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第一宠婚:天价萌妻太难追 > 455.第455章 他走了

455.第455章 他走了

    第二天早上,安小夕被闹铃声吵醒,迷迷糊糊的按掉闹铃,她整个人就惊醒了。 ()

    昨天她说好了今天要去看白浩郴的,可不能失约了啊。

    安小夕匆忙起床洗漱,夏晶也醒过来,她的眼睛还是红肿的,看来昨天晚上她睡的并不是很好。

    “起来这么早干嘛,不多睡会啊,困死了!”夏晶打着哈欠,躺在床上不愿意起来。

    “我要去给浩郴送饭,你多睡会吧,公司那边你也不要太忙了。”

    “哼,你还知道惦记我,都不给我做饭啊,唉,吃醋了,吃醋了。”夏晶开玩笑道。

    “好啦,不跟你多说了,我要走了。”安小夕收拾好东西就出门了,只剩下夏晶一个人在房间里发呆。

    不管怎样,安小夕的心里都惦记着白浩郴,可是自己呢,刚刚失恋的自己又能去惦记谁呢。

    安小夕来到昨天那家饭店,老板娘很是客气的跟她打招呼。

    “哎呦,小姑娘又来给男朋友做饭了啊。快来快来,食材都给你准备好了,这可是今天新杀的老母鸡,特别补身体。”老板娘接过安小夕递上来的一叠红票票,这可相当于她一天的收入了。

    安小夕也不多说,洗净锅子,剁鸡块,倒油……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有了昨天的经验,今天很是顺手哦。

    老母鸡炖蘑菇,这是最有营养的补品了吧。安小夕一边做,一边想着白浩郴一会儿看到自己的惊喜样子,心中就高兴起来。

    虽然那个女人很不喜欢自己,但是这并不影响她对白浩郴的感情啊。

    安小夕想着,不停的往灶膛里添火。

    没错,为了让今天的鸡汤更好喝,安小夕没有选择高压锅,而是用起了大铁锅。

    安小夕并没有过多接触过这种东西,所以光是烧火这一项,就把她难住了。

    生火,放柴火,放煤,还不停的用扇子一点一点的把火煽起来,酿出来的烟把她呛的不行,安小夕不住的咳嗽。

    平时穿的干干净净的大小姐,此时正蹲坐在小板凳上,一点一点的烧火,给白浩郴熬鸡汤。

    烟熏火燎的厨房把她的脸都弄了,黑黢黢的,简直就是小黄蓉啊。

    “哎呀,小姑娘啊,用帮忙嘛,看你也没做过这伙计啊。”老板娘递过来一条毛巾,热情的说着。

    安小夕摇头道:“阿姨,谢谢您了,不用帮忙,我自己能行的。”

    接过毛巾,擦了一把脸,安小夕才觉得舒服了一些。这大夏天的,在火旁边烤着,也不是个啥好差事。

    “别客气,哈哈,现在咱们做饭都用高压锅炖肉的,就你非要用大锅,唉,虽说这大锅做饭好吃吧,但是也不至于把你折腾成这样啊。说吧,你那男朋友是不是特别帅啊。”大妈很八卦啊。

    安小夕羞涩的一笑,道:“阿姨,您就别逗我了,快来尝尝,这鸡汤味道怎么样。”

    安小夕盛出来一小勺,昨天的鸡汤,就是老板娘指导她做的,还不错,不知道今天有没有长进。

    “嗯,不错,好久没有喝到这么美味的鸡汤拉,还是咱们大锅做的好吃。”老板娘对安小夕竖起了大拇指,笑着说道:“你这汤送过去啊,你男朋友肯定很感动的,说不定喝完了,病就好了呢。”

    “谢谢阿姨。”

    安小夕腼腆的一笑,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要起锅了。

    “哎呀,小姑娘还害羞了呢,没关系别害羞嘛,大胆点,要不然那,这好男人就不好找了,当初我就是死乞白赖非要跟……哎呀不说了不说了,哈哈……”老板娘虽然话多了点,但是人绝对不坏,十分热心的帮安小夕起锅。

    炖了两个小时的鸡汤,安小夕一口也没舍得喝,就全都放进了保温盒里。

    告别了老板娘,安小夕便往医院走去。

    忙了一大清早,她连早饭都没顾得上吃,甚至衣服上还有不小心蹭上的灰尘。脸上也是有几道灰,看上去很是滑稽啊。

    不过,一想到白浩郴能喝到自己亲手做的鸡汤,她的心里就一阵激动。

    白浩郴一定会很感动,如果正好他妈妈也在的话,没准看见自己这么努力,就不会那么凶了呢。

    嘿嘿,一想到这些,安小夕就不觉得累了,只要白浩郴的身体能尽快好起来,自己做再多的事也是值得的,辛苦一点算什么,平时白浩郴为自己做的还少吗。

    安小夕快步往医院走去,不顾旁边人对自己异样的眼光。

    来到病房门口,安小夕的心情更加激动了。深吸一口,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虽然只隔了一天没见,但是她的心情却仿佛隔了一年没见。这才是真正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小心的推开病房,房间里空无一人。

    走错了?

    安小夕退回去,看看病房号,没错呀。

    难道是换病房了?

    还是病情有什么新情况?病的更严重了?

    呸呸呸,安小夕连忙暗道自己说错话。

    那他为什么不在病房里呢?再看看里面,白浩郴的东西也全都没有了。

    正好这时候旁边走来一个小护士,安小夕连忙拦住问:“你好我问一下,住在这个病房里的白浩郴去哪里了?”

    小护士看了一眼安小夕,认出她是昨天签字的那个女孩儿,说道:“他啊,昨天下午就出院了啊,你不知道吗?”

    安小夕的脑子嗡的一下就炸开了。

    什么情况?出院了?

    她一不留神,手中的保温盒也摔到了地上,鸡汤洒了一地。粘稠的棕黄色液体弄到了地板上,滴到了安小夕的身上。

    可是她一点也没有注意到,眼神有些发直的看着病房里面。

    怎么可能啊,他出院怎么不告诉自己一声呢。

    “那你知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安小夕突然扳住了护士的肩膀,急切的问到。

    她的表情很是难看,估计这时候她都快哭出来了,掉在地上的饭盒也不知道去捡。

    “我,我怎么知道啊?”护士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昨天还是十分淡定的签生死状的女孩儿,怎么今天就这么疯癫了啊。

    “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安小夕很是着急,不知所措的放开了护士,肚子喃喃自语。

    小护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很是奇怪的看着安小夕,低声道:“我怎么就应该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