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小农民修真 > 572.第572章 得了便宜还买乖
    圆圆看小冉说得好笑问道:“什么大笑话,说说看。 ()”

    “是这样,洪涛大哥刚才给人卖衣服,他竟然直接就用标签上的价码卖给别人,别人和他讨价他还想打别人呢,把那个气得直跺脚,噗哧。”小冉想起刚才的事还觉得好笑。

    “就你们这卖衣服不同,我买衣服的时候不都看标签的吗?多少就是多少啊?七百多块钱两件衣服她竟然还嫌贵,我实在没看到过她这样的。”洪涛这会还有点不平呢。

    “你以为都是你这样的花花公子吗?你让他卖衣服你觉得他行不?瞎胡闹。”圆圆也有些搞笑的看着洪涛。

    “我~!我怎么就不行了,我不是不知道嘛。”洪涛不服气的说道,被自己喜欢的人贬低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别说他洪大少了。

    “行了,边坐着去,我要忙了。”

    圆圆她们的小店因为洪涛的加入似乎比平时多了些欢声笑语,不再那么压抑无聊,此时的洪朝阳坐在政府大楼里的会议室里,中午的时候过来,大家基本就是互相见个面,然后吃饭午饭,现在才开始正式的会议,这个会议别人或许知道的少,但洪朝阳似乎有想预料。

    “楚兄,今天的事你打算怎么办?”洪朝阳看着楚南天问道。

    楚南天这近一年来的日子可不好过,家里燃起熊熊火焰,幸好女儿的事有了一个段落,陈浩的好兄弟秃子和楚笑笑俩人的相处还是非常美好的,就他自己的事现在和他老婆经常吵,还有田妮和她母亲事楚南天实在不知道怎么办。

    他自己除了钱可能稍微比洪朝阳多了点,其实和洪朝阳没什么区别,俩人都是只剩下钱的那种人,想用钱去弥补田妮母女根本行不通,别人也不缺少钱啊,田妮就是刘鸿运的儿媳妇呢,他刘鸿运的儿媳妇会少了这想红白之物吗?这事其实铁板定钉的事,他楚南天改变不了。

    刘鸿运这会正就坐在楚南天对面和其他谈笑风生呢,楚南天觉得自己要是有点脾气就想揍一顿刘鸿运,他有点羡慕这刘鸿运啊。

    “这事我也不知道啥情况,看看大家怎么办吧。”楚南天瞪着对面谈笑风生的刘鸿运说道,这家伙得了大便宜了,自己女儿嫁给他儿子,他竟然半点表示都没有,见到自己竟然不打招呼,他奶奶的实在可狠。

    “刘兄~!刘兄~!”楚南天看着对面的刘鸿运喊道。

    正在和左右聊天的刘鸿运听到楚南天喊自己,说道:“楚兄什么事?”

    楚南天和田妮的事刘鸿运是知道的,心里也觉得这楚南天很不厚道,反正田妮没认他,刘鸿运就装糊涂,你爱怎么样怎么样,轮财力老子也不怕你,你能拿老子怎么着吧,说不定自己优势还大了那么点点。

    “问你个事,刘飞啥时候从部队回来和田妮完婚?”楚南天忍住气问道。

    “啊,你说这个啊,我也不知道啊,他们小俩口的事他们自己商量着来,我就负责打杂就行了。”刘鸿运笑道。

    “到时候通知我一声没问题吧?”楚南天看着刘鸿运问道。

    “这~!楚兄不瞒你说,这事我做不了主,得看孩子他们的意愿,还有田妮他母亲的想法,要不我。”刘鸿运有些为难的说道,他倒不是说不准楚南天,只是这田妮的母亲他也接触过的,是个倔脾气,别到时候儿子婚礼上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到时候下不来台。

    “到时候你打个电话给我吧。”楚南天青着脸说道,他现在实在想拿起放在旁边的矿泉水瓶给对面的刘鸿运一下。

    “这好吧,不过这事到时候我还是会和田妮她母亲说的,她说打就打,不行只能对不起楚兄了,我不想到时候闹得不愉快,还有当年你做的什么混蛋事你难道就没想过?换我都是一样,将心比心嘛。”刘鸿运说道。

    “你~!刘鸿运你别得意,我就和你明说了吧,到时候不给我打电话我和拼了,大不了两败俱伤。”楚南天看着刘鸿运说道,有先发狠。

    “呃,这是何故?我和楚兄没多大的仇恨吧,本来都是孩子的事你这样就不好了吧,我只是不想我儿子的婚礼上出什么问题难道有错?你做错事难道不用承受后果?要不是偶尔发现,你楚南天能够知道她是你女儿?还有楚南天别动不动就威胁我,我告诉你我完全不怕你,你楚南天在商场叱咤风云,我刘鸿运是吃素的?”刘鸿运见他竟然想威胁自己实在可笑,不说他楚南天在商业上和自己差不多,可能或许占点优势,但自己在政府部门比他要强势多了。

    自己和曾勇的父亲是老朋友,曾勇父亲就是东滨市市长,自己儿子也是和他儿子是师兄弟,这关系铁了去了,再说自己还和陈浩那是什么关系。

    要说以前说真的刘鸿运还让他楚南天三分,现在嘛,完全都不带考虑的,随便他想玩什么自己都不秫他半分。

    “行刘二愣子你狠,田妮母亲的事我会自己解决。”楚南天拿过旁边的矿泉水喝了一大口说道。

    “那最好不过了,我和楚兄你们什么多大的仇恨,生意场上的交锋你我兄弟之间算不得什么大事。”

    “刘兄~!”洪朝阳看着这两大巨头彼此发飙也没敢插口,看着对面的刘鸿运点了点头说道。

    “嗯,洪兄听说前几天陈浩到了东滨是不是?”刘鸿运问道。

    “是有这么回事,好像是路过这里吧,刚好犬子看到了陈浩兄弟,所以吃了顿饭,不过听我那不成器的儿子说,第二天陈浩兄弟就回去了,很匆忙。”洪朝阳笑道。

    “哎没和陈浩兄弟一聚,实在遗憾不说这些了,这次的事洪兄打算怎么办?”刘鸿运问道。

    “这个想必刘兄早已经有了打算了吧,何必来埋汰小弟,等一下看看吧。”洪朝阳笑道。

    “呵呵也是啊。”刘鸿运也算是接到了自己儿子刘飞的电话,这次的事情他会不遗余力支持政府。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