她跟叶英凡分开之后,很快便恢复到了镇定自若的模样。

    虽然俏脸上的红晕依旧没有散去,眼神当中依旧保留着一丝复杂之意,但盛怒之下的潘宏才,根本没有留意到这些异常。

    “喊那么大声干嘛?”黄思雨秀气的眉毛一皱,针锋相对道:“你拿我当聋子吗?”

    黄思雨在对别待人,即便是她很讨厌的人,她也能忍住不暴露自己的情绪,但在面对潘宏才的时候,却怎么都按捺不住。

    当然,也没有人如同潘宏才那样像是苍蝇一样在他耳边,嗡嗡乱叫个不停。

    潘宏才脸色阴沉的像是能滴出水来,一字一顿道:“当着我的面你竟然跟那个混蛋如此亲密,你知不知道这么做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让你潘家少爷面子上挂不住,意味着得罪了你们潘家。”黄思雨对答如流,冷声道:“这些老生常谈的论调,你还打算要重复多少遍?”

    黄思雨的这一番话,无疑是让潘宏才的怒火达到了极点!

    然而,盛怒之下的潘宏才,反而出人意料的冷却下来,先前面对刘壮时那残酷的笑脸,又一次出现在他的脸上……</content>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