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盛唐不遗憾 > 第十九章 有刺客!

第十九章 有刺客!

    李安与张二牛相处,仅有短短的一日时间,但却强烈的感受到张二牛对自己的格外关心,这种亲情般的关心,让李安觉得,他们好似认识多年的至交好友一般。

    颜真卿曾告诉李安,说他长得很像张二牛的大兄,但即便如此,张二牛也没有必须这么关心自己吧!毕竟,自己只是长得像而已。

    “二牛,为何你说安禄山,才是我最该杀的人?”

    张二牛情绪依旧激动,张口道:“大郎,你父亲的失踪,就是安禄山害的,他最该死。”

    “什么,安禄山害了我父亲?”

    李安心头大惊,眉头深深的蹙起,他知道安禄山不是什么好鸟,但却从未将自己父亲的失踪与安禄山联系在一起。

    张二牛一五一十的,将安禄山如何暗害李武等三百将士的事情,告诉了李安,并表示自己从未放下对安禄山的仇恨。

    至此,李安才算明白,自己父亲的失踪,居然是安禄山害的,心头不禁对安禄山充满恨意。

    “无恙,安禄山是营州都督,手握数万大军,想杀他,只怕比登天还难,此事必须从长计议,万万不可鲁莽行事。”

    荔非守瑜猜测李安会报父仇,连忙开口告诫。

    李安轻轻点了点头,经过最初的狂躁和绝望,他现在已经冷静了很多,况且,父亲的失踪都已经一年多了,他早已适应,这与白狼村覆灭对他的打击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

    他知道安禄山的地位很高,想要杀掉安禄山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他愿意冒险一试,不仅为了个人的私仇,更为了大唐江山,安禄山一死,也许可以避免十余年后的一场浩劫。

    “守瑜,我不会鲁莽行事,但父仇不能不报,飞羽,下午去一趟柳城县,侦查都督府的情况。”

    “是,大兄。”

    看着身旁的张二牛,李安突然明白颜真卿的一片苦心,说自己长得像张二牛的大兄,根本就是胡扯。

    而张二牛见到自己表现激动,是因为自己长得像父亲李武,张二牛跟随李武三年,见了李武的儿子,自然难以控制情绪了。

    而颜真卿之所以这么说,自然是为了保护自己,害怕说出真相,导致自己找安禄山报仇。

    “颜叔父,你真是一片苦心呢?但我李安又岂是无能之辈,你也太小看我了。”

    “哼,安禄山,看你还能活多久。”

    李安抬头看向天空,内心全是自信和狂傲。

    “二牛,你带十名兄弟配合飞羽,最好能混入都督府,以便查看都督府内的情况。”

    “是,寨主。”

    夜幕时分,柳城县都督府内,一片灯火通明。

    仆人和婢女都在忙碌着,私兵也在府内来回的巡逻。

    突然,几道黑影越过都督府的围墙,闪入了都督府内。

    “什么人,有刺客。”

    一名护卫头领大喝一声,顺势拔出来腰间的横刀。

    “抓刺客,抓刺客。”

    顿时,附近的几十名护卫闻风而至。

    几道黑影见对方发现了自己,立即翻墙逃遁,撤离了都督府。

    都督府外,李飞羽与张二牛隐藏在一处民房的房顶,几道黑影进入和离开都督府,都发生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但这几道黑影并不是张二牛麾下的兄弟,至于是什么人,他们也感到很好奇。

    “二牛,这些黑衣人,个个身手不凡,但刚进入都督府就被发现了,看来,都督府的防卫极为森严,我们想要偷偷混入,根本是不可能的。”

    李飞羽蹙起了眉头,他在周围观察了很久,发现都督府的防卫,比他想象的要森严很多,到处都是卫兵,想要混入是非常不容易的。

    张二牛叹了口气:“那我们就这么回去吗?”

    “夜禁了,明日一早才能回去,二牛,你在这里继续监视都督府,我去追黑衣人,看看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飞羽,一定要小心。”

    张二牛叮嘱了一声,而李飞羽已经奔出了很远。

    柳城县算不上一座大城,但夜禁制度还是正常执行的,此时,城门和坊门都已经关闭,大街和坊内都有武侯来回巡逻,但这些对李飞羽来说,完全是形同虚设,以他的身手,根本不可能被武侯抓住。

    都督府内,安禄山躺在小妾段氏的大腿上,正享受着,却突然听到抓刺客的大喊声,不由得吃了一惊,好好的兴致被完全破坏了。

    “来人,来人。”

    安禄山猛然坐了起来。

    一名护卫头领推门进入,颔首道“都督有何吩咐?”

    “外面是怎么回事,刺客抓住了吗?”

    “回都督,护卫发现几道黑影进入府内,但已经逃走了。”

    “知道了,下去吧!”

    “回来,让严先生过来一趟。”

    “都督,刺客都跑了,这么晚了,让严庄过来干嘛……”

    小妾段氏温声软语,抱住了安禄山肥胖的肚子。

    安禄山正心烦,拨开段氏的酥软手臂,冷声道:“本都督还有事,你先睡吧!”说完站起身来,离开了段式的房内。

    “都督,都督……”

    都督府正堂外,严庄火急火燎的奔了过来,大冷的天,他正与房内的俊俏婢女暖被窝,不料安禄山突然召见,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他是安禄山的核心幕僚,是安禄山最为倚重的谋士,他日后的前途都押在安禄山的身上了,为此,只要安禄山召见,他就一定会尽快赶到,而且,安禄山大半夜突然召见,必然是极其重要的事情。

    “都督。”

    严庄习惯性的行礼。

    “先生来啦!快坐下说话。”

    严庄轻轻坐下,疑惑的问道:“都督这么晚让属下过来,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安禄山抿了抿嘴“就在刚才,有一伙黑衣人闯入了府内,一定是来刺杀本都督的。”

    “那刺客抓住了没有?”

    严庄心头也是微微一惊。

    “没有,刺客刚被发现就逃了。”

    “那都督连夜召见属下,就是为了此事?”

    安禄山摸了摸肚子,点头道:“本都督觉得,此事很重要,你想想,先是大郎在街道上被人打成重伤,昨夜,二郎也被毛贼所伤,如今,刺客又闯入府内,想要行刺本都督,这三件事情,若是联系起来?”

    “都督怀疑,这三件事情是同一伙人干的。”

    严庄瞳孔猛然变大。

    “阿浩与大郎武功高强,二郎更是弓马娴熟,一般人岂能伤的了他们,都督府戒备森然,也非一般人所能闯入。”

    “如此看来,是有人要针对都督,可这个人会是谁呢?”

    “哼,本都督戎马一生,杀人无数,仇家遍地都是,是谁都有可能,但这些人必须除掉,否则,本都督连个安稳觉都睡不踏实。”

    严庄眼珠一转,拱手道:“都督的意思,属下明白,那属下就为都督献上上中下三计。”

    安禄山摸着肚皮,不耐烦道:“不用上中下三计,直接说上计就是了。”

    严庄狡黠一笑,起身上前几步,在安禄山的耳边附耳低言几句。

    “好,妙计,如此,必可将这伙贼人一网打尽。”

    安禄山闻言大喜,摸着肚皮,兴奋的在正堂之中跳起了胡旋舞,严庄自然也跟着一起乐呵。

    清晨,报晓的钟声刚刚响起,柳城县的城门便缓缓打开了。

    安禄山在百余精锐私兵的簇拥下,大摇大摆的奔向城外,谋士严庄和义子安忠六紧紧跟随。

    李飞羽与张二牛对视一眼,带着弟兄们分批出城。

    与此同时,另一伙人,也分批出城。

    “飞羽,你们终于回来了,说说吧!情况如何?”

    李安放下手中正在制作的短矛,关心的问道。

    “大兄,都督府防备极为森严,我们无法混入,不过,这一趟柳城之行,我们也没有白去,而且,收获很大。”

    “收获很大?”

    “大兄,我们在都督府周围侦查,发现有一伙黑衣人闯入都督府,被护卫发现后逃了出来,我跟踪他们,查出他们足有三十余人,而且,看上去都是训练有素的高手。”

    李安心头微微一惊,轻声道:“这些黑衣人想干什么,是要刺杀安禄山吗?”

    “大兄,这是极有可能的,若真是这样,我们就有了帮手了。”李飞羽显得有些激动:“对了,早上出城的时候,我们发现安禄山带领百余精兵离开了柳城县,据说是要在白狼山狩猎三日。”

    “什么,在白狼山狩猎三日。”

    荔非守瑜与李安皆感到大为惊诧。

    “哼,此贼合死。”

    李安一拳砸在了身旁的柱子上。

    在他看来,都督府防备极为森严,若是安禄山一直龟缩在都督府内,他还真的不太好下手,但此刻,安禄山却突然要前往白狼山狩猎三日,这不是送上门来了吗?此时不杀安禄山,更待何时。

    “不对,不对,情况好像不太对。”

    李安突然想到了什么,眉头蹙成了疙瘩。

    “无恙,你担心这是安禄山设下的圈套?”

    荔非守瑜也想到了这一点,侧首与李安对视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