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农家巧媳妇 > 314.第三百一十四节:办法总会有的
    周家。

    周况氏是冰着一张脸进门的,吓得跟随的丫头婆子没有一个敢出大气的,进屋之后就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怎么了?”周正看着自家夫人的样子,就知道接风宴不顺利,心里不由得暗喜,还好自己没去,也没让儿子过去,否则……否则就更没脸了。

    “老爷,那宁王妃简直欺人太甚……”周况氏一拍桌子,就将在府衙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你说那陆家是不是太过分了?抢了咱们的皇商现在又这么下咱们的面子,可怜玲儿啊……脸都肿了……”说着就哭了起来,女儿今天根本就没吃几口东西,回来就哭着进屋了。

    “行了。”周正却忽然沉声一喝,“别哭了,烦不烦?”

    周况氏吓了一跳,急忙收了声,但是还是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受了委屈难道还不让人哭?”

    “哭能改变现在的状况?再说了,当初还不是你做的好事?那陆凝香不是你托人给买回来的?”周正起身来回在屋子里踱着步子,然后抬手指了指妻子,“你看看你将伯泉娇纵成那个样子……现在终于闯祸了……”左一个小妾右一个小妾的,女人多了也就罢了,却还弄些样,将人整死整疯的……

    “这怎么又怪我了?”周况氏忍不住低头继续嘟囔,“老爷难道就不娇纵泉儿了?再说了,谁知道那么无父无母的几个孤儿,忽然有一天能……”能发达了啊?那个陆凝烟掉水里没死了反而还能耐了,早知道这样,她才不会听了那个牛桂的话,给儿子买了陆凝香啊。

    周正再次叹口气,他是小看了那个女人了,原本以为宁王也不过是玩玩,却没想到,那女人本事还真不少,不仅在京城威名远扬,更是将个宁王迷得五迷三道的,甚至连方家的的大爷都斗不过他们,那么……他们堪忧啊。

    “老爷,你说咱们该怎么办啊?”周况氏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以后这个庆州府都是宁王的,他们还能有日子过吗?“你得想个办法啊……”

    “怎么办?凉拌。”周正白了妻子一眼,“办法?一时半会的能想出来吗?”然后转身往外走,还是去小妾那里爽快下再说,但是刚走到门口,就看见周伯泉走了进来。

    “爹……”周伯泉其实长得一表人才,乍一看谁也不以为会是那么暴虐变态的人。

    “嗯。”周正看了儿子一眼,“不是让你在家待着吗?又去哪里了?”

    “爹,我没出去。”周伯泉嘿嘿一笑,“我刚才在后院子溜了一圈,这个时候,儿子哪敢到处跑啊?”自从宁王要回来的消息传回来,他就紧张了,今儿是接风宴,按理说他该跟着他爹一起去的,但是,他爹不敢去,他更不敢去,他爹能装病,他自然也能啊,最后只把娘和妹妹给发过去了,这不听说回来了,赶紧过来打听一下消息啊。

    “嗯。”周正点头,“这些日子,最好老实点,否则,万一撞到陆家人手里,谁也救不了你……”顿了一下,“还有,将你房里的女人打发几个,收敛一些……”

    “是。”周伯泉急忙点头,虽然心里不愿意,但是他也不会蠢傻到这个时候还顶风上,反正房里的几个女人也都玩腻了,弄走就弄走吧,不过,他可是刚发现了妹妹身边的一个小丫头模样不错,正好可以弄过来一解深夜寂寞。

    周正那郁闷的心情总算是缓解了一下,然后一甩袖子走了。

    周伯泉这才进了屋子:“娘,今儿的宴会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刚才我看见妹妹眼圈红着跑进了屋子里……”

    “可不是啊……”周况氏叹口气,就将今儿在宴会上被凝烟惩治的事情说了一下。

    “这个死婆娘……”周伯泉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别落我手里……”

    “儿啊,慎言。”周况氏急忙摆摆手,“现在这庆州府可是她的天下……”

    周伯泉顿时闷哼了一声,但是还是闭了嘴,不过心里却还是万般恼火,陆凝烟,千万别让他逮着机会,否则,一定要她好看,一个小小的村姑,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

    从正院里出来,周伯泉背着手脸色难看。

    “伯瑞拜见大哥。”刚走了没多远,一个青衣男子就走了过来,恭敬的行礼。

    “二弟啊,这是要去哪里啊?”周伯泉看了一眼周伯瑞,淡淡一笑。

    “小弟正要过去给母亲大人请安。”周伯瑞恭敬的回答。

    “嗯。”周伯泉点点头,“母亲刚回来,正在生气呢,你去好好跟母亲聊聊吧。”然后侧身就要离开,对这个庶弟,他还是比较喜欢的,他是比较识时务的,对自己一向巴结讨好,也算是他的一个左膀右臂吧,而且他脑子灵活,以前的很多寻欢作乐的点子可都是他给出的,而且,他的生母云姨娘也是个懦弱的,在整个府里基本就是个透明的存在,也不担心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看大哥脸色不对,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周伯瑞却忽然开口问了一句。

    周伯泉看了一眼周伯瑞,忽然叹口气:“是啊,那宁王来了,咱们整个周家都舒心不到哪里去了……以后都要夹着尾巴做人了……”

    “是不是宁王对咱们周家发难了?”周伯瑞皱眉,“不过也差不多了……”

    “暂时还没有。”周伯泉叹口气,“但是今天,宁王妃却打了妹妹的耳光,对母亲也是百般刁难……摆明了就是跟咱们过不去……”

    “这……”周伯瑞倒吸口凉气,“那宁王妃是陆家的人,的确是麻烦啊……”

    “父亲都不让我出去了……”周伯泉一脸的颓废,不出去怎么玩乐啊?岂不是要闷死?

    “那就暂时避避风头也好,毕竟……当年的小嫂子……”周伯瑞的话顿住了,“陆家有怨气也是应该的……”一年的时间不到,就将好好的一个女人给折磨疯了,任谁都不会算完的。

    “别说了,我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周伯泉一脸的低沉,“谁知道陆凝烟那个死丫头掉水里没死了,救上来之后就变厉害了?早知道这样,我……我怎么也要将陆凝香给供起来啊……”可惜,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那陆凝香长得漂亮,当个瓶放家里也浪费不了几斤粮食啊。

    “大哥莫急。”周伯瑞急忙笑笑,“办法总会有的……”

    “你有办法?”周伯泉的眼睛顿时一亮,当初他不是没对陆家下手,但是,那陆凝烟也着实厉害,将那些人打的屁滚尿流的,后来陆家更是来了好几个高手,他真是没辙了。

    “小弟先去给母亲请安……”周伯瑞却并不接话。

    “去吧去吧。”周伯泉愣了一下,然后摆摆手,“今儿晚上大哥在屋子里备下酒席等你来,咱们弟兄两个把酒言欢……”然后忽然压低了声音,“爹让我将屋里的人都送走,今晚正好尽尽兴……”

    “那晚上,小弟就去叨扰大哥了……”周伯瑞顿时喜上了眉梢,“小弟可早就眼馋哥哥的那些个美人儿了……”

    周伯泉笑着伸手拍拍周伯瑞的肩膀,然后转身走了。

    看着周伯泉的背影,周伯瑞的嘴角勾了勾,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转身去了正院。

    松园里,云姨娘正在念佛,看见儿子回来,急忙起身迎了上去:“儿啊,那边没事吧?”

    “娘啊,能有什么事情?”周伯瑞却笑了起来,“宁王来了,你觉的周家还有好日子过吗?”

    “那……”

    “娘,你对那个薄情的男人还不死心吗?”周伯瑞伸手扶住了云姨娘的肩膀,“周家有多脏,这么多年,难道你还没感受清楚吗?”

    “我……”云姨娘的眼眶红了起来,然后叹口气,“瑞儿啊,可是,那毕竟是你爹啊……”

    “可是,他有把我当儿子吗?”周伯瑞却冷哼了一声,“或许也可以说,他除了他自己,将谁放在心上过?”大哥是嫡长子,却给养废了,弟弟妹妹都娇纵跋扈的要命,根本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瑞儿,你……”

    “娘。”周伯瑞的脸色沉了下来,“这个周家里,死了多少人了?这些年要不是你生病低调下来,你觉得咱们母子能活下来?你没去兰园里看看?女人一个个的比儿子换衣服的速度都快……”

    云姨娘只觉得浑身冰冷,她不得不说儿子说的很对,但是,这么多年她已经学会了隐忍,难道真的要……

    “娘,如今的形式难道你还看不明白?宁王是绝对不会放过周家的,咱们与其等着被连累,还不如费力拼一把,说不定,宁王妃还能网开一面……否则,等着的,也就是一个砍头……”

    云姨娘一下子就跌坐在了椅子上,脸色煞白。

    周伯瑞也不急着追问对方的决定,而是在旁边坐了下来,喝着茶水慢慢的等着。

    良久,久到让人觉得似乎都要睡过去的时候,云姨娘终于使劲的呼了一口气出来,然后点点头:“瑞儿啊。娘听你的,你想怎么做,就去吧……”她已经这样了,死活都没所谓,但是,儿子还年轻,那么聪明,不能跟着周家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