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盛唐不遗憾 > 第三百六十八章 自古男儿皆薄幸

第三百六十八章 自古男儿皆薄幸

    赵曳夫缓缓转身,一脸微笑的看向李安,并搀扶身旁的小娃娃上前几步,柔声道:“唐儿,快叫阿爹。”

    “阿爹。”

    唐儿仍旧怔怔的看向李安,显然,她并不记得李安是谁,只是机械的喊了一句。

    “诶,唐儿宝宝,让阿爹抱抱。”

    李安上前一步抱起唐儿,并看向赵曳夫,轻声道:“曳夫,你怎么突然来了,让我挺意外的。”

    “想你了呗!也想让唐儿见见她的阿爹,过几年,我还会过来的。”

    赵曳夫还是老样子,热情而火辣,而且,似乎比以前更大胆了,居然看不到丝毫的羞怯感。

    李安微微一愣:“就仅仅是为了过来看我?偷偷来的,你不去拜见陛下?”

    “恩,顺便拜见一下大唐皇帝,对,仅仅是顺便,过来看你才是重要的。”

    赵曳夫莞尔一笑,她来大唐的目标不是唯一的,但看望李安无疑是最大的原因。

    “呃,好几年不见,你还是那么的漂亮,不不不,是比前几年更漂亮了,更漂亮了。”

    李安心情一激动,脑子居然有些懵圈。

    “李郎,听说你娶了一个很漂亮的新娘子,我能去看看她吗?”

    赵曳夫笑着问道。

    “这个……呃,当然可以了,可以的,夫人就在主宅,我先带你们看看别院的风景。”

    李安顿时有些尴尬,一是与赵曳夫很久没见面了,感情上有些生疏,突然不知该说些什么了,二是当赵曳夫与颜如玉见面之后,自己该怎么办?该如何同时面对这两个女人,万一出现诸如同时掉进水里的情况,自己该如何表态?

    “阿爹,阿娘说家里有个小弟弟,怎么没看见呢?”

    熟悉了一阵之后,唐儿对李安亲热了许多,看了十几个院子的唐儿,并没有看到赵曳夫所说的小宝宝,顿时有些失望。

    小孩子只有看到小孩子,才会觉得亲热,自古以来都是如此,即便李安对唐儿再好,但年龄的差距,还是不可能玩到一起的。

    “小弟弟啊!在那边的院子里,还有一个小妹妹呢?到时候,你们一起玩,好不好?”

    李安兜了几个圈子,还是得带着赵曳夫和唐儿去主宅,与颜如玉母子见面,虽然这个时代,多妾多子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李安这个问题与旁人不同,至少对颜如玉隐瞒了所有的情况,就算解释都有些无力。

    “李郎,这就是尊夫人吗?好漂亮啊!你好有福气。”

    赵曳夫上前一步,非常欣赏的看向颜如玉。

    颜如玉猛的一愣,弯腰道:“拜见归昌王殿下。”

    “好姐姐,这里没有外人,叫我妹妹就行了。”

    赵曳夫扶起颜如玉,并仔细打量颜如玉的绝美脸蛋,轻轻抚摸颜如玉的滑腻手臂,对颜如玉赞不绝口,并称赞李安好福气。

    颜如玉被赵曳夫突如其来的表现惊呆了,只得机械式的赔笑,并陪着赵曳夫聊天,脑袋始终处于懵圈状态,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她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三年前在花萼楼,曾见过姐姐一面,不过,隔着太远看不清楚,今日总算能在近处看到姐姐了,姐姐比我想象的还要漂亮许多。”

    赵曳夫继续夸赞颜如玉。

    “对对对,三年前,我也看到了站在花萼楼上的妹妹,当时,妹妹就站在陛下身旁,把宫里的妃嫔和宫女全都给比下去了,反正,我只记得妹妹一人。”

    颜如玉开始倒夸赵曳夫,而且,表情相当真诚。

    “呵呵呵呵……”

    紧接着是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颜如玉和赵曳夫大有美人相惜的感觉,这与男儿间的英雄相惜是同一种感觉。

    此时,李安突然觉得自己成了局外人,一个无聊的看客,站在旁边像个木桩子似的,大有要逃离的感觉。

    “阿爹,说好的小弟弟,小妹妹呢?”

    唐儿宝宝也是局外人,站在李安的身后显得有些无聊。

    “这个是?”

    颜如玉猛然一惊,刚才被李安的身体所遮挡,她并没有看到唐儿,也怪唐儿胆小,偷偷躲在后面。

    “姐姐,这是我的女儿,叫唐儿,是李郎起的名字。”

    赵曳夫莞尔一笑,没有丝毫的扭捏。

    “小小娘,长得真漂亮,来,我们进屋找小弟弟和小妹妹。”

    颜如玉拉着唐儿,走向温暖的卧室。

    “李郎,这么冷的天,你的房里好暖和啊!”

    一进入卧室,赵曳夫感到非常的诧异,外面是寒冷的冬天,而房内却是温暖如春,人呆在房内非常的舒心。

    “呃,房子周围加装了壁炉,里面烧的是石炭,自然是比较暖和的。”

    李安木然的解释。

    “壁炉,是这个么,好有趣,还好东女国不算很冷,也用不着这个。”

    赵曳夫好奇的在房间内看来看去,觉得好多东西都没有见过,毕竟,李安一直在大搞发明创造,房间的很多设施,别说东女国,就算是大唐的王侯之家也是没有的,自然比较稀罕。

    “哇,好大的镜子,居然能把人照的这么清楚。”

    赵曳夫突然看到一面能将她的美貌,完全照出来的大型药玉镜子,惊奇的不知所措,这份表情与当初颜如玉见到镜子的时候是一样的,可见,女子都是非常爱美的。

    “妹妹,这个是药玉镜子,是夫君亲自发明制造的,妹妹若是喜欢,可以让夫君多做几个。”

    颜如玉连忙介绍,并细致的介绍药玉镜子的特色,以及如何保养等常识,在爱美的事情上,女人永远都有说不完的话题。

    “原来这个药玉镜子,是李郎发明的,好厉害啊!我要带回去几个。”

    赵曳夫非常的喜欢,向李安索要。

    “放心,我明日就让工匠订做,一定多做几个。”

    李安连忙答应道。

    就在三个大人在一旁聊天的时候,三个小孩子已经在一起玩了起来,不过,果儿太小,既不会说话也不会走路,蛮蛮生下的小娘也很小,只有一岁多,刚刚学会走路,说话也不清晰,只有唐儿稍微大些。

    但交流的困难,并不妨碍三个孩童聚在一起快乐的玩耍,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能让三个孩童呵呵大笑,笑得很开心,笑得很莫名其妙。

    “姐姐,你的家里怎么会有两个孩子,我听说你们只有一个孩子,怎么会是两个呢?”

    赵曳夫疑惑的看向颜如玉,觉得非常的好奇。

    颜如玉嗔了旁边的李安一眼,简单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怎么,李郎真的不记得孩子的母亲是何人?”

    赵曳夫好奇的问道。

    “这个……还不确定,也许……”

    李安已经想到蛮蛮小娘了,但没有见到本人,他无法进行确认,万一是有人冒名顶替呢?一切都必须等找到人之后才能确定。

    赵曳夫非常好奇,让李安将小女孩母亲的情况介绍一下,即便是猜测的也行。

    李安无奈,将自己一时糊涂,在爨地撩妹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并表示自己与蛮蛮只有一次,然后,因为班师回朝,就将这个人给忘了,现在也不确定是不是她,除此之外,不可能再有旁人了。

    “自古男儿皆薄幸,从来红颜多白痴。”

    颜如玉感叹一句,侧首看向李安:“夫君一转身就将她忘了,而她却为了夫君将孩儿生下,夫君的心里就不愧疚吗?”

    “为夫这心里,的确颇为愧疚,当初只是一时糊涂,忙于国事……”

    李安寻找借口,可借口越多,越能彰显自己的渣男属性,越让颜如玉和赵曳夫升起鄙视之心。

    “姐姐一个人在家也挺寂寞的,不如让李郎将孩子的母亲找到,给你做妹妹吧!”

    赵曳夫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况且,她是皇帝亲封的归昌王,谁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夫君,听你刚才所说,那个叫蛮蛮的小娘,倒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你还是把人找到,带回家里来吧!如玉也并非不能容人之人,这样也好多一个人伺候夫君,不是吗?”

    颜如玉立马就同意了。

    “夫人,你真的这么想?”

    李安突然觉得这个时代的女人,真是太通情达理了,善良的不要不要的。

    “事已至此,夫君还能怎样,况且,夫君已贵为当朝侍郎,只有一妻也会遭人笑话的,本就该多带回几个,这样,家里面也热闹一点。”

    颜如玉温柔的说道。

    “恩,就该如此,不过,找人不急于一时,我想好好欣赏欣赏你们的别院,带路吧!”

    赵曳夫觉得李安的别院实在是太神奇了,有太多她从未见过的东西,而她也不拿自己当外人,直接喧宾夺主了。

    李安让草儿和几名女仆,好好照顾三个孩子,与颜如玉一起,陪着赵曳夫在别院里四处闲逛,并将所有有别于这个时代的好东西,全部都介绍一遍,遇到赵曳夫不懂得,李安耐心的解释。

    而赵曳夫也比较贪心,好多有趣的东西,他都看上了,要李安送她一份,或者让李安画成图纸,她返回东女国之后,好让国内的工匠进行打造,当然,需要画图纸的都是一些简单的东西,太先进的东西,东女国的工匠根本就制造不出,只有李安亲自送了。

    “李郎,姐姐,你们这别院里的东西,比鸿胪会馆里的东西强太多了,住在这里也比住在鸿胪会馆叔父很多,太美了,还有那么多盛开的梅花。”

    赵曳夫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不想返回鸿胪会馆,想要留在李安的府邸。

    “妹妹若是喜欢这里,就留下来好了,多陪我说说话,三个孩子在一起,也能热闹一些。”

    李安此时不太好表态,颜如玉立马邀请道。

    “好,那我可真的住下了,这一住至少不会低于半个月,会吃穷你们的。”

    赵曳夫开口打趣道。

    “妹妹真会说话,夫君现在可厉害了,住再久也吃不穷的。”

    “呵呵!那就太好了,我这就去告诉随从,将所有东西,搬出鸿胪会馆。”

    赵曳夫说走就走,直奔大门外而去,准备将她带来的物品和人员全部搬到李安的别院,反正,这里的情况,她已经全部看过了,地方大得很,完全容得下。

    在赵曳夫走出主宅之后,颜如玉嗔笑着看向李安,用手指点了点李安的额头,酸酸道:“夫君真是够厉害的,居然让归昌王为你生下小小娘,归昌王啊!夫君自告奋勇的要护送归昌王返回东女国,原来就是为了这个。”

    “冤枉啊!夫人,为夫本不想的,毕竟,她是归昌王,但东女国的风俗实在是……”

    李安又开始找借口了,就像后世的花心男儿,每次出去撩妹被抓,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

    “东女国的风俗,什么风俗?”

    李安无奈,将东女国爬碉楼的事情仔细的说了一遍,不过,他说自己事先并不知道爬碉楼背后的事情,其实,他是知道的,他什么都知道,还故意爬碉楼,很明显对赵曳夫心存不轨。

    “每次都是一时糊涂,每次都是别人勾引你,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颜如玉白了李安一眼。

    “为夫这两年表现如何,夫人还不清楚吗?夫人真的觉得,为夫是浪荡的薄幸之人?”

    李安蹙着眉头,装出一副苦情的样子。

    颜如玉回想李安这两年的表现,以及对待自己的态度,不禁点了点头,轻声道:“好了,我知道夫君是好人,夫君是爱我的。”

    见颜如玉对自己的印象大改观,李安心头窃喜,这一关总算是闯过去了,接下来就是寻找蛮蛮小娘了。

    赵曳夫很快返回,并继续与颜如玉聊天,而李安则提出要亲自下厨,做一些拿手的饭菜,招待远道而来的赵曳夫。

    二女当即同意,打发李安去亲自下厨,并继续坐在一起聊天,看上去友好的很。

    李安一口气跑到后厨,大大的松了口气,略作歇息之后,便亲自掌勺,做了几份最拿手的好菜。

    陪着赵曳夫吃完晚饭之后,李安与颜如玉,给赵曳夫安排住宿的房间,就在自己房间的旁边,属于同一个院子的厢房,但设施丝毫不弱于主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