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盛唐不遗憾 > 第六百四十八章 投篮比赛

第六百四十八章 投篮比赛

    李安是第一次看到这些夫子,居然能高兴的失态,尤其是几名年龄比较大的夫子,居然也高兴的举起了双手,显得特别的滑稽。()。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这足以说明他们对冰红茶的喜爱程度,说明李安给他们的奖励,正是他们非常需要的东西。

    “李‘侍’郎,这些铁圈的高度,怎么都不一样啊!有的很高,有的却很矮。”

    一名夫子看着另外几个架设起来的投篮架,开口问道。

    李安开口解释道:“这是因为学堂的孩子们,身高不一样啊!有的孩子长得高大,也有的很矮,如此,投篮架的高度自然也要做一番调整,太矮了没有挑战,太高了投不进,孩子们也就不玩了。”

    这就跟玩游戏是一样的,若是刚开局很容易就胜利了,那就没有玩下去的必要了,而若是一直输,那也显得很不好玩,只有在付出一番努力之后的胜利,才最为让人有成就感,让人心里非常的高兴。

    塔纳尔学堂有六个班级,是完全按照年龄来划分的,这六个班级的孩童,身高差别还是非常明显的,所以,搭建的六个投篮架,高度也是六种,从低到高依次排开,站在远处看,就是一条线。

    因为学业压力并不是很大,所以,塔纳尔学堂的课件休息时间比后世的学堂高很多,至少是两三倍的时间,这样充足的时间,足够孩子们处理一些必须处理的事物了。

    李安打算利用这个课间休息的时间,搞一场比赛,奖品也是很丰富的,每个获奖的孩童,都能获得他们喜爱的东西。

    “孩子们按班级为单位,每人投十次,投中次数最多的获胜,每个班级最后的获胜者,将获得两杯冰红茶的奖励,对自己有信心的,可以立即报名了。”

    李安向夫子们下令道。

    “是,李‘侍’郎,我这就去安排。”

    夫子很聪明,从投篮架的高度,他们就知道六个班级对应六个投篮架,不过,每个班级有五十名学童,每名学童投十次,时间上肯定来不及,所以,只能选择部分学童参加,或者暂时不公布成绩,待下节课下课的适合,再次完成之前没完成的比赛。

    在夫子们对孩子们讲解之后,所有的孩童都高兴的要报名,场面可谓极为热烈,他们都是奔着那两杯冰红茶的奖励去的,若是没有这个奖励,估计愿意参与比赛的学童会减少不少。

    “李‘侍’郎,所有学童都表示愿意参与,这时间上怕是来不及啊!”

    一名夫子高兴的汇报。.net

    “没事,让他们先比着,时间不够的话,待下节课下课,再比也不迟啊!”

    李安开口说道。

    “李‘侍’郎,今日只剩最后一节课了,是放学之后,让这些孩童留下来玩耍吗?这样会耽误他们返回家中的时间,若是天黑了,他们在路上或许会出事啊!”

    夫子担忧的回答。

    李安惊了一下,这个他倒是没有想过,顿了顿,眉头一挑,开口道:“你们可以调课啊!把各班的下一节课调整为体育课,这样不就好了。”

    “调课,还可以这样。”

    夫子愣了一下,笑道:“李‘侍’郎说的对,下一次体育课再调回来就是了,我这就宣布这个好消息。”

    调课这种事情,在后世的学校是非常常见的现象,因为有的教师会临时有事,所以,会与别的老师调换课程,当然,李安前世遇到的情况,更多的都是霸占,比如语文老师霸占体育课,然后,这节体育课就彻底的没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尤其是在中学时代,体育是不参与高考的,而某些学科是高考必考的,所以,体育这种可有可无的课程就被无情的占用了。

    “哇哇哇……”

    学童们全都疯了,在大‘操’场蹦啊跳啊的不停,以控制内心的‘激’动心情。

    李安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些熊孩子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岂能不清楚,都是过来人,对这些孩子的了解有多深,李安自己很清楚。

    熊孩子都是喜欢玩耍的,这是所有幼年动物的通‘性’,人类自然也不例外,而且,这里的文明程度还不如大唐,更不如后世的文明社会,让孩童静下心来学习很困难,而让孩童在‘操’场上玩耍,那是再轻松不过了,这才更符合他们的天‘性’。

    当然,让孩童们学习,也是为了他们好,人类之所以能够轻易的战胜其他动物,靠的并不是蛮力,而是人类的头脑和智慧,而这些东西都是需要不断学习才能提高的,尤其是孩童时期,是必须要好好学习的。

    篮筐的高度是固定的,但投掷人所站的位置也必须固定,否则,站的近的就占便宜了,为了公平起见,投篮架的前方,划了一条不可逾越的界限。

    孩子们排好队之后,就开始投篮了,而夫子们则亲自负责记录成绩,以确保公平和公正,以免这些孩子不服。

    聪明的孩童都在现在一旁观察,看看别的人是如何投掷的,采取什么样的姿势投掷最能投中,而‘性’格急躁的孩童,则急切的要求先参加比赛,结果因为不得要领,投中的并不算多。.net

    年龄的差距是硬伤,李安发现,年龄较小的班级,孩子们投中的更少一些,而年纪较大的班级,孩子们投中的概率明显较多,毕竟,年纪太小的孩子,力气和协调‘性’都不如年纪大一些的孩子,比不上人家,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不过,李安组织的这场比赛还算是很公平,都是相同年龄段的孩子在一起比赛,他们的水平差别不大,所以,还是比较公平的。

    有的孩童是奔着奖品去的,在比赛失败之后,显得非常的失落,但也有的孩童是奔着玩耍去的,在没有投中一个的情况下,也是满脸的笑容,觉得很是开心。

    当然,更多的孩子在快乐的起哄,他们看到自己喜欢的人投进了就高兴的呐喊助威,而看到自己不喜欢的人投中了,则发出很不友好的唏嘘声。

    总之,整个大‘操’场非常的热闹,到处都是孩童的清脆喊叫声,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只有男孩子的声音,而没有‘女’孩子的笑闹声,而李安这个人,最喜欢听的声音,就是‘女’孩子那单纯清脆的笑闹声,这是最能让他感到开心的声音。

    只是,当地的发展要一步一步的来,现在还没到让‘女’子入学的阶段,至少五年之内,都不太可能招收‘女’学生。

    其实,除了后世的近代之外,古时候的世界各国,都不会招收‘女’学生,极少数的‘女’学生,也是瞒着自己的‘性’别,或者是自己的家人教自己的。

    因为在男‘女’授受不亲的时代,让男孩子与‘女’孩子在一起读书,会让人认为是一件非常疯狂的事情,而且,家庭里的很多家务也需要有人干才行,还有就是古代‘女’子在成年成亲之后,要不停的生孩子,学习那么多知识也是用不上的。

    “好可怜的孩子,不但要被束缚在学堂,而且,整个学堂还没有一个‘女’孩子,这是和尚学堂啊!真可怜。”

    李安自言自语起来,同时,也感叹自己曾经的遭遇,在前世的时候,李安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并没有在大唐这样的‘女’人缘。

    在高考的时候,头脑一发热,也没有报考‘女’人多的师范类大学,而是选择了非常不好的机械类专业,最终的结果自然就是很悲剧了,整个班级居然没有一个‘女’孩子,别的班级倒是有一些,不过,质量真的不敢恭维啊!真的是非常的吓人。

    一想起前世的某种经历,李安满心皆是眼泪,不过,一想到来到大唐之后,自己所获得的一切,心里顿时就不那么难受了。

    前世所遭受的罪,这一世全部都被弥补了,这种感觉真的是非常的好,若不是补偿心里在作怪,李安也不会这么疯狂的一路寻欢作乐,连婆‘露’国的王妃都没有放过,真是太禽兽了。

    大概有一半孩童完成比赛的时候,李安迈步前去询问成绩。

    “甲班的情况如何?最高投进几个椰子果?”

    李安先询问甲板,这个班级的孩子最小,只有六七岁的样子,成绩不用说,肯定是所有班级里面垫底的,尽管他们的篮筐也是最低的。

    夫子摇了摇头,开口道:“回李‘侍’郎,最多的四个孩子,才投进去三个,不过,现在比赛还在继续,或许还会有更厉害的。”

    “李‘侍’郎,我们乙班的情况稍微好些,有两个学童投中了四个,哈哈!”

    乙班的夫子自豪的说道。

    “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们乙班的学童比我们甲班要大两岁,个头也高了不少,那能一样吗?”

    甲班的夫子反驳道。

    丢了面子谁都会不爽的,即便他们是为人师表的夫子,那也要为自己争面子。

    “大两岁怎么了,我们乙班所要投掷的铁圈也比你们甲班要高不少啊!”

    乙班的夫子很不服气的反驳道。

    李安微微一笑,看向丙班的夫子,问道:“你们班的情况如何,最多投入几个?”

    丙班的夫子高兴的说道:“回李‘侍’郎,我们丙班有六个学童投入四个。”

    “看看,我说的没错吧!丙班孩子更大,投中四个的更多。”

    甲班夫子再次蹦了起来。

    乙班夫子马上反驳:“得了,我也不跟你胡扯了,比赛还没结束呢?咱们接着比就是了,看哪个班级投中的总个数最多。”

    李安继续询问下面的三个班级,果然,一个比一个投中的个数多,最后的己班投中最多的一个学童,居然投中了七个,实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成绩。

    占用了不到一节课的时间,所有学童都完成了自己的比赛,成绩则全部被夫子记录了下来。

    甲班成绩最差,只有一个孩童投中四个,全班累计投中五十一个椰子果,乙班成绩稍好,有三位学童投中四个椰子果,全班累计投中六十七个椰子果。

    丙班情况自然更好了,有一个学童投中了五个椰子果,全班投中八十七个椰子果,丁班有一名学童投中六个椰子果,全班超越一百枚椰子果,达到了一百零一枚椰子果。

    戊班有三个学童投中六个椰子果,全部一共投中一百二十三个椰子果,成绩最好的是己班,有两名学童投中了七枚椰子果,全班投中的椰子果数量高达一百六十枚,平均每位学童超过三枚,取得了非常辉煌的成绩。

    成绩公布之后,甲班的夫子和学童都有些不太高兴,而己班的夫子和学童,则趾高气扬的在大‘操’场来回的蹦蹦跳跳,显得异常的兴奋。

    “我早就说过,学童的年龄问题,才是产生差距的最根本愿因,越是年龄大的班,成绩就越好,这下可以证明了吧!”

    甲班夫子满嘴的怨气。

    他说的是实话,最终的成绩已经说明一切了,确实是年纪越大的班级,成绩越好。

    李安笑着说道:“你们都不要埋怨了,比赛只是一种娱乐的形式罢了,大家开心就好了,学童们要德智体全面发展,不但要学习好,品行也要好,体育同样也要好,以后学童之间的比赛,除了学习之外,还要加上体育。”

    品行也是关键,但品行实在是不好评价,很难进行比试,所以只能是放弃比试。

    “对对对,比赛只是为了娱乐而已,大家不能伤了和气。”

    丙班夫子说道。

    “李‘侍’郎,各班都有投中一样多的,这奖品如何发放。”

    丁班夫子直接转移了话题。

    李安高兴道:“今天学童们都辛苦了,各班第一名,或者是并列的,全部赏赐两杯冰红茶,其余参与的学童每人赏一杯冰红茶。”

    “哦哦哦……”

    在夫子宣布这个好消息的实话,所有学童都高兴的跳了起来,这是他们最高兴的时光了。

    “夫子们更辛苦,所有人随便喝,不过,千万不能喝太多,要不生病就糟糕了。”

    李安大方的说道。

    “多谢李‘侍’郎。”

    夫子们更是高兴,嘴角全都洋溢着笑,就连刚才不高兴的甲班夫子,都高兴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