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农家巧媳妇 > 185.第一百八十五节:跟长公主很像
    慈宁宫是冯太后的住所,虽然老太后早就不理朝政了,如今每日都吃斋念佛的,但是后宫总归她是最大的,先来给她请安总是没错的。

    刚下了轿子,就听见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了过来:“还真巧,竟然在门口就遇到了宁王妃……”

    凝烟抬眼看去,只见环佩叮咚的走过来一群女人,为首的那位看上去珠圆玉润,肌肤胜雪,披了一件珍贵的白狐皮的斗篷,行动之间露出了里面淡粉色的裙摆。

    “见过金嫔娘娘。”凝烟冲着金嫔行了晚辈礼,没办法,对方虽然是嫔,但是品级不够啊,她是亲王妃,是超一品,而嫔只是从二品的品级,差了好几级呢,但是却也不能让对方给自己行礼,毕竟人家是皇上的女人,总得给皇上面子才行,所以,她行晚辈礼就没人能挑出错处了。

    凝烟之前没见过金嫔,但是桂嬷嬷却将宫里的人员都介绍的很清楚,等级也分的明白,有时候虽然看服饰会感觉差不多,但是后宫里规矩最严的就是凤钗。

    只要正式场合,都要佩戴凤钗的。

    但是,这个凤钗又有讲究,太后皇后都是九尾凤头钗,那九条尾巴上分别镶嵌九颗色彩不同的宝石,那简直就是华丽异常光彩夺目,往下的皇贵妃和四妃则是七尾凤钗,再往下就是夫人嫔只能佩戴五尾凤钗,再往下品级的是三尾凤钗,那些没受过皇上宠幸的则不能在宫里佩戴凤钗。

    至于宫外的勋贵夫人们,则只有正妻能佩戴凤头钗,是没有尾巴的那种,其余的姨娘侧妃什么的都是不能佩戴凤头钗的,否则就要挨板子的。

    凝烟看见对面头上的是三尾凤头钗,那就只能是低级别的妃子,但是看她的衣着什么的又很奢华,说明她目前还是受宠的,而在皇宫里低品的妃子里依然还受宠的,就只有这个金嫔了,她也是十八皇子的生母,而十八皇子今年刚三岁。

    但是人家再年轻,辈分却在那里摆着呢,这轮起来也是她老公的庶母啊,是她的庶婆婆啊。

    “宁王妃太客气了。”金嫔急忙上前一步将凝烟给扶住了,“都是来给老祖宗请安的,咱们之间就不需要这么见外了……”

    “礼数不可废。”凝烟淡淡一笑。

    金嫔的眼里闪过了一道精光,但是很快就消失了,笑着拉起凝烟的手:“走吧,咱们赶紧进去,估计老祖宗都等急了,宁王可是找了一个可人儿呢……”心里却有些叹息,这么漂亮的媳妇,宁王却无福享受啊,而且,万一有一天……只能叹一声红颜薄命啊。

    凝烟也没拒绝,也不拘谨,低着头随金嫔迈进了慈宁宫的大门。

    有太监急忙赶眼色的高声通报:“金嫔娘娘到,宁王妃到……”

    里面立马有太监跟着高声通报。

    慈宁宫很大,进了大门要通过一个很大的院子,虽然现在是冬季,但是两边还有不少的四季海棠,如今竟然开的是如火如荼的,再加上要过年了,到处又被布置打扫过,各色的

    宫灯全部挂了上去,所以,置身其中,竟然一点也感觉不到冬天的寒意,反而有种暖洋洋的感觉。

    穿过前园,又绕过了一座假山,这才看见了正殿的大门。

    此时,慈宁宫的正殿里,已经坐了几个女人了,但是,当听见太监禀报的时候,除了主座上的太后和她下手的老太妃之外,其余的人都站了起来。

    没办法,这些人的品级太低了。

    凝烟进门没敢抬头,低着头跪倒在地:“宁王妃陆凝烟拜见太后娘娘,万福金安。”对这个老太太,凝烟还是挺有好感的,毕竟之前要不是她,轩辕凌云和轩辕凌志估计也活不下来,所以这个礼,她行的倒也心甘情愿。

    “起来吧。”冯太后倒也没为难凝烟,随即就抬抬手。

    “谢太后。”凝烟这才叩谢,然后在蕊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既然和云儿成了亲,那就是一家人,希望你能好好照顾他,那个孩子……是个……好孩子……”冯太后说着,竟然露出了些许的伤感。

    “太后啊,宁王吉人天相,这些年为大夏立下了赫赫战功,老天爷会怜悯他的。”胡太妃急忙起身拿了帕子递过去,“你看,这不是媳妇都有了吗?”

    “对对,菩萨会保佑的……”冯太后顿时点点头,“佩云啊,将那柄玉如意拿过来……”

    旁边垂首伺候的展嬷嬷立马点头,转身进了内室,很快就拿了一个托盘走了出来,在太后的示意下来到了凝烟的跟前。

    凝烟急忙恭敬的伸手接了。

    “这是普济寺的弘一法师亲自开过光的。”冯太后慈爱的看着凝烟,“很灵验的,放在屋子里也能驱邪祛病……”

    凝烟急忙再次跪谢,然后将玉如意递给蕊拿着。

    “太后这么大手笔,这不是让臣妾们破产吗?”胡太妃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从手上褪下了一个莹白色的玉镯,“罢了,这还是当年先帝赏赐的,名为寒玉镯,冬暖夏凉的,就赏了吧……”

    “你还是这么小气吧啦的。”冯太后忍不住笑骂了一句,“别丢人了,我库房里还收藏了一块寒玉,赶明儿找玉匠再给你雕两个……”

    “那就谢谢小姐了……”胡太妃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

    凝烟看着两个老太太的相处,心里忍不住喟叹了一声,自古妻妾是天敌,能这样和睦相处几十年的妻和妾,说实话,少见。

    这胡太妃以前是冯太后的贴身宫女,后来冯太后嫁给先帝之后,就做主让先帝将胡太妃也收了房,胡太妃却始终将冯太后奉为主子,一生未育,后来先帝走了,胡太妃就重新搬进了慈宁宫,陪着太后至今,冯太后对她也是十分的敬重。

    就在此时,外面的太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皇后娘娘嫁到,丽妃娘娘嫁到,贤妃娘娘嫁到,容妃娘娘嫁到……”

    凝烟想着,这个太监的肺活量真大,一口气喊了这么多个名字。

    “这是商量好了一起过来的吧?”冯太后忍不住看着胡太妃笑了起来,“今儿倒是来的齐全……”

    “宁王好不容易娶了亲,大家都高兴着呢,怎么也得来看看新媳妇不是?”胡太妃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很快,呼啦啦的进来一大群人,为首的则是一身明黄凤袍的郁皇后,稍后一点的则是丽妃贤妃和容妃,她们后面还跟着几个品级不高的女子。

    众人呼啦啦的跪了一地,先给太后请安,然后给太妃请安,这才起身,等到皇后落座,众人又给皇后请安,等到大家都落座了,凝烟又重新站出来给皇后磕头。

    郁皇后看着下面跪着的女子,心里是一阵阵的膈应啊,自己的儿子吴王那是即占了个长字又占了个嫡字,无论从哪个方面论,储君之位都该是他的,就算丽妃能狐媚了皇上,但是有狐媚子手段的可不止她一个啊,再说了,她年纪也不小了,还能争过那些小年轻的?就算皇上偏心楚王一点,但是却也不敢就下令立他为太子啊,都不用自己出头,御史台的那些老家伙们就不会同意。

    但是,唯一的变数就是宁王,想到宁王她就又有些气太后,当初刚出生的小婴儿死了也就死了,偏偏这老太太说都是自己的孙子,亲自抱过来养,后来又送去了他的外祖家,这不等于放虎归山吗?这些年,多少刺杀他的人啊?结果无一生还啊,好不容易等到他战场负伤中毒,命不久矣了,她觉得是菩萨显灵了,结果,又弄了个什么冲喜的新娘过来,说实话,她真担心啊,万一被冲好了,那可咋弄啊?如想要杀他就更难了。

    凝烟跪在地上,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半天也没让起身,皇后这是要给她下马威吗?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脸色微微的变了变,丽妃的嘴角更是忍不住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皇后这个蠢货,这个时候竟然还摆架子……

    太后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郁皇后这才回神,心里懊恼咋这个时候走神了啊?但是面上却很快就展露了笑容:“快起来吧,看看我,看着这个身段这模样啊,竟然以为见到了当年的长公主了呢,一时间竟然有些恍惚了……”

    众人的目光忍不住再次投向了凝烟,目光里都不由得就带了几分深意。

    晶莹长公主当年实在是太出彩了,这么多年,皇上都没忘了那个女儿,当年一把大火将长公主的寝宫水晶宫给烧了,但是皇上还是下令重新按原样又给建了起来,里面的摆设甚至还都是按照原来的样子,日日都有宫人打扫守护,虽然大家不说,但是不代表大家不知道,逢年过节的,今上都会去坐一坐,不是缅怀长公主,又是做什么呢?

    太后却也忍不住缩了缩眸子,皇后不说她还没觉得,皇后这一说,她这才发现,宁王妃也有一双狭长的眸子,一笑弯弯的,跟月牙似的,和当年的轩辕莹几乎是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