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灞桥风月酒楼的掌柜是一个身材略胖的中年人,长得倒是挺喜庆的,嘴角天然挂着笑容,这样的人,就算心情不是很好或者是很生气很愤怒,脸上都会始终保持着笑容,这简直就是天然做生意的料子。

    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要和气生财,而和气是通过什么方式表现出来的呢?自然是通过脸上的笑容了,一个满脸笑容的人,给人的感觉是非常和善的,会让人如沐春风,所以,服务行业的人,每天总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样,因为只有每天笑容可掬的人,才会让客人满意,若是整天板着脸,就好像全天下的人都欠他似的,客人怎么会满意。

    当然,若是想要把生意做好,光靠笑容是万万不够的,还需要懂事儿才行,要会察言观色,要懂得什么客人绝对不能得罪,什么客人必须优先对待。

    这不,听说来了大官,掌柜担心下面的小子照顾不周,自己亲自跑来问候,也为了显示自己对贵客的重视,掌柜亲自接待,这还不足以说明重视么。

    而一进入包间,掌柜的就愣了,他显然两个都认识,还是个见多识广的人,而李安和李豫,显然不会认识酒店掌柜这个小人物。

    “小人见过广平王,李侍郎。”

    掌柜的先是行礼,然后立马指责小二,开口呵斥道:“你是怎么办事的,广平王和李侍郎都是贵客,怎么才这么几个菜,把最好的招牌全都端上来。”

    “哦,是。”

    小二赶紧下去了。

    李安忙道:“掌柜不必客气,这些已经不少了,对了,你怎么认得我们。”

    掌柜开口说道:“小人原本是永王府上的,在十王宅附近见过广平王和李侍郎,自然是认得的。”

    “哦,这么说来,这是永王的产业喽!”

    李安开口问道。

    掌柜连连点头到:“没错,没错,的确是永王的产业。”

    “皇叔最近挺活跃啊!到处置办产业,那个灞桥风月报社,也是皇叔办的产业吧!”

    李豫开口问道。

    掌柜点头道:“没错,这个也是的。”

    “皇叔这是缺钱吗?怎么到处置办产业。”

    李豫问道。

    “小人哪里会知道这些,不过,钱财自然是越多越好的,越多越好。”

    掌柜的笑着说道。

    钱多不咬手,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道理,就算一个人再怎么有钱,也不会觉得自己的钱财很多的,总会觉得自己的钱财不够花,这才是最真实的,尤其是没有钱的人,更是会对金钱有极大的渴望,会觉得自己所拥有的钱实在是太少了。

    不过,李豫的身份,让他不这么想,他总觉得自己的皇叔在打什么鬼主意,或许这个长得其貌不扬的皇叔,对那个位子也有兴趣,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毕竟,身为皇族子孙,很容易对权势产生莫大的兴趣,想要坐上帝位的宝座,几乎是每一个皇子皇孙的梦想,李豫有这个心思,所以,他自然会觉得他的皇叔永王也有这个心思,若是这个永王安安分分的,他还不会怀疑,可这个永王居然又是开饭店又是开报社的,如此活跃不得不让人心生怀疑。

    要知道,报社会增加影响力,而酒楼生意好的话,可以为开店的人获得大量的资金,不论是名望还是财富,都是非常重要的。

    拥有名望的人,会得到更多的拥护者,而拥有财富则可以买通很多人,有钱能使鬼推磨说的就是金钱的巨大作用,而永远这一下子就同时部署了媒体和酒楼,这等于是要增加自己的话语权,同时也要获取一些财富,这么做是否怀有野心,似乎也不是一件难以判断的事情。

    对于一名想要做皇帝的人来说,是绝对不能允许别人也来争做皇位的,这会让自己产生非常强烈的危机感,哪怕这只是自己的猜测,也同样会产生相同的效果。

    此刻的李豫就是这样的心情,尽管皇位距离他还有很远很远,但这改变不了他想坐上那个位子的心思。

    没多久,又有几盘非常美味的好菜被端了上来,这些才是这个酒楼最正宗的拿手好菜,而且,还是酒楼赠送的,是不会收钱的。

    “广平王这是怎么了,看着有些心神不宁的。”

    李安见李豫深情不太对劲,开口问道。

    李豫忙笑道:“没什么,就是在想我的皇叔,这是怎么了,突然开了报社和酒楼,这是要干什么啊!”

    说完疑惑的看向李安。

    李安笑着说道:“那广平王觉得,永远要干什么啊!”

    “哎,我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问了,皇叔小时候都是我父王照顾的,也没缺过啥,也不会缺钱的吧!怎么想起要挣钱了。”

    李豫疑惑的说道。

    李安开口猜测道:“广平王,既然永远与太子的关系如此要好,会不会是太子殿下的意思?”

    现在的历史走向已经完全乱套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李安已经无法确定了,也已经无法给出任何有效的预测了,毕竟,自从来到这里,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谁也不知道大唐会走向何方。

    “哦,李侍郎说的有理,我还是要去问问父王才是。”

    李豫说道。

    李安阻止道:“还是算了吧!太子若是想让广平王知道,早就告诉了,既然广平王还不清楚,这就说明太子还不想让广平王知晓,或者这事儿与太子没关系,是永王缺钱了。”

    “缺钱了?皇叔会缺钱?”

    李豫自言自语的说道。

    不得不说,灞桥风月酒楼的饭菜质量还是很不错的,不论是凉菜还是热菜,还有招牌菜,做的都非常的地道,一点也不必宫里的御厨做的差,就算是李安亲自出手,也只能做到这个样子。

    当然,这些饭菜能做的这么好,与李安也是有很大关系的,有好多做菜的佐料,还有制作的方法,都是李安曾经泄露出去的秘籍,这才没多久,这些家伙全都学会了,而且,还能够根据自己学会的技艺进行改良,从而创造出完全属于自己的独特美味食品,因为只有创造出完全属于自己的美味佳肴,才能在餐饮业享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才能够真正的在餐饮界立足。

    “广平王,尝尝这道生煎包,很地道的味道,不吃肯定后悔。”

    李安一边吃一边说道。

    这个生煎包是牛肉馅的,里面大部分都是货真价实的牛肉,还有不多的鸡蛋液和各种调味的佐料,吃在嘴里是鲜嫩多汁的,吃起来别提有多舒服了。

    这种可口美食,一般都是作为早餐贩卖的,因为大早上时间不多,所以,只能简单的买点凑合吃了,另外,这道美食是后世的美食,在大唐这个时代是没有的,这是李安发明的美味,因为并没有进行保密,所以,很多人都知道做生煎包的配方了,慢慢的就成了京城接头的明星小吃了。

    另外,有些聪明的厨子,会在李安制作的生煎包的基础上进行一些合理化的改进,比如,李安当初做的生煎包是猪肉的,他们便根据这个,尝试了牛肉,羊肉,狗肉等多个肉类品种。

    要说牛肉一直都是市场上稀缺的肉类品种,毕竟,耕牛是春耕的核心资产,牛是不能随便宰杀的,但此时的大唐拥有大量的耕地机器,耕牛的作用已经很有限了,在这种情况下,耕牛的保护律法自然也就跟着松动了,执行起来是越来越不严格了。

    另外,北方草原上的牛羊是很多的,这些来自北方草原的牛肉可以非常方便快捷的被运输到京城,从而让京城的牛肉一下子就多了起来,老百姓想要吃上牛肉,已经不是什么难事儿了,什么时候想吃就什么时候吃,价格也不是很贵,但肯定比猪肉,鸡肉贵的多。

    酒店小二刚开始准备的四荤四素,和后面的六个热菜之中是没有生煎包的,是掌柜的过来之后,临时加上去的特色小吃,同时还有十几道小吃和美味都被端了上来,不管李安与李豫能够吃得下多少,他们都要尽可能的多上菜,毕竟,这么大的大佬来吃饭,是给他们面子。

    “恩,味道不错,酥香软脆,里面还有汤汁,是个不错的美味。”

    李豫笑着称赞道。

    这种美味小吃,估计所有人吃过都会赞不绝口的,他是一种非常可口的小吃,在制作的时候倒是不难,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学得会。

    制作好的生煎包底部被煎成了金黄色,上半部撒了一些芝麻,香葱,闻起来香香的,咬一口满嘴汤汁,非常让人喜欢,上面面白,软而松,肉馅鲜嫩,内部有嫩汁,咀嚼的时候有芝麻及葱香味,这么好的美味,自然是刚出锅的时候最好吃了,若是冷了之后重新加热,味道就要逊色的多了。

    当然,很多蒸制的美味都有这个特点,那就是刚出锅的时候非常可口,一旦冷了之后,不论如何重新加热,味道就降低了一个档次,这是任何利害的大厨都解决不了的难题,堪称世界级的难题。

    这种小吃在后世的江南某地,被称为生煎馒头,有上百年的历史,经营这种风味小吃的店遍地都是,这皮香肉嫩的美味被老百姓追捧,每天一大早五六点刚开门,便是人满为患的场景,去的晚了的话,是肯定吃不到的。

    据说这种生煎馒头最初是在茶馆里出现的点心,是供喝茶的人,饿了的时候吃点填补的,后来,人们不喝茶的时候也想吃生煎,于是,很多小摊贩便顺应了人们的饮食需求,在街边推出了生煎孢子的铺子,让这种美味小吃成了街头小吃,而随着需求越来越旺盛,生煎包的个头也越来越大,由传统的一两四个,一步步变成了一两一个,生煎包皮大,馅也大,还包进了滚烫的鲜汤,技术不过关的人,不可能煎得滴汤不漏,同样,不会吃或者心急的人,一口咬下去,很容易被生煎里的汤烫着。

    “哈哈!这道美食叫生煎包,广平王可能还不知道,生煎包还是我发明的呢?现在大街小巷全都学会了,而且,似乎做的比我之前做的还要好,青出于蓝啊!哈哈!”

    李安得意的说道。

    这是在夸赞做生煎包的厨子,同时也是在夸自己,若不是自己发明了这个生煎包厨子再有能耐,也做不出这么好吃的美味佳肴,这不是自夸又是什么呢?

    “哦,这还是李侍郎发明的啊!怎么没做给我吃过?”

    李豫抱怨的说道。

    “我发明的美味太多了,广平王也吃过不少,总不能每一种都吃过吧!也太贪心了。”

    李安笑着说道。

    “这个生煎包是如何制作的,很难吗?”

    李豫问道。

    李安摇头道:“不难,当然不难了,非常的简单,若是广平王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把配方和制作的方法写在之上,让你拿回去给你府上的厨子,让他学着做。”

    李豫笑道:“那还是算了吧!有这时间,还不如让下人直接来这里买一些回去,这样岂不方便。”

    “哈哈!说的也是,直接让人来买就是了。”

    李安应道。

    “咦,这道清蒸王八里的蛋是怎么回事,怎么都是连着的呢?”

    李豫把筷子放入清蒸王八的锅里,夹出了一串王八蛋,好奇的说道。

    李安也看见了,笑着说道:“广平王,这肯定是这个小店的特色,为的是让客人便于夹起王八的蛋,若是单个的蛋,筷子不太好夹。”

    “恩,有道理,倒是挺会为客人考虑的,不过,这不是有勺子么,筷子不好夹,用勺子不就行了,何必费这么大劲,把这些王八蛋一个个的串起来,这要费多少事儿。”

    李豫摇头说道。

    在他看来,这种行为就是多此一举,明明有勺子这么好的办法,非要费事把王八的蛋串起来,想想都让人觉得很奇怪,可这就是这个酒店的特色菜,若是不费事把王八蛋串在一起,怎么能显示自己的特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