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小农民修真 > 1593.第1592章 老和尚的忧伤
    随着两族的脱离,两大联盟再次蛰伏了起来,矮人族和灵族虽然脱离了联盟但是他们两大家族都算大家族,占据的地盘还真不少。

    或许前期会有些困难,但是可以预见将来肯定又是一个巫、神两族的翻盘,也没人去打他们的主要。

    两大联盟虽然有这个心,但是他们不敢啊,本身实力就不强了,再和矮人族和灵族去拼简直就真的拼上了整个族群了。

    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族如此,没有任何办法,整得人心惶惶,可以完全已经名存实亡了,之所以大家还没散实在是因为实力不够,抱团取取暖而已。

    陈浩闭关后,似乎整个人族都沉寂了,这事倒是让其他族群察觉到了,不知道整个人族在搞什么鬼。

    巫、神两族总部内,此时鸠芒高坐主位,这两族中他拥有绝对的威望甚至比陈浩在人族的威望都要强盛,他说什么必须是什么。

    “老祖,人族到底在搞什么鬼,上次把两大联盟内的一些老家伙放出来我们吃大亏,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实在猜不透。”一人看着鸠芒问道。

    “人族的举动确实非常,肯定有什么大事发生,派人去人族探查有消息了没?”鸠芒问道。

    “还没有,似乎都不知道,但是几乎在一夜之间所有的人族飞升期老祖都宣布闭关,除非有重大事物,不然不出。”

    “真是奇怪了,陈浩一回来好像怪事多得了不少,放了两大联盟的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就算有仇浪大联盟内的族群似乎和人族才是大仇吧?想不通啊。”鸠芒摸着自己硕大的脑袋说道,他实在是没有心思管这些事了。

    “那老祖我们现在怎么办?矮人族和灵族也离开了联盟,现在两大联盟空虚得很,是不是直接去铲除了他们,免得碍眼。”

    “没必要,他们跳不起来,就算是我没在了,他们也无法再崛起,还有一千年的时间,我只能撑这么久,终究还是躲不过去。”鸠芒叹气道。

    “老祖,你一定能够度过天劫的,他人族张老道能,我相信老祖也一定可以。”说起这个,巫、神两族的人群情激动了,只要是鸠芒还在,可以说他们巫、神两族就稳如泰山,他在族群作用就跟擎天柱一样的存在,虽然很多事情鸠芒并未亲自动手,乃是就是他坐镇在两族,那么万事无恙,大家都深有体会的。

    “你们别激动,这一关躲不了,我已经被天劫锁定气机无法再沉睡,大家也别瞎想了,我会尽我的一切力量去渡第八次天劫,如果未过你们也不用有其他的担心,好好带领两族,我鸠芒在此多谢诸位。”鸠芒说道,其实心里没有多少低,说实话鸠芒也算是一方枭雄了,硬生生的凭着自己的力量渡到第八劫散仙,这种人也算是非常厉害了。

    “老祖还有什么办法没有?难道就真的无计可施了吗?他张无涯为什么可以!”还有人不死心,看着鸠芒说道。

    “是啊,人族肯定有什么办法让人渡过散仙劫,陈浩不愿意说而已,真是可恶。”

    “行了,都别吵,人族有没有我我不知道,但是就算是有你们能有什么办法?你们知道现在陈浩的修为有多强吗?我告诉你们,大罗金仙,真正的大罗金仙,而且陈浩你们多少应该了解一些,他每次突破几乎都是突飞猛进,我怀疑都不止大罗金仙初期,他比张老道更恐怖。”鸠芒说道。

    “我天哪,这陈浩他要上天啊,怎么能这么快。”有人惊呼到,他们中有不少甚至和陈浩一个时代的人物,陈浩他们甚至还见过面,当初甚至还没有他们的实力强,现在竟然已经到来了这种地步,想想让人胆寒。

    “陈浩不是你们想得那么简单的人,虽然我不知道他有什么特别的,当初他尊者的时候比人族的散仙地位都高,足以说明一切了。”鸠芒摇头说道,每次他看到陈浩的时候似乎都会给人的感觉不一样,总之感觉特别危险,有时候甚至和修为无关。

    这种人出在人族谁也没办法,所以陈浩拒绝他的时候,他只能立即就走不敢有丝毫挑衅的行为,甚至是不敢,说出去可能没人相信,但是他自己很明显的感觉到了。

    “老祖,要不我们再去求求陈浩如何?”一些人无奈的说道,他们两族实在不能失去鸠芒。

    “别想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即使我死了又如何,难道你们就不能撑起我们巫、神两族吗?总是靠一个人族群怎么发展,我愿修炼尽头是死亡,生死已经看谈,不用再说了。”鸠芒眼神爆发出摄人的光芒,似乎在这一刻所有的事情都已然想通。

    “陈浩这次摆了我们一道,求有什么用,他会希望老祖突破真正的八劫散仙,反正我是不相信的。”有人质疑说。

    浮屠寺内,端坐莲花上的胜无老和尚,此时突然睁开眼角,有些叹气,人族最近的情况他也是知道的,甚至佛门之内的人族罗汉都有被通知,让他们做好飞升的准备,处理后事。

    “陈浩坐了天帝,看来我佛门的日子不会好过啊,地仙界的势力得彻底改写了。”胜无老和尚轻声说道,陈浩的事他还是了解一些的,现在的修为也了解,知道自己肯定做不了什么,只能叹气,佛门想实现以前的辉煌已然没有了可能。

    胜无心里太明白了,现在他打肯定打不过陈浩的,还有血魔老祖在旁,别以为堪比大罗金仙的佛陀是眼瞎,血魔老祖的事他是知道的,想火中取栗根本行不通,他也不敢,陈浩杀起人来也不手软。

    这事情他也想了不止一次了,感觉怎么样都只能臣服在天庭之下,不然行不通,真激怒了陈浩这家伙再把他们佛门一顿打压,完全给翻一遍那就不好玩了,传承到时候都得断了去。

    “臣服就臣服吧,本来我佛门就是天庭治下,没什么好担忧的。”双手合什,老和尚头疼啊。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