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小农民修真 > 573.第573章 出资
    大家你谈我说倒是很热闹,就像一场上了级别的商业交流大会,而且在坐的都是颇具实力的商场大鳄,平时聚集在一起确实也不怎么容易。

    曾市长和十几名政府部门,等大家都坐好后走了进来了,此时在坐的起码是东滨市几乎所有有影响力的大商人都到了。

    “各位久等,刚才在准备些资料,现在会议开始吧,首先我把事情说一下,先说明今天的事完全自愿,对于我个人还有政府来说完全没有强迫大家的意思,实在是政府也拿不出这么多的款项来,所以还请各位商界精英能个理解。”

    “嗯,曾市长您就说吧,什么事,前面只通知说要建什么地下防御工事,到底什么个情况,咱们国家人虽然多,但也不用全住地下去吧?”一名富商看着他说道。

    此时政府方代表全部落坐,曾勇老爸笑道:“这个当然,事情是这样,前几天上面下来通知,而且是强制性的通知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通知,建立地下设施,而且是防御设施,说真的我和各位一样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倒是用来干什么的,但是这次是******、一号、二号、以及所有的委员签署的红色头文,所以城市甚至乡镇有多有人,就得在地下建立足够容纳多少人的设施,而且还得设施齐全,确保所有人能够在里面生活,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完全靠政府几乎不可能,所有才把诸位找来商量。”

    “这么大的动作上面没有半点书面说明?”

    “没有,国家几乎动用了全国每年总收入的50%来搞这个项目,很多东西几乎都停止了,你们有没有注意到,现在的领导都不出访外国,几乎和外面断交一样,事情应该非常严重,但不知道是什么事,动用这么多资金还是不够,所以政府希望各位能够慷慨解囊,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曾勇老爸说道。

    “说真的曾市长我实在是被你的话里面的意思惊到了,这是要干什么?实在让人费解。”

    “费解也没用,今天的事完全是自愿,当然我没其他意思,这次所有的款项支出都会公布出来,上面下了命令,对于此次工程项目所有款项有任何人胆敢贪污一律杀无赦,不管你是贪污一块也好,一百万也罢一视同仁,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也不管你是愿意还不是不愿意,到时候上面下来视察发现有偷工减料的,有敷衍的一律罢黜,情节严重的直接叫司法机关,也是没有商量余地的。”

    “曾市长既然如此,我是绝对支持政府的。”刘鸿运看着曾勇老爸说道,他们本来就是朋友,私底下也是讨论过的,这次的商场的事情还是刘鸿运来牵头,俩人唱一场戏。

    “呵呵,那实在非常感谢刘董事长慷慨解囊,胡秘书,你们行政部门把今天所有董事长捐的数目记好,还有账务的梳理报单到时候一定要记清楚,废话不多,其实早在前天开始,这个项目已经启动了,上面的指示是一刻不能耽误。”

    “那我捐款五十亿华夏币,国家的事就是我们自己的事,这个时候不帮忙还能任何,虽然我也不知道倒是是些什么事,不过想来也是大事,要不国家不可能向我们伸手。”刘鸿运直接说道。

    “嘶,这刘鸿运是疯了吧,五十亿有钱也不是这样烧的,无论说得怎么漂亮这钱反正我是不交的,我们商人赚钱也不容易。”看到刘鸿运的动作有些商人想道。

    “呵呵,既然刘董事长出五十亿,那老弟我也不能寒碜不是,我也出五十亿吧,正好我和刘兄弄个整数。”在刘鸿运刚报出价码后洪朝阳立马跟上,这事肯定不是小事,结合陈浩的话,再结合这刘鸿运和陈浩的关系洪朝阳就是傻子也知道,这次的事肯定不是这么简单,或许国家真有什么难言之隐也说不定,虽然这次算是大出血,但那又怎么样,钱没了还可以赚,再说虽说五十亿非常非常多了,甚至洪朝阳也有些肉疼,这个几乎是他资产的好几分之一了,能不心疼嘛,赚了几十年的钱啊。”

    “洪兄为何?”楚南天就坐在洪朝阳身边,看到洪朝阳几乎没有半点犹豫的跟着刘鸿运直接出了五十亿,楚南天有些骇然,在他的想法里,这次政府的事自己能够出个几百万,上千万的直接打发了,没想到这不是小事。

    “楚兄不满你说,这次的事不简单,我出资五十亿流动资金我得损失起码上百亿,但不能不出,楚兄好自思量。”洪朝阳说到。

    “五十亿说真的事倒是不大,但是我公司现在也工程,这突然停止我会损失巨大的。”楚南天有些犹豫,看着洪朝阳说道。

    “这么跟你说吧楚兄,如果,我是说如果这次政府强制性要我一半家产,这次我会毫不犹豫送上。”洪朝阳说道,说真的讲到魄力这楚南天还真不一定有洪朝阳那样厉害,本身别人洪朝阳算是真正的白手起家的人,做到今天几乎和他楚南天平起平坐靠的就是他胆大心细,楚南天多少有些家族的遗产甚至还不少,在做生意上面他就未必比洪朝阳厉害。

    “好吧。”楚南天直接站起来说道:“曾市长既然洪兄还有刘兄出资金五十亿,那么我也不能落了后不是,我也五十亿吧。”

    虽然肉疼但是楚南天做了这么多能生意,该有的魄力还是有的。

    “呵呵,实在谢谢三位了,其余人意愿多少都可以报个数目,我希望大家想好,不要盲目的报,这个数字一旦报出来,到时候我可是要直接拿钱的,没有什么商量余地的。”

    “曾市长,这资金我不出,凭什么国家搞建设还要我们出资,没有这样的说法,我们商人赚钱也不容易,既如此我告辞了。”坐在后的一个商人此时突然站起来像曾勇他老爸拱手说道,然后转身出了会议室。

    商人惜财本无可厚非,曾市长也没打算留,本来也是,有10%的利润他们就能干,20%抢着干,到了50%他们拼了命都会干,到了100%的利润他们就算违背做人的良心道德,搭上全家都敢铤而走险的人一群人,没看到实际的利益想在他们身上拔根毛都难。

    刘鸿运和洪朝阳不同,他们多少知道点东西,而且对于陈浩十分信任,甚至盲目的地步,拼了也就拼了,其他人想都别想让他们出血,楚南天完全是非常了解洪朝阳的,这家伙的魄力也时候他也不得不佩服,所以赌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