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燃钢之魂 > 第十五章 世界舰队
    突兀地,阴森却又沉稳的精神波动,从为首的八脚真菌身上传出:“这里就是大可汗的居所,异界的金属罐头,就这样继续保持沉默的谦卑,慷慨的大可汗说不定会留你们一条生路,而不是把你们扔进‘融合能网’中当生体电池。”

    它似乎早就知道探索队众人是清醒的,这个怪异的异界生物甚至还伸出自己的前肢,点了点魔能铠甲‘摄像头’的所在之处,似乎是在说它已经发现众人的‘眼睛’。

    结束这些动作后,它便带着其他八脚真菌果断而毫不犹豫的离开,留着仍然绑在水晶柱上的五人待在原地,那个巨型正六棱柱‘宫殿’之前。

    牧星者王庭。

    这就是八脚真菌对这座宫殿的称呼。

    普瑞斯特和他的队友们抬起头,看向这个超越寻常人类想象的巨型建筑。

    王庭的外观,是一个纯白色的正六棱柱,高约一千二米,每条边也同样是一千二百米,它沐浴在浅金色的魔力光辉中,白色的外壳仿佛也披上一层金纱,能够看见,纯白的外壳上有着层层叠叠的凹槽,其中有着半透明的魔力脉络正在流动,就像是生物的血管那样。

    巨大的白色正六棱柱正在脉动着,仿佛整个蜂巢的心脏,这个比山脉还要庞大的,规律的,秩序的‘建筑’就这样屹立在普利斯特等人的身前,无以伦比的威严携带着无边无际的压力袭来,仿佛封锁了周围所有的空气和物质活动,令探索小队所有人都难以呼吸,难以思考,难以动弹哪怕是一根小拇指。

    一千多米高的建筑是怎样的概念?

    当人类站在一座一千多米高的建筑之前又是怎样的感觉?

    那感觉就好像是周围的一切都在急速的放大,放大,再放大,而自己却又急速的缩小,缩小,直至如同蝼蚁,名为渺小的脆弱感从内心的最深处传来,因为眼前存在的,是好像随时会倾倒,将一切乃至世界都碾碎的‘庞大’。

    普瑞斯特听见了自己粗重的呼吸声,他听见自己队友不安的心跳声,八脚真菌们将他们扔在这里,没有其他后续的任何动作,仅仅是让他们呆在王庭之前,注视着这一切。

    白色的墙壁看不见边界。

    蜂巢的顶部闪烁金色的浅光。

    坚固的生体地面正在颤动——就像是在其之下,有一个巨大无比的心脏那样。

    人类是多么渺小啊……

    普瑞斯特感觉自己所有的精神,所有的视线,所有的意志都要被这个巨大的,怪异的‘建筑’摧垮,侵占,最后失去自我——假如他不是乔修亚的弟子的话,这一切都是极为可能的。

    “呼——”

    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普瑞斯特迅速的从莫名其妙的精神冲击中回过神来,瞳孔散开又聚焦,他一脸后怕的看向眼前巨大的白色建筑,低声道:“这个建筑能侵蚀人的精神!而且……”

    而且,看上去还是无意识的行为!

    普瑞斯特不禁感到一阵庆幸,幸亏他前段时间,还跟着乔修亚一起去了一趟囚禁黑雾的多维封印法阵,在那里,他见到比起巨型中央蜂巢更加庞大的建筑结构,而他也亲眼目睹过战士中子星战体的威压——如果不是有这些提前打底,他说不定真的就要在这个诡异的六边形棱柱前失去自我。

    与此同时,听见普瑞斯特的提示,再加上他们也同样经常与某位传奇强者见面交流,也同样见过一号世界发生的那场传奇之战,所以探索小队的众人也都从莫名其妙出现的威压中清醒过来。

    “这是‘精神’攻击!”施法者一脸严肃。

    “七神在上……”圣职者下意识说道。

    “头晕,天啊,有什么东西刚才正在侵蚀我的大脑……先来一支。”炼金术师驱动魔能铠甲,为自己注射一剂早就准备好的清醒药剂。

    “发什么事情了?”骑士一脸茫然。

    “……咦。”

    察觉探索小队五人全部都摆脱精神侵蚀,不知从何处传来,宏大而威严的意志有些疑惑的轻咦一声。

    随后,伴随着一阵微不可查的魔力涌动,一个外壳为纯白色的八脚真菌,就这样出现在所有人眼前。

    由于普瑞斯特等人并不是八脚真菌,他们无法得出这个真菌和其他真菌有什么不同,是威严还是华贵,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八脚真菌单单是出场方式就与常人相异,一瞬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奇特的八脚真菌之上。

    “可以抵抗‘精神感化’的异界生命……有意思。”

    没有任何能代表有意思的情感,甚至没有任何波动的精神,压倒性的从这个八脚真菌处传来,强行灌入所有人的脑中,它用一种奇特的,充满古怪而缓慢韵律的语调道:“你们,有着坚固的躯体,坚韧的意志,和足以进行时空传送的技术……你们不是普通的‘食粮’,有资格与‘牧星者’交谈。”

    普瑞斯特并没有理解对方在说什么,因为虽然是精神通讯,可以忽视语言进行信息传输,但是对方傲慢的态度,压根就没有尝试去让他们理解,就好像是扔了一个数据压缩包过来,需要普瑞斯特等人进行长时间的解码后才能知道它说的是什么。

    而年轻的战士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去解码,他凝视着这个白色的八脚真菌,回忆起了一开始,他们传送失误时所在的金属祭坛,那第一次出现在他眼前的那群八脚真菌。

    而在那群八脚真菌的中央,似乎就这样簇拥着一只与众不同,白色的八脚真菌。

    大可汗。

    它就是大可汗?

    这个异界文明的最高领导者?

    不对。普瑞斯特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他是乔修亚的弟子,前段时间也经常出入领主府,他与萤和凛以及3号碰面过数次,所以他很熟悉,眼前这个白色八脚真菌并非是实体,只是一个魔力投影!

    从一开始,它就是一个魔力投影!一个简单的,用来和他们这些异界来客交谈的化身。

    而此时,白色的八脚真菌仍在用那奇特而缓慢的语调询问着问题。

    “你们如何寻觅到牧星者们?”

    “你们如何绕过外层的层层时空锚点,直接进入‘王庭旗舰’?”

    “你们来自哪里?牧星者巡游万界,从未见过你们这样奇特的生命。”

    白色的八脚真菌用不急不缓,似乎并不怎么在意的语气,在精神空间中询问普瑞斯特等人,它虽然看似无所谓,但所有人都感应到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

    ——倘若不回答……毫无疑问,他们将会被彻底的抹杀!

    连带肉体与灵魂,一起被抹杀的一干二净!即便是魂渊球和修复光柱也救不回来,彻底的死亡!

    但迎接白色八脚真菌的,只是一片沉默。

    没有人说话。

    普瑞斯特闭上眼睛。

    对外探索队守则其十三:倘若被异界文明俘虏,不得透露任何有关于迈克罗夫世界的情报。

    必要关头,自杀。

    简单却又正常的守则,普瑞斯特感觉感觉自己等人怕不是马上就要以身作则——依照八脚真菌们在精神和魔法方面的高超成就,他可不觉得在这些家伙面前有什么撒谎的可能,到时候,肯定会真的被扔进什么能网,去当生体电池。

    不过,却也没到要自杀的时候,毕竟眼前这个‘大可汗’问的问题,其实和迈克罗夫世界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实在不行,就通过回归信标跑路。

    第一个问题,回答传送失败,不知道,第二个问题同样如此,而第三个问题,告诉它来自迈克罗夫世界又何妨?反正他们这些人压根就不知道迈克罗夫世界的时空坐标,单单一个名字而已,说就说,没什么大不了。

    如此想到,普瑞斯特和几位队友互相眼神示意。

    白色八脚真菌沉默的听着五人分别传递而来,大致一样的精神信息,它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流露出任何不满的情绪,它确定众人没有撒谎后,便继续问了几个其他的问题。比如说他们原本的传送地点在哪里,目的是什么,文明程度到了什么地步。

    普瑞斯特大脑急速运转,能够回答的问题,他基本都回答,不能回答的,他直接自我删除那一段记忆——其他人也大都如此,这对于受过特殊训练的探索队成员而言并不难。

    而奇怪的是,白色八脚真菌似乎并没有一开始展示的那样残忍,并没有因为普瑞斯特等人不回答问题甚至自我删除记忆,就直接杀死他们,它反而经常若有所思的沉默许久。

    而在漫长的问答过程中,普瑞斯特等人也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眼前的这个,似乎是‘大可汗’白色八脚真菌,其实并不是用什么特殊的迟缓语调,而是它的思维速度的确很慢。

    有些时候,它甚至还会走神,重复的询问几个同样的问题——这自然也不是什么询问技巧,反倒像是真的忘记自己曾经问过这个问题。

    虽然说,它有着庞大无比的精神力量和匪夷所思的威压,但这个白色八脚真菌却有点像是一个临时的,粗糙简陋的临时载体,只是一个简单的询问化身,而大可汗的本体,却在处理其他的事情。

    而这样古怪而询问和回答,很快就结束了。

    白色的八脚真菌化身,突然消散——下一瞬,一股远比之前宏大十倍,百倍,凝实道近乎实质的庞然意志降临。

    在刹那之间,原本封锁探索队五人的封印法阵就这样直接解体,而还不等五人体会重获自由的感受,这股实质化的庞大意志就这样携裹着众人的肉体,直接没入那白色的正六棱柱之中。

    嗡,没有任何接触到实体的感觉。

    伴随着一声简单的魔力轻鸣,普瑞斯特感觉到,自己仿佛进入了一层如同水一般的液态魔力之中——而这就是那‘牧星者王庭’的真相,一个完全由半实体魔力组成的超凡力量建筑!

    过于明亮的金色光辉渐渐平息,普瑞斯特和众人穿过魔力的屏障,他感知到实质化的庞大精神正在自己的身侧沉默的涌动,就如同海洋深处最宏大的暗流——而等到一切渐渐平息之时,他与其他人已经位于白色棱柱的中央。

    一片黑暗的虚无中。

    不,并非是虚无……而是虚空。

    白色棱柱的内部,如同三百六十度观测镜头那样,映照出了周围世界虚空的景色!

    普瑞斯特能够看见,在纷乱的时空乱流中,有着微弱无比的星光闪烁着,那是世界的光辉,而这些星光稀薄又衰弱,可以明显的知晓,万界祭祀场失败的传送其实并没有偏离太多,的确将他们送到了世界星河的边缘处。

    但现在,并不是在意针的时候。

    骑士,法师,炼金术师,圣职者和普瑞斯特五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传送会出现错误,明白为什么他们会突然出现在八脚真菌的居住地之中。

    一切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一幕。

    辽阔,黑暗,又寂静的虚空之中,空间的结构出现了些许的误差错误,能够看见,星光偏移,时空扭曲,怪异的魔力虹光代替了星辰之光,令整个虚空中充斥着异常却又显眼的浅金色光芒。

    而发出这些浅金色光芒的,是一个又一个半圆形的‘星辰世界’。

    星辰自然不是真的星辰,世界自然也不是真的世界,这些半圆形的星辰世界,最大也不过是寻常大陆帝国中的一个行省那么大,虽然对于正常体型的生物而言,这已经大到匪夷所思,但对于无垠的虚空与真正的世界星辰相比,它们就显得袖珍起来。

    但即便是如此,这一幕已经足够壮观——二十多个半圆形的星辰世界悬浮在虚空之中,庞大的质量混杂着魔力波动,形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时空异常区域,它们缓缓的在虚空中前行,就如同舰队那样。

    而带动这个舰队行动的,则是一个又一个巨大到超越人类想象力的恐怖生物。

    那是一种有着八支脚的,无比巨大的,就和八脚真菌下半身体那样的,庞大到用语言都难以形容的超巨型虚空巨兽——也只有虚空巨兽能够形容这种生物,哪怕它其实不是,但当它脱离母世界,能够以肉体存活于虚空的那一刻时,它就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虚空巨兽。

    一个又一个小小的,半圆形的星辰世界,就如同真菌那样,‘扎根’在这些巨型虚空生命体平整的背上,就像是寄居蟹和它的壳那样,在名为虚空的海洋中缓缓前进,它们扰动时空,扭曲真正世界的轨道,以一种煌煌之势朝着前方前进。

    普瑞斯特感觉到,自己的视线仿佛能穿透那些星辰世界的外壳,他能看见,有亿亿万万八脚真菌就生活在这些世界之中,生活在那些巨兽的背上!

    八脚真菌将自己的躯体寄宿在八脚的节肢生物之中,它们将自己的世界扎根在同样八脚的巨型虚空巨兽之上,普瑞斯特不知道,究竟是八脚真菌培育了如此庞大的虚空巨兽,还是说是它们自诞生之初,就寄生在这些巨兽的身上。

    但这一切问题都没有意义。

    这就是‘牧星者’。

    这就是‘牧星者’的世界舰队。

    ——这个消息,必须要禀报对外探索部……不,必须要告知迈克罗夫文明!

    仅仅是一瞬间,普瑞斯特便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个情报传递回去!

    “……异界生命。”

    带着探索小队进入牧星者王庭中的庞大意志正在凝聚,那是大可汗真正的意志,它正在收回自己之前不知道置于何处的精神触手,正在凝聚为一个真正的意志实体,它正准备将视线转移至被自己收入‘体内’的五人,真正的开始审讯,搜查这些小不点的灵魂。

    但是它却惊愕的发现,一连串幽蓝色的时空波纹正在急速闪烁。

    那是来自传奇级时空法师,诺查丹玛斯通过联通万界祭祀场而制造的,最高优先级一次性传送法阵。

    实质化的精神触手猛地伸出,想要打断这次时空传送,但是诺查丹玛斯准备的时空法阵岂是能这么简单就能被中断的?那可是黑雾母体一亿五千万度高温以及时空扭曲都无法影响的坚固结构,仓促之下,即便是‘大可汗’的力量,也减缓时空传送行进的速度,而不能真正的中止。

    刹那之后,震惊的大可汗意志,只能看着空无一物的王庭内部,怔怔的发呆。

    许久之后,一个灰黑色的八脚真菌进入王庭内部。

    “大可汗。”

    它恭敬的对着空无一物,只有一层淡淡扭曲化身的虚无说道:“我们没有找到这些异界生物时空传送的路径……它们的传送魔法远比我们高明。”

    “……没什么。”

    一股平静的精神波动,从虚无处传出:“他们……不是我们所在星河的生命。”

    “这不怪你们,是我从一开始就搞错了。他们并不是追踪我们隐秘航线而来的投机者……而是这片‘失落星河’中的原住民。他们使用的传送道具,也是和我同等级存在亲手制作出来的道具,我一时大意,的确拦截不住。”

    “大可汗。”

    灰黑色的八脚真菌微微扭动自己的菌柱,它弯曲自己的八字腿,做出了一个古怪的‘俯身’动作,它用怪异的声波混杂着精神波动,极其诚恳的说道:“虽然这违背了您的教诲,但我必须说,这片‘失落星河’实在是太危险了!”

    “封闭一万两千年,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陷落之所,多元宇宙绝对禁忌的绝地,‘吞世者’与‘无尽深渊’的陨落之处……我们仅仅是刚刚进入,就遇到如此奇特的异界生命,和与您同等级存在的造物……这里实在是太过诡秘,充满未知,我们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库摩辛达……第一空界之王。我知道你为何而恐惧。”

    扭曲的精神虚空似乎正在走神,亦或是办什么事情,等到片刻之后,它才迟迟的回答道:“我们都知道,这封闭在正常多元宇宙之外的‘失落星河’中,绝对蕴含着无穷危险与未知。我们花费了三百年的时光,才从古老的遗迹和传说中寻找到通向这片封闭星河的通道,我们花了一百五十年的时间筹备资源,跨越星河和星河之间的‘物质真空层’,这才来到了这个地方。”

    “在这片失落的星河中,有着无穷的奥秘……它曾是多元宇宙的中心,有着最为鼎盛的文明和最强大的强者,无数远古残骸,史前文明的遗迹都在其中。”

    “传说,这里甚至有着能够抵抗‘吞世者’的秘密。”

    扭曲的精神虚空,‘大可汗’如此说道:“而且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回到原本的星河,迎接我们的只有烈火与毁灭。”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