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盛唐不遗憾 > 第七百二十七章 粉尘很多

第七百二十七章 粉尘很多

    水泥是建筑行业的一种非常重要的原材料,其种类也是非常庞大的,有普通水泥,专用水泥,还有特种水泥等等,普通水泥最简单,种类也是最多的,专用和特种水泥也有很多种,只需要改变原材料和制造工艺,所生产出来的水泥就会有所不同。

    碍于原材料和技术条件的限制,李安现在所能发明的都是后世的最普通水泥,在某些性能上,甚至还不如后世的普通水泥,但只要是水泥,哪怕性能稍微差一些,也总比普通的泥土要强的多。

    石灰矿大部分的工作都是手工完成的,但研磨这个步骤却是机器负责的,因为有些石灰石实在是太硬了,让人工用锤子击打的话,很难进行彻底的破碎,只有使用专用的研磨机器,才能将石灰石彻底的磨碎,磨成需要的粉末。

    这些研磨好的粉末,可以直接运往仿瓷涂料工坊或者水泥工坊,另外,在后面这两个工坊里,也有不少研磨设备,因为不论是水泥还是仿瓷涂料,都是粉末状的小颗粒,而石灰石,黏土等材料都存在块状的,不进行彻底的研磨和破碎,是没有办法生产产品的。

    黏土在当地是比较常见的,砖窑工坊就建在黏土矿质量最好的地方,所以,取得粘土块没有多大的难度,直接运输到水泥工坊进行研磨就可以了。

    另外,为了提高水泥的质量,还可以再加入各种辅助材料,能够取得的就加一点,实在没有的也只能算了。

    看着研磨成粉末的石灰粉,李安并没有靠近,而是带着部下们离开了,以免因为人的走动,让石灰粉末形成扬尘。影响自己和部下的健康,更会造成粉末的少量浪费。

    走路的时候,李安都是缓缓而行,因为连续多日的运输,让石灰矿附近的道路路面上,都落了一浅层的石灰粉末,若是走路过快的话,会引起扬尘的。

    而为了防止路面积累的粉末越来越多,每过几日都要用河水对路面进行冲洗,将路面的粉尘给冲掉,若是遇到下雨天,自然就不需要冲洗了。

    用河水冲洗路面,冲刷过的污水并不直接排入河流,而是有专门的污水河,并直通不远处的海港。

    虽然污水有一定的危害性,但大海是博大的,具有很强大的自净能力,些许污染对大海来说,并不能造成太大的影响,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还好今日没有风,否则,一阵阵的清风吹过,会将路面的灰尘吹向人的身体上的,那就很难受了。

    李安前世的时候,回家总要经过水泥厂附近的路面,那简直就是一种煎熬,因为水泥厂进进出出的有很多运输水泥的车辆,而每辆车总会漏掉一点水泥粉末,积累在一起就是很大的数量了,常年累月之后,让水泥厂附近的路面堆积了大量的水泥粉末,就算是下雨天冲击都没有太大的效果,附近的河流里也全都是水泥粉末,河床底部至少有一米的水泥和泥浆的混合物,特别的恶心。

    平时人来人往的,每个人都能闻到水泥的味道,若是遇到刮风的天气,那就特别惨了,大量的水泥粉末扑面而来,能把人呛的怀疑人生,很多时候,李安宁愿多绕十几分钟的路程,也不愿意走这条路。

    不过,奇怪的是,这条肮脏的道路居然是全市最大的红灯区,各种洗头房和洗脚房遍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的空气太差,导致执法人员不愿意过来,还是因为附近的工厂比较多,客源足够丰富,总之,肮脏的道路旁边,一直有大量的人在从事肮脏的交易。

    上车之后,李安继续前往不远处的水泥工坊,去视察那里的情况,看看水泥工坊生产的第一批水泥。

    水泥工坊内部的路面,与石灰矿的路面差不多,都是一层细细的粉末,风一吹就能飞扬起来的那种。

    正因为这些粉末是无法避免的,所以,水泥工坊的所有路面都必须是水泥地坪,只有这样才能进行水冲,若是泥土路面,用水冲刷的话,会把路面给冲刷坏的。

    “李侍郎,第一批水泥已经生产出来了,您要不要看看。”

    工坊领导过来陪同李安视察,开口说道。

    李安看了看前方,说道:“工匠们都在吃午饭,我们一个一个看,按顺序看,不用着急,对了,你吃了吗?”

    “属下什么时候吃都行。”

    部下说道,并走在前面带路,指着旁边最近的车间,开口道:“李侍郎,这是研磨车间,石灰矿送过来的粉末里有小颗粒,还需要再研磨一遍,旁边这些是研磨黏土的,后面就是小仓库,研磨合格的粉末都放在小仓路里。”

    李安走进去看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研磨车间是生产水泥的第一个步骤,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步骤,若是研磨车间不能把材料彻底的磨碎,则下面的生产步骤就不能很好的进行下去。

    所以,研磨这个过程是非常重要的,李安拿起塑胶手套,轻轻戴在自己的右手上,然后,慢步走向对方粉末的小仓库。

    “你们就不用跟过来了,本官一个人看看就行了。”

    李安担心人太多,会引起过大的扬尘,开口阻止其余人进入小仓库。

    “不错,都是粉末状的,很好。”

    李安右手随意的抓了几大把石灰粉末,仔细的揉捏了一番,没有发现一个扎手的硬颗粒,这说明研磨的很好,已经算是合格了。

    “嗯,这边也很不错,都是粉末状的。”

    在检查完石灰粉末之后,李安又去检查黏土粉末,心里总体上是非常满意的,这两种粉末都研磨的很到位,是合格的产品。

    将橡胶手套脱下之后,李安随手就扔在了车间里,并带着一帮人离开研磨车间,去参观下一个车间。

    “李侍郎,这边就是混料车间,各种粉末都在这里混合,并搅拌均匀。”

    部下介绍道。

    混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步骤,若要让生产的水泥质量过关,就必须要进行充分的混料,必须要混合均匀才行,而且,要按照科学的配比,若是比例搞错了,生产出来的就是废品了。

    混料的设备比较简单,就是一个个可以旋转的圆柱体机器,各种粉末材料倒入之后,就可以进行旋转混合了,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就能够完全混合在一起了。

    混合材料以黏土粉末和石灰粉末为主,加入了其余一些料子,但数量不是很多,而且,都是安竺城能够出产的材料。

    混料车间兑出来的都是生料,是不能够直接使用的,还需要下一个步骤,那就是煅烧车间,也就是把混合好的混料放入煅烧机器内,用上千度的高温进行煅烧,让各种混合材料在高温下发生化学反应,如此,可以直接使用的水泥材料就算制造完成了大半,而这种产品就叫做熟料。

    当然,熟料还不算完,下面还有一个步骤,那就是将熟料和少量的石膏混合在一起,并再次进行研磨,从而制成硅酸盐水泥。

    石膏是以石灰石为原材料生产的产品,旁边就是石灰矿,所以,石膏的来源也是不成问题的,在水泥工坊的内部就有一个小的石膏制造车间,获得足量的石膏是毫无压力的。

    李安与众人走到最后的一个车间,也是一个大的研磨车间,高温煅烧过的熟料与石膏的混合物,将在这里进行最后一步的研磨。

    “李侍郎,这些就是刚刚生产出来的水泥。”

    部下指着灰色的水泥粉末,开口说道。

    李安高兴的走过去,指着刚生产出来的水泥,开口道:“检验过了没有,能不能达到要求。”

    部下连忙指着车间外面的一面短墙,开口道:“李侍郎请看,外面的短墙,就是用这里生产的水泥砌的,不过还没干。”

    李安迈步走向短墙,用脚踢了几下,感觉非常的不错,短墙丝毫没有移动,不过,水泥的凝固时间是比较长的,要等水泥完全凝固了之后,才能确定水泥的详细技术指标,不过,以李安的经验来看,这里成产的水泥已经足够好了,完全能够满足安竺城建设的需要。

    “不错,很好,要多做一些实验,把水泥的详细数据搞出来。”

    李安开口交代了一番。

    视察水泥工坊就是看一眼,并没有什么新的指示,看完之后就乘车返回安竺城了。

    现在,城北的水泥工坊已经投产,建设安竺城的物质储备更加的充足了,相信安竺城会建设的更加的快速。

    “李侍郎,朝廷派遣的安竺城官员已经抵达吐火罗了,最多十天就能抵达安竺城。”

    一名部下开口道。

    李安点了点头,开口道:“这么说来,我们在安竺城只能待十天了,十天之后就要离开了。”

    在安竺城待了这么久,亲眼见证安竺城从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海盗巢穴,变成一座生机勃勃的城池,李安对安竺城产生了感情,一种很深厚的感情,既有对物的感情,也有对人的感情,其中,对人的感情更深厚一些。

    再有十天就要离开这座城池了,李安心里突然有些舍不得,心口有些酸酸的,尤其不能割舍的是白狐和喜鹊这两个娇滴滴的美人儿。

    一想到白狐和喜鹊躺在自己怀里的温存,李安就非常开心,若就这么把这二人送回春香楼,让他们饱受不同恩客的摧残,李安就有些不开心,可若是带上二人,允儿和佳人就该不高兴了,而且,这一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不知要碰到多少红粉佳人呢?身边带太多女孩子,很难全部照顾到,要不就会把自己给累个够呛。

    总之,心里很是矛盾,带走也不是,不带也不是,那个纠结啊!心里塞塞的。

    “阿郎,您今日去水泥工坊视察,肯定沾了一身的灰,要不要洗一下。”

    允儿温柔的问道。

    李安点了点头,开口道:“洗澡是必须的,不过,不用你伺候了,让白狐和喜鹊伺候吧!”

    “为什么啊!阿郎,难道我们伺候的不够好。”

    允儿不高兴的撒娇。

    李安摸了摸允儿的小脸蛋,开口道:“允儿,不是你伺候的不好,是我们就快要离开安竺城了,最多还有十天,我们就要离开安竺城了,白狐和喜鹊是要留下的,就这么几天了,阿郎当然要多陪陪他们了。”

    “哦,是这样啊!奴婢明白了。”

    允儿也是一个讲道理的贤惠之人,是不会跟李安无理取闹的,听说快要与白狐和喜鹊分开了,心里也有些舍不得,虽然她有些嫉妒二人,但并没有那么讨厌。

    李安站起身来,开口道:“允儿,你与佳人早些休息吧!阿郎有白狐和喜鹊陪着就行了。”

    允儿点了点头,走到外面,去喊白狐和喜鹊了,这二人正在荡秋千,玩的不亦说乎。

    看着蹦蹦跳跳跑向自己的白狐和喜鹊,李安心里更加的舍不得了,真想把他们给带走啊!

    “走,我们洗澡去。”

    李安搂着白狐和喜鹊,迈步走向码头的坐船。

    虽然,现在安竺城的固定洗澡浴池已经弄得很好了,但李安还是习惯去坐船上洗澡,哪里更加的浪漫,也更加的私密,能给人更好的享受。

    热水都是杂役提前准备好的,李安到船上的时候,热水和冷水就已经兑好了,所以,稍微休息一下,就浴池洗澡了。

    李安身上并没有沾到多少石灰粉末,但心里作用让李安洗了很多遍,直到确认身上的石灰粉末被全部清洗干净了,这才从大浴池里上来,擦干身上的水迹,躺在摇椅上,让白狐和喜鹊给自己按摩。

    “舒服,真舒服,多按一会。”

    李安享受的要求道。

    都快要离开安竺城了,李安自然要多享受二人一会儿,离开了之后就享受不了了。

    “李侍郎,今日为何不让允儿姐姐和佳人姐姐过来一起玩儿?”

    白狐好奇的问道。

    刚才允儿喊她的时候,因为同情她们二人要留下来伺候一大群恩客,所以,言语显得颇为关怀与温柔,让她们对允儿的印象改观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