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第一宠婚:天价萌妻太难追 > 570.第570章 滑旱冰

570.第570章 滑旱冰

    “你想玩什么?”白浩郴随意的问。

    小夕含着手指头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突然看到了马路对面的溜冰场,好多校园言情小说里都写到男猪脚带女猪脚滑旱冰啊。两个人手拉手好浪漫的。

    “白浩郴我们去滑旱冰吧?”小夕拉着白浩郴的手说。

    “你这智商的能学会?”白浩郴质疑的问。

    “没事啊,摔摔就会了。”小夕满不在乎的说。

    “放心我会贴身保护你的。”白浩郴趴在小夕的耳边暧昧的说。

    满脑袋精虫的大混蛋,就知道占我便宜。

    “走吧,走吧,快点。”小夕生怕他一激动直接上演**都市,来个街头狂欢。就赶紧拽着白浩郴的袖子要走。

    白浩郴笑笑说,“我这衬衣可是纯手工定制的,30万。”

    尼玛,早说啊,这弄皱了我可赔不起,小夕吓得赶紧狗腿的用爪子给他拍拍,擦弄不好啊。

    “白浩郴你能闭上眼睛吗?一下下就好?”小夕弱弱的问。

    “如果你要亲我的话就行。”白浩郴坏坏的说。

    “不是啦。给你变魔术。”

    “没兴趣。”

    “白浩郴你看飞机。”小夕突然说道,然后快速的低头对着白浩郴的袖子人工喷雾一番。

    “安小夕!”白浩郴怒吼。

    嘎嘎,被看到了,看样子当事人还很生气啊。

    “你往我袖子上吐口水。”白浩郴用刚走出冰箱的声音说。

    “我在给你去皱。”小夕坦诚的说。

    “你喷到我的袖钉上了。”

    “风吹得,航向偏差。”

    “你把袖钉喷脏了。”

    “一颗扣子而已。”

    “这是奥地利钻石。价钱是衣服的两倍。”

    尼玛,要吓死宝宝啊,小夕惊得赶紧抓着白浩郴的手擦扣子,,呜呜,好怕怕,幸亏刚才没让她给抓掉了。

    “你用我的手擦口水?”

    “扣子好贵的,脏了不好。”小夕嘿嘿的笑着说。

    “扣子贵?你知道我身价多少?”白浩郴嚣张的问。

    我擦的,貌似白浩郴被扣子贵的不是一般般啊。我怎么这么倒霉本来想救衣服,却误伤了扣子,想救扣子,又误伤了人。然后人比扣子贵,扣子比衣服贵。不行,大脑暂时混乱,我需要静静。

    小夕放开白浩郴的手,独自朝前走。

    “你干嘛?”白浩郴不解的问。

    “你太贵了,我摸不起。等你贱一点我再摸吧。”小夕调皮的说。

    “安小夕。你敢耍我。”白浩郴大吼一声就跑过来抓小夕。

    两人一前一后跑进旱冰场,哇,好清静啊,怎么没有人来玩呢?

    正当小夕疑惑之时,一个黑衣小弟走了过来恭敬的说,“大哥,已经都安排好了。”

    我擦的,小夕这下明白了刚才白浩郴故意找茬拖延时间是要让人提前来清场啊。

    “白浩郴,你把人都赶走了还怎么玩?”小夕气鼓鼓的说。

    “我跟你玩啊。”白浩郴眼神不善的说,然后手不由自主的磨砂着小夕巴掌大的脸。手感不错,光滑细腻,百摸不厌。

    小夕懒得理她,你丫的自己在这发春吧,大人我要去换鞋了。第一次穿旱冰鞋还真有点小紧张呢。

    “你左右脚穿反了。”白浩郴看着小夕的两只脚嘲笑说。

    “啊?”小夕低头一看可不么,我说怎么那么难受呢。

    “笨蛋,我来吧。”白浩郴说着就蹲下来帮她换鞋。

    “你在干什么?”小夕红着脸问白浩郴。

    丫的你是不是要帮我穿鞋吗?握着我的脚乱摸神马,都痒死了。

    “在帮你做准备活动”白浩郴强词夺理的说,“脚底按摩是很好的活动。”

    小夕也是无语了,摸摸忍受某人的****按摩。

    白浩郴笑眯眯的给她做了足足五分钟的准备活动才恋恋不舍的帮小夕把鞋穿上。

    然后小夕想站起来啊,尼玛起不来,稍微一动轱辘就滚啊,短短的几级台阶成了大麻烦,怎么办?

    小夕看看白浩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麻利的换上鞋,嗖的一下站起来滑到她面前。

    正当小夕愣神之际白浩郴一个附身,托着小夕的****,直接将她抱起,连着迈过台阶,潇洒的滑到场地当中

    “啊。”吓得小夕赶紧搂着他的脖子。

    “哈哈。”白浩郴看着她惊恐的样子就想笑啊。

    “快放我下来,讨厌啦。”小夕被他抱得不好意思,小脸通红。

    “好。”白浩郴坏笑着说,然后双手一松,小夕的身子下滑。

    “啊!”轮子一着地,立马向前滚去。小夕的身体迅速向后倒啊。

    白浩郴眼疾手快的,伸手托住她的小蛮腰,嘎嘎,这个姿势好有舞蹈范儿的。白浩郴笑笑,轻轻的吻上小夕唇。

    “你好坏啊,故意欺负我。”小夕大口的吸着空气说。

    “我在救你。”白浩郴坏坏的说。

    “要教你就好好教。”

    “遵命。”

    说完白浩郴就稍稍用力一拉,让小夕站直身子,然后伸出大手,温柔的抚摸她的手臂,长腿,嘴上振振有词的说,“胳膊伸平,腿绷直。还有”白浩郴带着温度的大手轻轻的在小夕丰满的胸部上徘徊,“还有挺胸,怎么回事?小兔子的脑袋要抬起来,这样才能保持平衡。”

    “白浩郴,你不知道师生要保持距离的吗?”小夕咬牙切齿的说。

    “哦,知道了。”说完白浩郴就马上松开了手,小夕瞬间摔倒在地上啊。

    “你,混蛋。”小夕坐在地上恼羞成怒的大喊,“白浩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明摆着故意让我摔跤。”

    “哈哈。”白浩郴开怀大笑,伸手一把拉起小夕,关心的问,“疼吗?”

    “疼死了。”小夕委屈的说。

    “给你揉揉。”说着,白浩郴的大手就左右开弓在小夕的屁股上各种揉啊,按啊。

    “你!”小夕发觉上当,可是没办法啊,稍微一动,就要摔倒,只好抓着白浩郴的脖子趴在他怀里。呜呜,自己好可怜啊。

    “白浩郴,你揉够了没?”

    “我的教学事故,要对你的屁股负责人。”

    “我没事了。”

    “那好吧。”

    白浩郴终于揉爽了,放开小夕,拉着她的手认真的教她滑旱冰。小夕由一开始的慌乱胆怯,到后来的轻松自如。别说白浩郴这个家伙真有点水平,不一会儿就把小夕这个笨蛋学生教会了。

    两个人围着大大的场地飞快的滑动,旋转,在白浩郴的帮助下,小夕还做了好几个高难度的动作,两人配合默契,场面相当震撼。

    当然了,可怜的小学生还是免不了要被腹黑的老师卡油啊。不过小夕玩的很开心,嘿嘿也好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