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李安抵达故白城遗址的时候,天还没有黑,不过,太阳已经西斜的很厉害了,时间接近黄昏,而过了不久,在黄昏来临的时候,马贼的探子开始在周围出现。

    尽管这些探子做事小心,在很远的位置就下马了,可李安麾下的警戒护卫都装备了望远镜,只要发现远处有小黑点移动,就会习惯性的拿起望远镜观察,以尽可能早的发现可能存在的危险。

    所以,马贼探子刚刚抵达的时候,就已经被护卫们发现了,只不过,刚开始他们不知道这些人就是马贼的探子,还以为是路过的,可当这些马贼探子悄悄的潜入附近,对故白城遗址进行偷窥的时候,护卫们才发现情况不对,他们刚准备汇报,就得知马贼夜间很可能会发起突袭,然后,他们就完全明白了,知道这些偷窥的家伙就是马贼的探子,进而汇报上去。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既然都已经知道了马贼在附近侦查,那事情就非常好办了,紧紧盯住这些马贼眼线,同时,派遣少量护卫去周围的制高点侦查马贼主力,这样就能占据优势了。

    故白城的城墙虽然破败,但十八名守卫全都睁大了眼睛,如此,马贼探子想要进入废城内部侦查,那简直是痴心妄想,如此一来,自然也就不能发现故白城废墟内部正在进行的紧张备战。

    这些马贼探子,在侦查了一阵子之后,发现无法靠近城墙,于是就只能轮流退去,大概是去报信了吧!如此,马贼主力半夜前来偷袭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在距离故白城不足十五里的一处隐蔽的沟渠内,马贼头目与麾下的众多马贼,悄悄的隐藏着,这条沟渠足够的深,就算是马匹,也能够被很好的隐藏,从远处啥也看不到,堪称是一处绝佳的隐藏之地。

    以往马贼经常会隐藏在此处,从而躲避官兵的搜寻,而在遇到小股官兵的时候,他们也会突然从这个沟渠杀出,打官兵一个措手不及。

    此刻,他们躲避在此处,是要等待最佳的攻击时机,他们打算一举将李安一行人全部歼灭,然后,掩埋在黄沙之下,让大唐官兵永远找不到这百余人的尸首,以配合他们宣扬黄沙埋人的谣言。

    “大哥,探子回来了一波。”

    一名小头目看到正在骑马返回的探子,激动的说道。

    很快,几名派出去的探子就到了头目的跟前,把马一扔就过来汇报情况了。

    “快说,情况如何?”

    头目心情有些紧张,万一情报有误,事情就麻烦了。

    “首领,三个城门和城墙上都有官兵,每个城门有四个官兵防守,下面门口两个,城头上还有两个,城墙上一共有六个士兵,一共只看到十八个人,对了,每个城门的外面各有一个帐篷,里面好像没有人,至于里面的情况,我们进不去,也无法打探。”

    一名马贼探子汇报道。

    “进不去,这么说来,你们对里面的情况一无所知了。”

    马贼头目蹙眉说道。

    探子回答道:“首领,官兵警戒如此严密,十八个人,几乎把整个废城都监视起来了,我们根本就不敢靠近,一旦被他们发现了,岂不是要坏了首领的大事儿。”

    “大哥,官兵警戒如此严密,看来里面是真的有大官,要不然也不会警戒的这么严,连我们的探子都进不去。”

    “大哥,看来情报没有错,这绝对是朝廷的大官,这警戒太严密了,看来大官今夜要在故白城过夜,这是我们偷袭的好时机啊!”

    “大哥,我们半夜偷袭,定然能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是啊!他们在城门口准备了帐篷,看样子是给这些守门的士兵用的,到了天黑之后,这些守门的士兵,大概会轮流戍守,剩下的一半会进入帐篷歇息,里面的人肯定也是大部分都在休息,戍守的人不会有多少的,我们一起冲进去,先解决掉城门口的官兵,然后,从三个城门同时杀进去,把官兵全部消灭干净,让他们睡着睡着就去见阎王。”

    “大哥,今夜终于可以出一口恶气了,若是这么大的官出事了,围剿我们的官兵会不会受到牵连呢?会不会被处死?”

    “管他呢?今夜一定要痛痛快快的杀一场,不见点血,官兵还以为我们好欺负呢?”

    小头目们全都激动不已,显得非常的亢奋。

    马贼头目却蹙眉说道:“你们说说看,这么大的官儿,无缘无故的怎么就跑到故白城的废墟里过夜了呢?这废墟咱们可去过不止一次,那里面也没啥值钱的东西啊!他到底进去干啥了,而且,还要在里面过夜,这岂不是挺奇怪的吗?”

    越是到了关键的时候,马贼头目就越是心情紧张,他要思考所有的不正常之处,以免遭遇可怕的陷阱。

    “大哥说的是啊!这朝廷的大官怎么会有如此癖好,深更半夜的跑到废城里过夜,这似乎真的挺不正常的,会不会是陷阱啊!”

    “大哥,二哥,你们想多了吧!既然是朝廷的大官,想法肯定跟普通人不一样,在宫殿里住的久了就腻了,想来废墟里住住也没啥不可以的啊!”

    “大哥,不管他来干啥的,现在都已经到我们的嘴边了,不吃白不吃啊!难道还要放过不成。”

    “大哥若是不放心,待天晚了之后,我们想办法进到里面看看去,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少人,有多少帐篷,这不就可以了么。”

    “是啊!大哥,我们的人部署在各个方向,只要有官兵异动,我们就能提前得到消息,大哥就不必过分担心了。”

    几名小头目说道。

    马贼头目想了一下,点头道:“好吧!既然都已经下了决心了,也就顾不了这么多了,立即派人严密监视官兵的一举一动,只要官兵的警戒稍有松懈,你们就想办法进入城内,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若一切正常,我们今夜就杀光这些官兵,血祭我们战死的弟兄。”

    “大哥,到时候我们从三个城门一起突入,杀官兵们一个措手不及,很快就能结束战斗。”

    “大哥,赶紧分配任务吧!我们怎么打。”

    小头目问道。

    头目连忙说道:“二弟,三弟,我们三人各自统领二百弟兄,从三个城门一起杀入,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

    “怎么能让大哥亲自去冒险呢?小弟愿代大哥去杀官兵,大哥只管在这里等候消息就可以了。”

    一名小头目开口说道。

    “是啊!大哥,这么点小事何须大哥亲自出马,有我们兄弟就可以了,大哥就在此等候好消息就行了。”

    独眼龙马贼小头目开口说道。

    “首领,我们去就行了,您就这里等候消息吧!除非皇帝老儿亲自来了,您才应该亲自动手。”

    马贼头目原本就有些担心,见麾下的兄弟都如此说,自然借坡下驴,索性就不亲自冲锋陷阵了,他思索片刻,觉得留下五十人马,让三名小头目各自带领不足二百的马贼,去夜袭大唐官兵。

    马贼这边在思索如何消灭大唐官兵,而在夏州城内,老郭却急的满头大汗,他在受到李安去故白城消息的时候,就已经吃了一惊,他担心会遇到马贼,而晚上受到的消息,更是让他害怕,李安居然明知马贼得到消息了,居然还冒险进入故白城,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可转念一想,自己三个月都没能歼灭马贼的主力,若是趁着这次机会,把马贼主力一举荡平,也是坏事变好事。

    不过,唯一让他不安的事情,就是充当诱饵的居然是李安,若只是他的部将的话,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而李安现在身份太特殊了,万一出事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在制定剿贼营救计划的时候,老郭很难下得了决心。

    他打仗多年,自然知道最佳的剿贼出兵策略,但这个最佳的策略却不能保证李安的绝对安全,万一李安出事了,就算马贼问题全部被解决了,他也没有丝毫的功劳,相反,还有可能会被治罪,可若是直接冲向故白城,则马贼肯定会早一步得知消息,如此一来,李安的安全问题就不存在了,可绝佳的剿灭马贼的良机也就丧失了,这太过于辜负李安的一片良苦用心了,他看过信件之后,就已经明白李安的意思了,可他真的很难下这个决定,尽管他知道李安很强,但战场上总会有意外,一旦出了意外,后果有多么的严重,那是可想而知的。

    因为对麾下的部将绝对信任,相信他们绝对不会与马贼勾结,所以,老郭并没有隐瞒这个事情,而是如实的告诉了几名得力的部下。

    “将军,李侍郎绝对不能在我们的辖区出事,这个后果我们承担不起,迎接立即奔赴故白城,一时一刻也不能耽搁。”

    “是啊!将军,剿灭马贼可以慢慢来,可李侍郎绝对不能有意外,否则,我们都难辞其咎,这个后果是我们不能承受的,万一陛下知道此事,比如不会轻饶了我们。”

    “将军,剿灭马贼的机会有的是,他们早晚会被我军收拾干净,不必急于一时,用李侍郎做诱饵。”

    几名部下都不赞成郭子仪的计划,显然这个计划有些太过于冒险了,他们担心出现意外,而这个意外是他们所承受不起的。

    老郭一脸的无奈,看向几名得力不行,开口说道:“这个计划自然是有风险的,可这也是李侍郎的意思,他这次来夏州,名义上是视察煤矿,实际就是来剿灭马贼的,为了剿灭马贼,都把自己当做诱饵了,若是我们辜负了他的一片苦心,只怕……”

    “将军,马贼的战力我们是见识过的,我脖子上的伤口就是被马刀砍伤的,李侍郎身边只有一百多名护卫士兵,这么点兵马固守一座废弃几百年的破城,能够坚持多久呢?真的能够坚持到我军增援吗?万一支撑不了多久,那岂不是很危险。”

    “将军三思啊!末将与马贼交手多次,这些马贼穷凶极恶,绝对没有那么好对付,李侍郎怕是轻敌了。”

    “将军三思,不过,末将会绝对听从将军的调遣。”

    几名部下发表意见道。

    郭子仪想了一下,开口道:“你们说的都很有道理,不过,既然李侍郎已经知道马贼要偷袭,想必一定会做好万全的准备,不会轻易让马贼得逞的,本将相信李侍郎,诸位都不要再劝了,就这么定了吧!我们按照李侍郎的策略行事。”

    随后,老郭与麾下的几位得力干将,开始商议如何悄无声息的把兵马调到故白城的附近,然后,内外夹击马贼。

    悄悄把兵马调到故白城附近,这个是剿灭马贼的关键,因为马贼的眼线太多了,若是调兵的行动被这些眼线发现了,提前通知山里的马贼,则李安所设定的全盘计划就都白费了,马贼闻到气味不对劲的时候,肯定会悄悄的撤离,从而让所有人白忙活一场。

    “将军,城内人多眼杂,若是大规模调兵,必然会被马贼的眼线发现,看来只能调拨城外的兵马了,这样不容易被发现。”

    “是啊!将军,夜间只要不举火,大军悄悄分批离开,应该不会引起马贼眼线的注意,况且,城外的兵马本身就是每天都在巡逻,不分白天黑夜的巡逻,就算被发现也很难引起马贼的怀疑。”

    “直接通往故白城的道路,肯定会有大量的马贼眼线,我军很难避免被发现,若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抵达故白城的脚下,只能绕路而行了。”

    几名部下开口说道。

    郭子仪想了一下,开口道:“诸位说的是,城内的兵马不动,就从城外调兵,马贼最多有千人,我军出动八百便足以对抗所有马贼,你们三个分别出城,去各自大营调拨二百将士,走小路前往德静县方向,本将会亲率二百将士与你们汇合,然后,绕路直奔故白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