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燃钢之魂 > 第三十章 进化的终极 (两章合并,9000)
    血肉与淋巴在烈火与焰光的夹击下燃烧,脓泡与肿瘤被质量波动和变幻的引力场碾碎,面对解放融核之心全力,即便是吞下敌人**为能源也无所谓的乔修亚和他手中的巨剑,虚空母兽体内看似不可突破的自我免疫体系节节败退。

    虚空母兽以十公里为级别的庞大身躯,由外至内分为几丁质外壳,角质层钢皮,高密度肌体与软骨隔膜下的各种奇形怪状的脏器和脆弱血肉,如同水晶一般的能量节点,也即是灵能结晶供给着它庞大躯体每一处的能量,这巨大的躯体意味着母兽本身就意味着一个王国——位于身体深处的思维中枢是统治一切的国王,而灵能结晶的源头,供给一切的能量核心,便是这个王国居民赖以生存的天与地。

    如同怒涛般一路席卷,散播破坏的乔修亚,目的便是杀死这个国王,摧毁这王国的天与地。他办得到这样的事情。

    而就在乔修亚以快到虚空母兽的神经都来不及反应的速度,突破了它的外壳,钢皮,直入脆弱的内脏与血肉结构后的第二十秒,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皱眉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因为突兀出现在乔修亚面前的,已经不是纵深长达三十多公里,完全由墨绿色血肉和各种各样淋巴结组成的母兽躯体,而是一片和之前一切都决然不同,完全被黑暗所吞没的未知领域。

    乔修亚站在母兽蠕动的内脏腔室中,四周环绕着腐坏烧焦的意味,他手中的巨剑因为钢之力的起伏而变幻着足以摧毁城池的引力场,周身释放着能令江河沸腾的热量。在他的身后,是噩梦中也不会出现的恐怖,滴落着粘液与浓汁的肉瘤仿佛心脏一样跳动,释放绿色的灵能光辉,而在他的前方,却是一片如同宇宙星空般的漆黑,仿佛另外一个位于阴影中的世界唐突出现在眼前,引诱着狂妄者自寻死路。

    乔修亚停下了脚步,因为他的本能感到不安,这世间能令一位传奇强者感到不安的事情已经很少,这母兽躯体中的黑色空间便是其中之一。战士并非是因为恐惧而停下脚步,而是因为他体内残存的秩序之力正如同沸腾岩浆般躁动,想要喷涌而出,这阻碍了他力量的发挥。

    而就在乔修亚停止行动的后第二秒,他身后那被他用蛮力与高温硬生生撞出的血肉走廊中便出现无数触手和肉球般,浑身上下长满刃齿和口器的虚空魔物,这些虚空母兽体内的‘白细胞’与免疫系统急速追击而来,它们原本赶不上乔修亚突进的速度,但现在却因为对方的停滞而成功追上目标。这些造型奇异,在母兽体内活动的虚空魔物在确定了乔修亚位置的瞬间,就立刻张开如同花瓣一般的口器,喷出一道道深绿色的能量流,朝着战士呼啸而来。

    这能量流看似平平无奇,腐蚀能力却大到匪夷所思,一头体型较小的虚空魔物的能量流或许是因为仓促之间没有瞄准好,斜斜的撞上了虚空母兽的血肉,顿时便能看见那即便是乔修亚以自己百万吨级的体重也需要用力才能撞开的肉壁被侵蚀出一个大洞,其中所有的物质,无论是有机物还是灵能水晶那般的无机物全数溃散为肉眼无法观测的物质微粒。这与其说是侵蚀,倒不如说是解离,倘若诺查丹玛斯在场,必然会惊呼这与高等魔法‘大裂解术’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这一切对乔修亚而言都毫无用处。深绿色的能量流撞上了战士的钢铁之躯,却如同普通水流那样散开,银色的外壳甚至没有半点损伤——能够解离水晶与钢铁的力量对于高密度的钢之力而言的确就像清水那样无害,乔修亚甚至没有心思去闪避这些攻击,他只是散去手中银色的巨剑,凝聚出了黑色的巨斧,随后巨斧很像挥动,数道漆黑的空间裂缝闪现,将沿途所有的虚空魔物与触手一分为二。

    通过对钢之力充能,乔修亚可以在一瞬间激发出数百万吨的重力场去碾压敌人,这是钢之剑的原型,而通过引导这庞大的重力场去凝聚,撕扯空间,制造出小范围不可控的空间裂缝,便是空间斩的原理。战士在成就传奇之后,失去了生命力与斗气这陪伴他已久的力量,但却得到了更加强大,也更加好用的工具。

    在消灭了身后的部分追兵后,乔修亚没有继续与母兽几乎无穷无尽的免疫系统战斗,他转过头,没有丝毫犹豫,毅然以全速进入了未知黑暗领域。

    他当然知道,那陌生的黑暗空间必然是虚空母兽对自己核心区域防御手段,其中也肯定有着无数说不定他也难以挡下的攻击,但通过观察母兽体内灵能的流动和汇聚,乔修亚更知道,在这黑暗空间的最深处必然隐藏着虚空母兽的思维中枢,以及对方几乎所有的能量核心——也就是他的目标。

    不破坏母兽的中枢或者能量核心,谁也无法杀死这庞大的超级生命,除非将其推入恒星,用‘初始之火’的力量将其焚烧殆尽,不然以中庭人的技术和他的力量对对方完全无可奈何。当初乔修亚对母树提出的四个建议没有一个是开玩笑,而是事实的确如此。

    所以,即便知晓那是敌人设下的陷阱与圈套,乔修亚也会毫不迟疑的踏入其中,然后将它与敌人一并毁灭。

    但就在乔修亚突入黑暗领域后的刹那,意外发生,他感觉堕入了无尽的虚空,身后被母兽庞大灵能充斥的血肉空间和追击而来的虚空魔物全数消失不见,被一层无法用目光穿透的黑暗所取代,除此之外,战士还感觉到原本在他体内满溢的灵能飞升之力正在急速消散——仅仅是一个呼吸,足以撕裂虚空,中庭人母星数以亿计的灵能者汇聚而成的庞然伟力被一股来自虚空之外的邪祟力量所隔绝,只剩下了乔修亚本身持有的力量。

    在他反应过来的瞬间,四百米高的钢铁之躯顿时缩水,变回了原本位于迈克罗夫世界时的近百米高,仅仅是刹那,乔修亚的体积就变为全盛期的六十四分之一,力量削弱的比较少,但也只相当于群星世界全盛期的四分之一。灵能飞升状态的提升的确是异常恐怖,亿万人汇聚而成的力量加上母树,远比神明的赐福更加有力,倘若多来几次,未必不能正面硬撼母树,可如今这力量就仿佛失去了信号,再也无法跨越时空汇聚在乔修亚身上。

    没有时间感受突如其来的虚弱,乔修亚向来不会因为‘意外’而惶恐,他只会做当下最应该做的事情——在确定自己暂时无法重新回到灵能飞升状态后,战士立刻运用当初天青宝珠遗留在体内,之前沸腾了一瞬的秩序之力全力探寻四周,想要探索未知黑暗空间内的真相。

    但他所看见的,却是无数双繁星般的眼睛。

    不,并非是眼睛。乔修亚在最初的惊讶后,立刻就反应过来,那些隐藏在黑暗空间中的,并非是一双双凝视着自己的眼睛,而是无数漂浮在虚空中闪烁熄灭的标识,就好像是夜晚中的霓虹灯那样闪动,它们隐藏在黑暗中,却有着各种各样的色彩,也有着各种各样的大小,数量几无穷尽,充满了整个空间。

    “隔绝了中庭人的灵能供应,还如此诡异……心像世界?显化结界?还是说体内半位面?”

    都有可能,邪神眷族会什么都不奇怪。心中涌出不少猜测,乔修亚没时间去在意黑暗空间背后的真相,他只是凭借敏锐的能量感应,立刻就察觉了这黑暗空间背后涌动的暗流,那是一共九股仿佛江河一般,自虚空母兽躯体处流出又涌回的能量长河,其中有八股分散于各个方向,应当是能量核心,而一股最为庞大的灌入中央,或许是思维中枢。

    活动了一下手脚,乔修亚感觉自己并没有因为失去灵能飞升状态而虚弱到不堪一击,所以下一刻,他便直接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处能量江河汇聚点飞去。乔修亚并没有打算直接去破坏母兽的思维中枢,因为目前没看出对方有什么思考能力,破坏那个看似重要的东西,说不定就是将一头勉强还看得出行动规律的魔物变成彻底的混沌野兽,所以还不如去破坏离得近的能量核心,消灭一个,就能削弱母兽八分之一的能量。

    轰鸣声响起,物质微粒聚合诞生的融核之力乔修亚的肩后与脚底爆发,在黑色的空间中带出一条长长的光带,但这光带无法持续几秒,就会被周围不停涌来,如雾气般的黑暗吞没,乔修亚注意到了这点,并在心中警惕这些能够吞没仍有数十万度高温气体的黑暗。

    但,还没等警惕的战士来到那距离他最近的能量核心所在地,位于黑暗空间正中间的母兽思维中枢,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强大而磅礴,唯有无数生命融为一体后才能拥有的庞大精神力,这精神力甚至扭曲了空间,命中了察觉,但只来得及集中注意力硬抗的乔修亚。

    于是下一刻,黑暗将他彻底吞没。

    光影变幻,宛如一瞬度过了千百个日升月落,等乔修亚迅速在母兽的精神冲击下恢复自我意识后,便看见了一幕奇妙的景象。

    一个繁荣发达,和平安宁的世界。

    伴随着厚实的阴云涌动,遮蔽数年才会出现一次的阳光,一场湿润大地的雨降临整个罗贝尔世界,滴落的黄色雨水渗入大地,被特殊培养过的真菌欢快的在潮湿的腐殖土上成长,喷出大片大片如雾气的孢子,而一颗颗半人高的肉质植物也在雨水的滋润下舒展自己的枝叶,形成了一条条深绿色的宽敞道路。因为太阳的出现而暂时躲避在家中的罗贝尔人从家中走出,畅快的呼吸满是孢子的空气,然后踏上绿色的植物道路,蠕动着前往它们各自的目的地。

    生活在厚实大气层内,几乎一直都在降雨的世界中的罗贝尔人是一种奇特的生物,它们的本体其实是一种寄生真菌,以侵占其他生物的思维器官为繁殖手段,它们会在幼年期一点一点的吞掉被寄生者的大脑,然后取代对方的思维器官,然后在这躯壳老化之前散播孢子,让后代寄生其他生物。

    听上去,很是邪异残忍,但对于它们而言,就像是人类狩猎野兽吃掉那样平常,而且本质也无不同,生命之间的竞争就是如此残酷。

    但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自从罗贝尔人花费了六千年占领了整个世界,将所有残存的未寄生生物都保护在生态圈后,它们就再也没有做出强行侵占其他生物思维器官的事情,实际上,这些有着令人惊异智慧的寄生生物通过神奇的生物技术,培养出了一种如同蠕虫一般,没有智慧的人工生命作为自己种族的躯体来源,而在解决了繁衍问题后,罗贝尔人才算真正的走向辉煌。

    作为曾经寄生过无数种生物,自身基因库内就留存有数之不尽资料的罗贝尔人在生物技术方面的造诣可以算是登峰造极,统一后的两百年,罗贝尔人就通过改造生态圈彻底解决了粮食问题,散布在全世界的‘粮菇’喷洒出的孢子是它们最喜欢的食物,而以粮菇的数量,罗贝尔人仅仅是依靠呼吸就能汲取足够的孢子维持生命,而各式各样奇特的改造生物成为了它们的道路,它们的房屋,它们的飞行和探索世界的工具。

    一个伟大的生物文明。消除了犯罪,失业和战争,所有罗贝尔人都安居乐业,享受着统协政府发放的福利。

    乔修亚注视着这一幕,知晓自己或许又因为燃魂之王这一身份不知不觉和虚空母兽产生共鸣的战士已经尝试过突破这幻境,却一直无法成功,不得已,他只能继续看着幻境继续演绎下去。

    幻境继续。

    解决粮食问题,将整个生态圈改造为乐园的罗贝尔人感觉自己已经成为了神明,它们已经能够任意操控生物的血脉遗传,制造只存在于幻想中的生物,它们甚至通过超凡的生物技术制造出了能够通往虚空的生体飞船,这让一直渴望能够拥有新的生物资料库的罗贝尔人兴奋异常,它们想要尽可能的前往其他生命世界,得到其中的生命资料库,为罗贝尔人的进化添砖加瓦。

    但很快,这些聪慧的寄生生物察觉,限制它们走出世界的,并不是技术,而是寿命——虚空飞船前往外界航行,探索其他世界,单单是一个来回就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而罗贝尔的平均寿命只有不到三十年,这还是它们通过数次身体改造延缓了自己死亡时间后的结果。

    归根结底,它们仍然只是真菌生物聚合体罢了,它们原始的同类朝生暮死,而它们也不过多活那么二十多年,原本的罗贝尔人并不在意自己个体的死亡,但现在不同了。

    ——我们必须掌控自己种族的进化。

    ——寿命不能成为文明进步的阻碍。

    对于寿命方面的议论,开始在罗贝尔人的社会中扩散,这些大部分时间如同植物一般生活的真菌生命极少产生矛盾,也极少会聚在一起对政府提出意见,但这一次不同,绝大部分罗贝尔人都对政府提出了开启‘强化**改造’建议,它们能接受自己不能前往其他世界的原因是因为其他强大种族的敌视,但不能接受是无聊的寿命束缚了它们。

    于是计划开了。【升华者】项目作为第一级国家项目开始进行紧张的研究,无数罗贝尔人都加入其中,为这伟大的项目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五十年后,项目告一段落,因为它们的目标已经初步达成。

    【升华者vi 型】,又被称为【全自动化生命改造病毒】,一个被罗贝尔人动用最先进的生物技术,制造出的纳米级人工超级病菌,这种对罗贝尔人的生命本质特化过的病毒在进入到每一个罗贝尔人的身体后,会如同瘟疫一般改造它们体内的所有细胞,它们将会侵入那些原始的细胞中,将其改造成拥有无尽分裂能力,能够供应更充足的能量的超级细胞,大大加强罗贝尔人的生命活性。

    因为其身为病毒的本质,在制造出它后并不需要制造疫苗那样一根根的注射进罗贝尔人的体内,只需要将其扩散进入大气层中,便能完成整个文明整个种族的普升,为数五百名的自愿实验者表现良好,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思维速度都大大提升,所以在激烈的争论后,罗贝尔政府最终决定在世界各地免费投放升华者病毒,完成整个种族的普升。

    乔修亚注视着这些聪明到极点的真菌寄生生命在实验室中制造出需要在微观世界才能看见的人工分子机械聚合体,也就是所谓的升华者病毒,他向来不为任何灾难而动摇的表情出现了微不可查的变化,但很快,他就没心情继续平静下去。

    以所有罗贝尔人的智慧制造而出的升华者病毒在全世界投放后的第三天,就完成了整个种族的改造,它们获得了梦寐以求,寿命长达五千年以上,几乎可以说是永生的躯体,这顿时让所有罗贝尔人欣喜若狂,它们肆无忌惮的庆祝,欢呼新时代的到来,并决定以‘升华’为名,命名这个全新的纪元。

    唯独有一件事稍微有些出乎这些智慧生命的预料——作为改造基础的升华者vi型病毒本应在升华完成后就彻底与罗贝尔人的细胞同化,成为它们自我免疫系统的一部分维持它们的生命,但或许是因为某个病毒在数以亿兆次的自我分裂中产生了些许变异,所以有一部分人体内的病毒并没有停止自己的运动,而是继续对自己的宿主进行忠实的进化改造。

    升华纪元第七十三天,并未停止改造的升华者病毒结束了自己的第五次自动升级,结构和vi型完全不同,而它们的宿主也因此拥有了十倍于之前的力量和生命活性,三十天后,升华者xix型拥有感应大气中游离能量的能力,宿主自发觉醒超凡力量,超能者在罗贝尔人社会中广泛出现,十二天后,升华者xxx型结束了这一次的自我进化改造,它们拥有了单独生存在自然界中的能力。

    乔修亚对此感到不寒而栗,他在幻象中看到的是急速快进的片段,只是因为他是传奇强者所以才能看清每一步,但即便是如此,战士依然忍不住在手中聚集力量,想要彻底摧毁眼前的一切——这种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进行自我改造进化的超级病毒是如此的可怕,任何生命都会产生发自内心的厌恶和恐惧。

    沉浸在种族升华和超能觉醒中的罗贝尔人这才迟钝的发现正在自然界中急速扩散的升华者病毒,四天后,已经彻底脱离原先轨迹的超级病毒如同脱缰的疯牛般在改造和进化的循环道路上狂奔,它出现在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无论是零下七十度的极地还是海底火山喷口附近都出现了它们的身影,生物的免疫系统对它们来说不堪一击,重金属和酸液也对它们进化出的纳米级高分子外壳无可奈何,罗贝尔人产生了恐慌,可已经彻底接管它们免疫系统和神经系统的升华者病毒并不在意自己造物主的想法。

    七十七小时后,罗贝尔世界生态圈产生絮乱,无数畸变却充满了活性的巨型真菌与植物在世界各地出现,罗贝尔人也有一部分产生了良性突变,五十小时后,整个世界变成了异形肿瘤和水泡的培养场,企图抵抗的罗贝尔人一个接着一个在并不痛苦的惊呼中被早已同化的肉质植物吞入,然后形成一个个新的水泡,或者说,培养仓,直到这时,已经进化了超过三百代的升华者病毒仍然忠实的履行自己的职责,它以自己的全力改造着自己的造物主,将它们升华为能够匹配它生命形态的地步。

    二十四小时后,升华者病毒第一次接触到阳光。

    巨大到足以贯穿云层,类似植物枝干,真菌菌柱的庞大生体组织自罗贝尔世界厚实的腐殖土中长出,然后突破了笼罩在天空的厚实阴云,进入大气层,面对强烈的阳光,这巨大的菌柱张开了自己的散开,在汲取能量的同时,释放着无可计量的庞大孢子,彻底的改造整个罗贝尔世界。

    巨大的触手从大气层中扫下,将残存的抵抗者从堡垒中脱出,这并非是为了杀戮,而是为了将其同化,升华为更高的形态,如此崇高的目的并无法得到罗贝尔人的认同,但它们的抵抗,它们的生物兵器在它们最高杰作的眼中如同儿戏,而升华者病毒也意识到了这样一件事情——将自己的造物主与自己同化,便是对它们的升华。

    于是,曾经繁荣昌盛的罗贝尔文明在短暂的数天内灭亡,而已经彻底蜕变为不可名状怪物的超级病菌在数十天后彻底吞噬同化了整个世界的生态圈,包括海洋中几乎无穷尽的微生物,它将自己的触须探出大气层,形成翼状的伞叶,汲取丰富的太阳能,彻底将整个生物圈同化中的超级生命完成了它被制造出的第一目的——为罗贝尔人带来最终极的升华。

    这是以崇高之名制造的恶魔,以进化之名培养的邪恶,它在善意的孕育下学会了毁灭,并将整个世界吞入腹中。

    乔修亚哑然的注视着已经异化为深绿色血肉地狱的罗贝尔世界,对于升华者病毒而言,这或许是天堂一般的景色,但对于其他生命而言,这里与深渊无异,而接下来他便看见了,数十年后,有一艘生体飞船突破时空屏障,来到虚空之中,寻找着下一个生态圈,为自己的母体搜寻更多更强的进化信息。

    因为创造之初就是针对罗贝尔世界的生态而特化的超级病菌,它或许无法再其他世界拥有那样恐怖的传染力,但强劲的生命力,自我进化以及同化能力并没有失去,这便是它搜集并同化一个个世界的基础。于是,没有毁灭的毁灭,【瘟疫邪神】之名开始在多元宇宙中流传。

    “这压根不是邪神……世界死后遗留的冤魂?开什么玩笑!”

    幻象一点一点的消散,握紧手中巨斧的乔修亚在黑暗中沉声自语道:“这是吞吃了世界之后,从囚笼中挣脱而出的恶魔!果然,邪神只是一个称呼,这些大吞噬者没有一个可以以常理度之。”

    幻境中的千年,不过是现实中的一瞬,因为虚空母兽的精神冲击而意外接受了对方部分基因记忆的乔修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炽热的火焰从他全身上下流淌而出,形成了宛如日冕一般的巨大气体流,它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将一圈圈急速压迫而来的绿色的光晕抗拒在外。

    虚空母兽本来打算用压倒性的精神力优势将眼前这个渺小的超级生命的反抗意志击溃,然后使用自己最强的手段将其彻底毁灭,但它却想不到,曾经见证过无数世界蕴藏在钢之力中记忆的乔修亚,精神力的储备或许远远不及它,但论起精神力强度,即便是神明也会惊讶,再加上战士的**原本就有着自动反应的本来了,一瞬千年的记忆冲击于他而言不会造成任何行动上的迟钝。

    乔修亚环视周围那一圈圈,曾经在中庭人殖民星一瞬毁灭了整个舰队的绿色光环,顿时心中了然——瘟疫邪神是一个生物技术文明设计出的人工纳米级超级病菌,有着类似分子机械聚合体的特质,灵能只是它在群星世界通过同化本地生物得到的能力,虚空母兽并没有瘟疫邪神那么强大,但作为邪神的眷族,子株,它仍然有着释放大量纳米级的分子雾,分解一切不能同化物质的力量。

    乔修亚释放的超高温和冲击的确能够无差别毁灭一切急速涌来的分解雾气,但在虚空母兽的核心区,对方的攻击没有丝毫迟缓,几乎无穷无尽,这景象就像是有人放开水坝闸门,用足以淹没一座城市的水流去吞没一颗火种,就算是火种因为高到匪夷所思的温度而暂时保持燃烧,但终有一日会因为无以为续而熄灭。

    战士看着自己释放的热量和冲击在无尽雾气的压迫下步步紧缩,但他却面不改色——乔修亚知道,在这纳米级的分子雾气的攻击下,一切物质都将被分解,他的钢铁之躯或许能留下,但等到这分子雾气侵入他之前裂开的伤口以及胸前炉心进入体内后,自己定然必死无疑。

    “真是凶恶到极点的超级生命啊,吞噬了造物主,以世界为食,如今更是在多元宇宙中巡游,散播自己的种子。”

    此时,本应当是最为紧要的最后关头,乔修亚却仍有心情自言自语,假如是一般人,或许是觉得战士已经彻底放弃,所以摆出临死前的豁达模样,但熟悉乔修亚的人却知道,此时的战士,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感应着周围能量核心和思维中枢所在的位置,乔修亚压根就没有去看那些足以至自己于死地的武器,他知道,想要对抗这种凶恶残忍的超级生命只有一种办法。

    那就是比它更恶。

    “咔嚓。”没有丝毫迟疑,钢铁巨人的一只右手,按在了胸前,高密度简并物质组成的外壳顿时如同盖子一般层层折叠,打开,露出了其下熔炉一般的融核之心以及水晶般的迁跃引擎,乔修亚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右手抓住了这供给自己全身能量的融核之心,然后将其扯出体外,只剩下几条管道与身体相连接。

    在这瞬间,不可估量的高温和强光出现在了黑暗的空间,被虚空母兽侵蚀而出的异界中,炽热的光驱逐了黑暗,露出了无数之前隐藏在背后的‘眼睛’。

    罗贝尔世界当年彻底被瘟疫邪神的本体同化,整个世界从里到外都是急速增生繁衍,却因为失去了生命信息而无法进化的升华者病毒,如同肉海一般的异态生态圈内没有留下一丝一毫当初罗贝尔文明的痕迹,唯独只有这个如同眼球一般的标识。

    那是制造出升华者病毒,【掌控进化】生物研究组织留下的标识,留在它们基因中的商标,而它们的最高杰作在吞掉了它们本身后没有任何修改这个标识的意思,并将其作为自己的标志,扩散至了整个多元宇宙。

    而乔修亚,手举自己的融核之心,远超过太阳表面,几近于核爆中心的强光照在他的脸上,看不清任何表情。战士凝视着周围因这强烈的光芒而节节退散的深绿色雾气,然后露出了一个不知是洒脱还是凶残的笑容。

    “能量核心,扔了可以再造。”

    “杀死你的机会,却只有现在。”

    双手高举自己的心脏,那模拟恒星而来的能量熔炉,乔修亚肆无忌惮的引动其中狂暴的力量,那是这个世界创始之初余下的炙热,是孕育万物诞生的光芒,伴随着一层层时空波纹都因为巨大的能量变动出现在战士的双手周围,如同浪潮一般的赤色光辉从他双手之间,那模拟融核之星而来,却比那太阳碎片更加强大到心脏中溢出。

    足以焚尽一切的酷热被乔修亚从自己的心脏中牵引而出,他感觉自己正在急速的迈入名为灰烬的死亡,但战士却毫不在意,他在母兽的核心区域点燃了一颗小小的太阳本来就不是为了好玩,而是为了彻底杀死对方,杀死这个巨大的超级生命。

    既然如此,那么付出再怎么高的代价也值得接受。

    “轰——————”

    爆炸的声音自融核之心中传来,连接着乔修亚与熔炉的管道一根接着一根断裂,而彻底失控的聚变炉心释放着狂暴的能量,令足以将一颗小行星焚烧成灰的热量与光芒肆意而出,将母兽核心区彻底照亮,能够看见,就在不远处,有八颗仿佛心脏一般搏动,直径足有数千米的半生物半水晶核心,还有一团仿佛由无数皱褶血肉胡乱堆积而成的灰色聚合体,那正是虚空母兽的能量核心与思维中枢。

    此时它们正在颤抖,恐惧着此时战士手中持有的毁灭,它们企图反击,但无论是灵能还是纳米雾气都无功而返,赶来的虚空魔物靠近都做不到,就在远处被焚烧成灰。

    “见证烈阳的闪光吧!”

    伴随着战士虚弱却不失狂放的声音,一颗星辰在虚空母兽的体内亮起,无数道如同日冕一般的能量洪流朝着四面八方爆发而出,它甚至破碎了空间,令时空裂开无数飞射的缝隙,但最后,只能看见,一团不规律的能量球越过不算漫长的距离,一瞬间就撞上了虚空母兽的能量核心,并产生了恐怖的连锁爆炸。

    时间停止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