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农家巧媳妇 > 340.第三百四十节:好妹妹
    凝烟当然不会真的要了薛桂枝的命,但是敲打一二还是要的,最后要怎么决定却还要刘富贵决定。

    因为天色也不早了,刘富贵虽然厌恶薛桂枝,却也做不出真的将她赶出去的事情,但是,留下她却又膈应的慌,家里老人心善,春红也没立场去做什么,而他晚上又不能留在家里,所以,十分的犹豫。

    “这样吧,你要是不放心,就让春红去干娘家去吧,正好明天两个新娘子一起出嫁,你就留在家里看着她吧……”

    刘富贵一听这个办法不错,随即也就点了头。

    当然,凝烟还是不怎么放心,就让青杏留在了刘家,正好照顾阿公阿婆。

    薛桂枝听说可以让留下了,自然是开心的不得了,乐颠颠的就要往新房里钻,却被刘富贵一把给揪了出去:“那是我和春红的洞房,麻烦你去厢房……”

    薛桂枝虽然不愿意,但是却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屁颠屁颠的去了厢房,这个时候她当然不会做出讨厌的事情让人将她轰出去,那个王妃听说很厉害,就刚才那样子就知道不是个好惹的,所以,她这些天先好好表现一下再说,只要能留下,那王妃又不能一直留在刘家,那个时候就好办事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呢,整个石拉子村就沸腾了,三家一起办喜事,两家娶一家嫁,到处都张灯结彩的,因为都要办酒席,所以,直接就在村里的空地上摆了酒席,全村人几乎都到了,再加上各家的亲戚朋友,足足摆了四十桌,那饕餮楼的伙计就直接将炉灶搬在了空地上,当场煎炒烹炸的,那香味飘出了十几里地呢。

    当然,更让大家兴奋的是,宁王和宁王妃亲自为三对新人主了婚,这可是无上的荣光呢,虽然宁王当天就回去了,但是王妃却没走呢。

    那薛桂枝却没管这些,她眼里光看着那一盘盘精致的菜肴了,又是鸡又是鸭的,几乎每一盘都是肉,还有一些她叫不上名字来的菜肴,光看着都要流口水啊,当然,吃的喝的在她眼里还不算什么,她想的是那些金银啊,只要弄点那些个东西,那么想要什么换不来啊?

    只是……

    想到这个她就郁闷,那个叫青杏的怎么就跟个鬼似的啊?每次她刚要动心思的时候,她就忽然出现了,几次吓得她都想尖叫。

    不过,现在好了,外面开饭了,大家可都去吃喝去了,房子里就剩下新娘子还有喜娘,那喜娘可是外面的人,只有那个叫春红的小孤女在,那是她儿媳妇啊,那是应该被拿捏在自己手里的,所以,有恃无恐。

    两个喜娘都是王府里的人,是桂嬷嬷挑的,那都是见过世面的人,所以,薛桂枝一进来,那两个嬷嬷就知道这个是什么货色了,但是,王妃曾经交代了,婚礼当天只要别太出格,任何事情都可以暂时忍着,等婚礼结束了再说。

    那薛桂枝根本就无视两个喜嬷嬷,进了门就东瞅西瞅的,发现屋里什么都是好的,烛台是银质的,梳妆台上还有首饰盒子,那么漂亮的首饰盒子里肯定不会没东西,随即就走过去,抬手就打开了,顿时瞪大了眼睛,里面竟然是一整套的珍珠头面,那珍珠,都跟眼珠子似的大小……

    春红自然听见了那个婆婆在做什么,但是她有不好出声,只能干着急,但是此时,其中一个喜嬷嬷却开了口:“这位太太,那些东西都是王妃给置办的,你最好莫要摸坏了……”

    “唉吆,摸摸就摸坏了啊?”薛桂枝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我可是富贵的娘,这个人的婆婆,难道看看我儿子的资产都不行?我告诉你们,我可是这家的女主人,你不过是个下人,凭什么管我呢?”

    那喜嬷嬷只能翻个白眼不说话了,这种人根本就没办法正常沟通。

    薛桂枝则顺手将盒子盖上了,但是,手里却将一对珍珠耳环给藏在了袖子里了:“行了,不看了。”然后转身就走。

    青杏的任务就是盯着薛桂枝,她的小动作自然不会落下,这次却没有阻止,而是任由她将珍珠耳环拿回了厢房藏在了自己的包袱里。

    三场婚礼一直持续了三天,直到凝香三日回门,村里最后摆了一次酒席之后,算是彻底的结束了。

    杨文彦因为去了州府做捕头,所以,他就在府城重新买了一座宅子,虽然比在县城的要小了很多,但是,一家四口也足够住的,此时成亲就是将凝香接到了庆州府城里去的。

    原本凝烟想送大姐一座宅子的,但是,杨文彦说什么也不要,他娶媳妇,就要自己奋斗养活媳妇孩子,不可能靠媳妇的,凝烟也就作罢了,心里倒是高兴的,起码大姐夫是个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大姐也就不枉爱他一场了,虽然那个婆婆杨李氏有些别扭,但是谁家还没个极品亲戚啊?大姐虽然心软,但是却也不是个没底线的,更何况,干娘何孙氏跟着陪嫁去了杨家,还有珍珠跟着,所以,相信她不会被拿捏住的。

    而凝香倒是没什么伤感的,因为王府就在府城,她唯一就是有些放心不下小弟和小妹而已,不过,凝烟说了,明年狗蛋考过童生之后,就会将他带去州府的州学念书,到时候小妹也肯定跟着去,所以,她走的倒是十分的从容淡定。

    等到一切热闹过去了,村里的人就很快的恢复了正常的工作,此时已经开始农忙了,该种越冬小麦了。

    不过,凝烟倒是发现了,凝雪这几天似乎就在强颜欢笑,也是啊,这都四个多月过去了,轩辕凌志那边虽然有消息过来,但是却没提凝雪的事情,凝雪能沉默的等了四个月,已经很不容易了。

    “小妹。”凝烟想了想,现在没什么事情了,也该找她谈谈了。

    “二姐,怎么没歇个午觉啊?”凝雪看见凝烟走进来,不由得笑笑。

    “我不困,你要睡了吗?”凝烟挑眉。

    “没有啊,我正想做做点针线呢。”

    “大姐走了,今晚我跟你睡好不好?”

    “好啊。”凝雪点头,“还好二姐夫不再,否则啊,我明天早晨又要被他的眼刀子扎成窟窿了……”

    “你这丫头,竟然敢打趣宁王妃,可知罪?”凝烟忍不住板起了脸来。

    “王妃饶命……”凝雪急忙佯装了害怕,急忙行礼,然后两个人笑了起来。

    可是,笑了两声之后,凝雪却笑不下去了,甚至眼圈还红了。

    “难过就哭出来吧。”凝烟伸手将凝雪揽进了怀里。

    凝雪趴在凝烟的肩头,却哭不出来:“二姐,我想去找他,我想问问他到底要怎么样对我……如果他在努力,那么我也可以等,如果他……那么我也好死心……”

    “小妹,如果二姐说,让你再等一下,你愿意吗?”凝烟觉得她现在去有些过早。

    “为什么?”凝雪坐直了身子皱眉。

    “那边一直有消息传来的,刚开始是因为逸王刚过去,需要收服当地的势力,就像你二姐夫这些日子也忙的不可开交一样,但是因为有卢大人帮衬着,所以,他现在才清闲了下来,但是,逸王那边却没有这边这么轻松的,所以,他需要的时间肯定要长一点,如果你现在贸然过去,万一……”

    “好,我听二姐的。”凝雪是个冰雪聪明的人,凝烟一点,她立马就明白了其中的厉害,急忙点头,“我再等等,等到小弟明天考完童生试……”

    “嗯。”凝烟点头,“不过这些日子就要委屈你了……”

    “我不委屈,只要他值得我等,我就不委屈……”凝雪长出了一口气,“其实二姐,我现在倒是宁愿我没对他动情,我宁愿我喜欢的是个普通人,哪怕他就是饕餮楼的掌柜的,我就当个普通的老板娘就好……”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所以,没什么好后悔的,就像当初我跟轩辕凌云,其实我没想过有一天会再爱上一个人的,但是,真的爱情来了,却是挡不住的,为了他,你可以放弃你之前坚持的所有,也愿意为他承受任何的委屈……不过……”凝烟双手捧起了凝雪的脸,“记住,那个男人要值得才行,如果哪天觉得不值得了,难过一下下就好了,不许一直哭哭啼啼,不许优柔寡断,一定要快刀斩乱麻,明白吗?我们陆家的姑娘,没有男人,一样可以活的好好的……”

    “二姐,我明白,如果他……我肯定会难过,但是绝对不会寻死觅活,也绝对不会摇尾乞怜……”凝雪说的斩钉截铁,“就像你之前说过的,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可有的是……”

    “这才是我的好妹妹……”凝烟笑了起来。

    就在此时,青杏在外面禀报:“王妃。”

    凝烟看了一眼凝雪,然后走了出去:“怎么了?”

    “那个薛桂枝偷了不少的东西,此时正在家里闹腾着要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