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小农民修真 > 1504.第1503章 冥河凉了
    “无量天尊,罗睺道友能够苏醒,求之不得。”眼睛都没睁开,鸿钧打了道号,开口说道。

    “把我镇压至今还说什么我能苏醒你求之不得,鸿钧你不觉得你说这话很是虚伪吗?我当时说过,即使你们镇压我终有一天我会醒来,现在时间到了,你等镇压我的躯体,可惜我现在已经神识汇聚,不能如你们的冤了,过不了多久是我罗睺重新降临洪荒大世界之时。”罗睺放肆的大笑着。

    “道友已经触摸到了那一层境界,可喜可贺。”鸿钧突然说道。

    “看出来了,确实离凝聚本源也不远了,这得感谢你们,我和你争夺天道代理虽然失败,看来非祸,你说对吗?”罗睺问道。

    “当然,但是你离领悟本源还差了些吧,别把自己想得太强,一次你是因为这样才被我等截肢镇压,难道道友你忘了吗?”鸿钧问道。

    “行了我不和你废话,下面那个小家伙确实有意思,竟然修炼出本座都羡慕的本源,此等大劫降临之际其实洪荒大世界已经无忧,这是好事。”

    “不一定,元圣又联合了另外一名混沌大罗金仙,我等能不能守得住还犹未可知,说了你这种想法很是危险,你败也是败在这面,自大,目空一切,多年未见还是一如既往。”鸿钧毫不客气的对罗睺点出了弱点。

    可以这么说,当初罗睺如果不是这样的性格,还真有可能抢下天道代理,从此道祖是路人。

    “走了,和你这老道说话让人来气。”

    冥河这里,他以为完全吸收的本源在他猖狂一段时间后惊恐的发现,竟然又流会了陈浩的体内,这还不算,他发现一个令人更加惊恐的事情,那是他的神识,体内的仙元等等几乎都流向了陈浩。

    神识本来是非常神秘的东西,从来没有见过还有人吸收神识的神通,但是此时冥河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他的神识在飞速的流逝。

    在修炼界肉身或许重要,但是最重要最根本还是神识,但是他发现他的神识在减少,在被陈浩吞噬。

    “不,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是真的。”发现这一情况后冥河想把神识从陈浩丹田内撤回,但是他发现他根本做不到,而且本身的仙元也在无法控制的情况下流向陈浩的丹田内。

    对是无法控制,无论他做什么反抗是无法阻止神识和仙元的流逝,这好像一个无法抵抗死亡的人,在慢慢看着自己走向死亡的深渊,而他自己无能无力,甚至成了一个旁观者。

    一切的针扎都是徒劳的,看着自己一点点枯萎,被陈浩吞噬,冥河甚至想到了自爆,但是无论他怎么样自爆他都不行,根本不可能,剧集半点仙元会被陈浩吞噬。

    自爆那也是需要仙元能量的,不然这么可能自爆,而且自爆需要的能量极其庞大,此时的鬼王也发现了冥河的状态。

    他看到冥河的气息在不断的减弱,联系到冥河刚才的吼叫,顿时明白了过来,冥河这是出了状况了。

    “鬼王兄帮帮我,陈浩,陈浩这小子在吞噬我,吞噬我的一切。”冥河喊道。

    “哈哈,谁都救不了你了冥河,你等着死吧,虽然以你的修为还可以撑一段时间,但是时间应该也不多。”血海之内,突然一颗巨大的骷髅头漂浮了过来,极其诡异。

    “你是罗睺前辈?”鬼王问道,即使是像鬼王这样的大神通者在罗睺面前也是绝对的后辈。

    “呵呵,还有人知道我,不错。”

    “那个罗睺前辈有救冥河道兄的办法吗?这些年我在血海冥河兄倒是也算是照顾了一翻,晚辈恳请前辈救一救,拜托了。”鬼王说道。

    “救他?你试试,谁救谁死信不信?我说的这么多了,本座还得恢复没空和你们这些小娃娃聊天,倒是这个陈浩的小娃娃不错。”罗睺是来看陈浩的,其他人的死活和他有什么关系,以罗睺的性格算整个大世界的人都死光他都无所谓,更别说救人了。

    杀人他在行,救人从来不是他该考虑的事,也从来没那么想过。

    “求求你了前辈。”鬼王看着罗睺继续求情,他可知道如果罗睺没办法,基本没人敢救。

    “别费那心思了啊,我记住你了陈浩。”看了陈浩一眼,罗睺的骷髅头瞬间再次消失不见了,他救人,怎么可能。

    “这……”看到罗睺直接走人了,鬼王一脸错愕,也是他不了解罗睺,不然觉得不会去求情,因为那根本是徒劳,没用的。

    “鬼王兄救救我。”此时的冥河已经绝望,跑又跑不了,自爆又不能自爆,像陷入了泥潭之,看着一点点沉沦而毫无办法。

    “冥河道兄,不是我不救你,关键是我不知道这么救啊。”鬼王也着急啊,但是他根本没办法,鲁莽行事很可能他自己都陷入其,那麻烦大了。

    虽然冥河这些年还不错,但是让他冒这么大风险想想都不可能,刚才罗睺的话他可记着呢。

    “冥河道兄,这样你赶紧求求道祖,相信道祖肯定发现了这里的事情,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也说不定。”鬼王喊道。

    冥河此时真的怕了,看着还在昏迷的陈浩骂道:“陈浩你赶紧给我醒来,醒来~!”

    “别喊了,醒不来,他这是被你弄沉睡了,神识遇到危险已经封闭,你再怎么叫都没用,赶紧求求道祖吧,要快,不然你这样不到十年必死无疑。”鬼王说道。

    “好,可是~!”冥河还有些犹豫,毕竟刚才他可是点名了道祖骂的,这时候求人那不是扯蛋嘛。

    不过冥河也不是什么舍不得面皮的人,在死亡面前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扯这嗓子喊道:“道祖救我,救我,刚才冒犯之处还请道祖仁慈。”

    “我早已说过,自作孽、不可活,犹如罗睺道友一般,无人可救汝。”道祖的话从九天之传来,这一刻冥河的心可谓彻底凉了。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