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为啥瞒我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为啥瞒我

    <content>

    王贵和王虎听说这个消息,当时就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们贪墨的钱财极其巨大,只要被朝廷知道了,那他们这辈子就完蛋了,如此巨额的贪墨案件,他们作为主犯,杀头是跑不掉的,他们的家人也会受到牵连,流放和发配为奴都是可以想象的。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王贵和王虎自然没少数落郑全,毕竟是因为郑全没处理好自己下属的问题,同时也数落账房看管不严,居然把如此重要的物品丢弃了。

    但一味的指责是毫无意义的,在冷静片刻之后,王贵做出了几项重大决定,第一就是迅速找到陈小二,他预测陈小二会去京城,这个很快就得到了证实,毕竟陈小二也是坐火车离开洛阳城的,负责发车的相关员工总是能发现他的,这个是瞒不住的。

    而此刻李安的万里传音计划还未获得成功,对于已经发车的火车来说,王贵根本没有办法让车辆停下来,因为根本就没有办法通知已经开走的车辆,更没有办法通知在长安城方向的心腹进行拦截。

    如此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那就是派人去京城,尽快把陈小二抓住,把账本取回来,而去京城办事难免会有很多突发情况,搞不好还需要借用不少关系,派属下去办这个事,王贵显然是不放心的,而只有让他的亲弟弟王虎去办这个事儿,他才能放心。

    洛阳城有王贵亲自坐镇,派王虎去长安城找人,这样是最合适的,而为了防止人手不足,王贵一次性派了一百多人跟随王虎去京城,其中,有十余人是他的心腹,每一个心腹统领十个人左右,这样分散寻找效率更高,也防止太多的人聚在一起,引起外人的怀疑。

    王贵的第二个决策,是派遣洛阳火车站的站长郑全去陈小二的住处,把陈小二的家人抓住,若陈小二胆敢告他,他就把陈小二的家人给杀了。

    这两个决策是王贵紧急决定的,不过,进展却不怎么太好,郑全没有找到陈小二的小妾和孩子,只找到了他的发妻和老母亲,一个是病的快要入土的老婆子,另一个也是丑陋的黄脸婆,一看就是被陈小二抛弃了的。

    郑全自然不敢轻举妄动,派了十个人在陈小二家的附近看守,然后,就回去交差了。

    而王虎的行动也颇为不顺利,在抵达京城之后,他把手下的一百多人都撒了出去,自己也亲自去拜访鱼朝恩了,可对于陈小二的行踪却始终是一无所知。

    王虎到了客房之后,并没有休息,他根本就没有困意,鱼朝恩也是一样,他最近一年的睡眠质量都不怎么太好,而且,王虎莫名其妙的来了,他总感觉是出了什么大事了,否则,王虎这种级别的人,怎么可能半夜跑到自己的家里来,而既然王虎不愿意多说,他也不能刨根问底。

    “王虎这小子没说实话啊!洛阳那里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鱼朝恩根本不想睡觉,而心腹小太监也只能挨着困陪着他。

    “给事说的是,王虎的手下出出进进的,每次从侧门进来的人都不一样,看上去好些都听着急的,来的着急走的也着急,看样子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心腹小太监说道。

    鱼朝恩点头道:“这个很有可能,你派人给我好好的盯着他们,最好能听到他们说了些什么,到了我的府上,连他们干啥的都不知道,那怎么能行。”

    “是,小的马上就去办。”

    在鱼朝恩住处的正门,从杨国忠府上跑出来的小侍女,站在门口看着大门,心里陷入了犹豫之中,他不知道自己的选择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若自己真的进去了,究竟会发生什么后果,又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好处,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不过,她是不在乎有什么后果的,她更在乎的是要报复陈小二这个丑八怪,只要报复了这个家伙,她的心里就能够获得很大的满足。

    她大胆的敲门了,她既然是来汇报重大事件的,她自然要走正门。

    “小娘子,你是杨御史府上的吧!有事吗?”

    看门的人认出了对方身上的衣服,开口问道。

    “是,有事找鱼朝恩,烦请通报。”

    小侍女说道。

    看门人一听不乐意了,就算是杨家的女婢,也不能直呼他们主子的名讳吧!

    “这大半夜的,有什么急事,跟我说吧!我们阿郎睡下了,对了,我们阿郎是铁路局的给事中,要叫鱼给事。”

    因为心里不乐意,所以,看门人的态度变得不太好了。

    “我有重要的事情,十万火急,事关你们阿郎的性命和前途,烦请务必通禀。”

    小侍女说道。

    看门人留了个心眼,刚才从洛阳城来的王虎,居然在半夜的时候拜访鱼朝恩,而这个女子又说出如此大话,这似乎有所关联,万一真的是有大事儿就棘手了,他可不敢耽搁。

    “好吧!你先坐下等着,我马上就去通禀。”

    看门人觉得外面冷风挺大的,便让小侍女到门内坐下歇息,自己快跑着去通报。

    “阿郎,大门外有个小侍女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见您,是杨国忠府上的侍女。”

    鱼朝恩一听,觉得今夜是奇了,先是王虎半夜三更的跑来,现在又来了个小侍女,还是杨国忠府上的,这就更让他惊奇了,他脑洞再大,也想不出这其中的关节。

    不过,既然对方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见自己,那自然是要见一见的,他也想要解开谜团,自然没有不见的道理。

    很快,小侍女便到了鱼朝恩的书房,并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了鱼朝恩,听到这个消息,鱼朝恩吓得瘫坐在了地上,半天都缓不过神来。

    在门外伺候的小太监,听到屋内的声音,连忙跑了进来,见鱼朝恩摔倒而小侍女坐着没动,心里是大吃一惊。

    “去,把王虎给我叫来,快去。”

    鱼朝恩满脸都是怒气,歇斯底里的吼道,吓得小太监连忙跑去找王虎。

    “小娘子,你是杨御史的人,为什么要帮我?你需要得到什么,尽管开口。”

    鱼朝恩开口问道,他是真的非常疑惑,一个杨国忠府邸的人,怎么会冒险告诉自己这些事情,难道她背叛了杨国忠,可这个小侍女他都没见过,为什么要来帮他,不弄清楚这个,他很难安心。

    “陈小二欺负我,我想让他死。”

    小侍女开口说道。

    鱼朝恩虽然没那功能,但还是听得懂这话的,而且,他在宫里也伺候过妃子,每次妃子被皇帝宠幸之后,身上就会发出一股独特的味道,而此刻,他走到小侍女的跟前,也闻到了这种奇特的味道,另外,小侍女的头发也稍显凌乱,衣服似乎也有被撕扯过的痕迹,如此综合判断,这事儿就没跑了。

    若是这个小侍女独自过来,他还会不太相信,可王虎也从洛阳跑来了,如此,两件事情相互印证,这事儿应该就错不了了。

    “没想到,你还是一个正直的小娘子,今日多谢你了,若能渡过这个难关,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至于陈小二,当然是要杀的,洛阳来了好多人,有个叫王虎的,他可以办这个事儿。”

    鱼朝恩开口说道。

    刚说完,王虎就带着一名属下赶了过来。

    “王虎,你们的账本丢了,陈小二偷的,是不是?”

    鱼朝恩愤怒的吼道。

    “鱼给事,我们……”

    王虎看到屋里坐着一个小侍女,紧张的结巴了。

    “说,这个账本怎么回事,你们到底贪了多少?”

    鱼朝恩知道账本肯定有作假,但不知道具体的数据。

    “鱼给事,下官也不是太清楚,大约几十万贯吧!”

    王虎小声的回答。

    “啥?几十万贯,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啊!怎么敢贪这么多,就不能少贪一些?”

    鱼朝恩听到几十万贯,吓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一群下属官员居然能贪这么多,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而这还是王虎缩小了十倍回答的,若是知道真实的贪墨数据是几百万贯,估计能吓尿。

    “分钱的人多,还要孝敬上官,到了每个人手里最多几万贯,少的才几千贯,鱼给事也是拿了一部分的。”

    王虎说道。

    一听到自己也拿钱了,鱼朝恩脸色变得有些尴尬,连忙转移话题道:“钱的事儿就不说了,你们既然进京来找陈小二,为什么要瞒我,若不是这位小娘子,今夜冒险报信,明日你们所有人就都死定了,一个也别想跑。”

    王虎被吓得直接跪下了,颤抖的说道:“鱼给事,下官知道错了,可现在说这些已经来不及了,还是赶紧想办法阻止陈小二要紧。”

    “你也知道阻止陈小二要紧,那还瞒我,你真的不该瞒我啊!我们是什么关系,你们若是倒霉了,我这个给事中也要跟着受罪。”

    鱼朝恩仍旧非常的生气。

    “下官的错,一切都是下官的错,这位小娘子是?”

    王虎惊慌之余,还不忘问小侍女,因为他非常的好奇,这么机密的事情,一个小侍女怎么会获知。

    鱼朝恩吼道:“这是杨御史府上的侍女,陈小二已经在御史府住上了,明日一早,杨御史会亲自带着陈小二,还有他手里的账本去进宫面圣,若是让皇帝见到了陈小二,你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鱼给事的意思,是要让陈小二见不到陛下,那不如今晚就悄悄潜入御史府,把陈小二给杀了,这样就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麻烦了。”

    王虎冲动的说道。

    鱼朝恩笑了,笑的很难看,开口道:“你要去御史府杀人,你知道御史府有多少护卫么,他们都是精锐的龙武军,你们这点人打得过吗?你们是要去送死么?还有,你们知道账本在何处?陈小二是不是把账本交给杨国忠了,若是他把账本交给了杨国忠,那么陈小二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废物了,你们杀了他也没用,杨国忠手里有你们的账本,照样可以致你们于死地。”

    很显然,去杨国忠府上杀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么大的官儿,府上的护卫是很多的,大门内外有多名护卫,而就算是侧门和后门,也是有护卫的,就算是内部,也常有人来回的巡逻,想要悄无声息的跑去御史府杀人,难度太大了,否则,杨国忠早就被仇人给干掉了。

    而且,鱼朝恩最清楚不过了,账本才是整个环节的关键,若是账本已经属于杨国忠,那么,杀了陈小二也毫无意义,而若是去杀杨国忠的话,难度很大且不论,想要做的干净利落,不被衙门发现,难度就更大了,在京城攻杀御史府,这与自杀无异。

    “鱼给事,那我们该怎么办才好啊!若是什么都不做,明日就是下官的死期啊!”

    王虎也有些慌了,他甚至都产生了逃亡的想法,可天下虽大,他们想要逃亡也是不容易的,不论逃到哪里,都会被朝廷通缉。

    鱼朝恩仰头思考了片刻,开口道:“我们现在就是粘板上的鱼肉,还能有什么办法,不如主动去请罪,这样或许还能有一条活路。”

    王虎一听就不乐意了,怒目道:“鱼给事,若是主动请罪,您或许还能保身,可下官是不会被陛下原谅的,下官的大兄更是死路一条啊!您不能把我们引上思路啊!”

    见王虎指责自己,鱼朝恩怒目相对,怼道:“你们干的好事,怎么还怪上我了,还有,在京城遍地贵人,我算个屁,我能有什么办法,我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你慢慢想吧!距离天亮还有几个时辰,你还有机会。”

    “既然没有活路了,那就不妨拼一把,明日一早半路截杀御史车队,杀了陈小二,顺便把杨国忠也杀了。”

    王虎也是急了,眼里只有杀戮,他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杨国忠出门,身边前俯后拥,护卫五十到一百人不等,都是全身盔甲的龙武军,你们这是送死啊!”</content>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