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3935章 声声质问

第3935章 声声质问

    楚长歌仰头看天,火光倒映在琥珀般的眼眸,不由哀嚎一声:“要死了,大爷我风流一世,没想到会被活活烤死。”

    “夜美人,你创造了那么多的奇迹,应该有办法的吧?”楚长歌一手撑着花俏艳丽的油脂伞,两眼泪汪汪地看着轻歌。

    “嗯,有。”

    “什么办法?”

    楚长歌两眼一亮。

    他就知道,夜美人是绝对有法子的。

    “面带微笑,佩上宝剑。”

    “这样有什么用?”楚长歌抓了抓发,狐疑地问。

    “你会死的比较有尊严。”轻歌一本正经地说道。

    楚长歌:“……”

    古龙:“……”

    这丫头还有闲心和力气开玩笑,说明还没彻底绝望。

    楚长歌长嚎:“我还是黄花大闺男,怎能就这么死了?”

    楚长歌目光突地一变,嘿嘿笑道:“夜美人,你是出了名为百姓请愿的明君,楚某人临死之前有一个夙愿,就是尝一尝那鱼水……”

    “你不配。”

    轻歌冷淡道出三个字,迈动修长的腿,沿着枯裂起了星星小火的阶梯往下走。

    不知为何,她的心中无悲无喜,脑海里反而想起了一座城,暮光城。

    为什么?

    为什么她会是暮光城主?

    为什么长生界发现了她这个神罚者,没有把她关进暮光之城?

    难道说,那群神罚们,都在等待着她?

    兴许,她注定生活在黑暗,不能碰见那灼热的光。

    轰!

    “干什么?你们在干什么!?”镇国将军刘芸嫦的大叫声响起,将轻歌神游的思绪拉回。

    轻歌缓缓抬眸,朝前方看去。

    她那氤氲着凉薄的眼,倒映出浩荡的景。

    无数修炼者,平民百姓,冲上神域王宫,

    越来越多,人山人海。

    刘芸嫦等人压根就拦不住,柳烟儿挥动左手,以寒冰封住了道路,再拔出残月刀,指向青天:“天子城前,女帝眼下,岂容尔等放肆?”

    龙释天的剑,劈出了一条藏青色的长龙,张开血盆大嘴,青面獠牙,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声,可谓惊天动地,气势逼人!

    “放肆!”龙释天道。

    有修炼者在寒冰以外的地方,质问:“夜女帝,八荒符文里记载着解决深渊天劫的办法,以夜九辞祭天即可,你为何把他放走?”

    “我们信赖你!你竟能做出这样的事!你枉顾天下人的信任!那夜九辞心狠手辣,如同魔鬼一般,身有邪骨,本就该死,以他之命相抵深渊天劫,是他的荣幸!”

    “女帝,请给我们一个解释。”

    “……”

    柳烟儿微愣。

    夜九辞祭天之事,没有几个人知道。

    柳烟儿攥紧了残月刀,怒视众人:“你们可真是贪心不足的白眼狼,夜女帝已仁至义尽,你们非剥了她的一层皮,挖掉她的五脏六腑,抽干她体内的鲜血,才肯罢休吗?”

    “柳爷,并非我等胡搅蛮缠,我等听说,是因为夜九辞插上了噬魂钉,才引动了深渊天劫。这是他的责任,他凭什么一个人逃生?”小说娃小说网

    “啧……”柳烟儿冷笑:“若无女帝,那三万堕妖人,早已把你们给生吞活剥了,你们还好意思言之凿凿来王宫质问!你们还是人吗?真是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

    龙释天道:“你们,不配女帝的守护。”

    叮——

    一道清脆的琴音响起。

    叮——

    再一道笛声悠扬。

    远处的屋檐,夜倾城盘腿而坐,一身素净如雪的白衣,三千浓黑如墨的青丝。

    伏羲琴置放于膝,长指拨弄着温和的《清心曲》。

    旁侧,徐闻奉身着蓝衫,手指晶莹剔透的宝萧,斜放在唇边。

    琴音笛声相交,悦耳和谐。

    但,不管用。

    一会儿后,暴怒的人们,再次咄咄逼人地质问。

    楚长歌双手环胸,睥睨庸人:“咋不一把火烧死了他们,恩将仇报的蠢货们,心安理得接受旁人的好,还得寸进尺!”

    越来越多的声音响起,吵杂得令人头疼,如赶集一般。

    直到一道身影徐徐走入众人的视线之中,那些声音才默契的越来越小,慢慢消失。

    无数道目光集中在一人的身上。

    与往常不同的是,她穿着墨黑的长衫,似画师随性泼出的墨,晕染于美丽的尘世。

    她的脸侧,三道血痕,更显得妖冶,美艳不可方物。

    风吹起了黑衫和银白的发,冰冷的美眸淡漠地俯瞰她的子民。

    越来越近。

    子民们敬畏又胆怯。

    轻歌昂首挺胸,微抬下颌,停下了脚步。

    她的声音空灵而冷冽:“你们说的没错,八荒符文内,的确记载着解决深渊天劫的秘密。”

    远处的九辞牵着莫忧,复杂地看着宠爱的妹妹。

    此话一出,就连柳烟儿等人都看向了轻歌。

    即便此事是真,只要夜轻歌打死不承认,就还能博取天下人的信任。

    而在天穹彼方,火焰的浓密处,莫叔的两只眼眸截然不同,黑得诡谲,红如鲜血。

    红瞳没有焦距,是彻底的红,没有任何的其他颜色。

    而在红瞳的深渊,有一座囚,牢里有一个憔悴的白发美人。

    莫叔的黑眸那一侧,细细盯着神域王宫前的轻歌,低声问:“九辞回来了,你还会怎么做呢?”

    “姐姐,你看,今时今日,多么的像啊。”莫叔说。

    一道女声响起:“莫儿,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你怎么就不懂呢……”

    “我不懂什么?”莫叔陡然变得癫狂:“我为你插上噬魂钉,你却要我去死!我在你心中,比不过天下人吗?在你心中,只有王权富贵才会最重要的,我这一个弟弟,算得了什么?我什么都不是!”

    “姐姐,你爱过我吗?你没有!你曾说过永远保护我,都是假的!”

    莫叔歇斯底里地大喊。

    那女声再响:“以天下为己任,是我族的信念,你怎能违背我族信念?三万年了,你还在执迷不悟吗?你还要让我们的痛苦延续到旁人身上吗?!放过那个叫做夜轻歌的孩子吧。”

    “不……”

    “莫儿,夜九辞会同意献身的,他情愿祭天,他和你不一样。”

    “那是因为夜轻歌一直在保护他!在得知祭天之事的时候,第一时间把他送走!而不是跪在他的面前,求他去祭天!”莫叔吼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