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轻松获胜

第一百九十九章 轻松获胜

    李安伸手一指,运输队的将士,立即将六十套板甲拉了过来。

    后世欧洲的板甲,其综合性能或许不如大唐明光铠,但他的防御力绝对是一流的,在防御能力上,世界上任何一款铠甲都不能与板甲相比,这种密不透风的铠甲能够免疫一切弓弩射击,对钝器重击的防护能力也超过其他铠甲。

    在攻击坚固堡垒的战役中,板甲可以很好的防御防守方的攻击,让攻击方可以大大的减少战损。

    “将军,这什么破铠甲,真是太丑了。”

    南霁云拿起一副板甲,皱起了眉头,的确,与英武帅气的明光铠相比,这些板甲显得不上档次,尤其是那铁皮包裹的头盔,实在是太丑了。

    李安笑道:“赶紧换上吧!这套板甲是丑了一点,不过,他可以免疫弓弩射击,让将士们少受伤害。”

    南霁云领命,立即下令,让麾下将士换上板甲,并手持铁质盾牌和特质长刀,排成了攻击阵型。

    几十名侦察队的将士,穿上了密不透风的板甲,看上去犹如一个个铁人,给人一种难以阻挡的气势。

    李安使了个眼色,南霁云会意,立即下令进攻。

    顿时,几十名铁甲将士,抬着六驾云梯,推着两辆大型攻城车,缓缓向土匪防守的寨墙行去。

    第一团的将士,只是躲在巨型盾牌的后面,向土匪控制的寨墙发射箭矢,压制土匪的火力,而侦查队的将士,则全力向城墙冲去,准备架起云梯和攻城车,对寨墙发起强攻。

    寨墙上的土匪们,被第一团的弓弩压制的抬不起头来,但仍不时的从射击孔发射箭矢,与平南军对射,但全被巨型盾牌挡住了。

    “大鬼主,平南军要强攻了,云梯已经过来了。”

    “大鬼主,那巨大的家伙是什么。”

    “大鬼主,铁人。”

    寨墙上的土匪们,全都被抬着云梯的铁人吓坏了,他们从没见到这种铠甲,心里的恐惧是可想而知的。

    爨无敌用盾牌遮挡身体,伸出脑袋向下看去,见平南军侦查队,穿着铁甲,排着整齐的队形先前进攻,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再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平南军的气势,原本指望固守营寨的想法发生了一些动摇。

    “放箭,放箭。”

    爨无敌声嘶力竭的下达反击的命令,不到最后一刻,他是不会承认失败的。

    “嗖嗖嗖……”

    由于侦查队从第一团的巨盾之间穿过,抵达了最前方,土匪的箭矢,全都射向侦查队的将士。

    “叮叮当当……”

    箭矢落在板甲和铁质盾牌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但却丝毫未给平南军侦查队将士,造成任何实质的伤害。

    平南军侦查队将士,没有丝毫的停留,一步一步的架着攻城云梯向土匪防守的寨墙行去。

    见箭雨攻击无法阻挡平南军的脚步,云梯和攻城车正一步步的靠近寨墙,防守的土匪都吓坏了,不知该如何处置。

    “大鬼主,平南军的铁甲是刀枪不入啊!”

    “大鬼主,山寨可有退路,万一坚守不住,我们也好有个逃生之路。”

    爨无敌怒道:“都不要慌,准备石头,准备用石头砸。”

    就在寨墙上的土匪慌乱部署的时候,平南军侦查队将士,已经将云梯架上了寨墙,两辆大型攻城车也靠近城墙,并伸出折叠的云梯,扣在城墙上。

    南霁云一马当先,大喝道:“将士们,攻城,第一个攻上城头有重赏。”

    说完亲自登上一辆攻城车,向城墙发起进攻。

    顿时,几十名身穿板甲的平南军将士,左手举着盾牌,沿着云梯和攻城车的梯子,向土匪防守的寨墙上发起猛烈的进攻。

    为了掩护攻坚的平南军将士,第一团的箭矢和攻城队的床弩,从没有间断对寨墙的射击。

    土匪当然也没有放弃抵抗,他们已经没有退路,若不坚持防守,等待他们的就是死路一条。

    大量的石块从土匪防守的寨墙上落下,砸在平南军将士的盾牌上,也有砸在平南军士兵的身体上,不过,有了板甲的超强防护,这些石块攻击,并不能给平南军将士造成实质的伤害,很多摔下云梯的平南军将士,并没有阵亡,而仅仅是受了伤而已。

    南霁云一马当先,始终冲在最前方,他巧妙的利用左手的盾牌形成倾斜的防御方式,只要石块砸下来,他都可以尽可能的抵消受到的伤害,并让大石块顺着铁质盾牌,滚落地面。

    “大鬼主,平南军不可抵挡,那么多的石块都挡不住他们,我们必须另想办法。”

    “大鬼主,平南军主力还未出动,我们就已经难以抵挡了,这样下去,我们肯定守不住山寨,还是逃吧!”

    “大鬼主,我们逃往爨地,这是我们唯一的活路。”

    爨无敌大怒,呵斥道:“都给我闭嘴,你们忘了吗?山寨只有一条出路,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都给我全力防守,拿出拼命的劲头来。”

    土匪头目们无奈,只得继续指挥麾下弟兄,向攻城的平南军投掷石块,并给攻城的平南军将士,造成了一定的伤害。

    “鬼主,看样子真的是守不住啊!平南军的战力,比我们预料的要强大的多,我们已经死伤很多弟兄,可平南军却伤亡极小,照这样下去,他们很快就会攀上城墙。”

    爨无敌眉头一皱,轻声道:“让这些家伙在这里继续防守,我们的弟兄撤往第二道防线,快去。”

    在战事最为激烈的时候,爨无敌让自己的心腹人马撤出寨墙,往寨子内部奔去,而让附近投靠的土匪负责防守。

    下达绝不可后退的命令后,爨无敌本人也撤离寨墙,前往山寨内部。

    “鬼主,平南军的实力太强,看来我们只能离开这里了。”

    “鬼主,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到了该动用溶洞的时候了。”

    爨无敌点了点头的,带领麾下心腹弟兄,前往寨子中部的溶洞。

    此处溶洞是天然的洞穴,在夏季炎热的时候,溶洞内部是非常凉快的,而这座溶洞通往外界,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逃离山寨。

    由于这是最后的退路,为此,知道这个溶洞秘密的人很少,只有爨无敌和几名心腹,现在山寨被攻破已经迫在眉睫,是到了要动用此处溶洞的时候了。

    “所有弟兄,立即撤离,快。”

    爨无敌彻底被平南军的强悍实力给吓傻了,决定放弃经营许久的坚固山寨,撤回爨地,投靠他的本家兄弟,以安身立命。

    爨无敌与麾下弟兄悄悄撤离山寨,让投靠的附近土匪阻挡平南军的进攻,可这些乌合之众,怎么可能是训练有素和装备精良的平南军的对手,在平南军的犀利攻击下,很快就支持不住了。

    平南军箭雨的攻击让他们伤亡惨重,更让他们无法对攀登云梯的平南军将将士展开有效的攻击,在堆积的石块用完后,他们再也无法有效阻挡平南军的登城攻击。

    参与攻城的南霁云,明显感觉到土匪防守的力度减弱了,他借此良机,指挥麾下人马,全力强攻,并很快登到寨墙的顶部。

    一杆长枪朝南霁云的胸口戳来,南霁云并不躲闪,硬接了这一招,并迅速用左手的盾牌砸向枪杆,在枪杆被打断的一瞬间,南霁云一跃而起跳上寨墙,将这名土匪斩杀,紧接着又有多名平南军将士跳上寨墙,与上面的土匪展开厮杀。

    寨墙上的土匪占据绝对的数量优势,但他们全都是一盘散沙,而平南军侦查队的将士,全都是精锐将士,而且装备了密不透风的板甲,完全不惧上百倍的土匪。

    当然,平南军如此霸气,除了自身拥有绝对的实力外,后面的数千平南军将士,是他们坚强的后盾,这数千将士,随时可以增援上来,并给予土匪致命一击。

    “将军,我军已经登上土匪的寨墙,土匪的山寨已经守不住了。”

    “将军,这板甲的防御果然厉害,刀枪不入。”

    李安笑了笑,正色道:“将士们表现的不错,不过,还是土匪太弱小了,他们的防御手段除了刀剑,就是弓弩石头,若是用火油守寨,我军的伤亡一定不会小,板甲防御箭矢是无敌的,防御重击也还不错,但不能防火啊!”

    显然,李安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眼下的进攻颇为顺利,但这还是因为敌人不够强大,防御手段过于简单,才让平南军迅速的就攻上了寨墙,而当今天下,很多外敌军队都比这些土匪强大的多,防御的手段也更加的可怕,若要战胜这些潜在的强敌,就必须继续努力,让平南军变得更加的强大。

    “传令,第一团立即上前增援,第二团跟进,准备进驻山寨。”

    南霁云等人登上寨墙,并将所有防守的土匪都吸引过去,此刻,土匪已经无力去管寨子外面的平南军,对第一团的箭矢攻击也停止了,李安当机立断,果断下达了增援的命令。

    “杀……”

    平南军第一团将士,抛弃巨盾,快速向云梯处奔去,并沿着这些架好的梯子,向城墙上攀爬。

    此刻,防守的土匪彻底的崩溃了,他们以几十比一的对比,都不能伤平南军侦查队分毫,如今,平南军第一团又开始一步步的逼近寨墙,后续的大量平南军将士,更是如潮水般涌了过来。

    守住寨墙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枉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逃啊!快逃啊!”

    大量土匪扔掉兵器,如无头苍蝇一般,向山寨的内部奔去。

    “追杀逃敌,追杀逃敌。”

    南霁云大声呼喊,让麾下将士,对逃跑的土匪进行追击。

    不过,侦查队的将士,装备了厚重的板甲,防御力大增,但行动却不够敏捷,让他们去追击逃跑的土匪,显然有些力不从心,倒是后续登上城墙的第一团将士,火速向逃跑的土匪发起追击。

    南霁云刚跑下城墙就已经气喘吁吁了,一是因为板甲不适合快速奔跑,二是因为刚才激烈的战斗,体力消耗过大。

    别的侦查队将士也是一样,追到寨墙下就跑不动了。

    “打开寨门,快打开寨门。”

    南霁云放弃继续追击土匪溃众,与几名将士一起,将土匪建造的厚重寨门给打开了。

    “将军,寨门被打开了,我们攻破土匪营寨了。”

    李安大喜,下令道:“第八团留下保护辎重团和攻城队,骑兵队也留下,医疗队立即救治伤员,其余人马,随本将进入山寨,驾。”

    平南军主力兵马,在李安的带领下,迅速进入爨无敌的老巢,并追杀溃逃的土匪。

    溶洞在一处比较隐蔽的位置,这些逃窜的土匪都是心慌慌的,自然不容易发现溶洞的位置,况且,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溶洞的存在,只是好奇爨无敌逃到哪里去了。

    山寨四周都是高耸的悬崖,自然不能作为逃生的道路,眼见平南军越聚越多,这些平时作威作福的土匪,只能聚在一起,等待死神的宣判。

    “将军,我们冲进来的时候,就只剩下这些人。”

    李安看了一眼,被平南军将士,团团包围的,只有五六百土匪,可按照他事先的侦查的情况,土匪巢穴应该足有近两千人才对,除了被消灭的数百土匪,应该还剩至少千余人才对,怎么只剩下五六百人了。

    “将军,这些土匪如何处置。”

    李安轻轻一笑:“葫芦谷缺苦力了,让他们去葫芦谷干活,做苦力。”

    部将会意,大喊道:“将军慈悲为怀,所有俘虏全部饶恕,立即押往葫芦谷。”

    第一团和第二团的七百将士,立即押送这些被俘的五六百土匪俘虏返回葫芦谷,而李安也从这些俘虏的口中得知爨无敌一伙人消失的事实,并让麾下将士在土匪山寨寻找。

    “将军,这一战,我部将士大半带伤,有八名士兵重伤,都是被石头砸伤的。”

    南霁云大步走来,向李安汇报战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