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传音学堂的建筑算不上高大,整体规模也只是一般般,但经过李安的认真雕琢,整体的环境还是很不错的,到处都是干干净净的,完全找不到卫生死角,走在这样的校园里会让人很舒坦的,而人文环境经过一番治理,也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效果,这些皮的不行的孩童,都被治的服服帖帖的,至少,在有先生在场的情况下,他们是万万不敢胡来的,她们对戒尺有很深的畏惧,同时,更加畏惧吃不到美味佳肴,那才是更加要命的事情。

    不论如何,经过李安的一番努力,传音学堂已经是像模像样了,不论是谁都挑不出啥毛病,更不能说传音学堂不好。

    “是挺不错的,不过,就是不知道这些孩子能学的怎么样,这些先生水平如何?”

    颜如玉开口说道。

    李安笑着说道:“夫人就不必担心这个了,这些西席先生都是学有所成的读书人,清一色的全都是秀才,水平是不用怀疑的。”

    “才秀才而已,不是很厉害啊!”

    李芽儿说道。

    李安无奈的说道:“状元都是秀才教出来的,若真的考取比秀才还高的成绩,早就去做官了,哪里肯屈尊教育孩童,京城权贵家请的西席先生,清一色的都是秀才,秀才有什么不好吗?”

    这是很自然的事情,考取状元的人都去当官了,自然不会愿意去当教书先生,当官和当教书匠,这身份差距是很大的,谁都不是傻子,只要能当官,没有人会愿意去做教书匠的,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了。

    既然请的是西席先生,就不要指望对方是状元一类的高才,就好比后世请看大门的人,是不能有太高要求的,给钱再高也是请不到高素质人才的,工资低一些的话,能请个老头子就很不错了。

    当然,若是皇帝请人教育自己的太子,那就另当别论了,皇帝身份不同,所以,可以让考取状元的人来给自己的儿子当先生,而普通人是肯定不行的,就算是权贵家请的先生,也大部分都是秀才一类的人才。

    凡事与皇帝沾边的,都是不一样的,比如普通人家的仆人都是普通老百姓,而伺候皇帝的男男女女,却都是有品级的,宫女和太监都是有品级的,品级还不低,品级高一些的比很多宰相都高,当然,这也是要付出代价的,都说伴君如伴虎,给皇帝身边干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另外,太监就是因为要伺候皇帝和皇帝的女人,所以,都是阉割过了的,这实在是太残忍了,想想都会觉得痛,很痛很痛的。

    “说的也是,西席先生不都是秀才么,哪有庄园去做先生的,仔细一想,还真的都是秀才诶。”

    “传音学堂能办的这么好,夫君有心了。”

    “对,这都是夫君的功劳。”

    众人说道。

    “哈哈!既然传音学堂办的这么好,那就让唐儿来传音学堂读书吧!你们觉得呢?”

    李安笑着说道。

    颜如玉并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她看了一圈,也是觉得李安说的有些道理,传音学堂的环境确实还算不错,比她以为的情况要好得多,把唐儿放在这样的学堂内读书,她还是挺放心的。

    “姐姐,我觉得这里还算不错,唐儿一个人在家也挺寂寞的,还是送来这里,与孩子们一起玩吧!这里的孩子看着都比较听话,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

    “是啊!这个传音学堂的确不错,男娃与女娃都有,环境也比较的不错,是一个好地方,在这里读书至少不会寂寞。”

    “没错,我们的唐儿这么可爱,在学堂里上学,不知要迷死多少可爱的小娘子呢?若是遇到合适的就收了吧!”

    一群人说道。

    虽然来的有点早,但午饭已经做好了,刚出锅的饭菜,闻着就特别的香,让人食欲大增。

    饭堂的后厨自然知道李安,所以,见李安带着一群人过来了,立马就过来招呼了。

    普通的学童过来吃饭,都是一人一份的,每一份都是一样多的,不够可以加点饭,而李安一行人,自然不需要如此了,那种特制的饭盒有失体面,还是用上好的瓷碗比较好,这样也更加的有氛围,在二楼的拐角最佳位置,有一些明显区别于普通桌子的圆桌,这些是专门为先生们准备的,这样的桌子很大,坐十几个人是没有问题的。

    饭菜都是按碟端上来的,素菜都是一个小蝶,而主菜则是一个大碟子,这个碟子比一般的海碗还大,里面能盛很多的菜,一般情况下是肯定够吃的,不过,若是像饿死鬼那样硬撑着吃,那可能就真的不够了,就比如上次来的那些学生的家长,最后都吃的走不动路了,可见他们到底吃了多少。

    “夫人们瞧瞧,这里的饭菜也不错吧!让唐儿来这里上学,一日三餐都不用在家吃了,这里的饭菜比家里也差不了多少。”

    李安看着眼前的饭菜,开口说道。

    众人各自尝了尝味道,都觉得很是不错,味道还是比较让人满意的,让唐儿每天吃这些饭菜,也的确没有让唐儿受罪。

    此刻,不论是吃饭,学习,还有玩耍,似乎都不存在什么问题了,如此,自然也就没有理由阻止唐儿来传音学堂上学了。

    “好吧!若是唐儿喜欢这里,就让他在这里上学好了,不过,早晚还是要在家里吃的,这里的饭菜虽好,可比家里的饭菜还是差了一点的,最主要是看着唐儿吃饭比较放心。”

    颜如玉开口说道。

    既然颜如玉都答应了,李安自然是无比高兴了,忙说道:“好好好,就依夫人了,唐儿中午在传音学堂吃饭,早晚饭都在家里吃,就这么决定了,哈哈哈!”

    说完高兴的笑了,做了这么多的工作,总算是让颜如玉松口了,如此,自己的唐儿就能够顺利的到传音学堂上学了,虽然传音学堂的宗旨,并不是培养当官的书生,可对于李安来说,唐儿在这里能够学到自己想学的知识就足够了,最主要是够快乐,没有什么比童年的快乐更重要的了,等到了十四岁,唐儿自然是会去国子学就读的,考个功名也不是什么难事儿,自己的智商这么高,自己的儿子也是绝对差不了的,遗传的基因是很强大的,不服气都不行。

    因为平常吃的都是美味,所以,尽管传音学堂的饭菜口味非常不错,但众人吃的都很是文雅,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吃的很急迫的。

    等到孩童们放学,进入饭堂的时候,李安与众人都吃的差不多了,不过,,暂时还没打算离开,而是坐在原地歇息,时不时的吃一口,算是填补填补肚子。

    因为训练的比较到位,所以,尽管这些孩子饥肠辘辘,但进入饭堂的时候并没有丝毫的争抢,全都按照先生的要求,排成几个纵队,很有秩序的在打饭,而为了进一步防止混乱,每个孩子在什么区域吃饭,都做了详细的规划,如此一来,就更加不容易出现混乱的情况了。

    孩子总是调皮的,一旦监督不到位,还是会乱的,所以,到了吃饭的时候,必然会有先生在饭堂内来回的踱步,时不时的用严厉的眼神看向这些不太安分的孩童,警告他们要老老实实的吃饭,否则,等待他们的将是恐惧的惩罚。

    “这些孩子好老实啊!按道理不该这样啊!孩子都是调皮的,尤其是贫民家的熊孩子就更调皮了,这些家伙怎么会如此听话,先生们是如何训练的,会不会打孩子啊!”

    颜如玉说着有了一些担忧。

    李安笑着说道:“怎么会呢?你进来这么久了,看到有先生打孩子了吗?再说了,就算略有惩戒也算不了什么,而我们的唐儿,这些先生是万万不敢打的,夫人就不必担心了。”

    对于这些孩子前些日子,经常被打的事情,李安自然是不会提起的,要不然会让颜如玉觉得先生们太残忍,可若是不给颜如玉一个非常合理的解释,估计也很难骗得过她,而编个什么故事好呢?这个李安要好好的思考一番才是。

    “夫君说的也是,这些先生是万万不敢打唐儿的,可别的孩子也不能打啊!这太残忍了。”

    颜如玉蹙眉说道。

    她就是这么的善良,看不得小孩子受到一点委屈,按照后世的标准,那就是一个妥妥的圣母,也是比较让人讨厌的一种人,可圣母也善良啊!尤其是颜如玉,蹙眉不忍的表情是那样的动人,让李安看了都不禁陶醉起来。

    李安笑着说道:“夫人多虑了,这里的先生是不打孩子的,你看看他们,一个个都是如此的慈眉善目,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打孩子呢?是绝对不会打孩子的,夫人放心好了,不会的,不会的。”

    为了让颜如玉放心,李安也只好撒谎了,反正撒谎一直都是李安的拿手好戏,在习惯了之后,李安撒谎几乎可以做到脸不红心不跳的程度,完全就看不出在撒谎,至少,是完全能够骗得过颜如玉的。

    “可这些孩子,为什么这么听话呢?总感觉怪怪的。”

    颜如玉蹙眉说道。

    很显然,颜如玉虽然善良,但不是傻子,她又不是没见过贫民家的孩子,那皮的都能把天生的月亮给摘下来了,怎么可能像眼前看到的孩子这样听话,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李安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好的说辞,笑着说道:“夫人觉得这饭菜味道如何,对比贫民家的饭菜,如何?”

    颜如玉开口说道:“这些饭菜还算美味,自然比贫民家的饭菜好上许多了,这与孩子们听话有什么关系吗?”

    李安笑着说道:“当然有关系了,刚开始来的时候,这些孩子是有调皮的,不过,先生吓唬他们,告诉他们若是不听话,在学堂里打闹,以后就不用来上学了,学堂就不要他们了,日后,他们也吃不到饭堂的这些美味了,估计就是这事儿把这些孩子给吓着了,所以才如此的听话。”

    说完,李安都为自己的聪明而特别得意,如此解释,想必是能够骗得过颜如玉的,对于这个情伤并不高的笨女人来说,这个解释还是能够让她信服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总这么吓孩子,也不太好吧!太残忍了。”

    颜如玉蹙眉摇头,不忍心继续想下去。

    圣母,实在是太圣母了,李安听着都有些受不了了,就是吓唬一下孩子,颜如玉的内心居然都接受不了,这心里素质也着实太低了一些,还好她命好,嫁给了李安,若是嫁给一个没有能力的人,或者有家暴倾向的人,那她哪里还有命活,估计早就丢了卿卿性命了。

    “哎,夫人不必如此,小孩子还是要多经历一些挫折比较好,若是没有经历过挫折的话,小孩子长大了会经不住事儿的,吓唬一下而已,夫人何至于如此。”

    李安无奈的说道。

    有时候,看着自己的夫人如此脆弱,李安也是会心疼的,毕竟,不论怎么说,李安都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优质美男子,对于自己的美丽娘子,李安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碎了,就不知该怎么对她好了,尤其是看着颜如玉楚楚可怜的样子,李安真的很有一种要将其抱入怀中的感觉,这也许就是男人的保护欲吧!看着可爱的人,总是会无缘无故的升起一股保护欲。

    “就是,姊姊这是怎么了,小孩子吓一下没事儿的,我小的时候,那可是三天两头被父母打呢?屁股经常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我也是,小时候真的是没少挨打,大概十多岁,懂事了之后才很少被打。”

    “姊姊这是命好,从小没被亲人打过,所以,看不得小孩子被打,这也是人之常情,我们也要理解姊姊啊!哈哈!”

    众人开口劝解道。

    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