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盛唐不遗憾 > 第七百二十六章 防毒面具

第七百二十六章 防毒面具

    南下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那名角斗士躺在地面上一动不动,不知是真的动弹不得,还是被自己打的内伤发作,真的起不来了。.net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几个回合的出击,就让两名角斗士趴在地上起不来了,大大的长了大唐帝国的国威,长了大唐军队的军威,让所有观众都对其仰慕不已,这就足够了。

    “哈哈哈……”

    南下一边高声大笑,一边挥舞双手向四周的观众打招呼。

    “哇,好……”

    观众也全都热情的回应,气氛极其热烈,好多观众都恨不得直接跳入斗兽场,与南下合个影什么的,至少请人家吃顿饭,套个近乎啥的。

    当然,由于大唐士兵一直在努力的维持秩序,所以,没有观众有机会跳入斗兽场,这也是不允许的。

    “不错啊!真是太过瘾了,大唐武将几个回合就让这两个重犯爬不起来了,太厉害了。”

    “那还用说,我们大唐是天朝上国,大唐武将自然厉害了。”

    “看到了吧!在大唐武将面前,这些瘪三都是不堪一击的,根本不值一提。”

    “有空去大唐走走,你会发现自己的前半生都白活了。”

    观众热闹的谈论了起来。

    比试才刚刚开始,就这么顺利的结束了,李安与麾下的文武官员,自然也全都非常的高兴,南下迅速获胜,他们的脸上全都跟着沾光。

    “哈哈哈!南下这小子干的不错,几下就把两个角斗士给解决了,真是给老子长脸了,必须赏赐。”

    李安高兴的站了起来。

    “南将军的实力,我们是早有耳闻的,不过,这一次第一次见识到,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南将军的实力是不俗,不过,我大唐比南将军厉害的将领还有很多,南将军只能算中等偏上的水平。”

    “中等偏上的水平,就能把两名角斗士给打的满地找牙,可见我大唐将领的实力是多么的不俗,天朝上国是普通小国所不能比的,哈哈哈!”

    身旁的文武官员,全都兴奋了起来。

    李安大步向前,走到护栏边上,双手摸着护栏,大喊道:“南下,你小子干的不错,别耍酷了,上来吧!”

    “是,李侍郎。.net”

    南下向观众摆了摆手,大步离开斗兽场,走向观礼台向李安复命。

    “好小子,没伤者吧!你今日也算是立功了,本官也不赏赐别的,就一顿酒肉吧!诸位有幸可以一起沾光,大家一起吃。”

    李安大笑着说道。

    “哈哈哈!太好了,这个赏赐好,大家可以一起沾光,哈哈哈!”

    众文武官员全都非常的高兴,因为他们可以一起品尝美味佳肴了。

    “李侍郎,这两个角斗士怎么办,他们都还活着,受了点伤,是给他们治疗,还是直接埋了。”

    部下问道。

    李安想了一下,开口道:“既然还没死,那就先给他们治伤,待伤好了继续角斗,哪能让他们轻而易举的就这么死了。”

    对于这些重犯,李安最讨厌了,多折磨一下心里会更舒服。

    “是,属下明白。”

    部下应了一声,起身前去准备。

    随后的几日,斗兽场每日都有精彩的斗兽表演,每次的内容都有细微的不同之处,有时候,为了调节观众的口味,会让两条狗,两头牛,甚至两匹马在一起撕咬,让观众体味不一样的感受,防止审美疲劳。

    而李安每日都会去看一眼,有时候能从头看到尾,而有的时候则看到一半就离开了,其实,任何东西都会审美疲劳的,天天看斗兽比试也会生出审美疲劳的感觉。

    而就在这几日,安竺城北门外的道路已经修缮的差不多了,混凝土都已经铺上了,不过,由于混凝土凝固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这条混凝土大路还不能使用,还需要在等候几日方可使用。

    石灰矿到北方大路的一里路,因为是最先铺设的,所以,这一段的混凝土都已经干了,已经完全可以使用了。

    至于石灰矿,水泥工坊,还有仿瓷涂料工坊,这三个重要的地方都建设的差不多了,石灰矿早就已经开始开采了,水泥工坊也刚刚开始投产,仿瓷涂料工坊还有少量设备没有安装到位,所以,还需要等待几日才能投产。

    李安最初的计划,是在水泥工坊投产之后,就立即开始建设剩下的半个路面,但因为先前建设的双通道路面还没有干,所以,剩下的一半路面就没有办法开始建设,否则,各种材料都没有办法运输,若是强行用没干的路面运输原材料,则先前建造的路面,就会被糟蹋的不成样子的。(最快更新)

    所以,李安已经决定了,要在大路的混凝土路面完全干了之后,再开始建设剩下的一半路面,反正离开安竺城还需要一些时日,不用太过于着急,另外,朝廷的官员抵达之后,也可以继续负责建设,只要李安交代好了,没有人敢违抗命令。

    水泥工坊已经开始投产,今日就是出产水泥成品的日子,李安作为长官,自然是要去视察一番的,以显示对水泥工坊的重视。

    因为水泥生产的特殊性,水泥工坊内部的空气必然是非常糟糕的,随时都有可能会遇到让人不舒服的粉尘。

    所以,在水泥工坊做工的工匠,都必须要佩戴口罩,以减轻粉尘对身体所造成的伤害,保护工匠的身体健康。

    李安不需要在环境糟糕的工坊内生产水泥,只是偶尔去视察一番而已,但即便如此,李安也要做好最基本的防护措施,而李安自然不会使用棉花制造的口罩了,因为这个东西的防护效果太一般了,只能挡住大部分的粉尘,还是有少量粉尘会进入人的口鼻之中,对人体还是有伤害的。

    而更好的设备就是防毒面具了,李安在长安城的时候,就已经发明了这个东西,因为研发中心的许多实验都有一定的危险性,好多化学反应会产生让人致命的毒气,所以,发明防毒面具很有必要。

    在离开大唐本土南下的时候,李安也带了一些防毒面具,数量不是很多,但也足够李安自己和部分属下使用了,至于普通的工匠,只能暂时让他们使用简陋的棉花口罩了。

    “李侍郎,您要的防毒面具都已经准备好了。”

    一名士兵拿来十几个防毒面具,放到李安的面前。

    李安满意的点了点头,带了多名部下和几十名护卫,准备前往水泥工坊视察。

    因为新修建的混凝土道路还没有干,所以,他们必须走另一侧的土路,这条土路除了会尘土飞扬之外,道路的质量也是很好的,只是,跟混凝土道路一比就相差甚远了。

    为了快速抵达水泥工坊,李安选择乘坐铁甲指挥车,这样过去,安全保卫工作也比较轻松。

    护卫的兵马骑马随行,这样才能跟得上铁甲指挥车的速度,一同地带水泥工坊。

    铁甲指挥车在泥土路上行驶,掀起了很大的灰尘,这些烟尘随风飘扬,形成了一道薄薄的烟雾,让坐在车里的李安,很难看到后面的骑兵,但能听到马蹄声的声音,并判断骑兵就在自己的身后。

    也不知铁甲指挥车掀起的烟尘,是否飘进了身后骑兵的口鼻,不过,就算飘进了骑兵的口鼻,他们也只能忍着,护卫李安的重任比什么都重要的,他们必须忍耐一切困难,千方百计的护卫好李安,让李安能够完好无损,这是他们的职责,也是他们的义务。

    因为地基打的比较好,所以,土路还是很平坦的,而铁甲指挥车内部有多套减震系统,所以,跑起来基本感觉不到颠簸。

    二十里路跑完之后,向东的一里路已经干了,所以,可以直接在混凝土路面上行驶。

    铁甲指挥车轻松的开上了混凝土路面,感觉自然更加的稳当了,一丝一毫的颠簸感都没有了,车速似乎也提高了一些。

    当然,修筑混凝土路面,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提高车速,而是因为普通的泥土路面根本撑不起频繁的车辆碾压,很容易变成坑坑洼洼的道路,下雨天更是泥泞不堪,会严重影响工坊产品运输到安竺城,而且,路面一旦损坏的严重一些,会造成翻车的事故,或者,车辆陷入泥坑里无法出来,造成运输效率的急剧下降,干扰南天竺的正常发展。

    石灰矿最近,很快就抵达了,而水泥工坊在石灰矿的东南几百步外,距离不是很远,而且,也铺设了双通道的水泥路,以便于将石灰资源运输到水泥工坊,进行水泥资源的生产。

    “停车,停车。”

    李安原本打算直接去水泥工坊,不过,既然到了石灰矿的跟前,自然要下来看一眼,视察一下。

    下车的位置并没有粉尘,但在不远处的开采现场,有大量的烟尘,而且,这不是普通的烟尘,而是石灰粉末,是具有强大的腐蚀性的,一旦飘到人的身体上,会给人的皮肤造成伤害,皮肤比较嫩的,甚至会造成灼伤。

    李安套上白色的防护服,并带上了防毒面具,带着几名仅仅带着防毒面具的属下,还有几名带着口罩的护卫,走向开采和简单加工石灰矿的位置。

    目前,石灰矿的开采手段还非常的原始,在机器没有配备的情况下,只能采用人力开采的笨办法,开采的效率确实不高,但因为参与开采的人比较多,所以,总的开采量还算不错,至少,这么多天以来,已经开采了大量的石灰资源。

    李安并没有过分靠近开采现场,而且,在背风的地方,带有腐蚀性的大量烟尘并不会飘向李安,但整个石灰矿的所有地方,其实都有石灰粉末,就包括李安的脚底下,也是有少量石灰粉末的,这都是在运输的时候洒落在地面上的,在走路的时候,就会让石灰粉末掀起来,从而形成一股有腐蚀性的烟尘。

    虽然这种小烟尘对人的身体损害不是很大,但该预防的还是要预防一下子的,所以,李安把防护服给穿上了,不但如此,今晚睡前,李安还要洗把澡,将身体彻底的清洁一遍。

    干活的工匠是来挣钱的,所以,他们的待遇就不怎么样了,干活也没有防护服,只有一个单薄的口罩,还是李安大发善心,要求发下去的,而这些工匠因为觉得有些憋气,很不愿意戴口罩,反而将口罩放在口袋里,只是李安来视察了,才慌慌张张的将口罩给戴上,简直成了一种应付。

    因为干活是比较疲累的,很容易出汗,若是穿的多了,会热的很难受,所以,大部分工匠都穿的很单薄,只有单薄的衣裤,而这些单薄的衣服是很难抵御石灰灼烧的。

    所以,每次下班之后,这些工匠都要立即跑去河边洗澡,将身体上附着的石灰粉末全部洗干净,同时,还要将沾满石灰粉末的衣服一起洗了,而他们则穿着换身的衣裤返回住处。

    因为石灰粉末对身体的灼烧比较厉害,所以,负责开采石灰矿的工匠,一天只需要工作四个时辰就可以了,剩下的时间可以用来修养,或者干一些轻便的活儿,比如维修生产工具,聚在一起聊聊天,提出更好的干活办法。

    石灰矿的面积很大,正在开采的面积也很大,所以,并不需要倒班,所有人在同一时间上班和下班就可以了,一天只需要一个上班时间。

    李安来视察的时候,工匠们都已经上了半天的班了,正午是需要吃饭和小憩一下挨打,顺便还要把胳膊还有大腿上的石灰粉末给洗掉,下午干完之后,再彻底清洗一次。

    看着一大群工匠往河边跑,李安摆了摆手,带领众人靠近一些视察,在工匠离开之后,因为没有劳动者的翻动,开采位置已经没有明显的扬尘了,储存石灰石的位置也安静了下来。

    “李侍郎,这边是存储区,开采下来的石灰矿石灰直接存储在这里,那边是一个加工区,是要把质量最上乘的石灰矿石咋成粉末,以便于水泥工坊和仿瓷涂料工坊进行下一步的加工。”

    负责工坊事物的部下,开口介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