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盛唐不遗憾 > 第九百六十一章 亲疏有别

第九百六十一章 亲疏有别

    “哈哈!蹭饭倒是不假,不过,我们来的可一点也不晚,我们都入宫两个时辰了,只是怕打扰了妹妹与李侍郎的谈话,所以,特意吩咐不要汇报,妹妹倒好,还以为我们刚来。”

    杨玉环的话音刚落,三位夫人就已经到了,其中,虢国夫人更是非常直白的解释了一句。

    “原来姊姊们早就进宫了,那又何必等待,直接过来不就是了,你们还怕了李侍郎不成,而且,这香水的产业也不是给我的,是给姊姊们的,你们过来最合适,看看吧!这是李侍郎刚刚留下的技术资料,你们看一下吧!”

    杨玉环说着,把李安交给她的香水制造技术资料,递给了自己的三位姐姐。

    “哇,这个就是制造香水的技术资料啊!可惜我们也看不懂啊!这可怎么办才好?”

    韩国夫人看了一眼,觉得满眼都是金星,她是真的一句也看不懂,她本就是个没有文化的粗人,哪里能看得懂这些技术资料。

    秦国夫人和虢国夫人也是一筹莫展,这些技术资料是很专业的,一般人是看不懂的,就算是大唐的好多经过训练的人才,没有李安的指导,也休想看得懂这里面的全部资料,不过,只要李安稍微指点一二,他们应该就能够掌握制造的方法,毕竟,提炼香水也不是太难的技术,难度等级比制造好多机械低得多。

    三位夫人自然也能想到让技术人才负责这个项目,可这里面有一个保密的问题,万一这些技术人才泄密,后果就相当严重了,而控制技术人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须采取非常有效的手段才行。

    “这份资料极为重要,不如就放在我的府上吧!我一定好好保存。”

    杨玉柔要求道。

    “八妹,可我们看不懂啊!要这些资料又有什么用处?”

    韩国夫人说道。

    “这有什么难的,没事的时候,我会亲自去找李安,让他亲自告诉我,香水到底要怎么提炼,只要我自己学会了,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杨玉柔自信的说道。

    “好吧!既然八妹愿意亲自学习这门技术,那就交给八妹了,我们分担工坊的建设。”

    其余二位夫人高兴的答应了。

    随后,四姐妹一起去逛蓬莱池,谈论一些让彼此都高兴的事情。

    李安返回家中之后,找了几名女仆帮忙,对剩下的新鲜野花进行了提炼,制造出了各种味道的香水,为了防止记错,李安在每个装香水的瓶子上面都做了标记。

    香水的事情,除了陈玄礼和杨家姐妹等少数人知道外,大部分人都还不知道这种东西的存在,包括杨国忠也是不清楚的,所以,他最近颇为郁闷。

    他都已经与三姐妹说好了,要联合起来,争夺电池的技术,日后平分利润,这可是一个很有钱途的项目啊!可杨家姐妹说翻脸就翻脸,突然就终止了合作,不愿意与他一起去争夺这个项目了,而没有了三姐妹的帮助,杨国忠自己的实力实在是没有把握,毕竟,他把主要的资金都用来扩大生产和引起更先进的设备上了,实在没有多少多余的钱财来竞争这个项目。

    而杨姐三姐妹的突然退出,让他彻底失去了竞争获胜的可能,如此,心里自然颇为郁闷了,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这三个货单独去竞争了,故意要撇开他,从而少了人分利润,总之,他的内心很是不爽。

    “你们说说看,三位夫人是不是想要撇开我,自己去竞争电池工坊,她们正好三个人,一口气把前三名包揽,这样,电池工坊就全是她们的了。”

    杨国忠郁闷的说道。

    “阿郎,这不太可能,这一次是公开竞争,参与竞争的人很多很多,三位夫人联合起来能取得前三之一就不错了,包揽前三,这怎么可能,除非李侍郎变卦,私相授受,这样倒是有可能啊!”

    府上的管家说道。

    杨国忠闻言,觉得颇有道理,笑了笑,点头道:“说的是啊!若是李安这小子私相授受,那她们三个老女人,想要取得前三就太容易了,不过,纸里是包不住火的,若李安真的敢这么干,他就不怕天下人戳他脊梁骨。”

    “若这是陛下的意思,谁又敢说什么呢?不过,阿郎,我们现在的产业已经能挣不少了,销量是年年在增加,我们还是把精力都放在这上面吧!”

    管家说道。

    “销量一直增加是好消息啊!哈哈哈!不过,毕竟是女人的用品,名声不是太好,而且,大唐百姓就只有这么多,总有一天会停止增加的,不行,我要去找李安,看看是个什么情况。”

    杨国忠还是不肯放弃,觉得不能随便便宜别人了。

    “阿郎,李侍郎今天早上入宫,现在已经回家了。”

    管家说道。

    “咦,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派人跟踪他了。”

    杨国忠好奇的问道。

    “不是,刚才回来的时候恰巧遇到李侍郎了,看着他回家的。”

    管家说道。

    杨国忠嘴角一笑,轻声道:“这样更好,去他家蹭饭去,准备车。”

    在李安发明了汽车之后,随着一步步的改进,此时的汽车已经相当先进了,所以,有身份的人出门,就再也不需要乘坐马车了,乘坐汽车不但速度更快,人在车内也更加的舒适,更加的安全。

    李安的实验室,是严禁外人进入的,除了仆人偶尔进来送花泥之外,这样既是为了保密,同时也是为了安全,毕竟,李安实验室有太多的玻璃仪器,万一不小心被碰碎了的话,那就非常的糟糕了。

    “阿郎,杨御史来了。”

    一名仆人汇报道。

    李安点了点头,将手里的工作放下,迈步走出了实验室。

    “杨兄怎么想到来我的府上做客?”

    李安笑着上前打招呼。

    杨国忠并没有回应李安,而是非常疑惑的看了看周围,然后,这才看向李安,开口道:“李侍郎这是要干什么,家里怎么摆放了这么多的鲜花,是要开花店吗?”

    很显然,李安家中到处都堆放着鲜花,这引起了杨国忠的好奇,家中有些鲜花倒是不足为奇,可到处都是鲜花就有些过了,前院,中院,内院,还有大后院,全都堆满了鲜花,谁进来都会觉得奇怪的。

    “开花店,我又不缺钱,开什么花店。”

    李安开口说道。

    “那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尊夫人喜欢鲜花?”

    杨国忠好奇的问。

    李安顿时心里有数了,感情杨家姐妹并没有把香水的事情告诉杨国忠,看样子是不打算与他分享利益了。

    “看来杨兄是真的不知道啊!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三位夫人和贵妃,与你都是一家人,怎么会瞒着你呢?”

    李安也不是故意要挑拨离间,因为香水的事情瞒不了多久,此刻若是瞒着杨国忠,以后香水进入市场就容易得罪这个小人了,所以,这个事情是不能瞒着他的。

    “就瞒我一个人,到底是什么事儿啊!”

    杨国忠还是一头雾水,他还是不明白瞒着他的事情,与眼前的这些鲜花有什么关系。

    李安并没有正面回答,轻轻摇了摇头,走向实验室拿了刚刚做出来的香水,对着杨国忠随意的喷了几下,然后就等着杨国忠开口了。

    “哇!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香啊!”

    杨国忠先是大吃一惊,随即马上就明白了什么,他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眼前这个小瓶里物品的商业价值。

    难怪李安的府上摆放着如此多的鲜花,原来是为了制造好东西,而杨家姐妹突然放弃电池的争夺,自然也是为了这个东西。

    “这个是香水,是从鲜花之中提炼出来的,好多的鲜花才能提炼出一点点的香水,香水是鲜花的精华,所以,味道才会如此的浓烈。”

    李安开口解释道。

    “难怪突然对电池不感兴趣了,原来是因为香水。”

    杨国忠很是不爽的自言自语了一句,看向李安,问道:“这么说来,李侍郎是打算把香水这个产业,交给三位夫人了?”

    李安轻轻点头,开口道:“是啊!贵妃很喜欢香水,所以,就把这个产业送给贵妃了,贵妃愿意给谁就给谁?”

    “原来如此啊!”

    杨国忠仰头感叹,一脸的不高兴。

    “杨兄,正午快到了,想吃点什么,我让仆人给你做。”

    李安非常客气的问道。

    杨国忠此刻哪里还有胃口,如此挣钱的项目就要被三姐妹一锅端了,居然完全没有他的份额,这岂能不让他生气,可又有些无可奈何,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既然没有胃口,硬吃也不是事儿,于是,杨国忠满脸伪笑的说道:“我突然想到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就不吃了,告辞,告辞。”

    说完就离开了。

    李安本来还想说,不吃点吗?可仔细一想,还是算了吧!都是有钱人,谁会在乎那一顿饭呢?也许人家真的有事儿呢?如此,李安也就没有继续挽留,况且,对方又不是美女,陪杨国忠吃饭是一点意思也没有。

    在离开李安府邸的路上,杨国忠是越想越不爽,他在得到电池工坊的消息时,第一时间就跑去与三位夫人商议去了,亲的就犹如一家人一样,而三姐妹在得知香水这个项目的时候,居然还瞒着自己,这是很明显把自己当外人了,简直让他感到寒心,他自问自己对三位夫人是非常好的,也从未做过对不起三位夫人的事情,可三位夫人竟然如此对他,这让他有些想不通。

    不过,他也不敢兴师问罪,毕竟,他能取得今天的地位,并不是靠自己的真才实学,而是靠了杨玉环受宠这个路子,也就是说,他的荣华富贵全是靠的杨玉环,否则,皇帝不可能这么器重他,而三姐妹是杨玉环的亲姐妹,与杨玉环的关系自然更加的亲密,而他只不过是她们的堂亲戚而已,关系到底是疏远了一层。

    “关系疏远一层啊!还是亲姐妹好啊!”

    杨国忠坐在车里感叹道。

    “阿郎,我们要回去吗?”

    前面的管家,开口问道。

    杨国忠思索了半天,开口道:“不回去,直接去八妹府上,我倒要问问,她们为什么瞒着我。”

    “阿郎,虢国夫人可不好惹,她与贵妃娘娘的关系最近了,听说与当今陛下的关系也不一般,惹不起啊!”

    管家说话的时候,是一脸的紧张,他最怕泼辣又有权势的女人了,根本就惹不起。

    杨国忠瞪了管家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知道了,这还要你提醒。”

    “夫人,御史来了。”

    杨玉柔正坐在椅子上,看着李安绘制的香水瓶子,一名女仆走了过来。

    “夫人,那小的回避一下。”

    正在给杨玉柔揉肩的俊俏书生识趣的说道。

    “嗯,下去吧!”

    杨玉柔轻轻点了点头。

    对于这些低眉顺眼的俊俏书生,杨玉柔是越来越厌烦了,这些人虽然年轻俊朗,但对自己的恭敬有些过头了。

    平时恭敬一些倒是好事,可在欢爱的关键时刻,都玩不了一点刺激的,而这很难让她获得太大的兴奋感觉。

    虽然平时没有受虐倾向,甚至还有一些强势,可在欢爱的关键时刻,她却会产生一种想要被狠狠羞辱的受虐之感,羞辱越强烈,就会让她越是兴奋难耐,可这些被她养着的俊俏书生,哪里有这个胆量,关键时候就算把她伺候爽了,万一冷静下来之后,她觉得太屈辱了,把这个书生杀了的话,那岂不一切都完蛋了。

    想想这些只会唯唯诺诺的书生,再想到李安的英勇和霸道,杨玉柔能明显感觉到差距,与李安一比,这些俊俏书生简直就是银样蜡头枪,不但玩不了刺激的,而且,经常一到关键时刻就缴械,给不了她想要的快乐,按照后世的话,这些书生与充气的那啥有啥区别。

    “八妹,什么事情让你如此烦恼?看着眉头皱的。”

    杨国忠进来之后,就看到杨玉柔眉头紧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