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第一宠婚:天价萌妻太难追 > 776.第776章 偶遇白浩郴

776.第776章 偶遇白浩郴

    惩治完渣女小夕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反正今天学生会的活动也没啥意思,小夕就跟程见说,“我还事先走了。”

    程见笑着问,“橘子还没吃完呢。”

    我擦的,小夕看着他那笑脸就明白了,“橘子留给你的粉丝吃吧,走了一个孙美丽待会说不定还有什么王美丽,李美丽,张美丽呢,我实力淡薄,一人难敌四手啊。”

    程见无奈的摇摇头,“走吧走吧,这么一说好像你挺委屈似的。”

    小夕嘿嘿一笑拍拍他的肩膀,“谢啦,刚才演技不错。”

    出来后,小夕也不想回寝室,想到学校附近就有步行街,去逛街吧,放松一下。

    步行街照旧那么繁华,而且小夕敏锐的发现,小吃摊位上多了两个新的品种,作为一个资深吃货,怎么能放过它们呢。

    “老板,这个是什么?给我来一碗。”

    老板看着她可爱的样子也笑了,这丫头有意思连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也敢买啊,“烤冷面,五块一份,很好吃哦。”

    小夕美滋滋的结果烤冷面逛街,看到喜欢的东西就买点。本来挺惬意的,可是一抬头竟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高大健壮,冷气十足,尼玛的,那不就是超级无敌大混蛋白浩郴吗?我这日子过的惨兮兮的,你倒好,还有心情逛街,好吧虽然我也在逛街,不过我是为了缓解压力,改善心情,你丫的是为了啥?你听说哪个男人爱逛街的。

    小夕往他旁边看了一眼,瞬间明白了,旁边有个妹子,穿着高档的小洋装,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小姐,乖乖你个棒棒啊,白浩郴你有种,早上还跟我说爱我怎么怎么的呢,这会就带着别人来逛街,你逛街就逛呗,还跑到我眼皮子底下逛街,你带的不是大小姐吗,不是有钱吗?难道也喜欢这种地摊货。

    小夕心里的小火种一下子就被点燃了,大火苗扑扑的往上窜,真想上去噼里啪啦的把这对狗男女暴打一顿。不过自己现在上去好像舍不得白浩郴似的,不行,要想个计策才行。

    正巧这个时候小夕就听到有人喊她,回头一看,这不是那天英雄救美的帅哥嘛,叫啥来着,诶妈,我这脑袋啊,又忘了。

    小夕也不管了,直接走过去,一把挽住帅哥的手臂,小声的说,“帮个忙啊。”

    帅哥看看小夕又朝小夕看的方向望望,就笑着比划了个ok的手势,“没问题。”

    然后小夕就气势汹汹的挽着帅哥走了过去,白浩郴正低头挑选一个发卡呢,小夕抬手就是一巴掌,把白浩郴打的猝不及防。

    白浩郴是何许人也,被打了一巴掌,当时眼睛就喷火似的等着来人,看清是小夕后,也不生气了,反倒是笑。

    “你终于肯搭理我了。”白浩郴笑着说。早上的他的信递出去一直没收到小夕的回音儿,正发愁怎么安慰她呢,没想到她就自己找上门来,哈哈,这是个好现象。

    “我才懒得理你呢,我是逛街的手痒,想找人蹭蹭手,刚好看到你脸皮厚了。”小夕气鼓鼓的说。

    “哦?”白浩郴坏笑,“那你手还痒吗?要不要这边也蹭一下?”

    “你。”

    丫丫个呸的,怎么以前没觉得白浩郴脸皮这么厚啊,真是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你这学好的不快,学坏怎么这么快。典型的打完左脸给右脸呀。

    “你脸皮太厚震得我手都疼了。”小夕撇撇嘴说。

    白浩郴听到她说手疼下意识的往她手的方向看了一下,妈的,怎么有伤口,好像已经结痂了。

    白浩郴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小夕傻乎乎的还以为白浩郴因为挨打的事生气呢,就生气的跟他嚷嚷,“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你都跟别人跑了,挨打也活该。”

    白浩郴谨慎的往身后看看然后迅速的一把扯过小夕,将她带到一旁的商店里,然后小心的抓起她的手。

    “这是怎么回事?”白浩郴皱着眉头问。刚才她握着拳头他没看到,这一摊开手掌,白皙的皮肤上一大条触目惊心的伤口,一个在手心,一个在无名指上。

    小夕这才明白原来他问是伤口的事,她才不会告诉他,自己是因为想他才自残的,那样太丢人了,好像我多喜欢你似的,虽然我很喜欢你吧,但是你已经变心了,我才不会死乞白赖的缠着你。

    “开罐头弄的,因为跟你分手了,太高兴,吃盒罐头庆祝。”小夕随便扯了个谎。

    白浩郴也没有怀疑,毕竟小夕的笨已经让他习惯了,她那种智商别说开罐头伤到手了,就是吃罐头把勺子吞了都有可能。

    “你怎么那么笨。我不在你连饭都不会吃。”白浩郴没好气的训她,天知道他看到这些伤口有多心疼。

    小夕一听就来气了,又说我笨,都分手了还说笨,你才是傻子呢,谁开罐头会把手弄这样,白浩郴,你讨厌死了,一点也不懂我。

    小夕越想越委屈,眼眶忍不住的红了。

    “怎么?是不是很疼?”白浩郴轻轻地往小夕的手里嘘着热气。

    小夕看着那个让她爱之入骨的男人小心的捧着她的手,凉薄的唇微微嘟气,轻轻的吐出热热的气体到她的伤口上,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她觉得他还是他,他还是爱他的,但随即小夕用力的摇摇头让自己保持清醒。他已经不是他了,门外还有个等她的女人。

    想到这些,手心里的热气竟然变得冰冷刺骨,那样英俊的脸也变得陌生,小夕趁白浩郴不注意缩回了自己的手,“不用你假心假意的。”

    “我。”白浩郴看到小夕红红的眼眶,竟然笨拙的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小夕,你别哭,我对天发誓真的爱你。”白浩郴认真的说。

    “呵呵,”小夕冷笑,“如果发誓有用要警察干什么?”

    “如果你喜欢以后把我关进警察局也行,只是,”白浩郴停顿了一下,用力的握着小夕的肩膀,“相信我,照顾好自己。”

    小夕静静地看着那双深邃的眸子,白浩郴的眼睛太过迷人,像浩渺的宇宙,让人看不穿,多少次她沉沦在那双眼睛里。

    “小夕。”白浩郴声音有些颤抖。

    小夕不敢再看他,她怕自己会不知不觉的原谅他,他的表情那么严肃认真,那么真诚,从没有过的真诚。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