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行凶者落网

第一百二十七章 行凶者落网

    李安的暗示,让赵亚夫大为惊诧,并连忙问道:“开门揖盗,是谁?”

    “二相,在下还没有十足的证据,所以是不能乱说的,这只是猜测,告诉二相则是为了让二相有个心理准备,以免被人暗算。”

    李安知道赵亚夫是个聪明人,只需轻轻点拨一下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将事情全说出来。

    赵亚夫蹙着眉头,轻声道:“本相明白李校尉的意思,那我该怎么做,才能阻止有人开门揖盗?”

    李安轻轻摇头:“二相什么都不需要做,这件事情就交给在下了。”

    “这……那好吧!”

    赵亚夫略微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并正色道:“女王城局势险恶,而本相正午就会离开,李校尉肩上的担子很重,若有解决不了的麻烦,可前往城南二十里寻找三相,他或许能够帮助李校尉。”

    “三相?”

    自从进入女王城,李安还从未见过东女国的三相,甚至,都忘了东女国还有这么一位外相。

    赵亚夫从怀中摸出一把匕首,递给李安:“这是多年前三相送给我的,你只要亮出这把匕首,三相就会相信你。”

    李安双手收下匕首,并继续询问三相的相关情况。

    东女国三相名叫赵敬农,人如其名,他对农业非常看重,带着麾下将士和百姓,常年在南部的山峦间开辟梯田,并负责守卫南部边疆,防止外敌入寇。

    这么多年来,赵敬农带着麾下将士,开拓了百万亩梯田,这几乎占了东女国梯田的八成,东女国百姓能够填饱肚子,赵敬农功不可没。

    不过,这个赵敬农也有一个怪癖,他总喜欢打扮成普通百姓的样子,悠闲的在田地里劳动,仿佛做一名普通的农夫,才是他最大的人生理想。

    “李校尉,就此别过。”

    赵亚夫起身向外走去。

    李安起身,将其送往大门外。

    赵亚夫在上马前,回头看了李安一眼:“李校尉,五相脾气坏了点,但我相信他对东女国的忠诚,若能得到他的支持,胜算会更大一些。”

    李安轻轻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回到房内,荔非守瑜看向李安,一脸疑惑:“无恙,吐蕃怎么会突然骚扰东女国边境,这岂不是帮了我们的大忙?”

    “是啊!吐蕃在边境这么一闹,东女国百姓对我们的敌意立马减小了很多。,这对我们的确是非常有利的,可吐蕃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帮助我们才对,他们一定另有阴谋。”

    李安蹙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顿时恍然大悟:“他们只在西北一带骚扰,很明显是要调走二相,原来事实竟是这样。”

    前几日发生的事情,李安记得很清楚,当时,东女国千余人马围住唐军,要求唐军离开女王城,但在关键时刻,二相赵亚夫站出来帮助唐军说话,这才平息了东女国众官员的愤怒,也许正是这件事引起了吐蕃大论兀论样郭的嫉恨,并略施小计,将赵亚夫调离女王城,以免此人坏了他的好事。

    凡事有利就有弊,兀论样郭的这一招,的确成功的将赵亚夫调离女王城,解决了一大祸患,不过,这同时也间接的帮助了唐军,让东女国百姓不再仇视唐军,并希望与唐军联合,共同对付挑衅的吐蕃大军,这或许是兀论样郭事先没有料到的,当然,也许兀论样郭对此并不以为意。

    “自从吐蕃大军击败盖嘉运,夺下石堡城,气焰就越发嚣张,在吐蕃赞普的眼中,大唐都不是对手,何况小小的东女国。”

    李安感叹了一句,看向荔非守瑜:“兀论样郭设计将二相调走,为的就是让我们孤立无援,看来我们要加紧行动,尽快取得五相的信任,当然,还有三相。”

    荔非守瑜点了点头:“我们的人一直在暗中调查城内的灭门案,五相的人也在调查,已经有了一些眉目,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只要能证明灭门案并非我们所为,五相没有理由不相信我们。”

    李安轻轻点头,让荔非守瑜继续关注这个案子。

    ###

    女王城五相住处,赵武夫正在院子里练武,吐蕃侵犯边境的事情,让他非常愤怒,虽然二相赵亚夫已经带兵增援边境,但他作为东女国的五相,也要随时做好出战的准备。

    “五相,有重大发现。”

    心腹大将乌木,大步走进院落。

    “说吧!”

    乌木上前一步,在赵武夫耳边小声附耳几句。

    “什么,居然有幸存者?”

    “五相,此人极为胆小,在破庙里一直躲到今日,被我部将士发现之后,试图逃跑,将士们觉得可疑就抓了起来,没想到居然是灭门案的幸存者。”

    赵武夫猛的拍打自己的手背,大喜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此人一定知道行凶者的情况,问出来了没有?”

    “他的确认得其中一名脸有刀疤的贼人。”

    “是谁?”

    “母大勇。”

    “什么,怎么可能是他。”

    赵武夫感到大为震惊,眼睛瞪得大大的。

    “五相,卑职已经查过了,这个母大勇最近的确有些不正常,经常一个人闷在家中,这不太像他的作风啊!”

    赵武夫重重的吁了口气,看向乌木:“立即集结全部兵马,随我抓捕母大勇。”

    “是,五相。”

    很快,大将乌木集结府邸三百将士,追随赵武夫向母大勇的住处奔驰而去。

    “快点,快点,给我围起来。”

    乌木大声呵斥,将母大勇的府邸完全围困。

    赵武夫大步走向大门前,呵令道:“把门撞开。”

    “嘎吱……”

    大门自己打开了,母大勇惊诧的看向赵武夫。

    “五相,您怎么来了。”

    赵武夫也懒得废话,大手一挥:“给我绑了。”

    “五相,五相,您这是干什么。”

    母大勇想要挣扎,却被死死的捆住,他心里有鬼,当然知道为什么被抓了,额头的汗珠一滴滴的往下掉。

    “给我搜。”

    随着赵武夫的下令,乌木亲自带领几十名将士,冲入母大勇的宅子,并展开了细致的搜查。

    三百将士围住母大勇的宅子,这是很大的动静,立即就引起了大批百姓的围观,有几名围观者,只是简单的看了一眼,便迅速跑开了。

    “五相,搜出不少东西。”

    乌木将搜出的可疑物品摆放在赵武夫的面前。

    母大勇见自己的东西被搜出,眼睛一闭,知道一切都完了。

    “唐军横刀,带血唐军铠甲,母大勇,你怎么解释。”

    赵武夫瞪视母大勇,厉声呵问。

    母大勇低着头,一言不发。

    “带走,留下三十人看守这处宅子。”

    赵武夫大声下达命令,亲自押送母大勇。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母大勇宅子发生的事情,很快就在女王城传开了,城内的百姓这才知道,前几日发生的灭门案,居然是母大勇干的,顿时,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到底是有多大的仇恨,居然要灭掉六户人家。

    ###

    “无恙,五相已经抓住灭门案的一名行凶者,正押往王宫方向,准备交给归昌王处置。”

    荔非守瑜走入房内,一脸的兴奋。

    “这么快就抓住了,真是太好了。”

    李安大为高兴,并蹙眉问道:“母大勇是何人?”

    “此人是四相赵桧麾下大将,曾在边关立过不少功勋。”

    “赵桧?”

    李安微微愣了一下,心头微微泛起一丝凉意。

    荔非守瑜没有感受到李安心头的凉意,继续道:“无恙,此事关乎我唐军的清白,我们应该去王宫看看情况。”

    “言之有理,走吧!”

    李安大步走出房内,并在外面遇到了一脸春光的席豫,他也听说灭门案的行凶者被抓获,正准备前往王宫。

    行凶者母大勇被抓获,这让李安和席豫等大唐官员,大大的松了口气,但这对于四相赵桧来说,就是当头一棒了,在听说母大勇被赵武夫抓住之后,他在府邸急的是团团转。

    他知道逃避不是办法,于是,立即策马奔向王宫,准备见机行事。

    王宫内,归昌王赵曳夫端坐在尊位,左右两侧是内相赵梦茹和赵梦洁,下面跪着五花大绑的母大勇,李安、席豫等大唐官员,还有东女国的大相、四相、五相全都在场。

    唐军终于可以摆脱冤屈,李安与席豫的脸色自然是喜悦的,赵曳夫与两名内相,也不相信唐军会屠戮东女国的百姓,表情也比较高兴,大相赵戴文和五相赵武夫皆是一脸严肃,而四相赵桧则是额头冒汗,显得非常紧张。

    “母大勇,宾就在此,还不老实交代,是谁指使你屠戮百姓,嫁祸唐军的。”

    赵武夫呵斥一声,用余光瞟了赵桧一眼。

    虽然都是血脉相连的兄弟,但若是赵桧草菅人命,他也不会顾忌私情,这就是赵武夫的性格。

    母大勇抬头看了赵曳夫一眼,眼神有些犹豫。

    赵戴文立即上前一步,催促道:“母大勇,宾就宽大为怀,只要你说出主谋是谁,宾就一定会从轻发落,绝不会累及你的家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