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零七章 车祸

第一千零七章 车祸

    李安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太闲的,因为太闲的话,人也是会很难受的,有一句名言说的好,闲的蛋疼,说的就是一个人太闲了,会非常难受的,一个太过于悠闲的人,是非常容易惹事儿的,俗称吃饱了撑的。

    这边刚刚让骊山养殖基地进入建设的正轨,接下来李安又开始设计新的玩意儿了,只要还有一口气,李安就要不断的推出新的产品,用丰富多彩的商品覆盖大唐,让大唐帝国变得强大百倍千倍万倍。

    当然,李安的辛苦是相对的,其实,也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辛苦,一切都是在劳逸结合的前提下进行的。

    初冬时节,院落里的树梢上,已经找不到几片树叶了,大部分树叶都已经落下,看上去显得有些荒凉。

    而荒凉感对人的健康是不利的,正因为如此,后世的城市里才会有那么多的四季常青的树木,为的就是让人感觉不到秋冬季节的荒凉,从而有利于人的身体健康。

    李安自然也明白这方面的道理,所以,府邸也种植了很多四季常青的树木,不过,有些名贵的树木无法做到四季常青,落叶是难以避免的,就比如很多果树,一到了冬天的时候,树叶就会逐步落光,从而看上去光秃秃的。

    为了让别院看上去美观一些,李安早就做好了防备,让府邸的仆人准备了大量的假花和假树叶,并把这些假花和假树叶固定在已经光秃秃的树干上,如此,树干会显得相对美观一些,热闹一些,这会让身处这里的人感觉到心情舒畅。

    由于树叶都落的差不多了,所以,仆人们也开始忙碌了起来,他们挨个院子处理树干,男仆在忙着搬梯子,而女仆则在忙着拿假花和假树叶,大家分工合作,忙起来一点也不会觉得累。

    李安在思考骊山养殖场和平康坊地下停车库的事情,所以,并没有心情加入到干活的行列,而且,李安是一家之主,也没有与仆人一起干活的必要。

    “父亲,送你一朵牡丹。”

    唐儿调皮的把一朵牡丹假花,送到李安的手中。

    李安轻轻抚摸唐儿脑袋,开口道:“唐儿,一边玩去。”

    见自己不能引起父亲的注意,唐儿无趣的跑开了。

    “阿郎,广平王派人送来请帖,邀请阿郎去平康坊四海酒楼。”

    管家小跑着过来汇报。

    “四海酒楼?好吧!立即备车。”

    李安开口说道。

    这个四海酒楼是平康坊的一个非常著名的酒楼,里面的饭菜质量是非常有保障的,是贵族们请客吃饭的好地方,当然,这里面不仅有吃喝的饭菜,同样也有弹琴跳舞的姑娘,甚至在顶楼还有包房,若是客人看中了哪一位姑娘,直接带上去就可以了,算是吃喝住一条龙服务。

    当然,大部分人是不会如此庸俗的,吃吃喝喝也就回去了。

    对于李豫为何要邀请自己去四海楼吃大餐,李安心里也是基本有谱的,无非就是请教地下停车库的事情,麻烦李安这么久,也该请李安吃一顿。

    上车之后,李安就直奔长安城平康坊而去,道路是前几年新铺的混凝土路面,平坦且平直,车辆开在上面非常的稳当,路上的车辆是很多,但还达不到堵车的标准,至少,在城外是基本看不到堵车现象的,所有的堵车都集中在城门等狭小的地方和城内的部分极其繁华之地。

    进入城门之后,道路依旧宽阔,来往的行人和车辆不断,为了防止车辆和马匹伤人,主干道被划分成了多个部分,机动车走在最中间,骑马和骑车在中间,最外层是走路和坐轿子的人,虽然轿子的个头比较大,但毕竟是人力抬着的,速度与走路的行人是几乎一样的,将其放在最外边是最合适不过的。

    当然,随着轿车的普及,做人力轿子的贵族是越来越少了,不但是因为轿子太慢,更重要的是,做轿子居然要走到最靠外,与步行的贫民走在一起,这岂不是太掉面子了,作为一名贵族,哪有人愿意与贫民走在一起的。

    按照李安的估计,轿子在长安城应该持续不了多少年了,很多做轿子的手艺人都开始转行了,而那些卖轿子的商人,也同样在谋划转行,毕竟,这个行业开始没落已成为必然,不提前做好准备,一定会死得更惨。

    “阿郎,平康坊已经到了,四海楼还有一里地,前面越来越堵了,不好走啊!”

    开车的男仆开口说道。

    “就在前面十字街的路口停下吧!我走路过去。”

    李安也不想难为男仆,前面堵车太厉害,继续开车前行的话,万一车辆被堵在里面,那就非常糟糕了,倒不如走着过去,反正长安城现在的治安也不错,还有护卫保护,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与李安一同下车的,还有两名护卫,而开车的男仆,则把立即把车辆开到一处不大的空地停靠,然后就在车辆里面休息,直到李安再次走来。

    越往前走,李安就越能感受到平康坊的繁荣,路上到处都是行人,以至于本就已经很多的车辆,变得更加的难以通行,很多时候,车辆简直就是在挪动,一点点的在挪动。

    一里路不过四五百米的距离,按照正常的步行速度很快就能抵达,但因为此处的道路太过于拥堵,导致李安走了好久才抵达四海楼,而若是坚持开车前往这里的话,说不定时间会更长。

    “李侍郎,我家广平王已经等候多时了。”

    刚到门口,李安就看到了迎上来的广平王家仆。

    李安示意护卫留下,然后,就跟着广平王家仆上了三楼。

    在一个靠窗的包间位置,广平王家仆停下了脚步。

    “李侍郎请。”

    广平王家仆说完就下楼去招呼酒菜了。

    李安径直走了进去,看到了站在窗口的李豫,此刻,李豫正在看窗外的热闹街道,显得悠闲且安静。

    “平康坊是越来越热闹了。”

    李安也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繁华景象,有感而发。

    “李侍郎且看,下面的车辆都堵在路上了,若是把这些停靠在路边的车辆都移开,道路一定能顺畅不少。”

    李豫认真的说道。

    看得出来,最近这些时日,李豫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思考地下停车库的事情,都几乎达到魔怔的地步了。

    同时,李安也明白了,李豫为何要请自己到平康坊的四海楼吃饭,为的就是亲眼看着这里的交通拥堵情况,然后,现场想办法解决。

    “哈哈!看来广平王最近殚精竭虑的都在考虑地下停车库的事情啊!这真是大唐之福啊!有什么不懂得,需要帮助的,尽管跟我说,我会尽全力帮助广平王的。”

    李安好爽的说道。

    李豫的表情很是感激,开口说道:“就知道李侍郎是一个靠得住之人,我们先吃饭,边吃边聊天吧!”

    刚说完,酒店的伙计就把饭菜端了上来。

    李安与李豫在楼上吃的正欢,而在四海楼外的街道上,却发生了一件纠纷。

    一辆由南向北行驶的黑色小车,与一辆由北向南行驶的白色小车撞在了一起,虽然两辆车的速度都不是很快,但车辆的撞击力还是很高的,发出了清脆的刺耳之声,而这样的声音,即便是处在三楼之上的李安和李豫,也听得真真切切的。

    “看来出事了,看看呗。”

    李安离席走向窗户边,李豫也跟了过去。

    当他们走到窗户的时候,看到黑色小车内下来了一名穿着较好的男仆,指着白色的小车骂骂咧咧的,嘴里蹦出来的全都是脏话,简直不堪入耳,而这位男仆的嚣张气焰,也是震慑了周围的行人,让很多看不下去的人,也只能静静的看着。

    李安看的很清楚,这名男仆的穿着是杨家的仆人,也只有得势的杨家,才会选择给仆人穿戴如此华丽布料的衣服。

    也许是受不了谩骂,白色小车的车门轻轻的打开了,里面走出一名穿着得体的男子,指着嚣张的男仆,想要用语言进行还击,不料,他还没有来得及出口,对面的嚣张男仆就一脚踹了过去,把这名男子踹的连连后退,而此时,车内的女子正准备出来,被这么一撞,两个人都倒在了车内,顿时,一阵哀嚎从车内传了出来,听这声音还挺凄惨的,看来疼的肯定很厉害。

    “杨家的奴仆居然嚣张成这个样子,真是太过分了。”

    李安摇头感叹。

    李豫没有说话,只是蹙眉看着白色的车辆,并仔细的听车内发出的声音,然后,惊奇的看向李安,开口道:“李侍郎,被打的应该是本王的姑姑广宁公主,我刚才就觉得那个男子好生面熟,不就是驸马程昌裔么。”

    其实,李豫与驸马程昌裔见面的次数并不多,所以,也不是太熟悉,以至于刚才看到的时候,只是觉得很面熟,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是谁。

    而李安就更加不认得了,皇族成员那么多,李安哪能全部认得,甚至,程昌裔这个名字,李安都没有多少印象,对广宁公主倒是有点印象,毕竟,这个女子长得比较漂亮,而李安对漂亮的女子,永远都是更加的关注。

    “广平王的姑姑,也是我的姑姑,走,下楼去看看。”

    李安说着与李豫一起下楼去了,这么大的事儿,李安岂能不管。

    下楼之后,李安看到外面已经围满了人,把路都给围死了。

    “让一下,让一下。”

    李安试图让众人让开一条道路,不过,似乎比较困难,因为所有人都想往前挤着看热闹,让开的速度很慢。

    “广平王在此,都让开。”

    身后的男仆得意的喊了一句,前方的人群顿时让开了,并很是恭敬的向李豫行礼,部分认得李安的路人,则在小声的告诉身边的人,眼前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李安。

    “姑姑,您怎么样了。”

    李豫隔着车门,看到了里面的广宁公主,而李安则连忙将躺在广宁公主身上,几乎不能动弹的程昌裔给拉了起来。

    不过,尴尬的是,广宁公主穿的是裙子,当程昌裔被李安拉起来的时候,广宁公主的****都暴露在了李安的眼前,虽然是无心之失,可也是够尴尬的。

    李豫就站在李安的旁边,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不过,被疼痛折磨的广宁公主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走光了,还在表情痛苦的呻吟,甚至,时不时的还不由自主的抬腿,让走光变得越加严重。

    “广平王,还不把姑姑扶起来。”

    李安用身体遮挡视线,看向李豫说道。

    李豫楞了一下,连忙硬着头皮走向车内,将惊魂未定的广宁公主给扶了起来,毕竟,李安已经扶着程昌裔了,他不出手谁出手。

    “哎呀,这个小子要完了,他居然把公主给打了。”

    “谁能想到公主会在车上呢?这下麻烦了。”

    “杨家奴仆一向嚣张跋扈,这下够他们受的了。”

    围观的路人,开口谈论了起来。

    “都让开,这里发生了何事?”

    而此刻,负责街道治安的衙役才姗姗来迟。

    “广平王,李侍郎,公主……”

    衙役吓了一跳,一眼看到如此多的大人物,他都不知该如何处置了。

    “这个小子把公主驸马打了,你看着办吧!”

    李安淡淡说道。

    衙役一听,这简直就是指示,于是马上变脸道:“来人,把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抓入大牢,然后,就把已经吓愣了的仆人给抓走了。”

    黑色小车内没有人,就只有开车的那名仆人,既然人被抓走了,那么,车辆肯定也要一并带走。

    剩余的衙役开始驱赶围观人群,让大家赶紧离开,以恢复当地的交通秩序。

    而逐渐平静下来的广宁公主,则开始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顿时又怒又羞,并把火气都撒到驸马程昌裔的身上了,说自己的丈夫没用,居然被一脚踹成这个鬼样子,还连累自己受伤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