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成为团宠后我一直在掉马 > 第三十二章 我要他一只手

第三十二章 我要他一只手

    傅景鑫一心扑在顾念身上,根本没空理会那个老太太,钱家而已,拿点钱就能摆得平。

    他小心的把顾念抓着沈卓盈的左手拿下来,找来队医继续帮她包扎,怎么会有人这么能忍痛。

    突兀的敲门声响起,警员为身后的人让开了路,何局长大步走了进来。

    傅应婉一愣,连忙迎上去,礼貌的说道:“何局,真是不好意思,我们......”

    何局长敷衍的冲她点点头,径直走向被围着的顾念:“顾小姐怎么还受伤了,景鑫,我不是跟你说过了,顾小姐是我的朋友,不管发生了什么肯定都是误会,怎么还让顾小姐在这儿待着呢?”

    傅应婉一脸的不敢相信。

    上次顾念被何局长带走这事就一直让她放不下,她怎么都想不通顾念是怎么和何局认识的,更何况是上面的人?

    顾念抬眸看向他,这警局的人果然各个都是人精。

    她眉眼冷淡的点点头,算是给了一个回应。

    傅应婉对她这种不上道的样子很不满:“你这是什么态度?”

    何局长冲着傅应婉摆了摆手:“发生这种事顾小姐难免心情不好,可以理解。”

    傅应深不擅长处理这种事,下意识的看向了傅景鑫。

    然而傅景鑫也没料到他们局长会突然出现,他想从顾念那里得到些答案,但是顾念的脸上依旧是漫不经心的样儿,对这里发生的事情都漠不关心。

    钱老太太一看这情势,立刻拍着心口大声骂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警察都收了好处,根本没打算为我们主持公道。”

    何局长咳了两声:“老太太,这事你是怎么想的?”

    钱家在h是顶多只是排在末梢,何局长还没看在眼里。

    他不管顾念是谁,也不管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他只知道顾念不能在他的地盘上出问题。

    说白了,这个面子他也不是卖给顾念的,顾念身后的褚江行才是他忌惮的对象。

    傅应婉当然也不想这件事闹大,她示意钱老太太说出自己的要求:“刚才您也听到了这个女孩的话,要是真闹上法庭,您的孙儿也不一定就能胜诉。”

    钱老太太一听她这话,心里也有些打起了鼓,但是面上却还是拿捏住了几分:“这事儿你们要是想私了也不是不行,我孙子的腿金贵的很,你们得拿出个道歉的态度,你们看着办吧。”

    “钱老太太,这事儿怕是不能私了。”

    随着一声沉稳的低音,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大步走进来,他环视了一圈,几乎是一眼锁定了坐在椅子上微低着头的顾念。

    这间审讯室里的人很多,但是无疑顾念一定是最扎眼的那个。

    她穿着一件简单的t恤,身上还有些血迹,队医正在帮她清理左手的伤口,掌心几乎血肉模糊了。

    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伤得很重。

    但是那个女生却像是一点感觉不到疼痛一样,队医夹出玻璃渣的时候她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清冷的眼神就那么淡淡的看向下方。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又是谁?”钱老太太又要发脾气,真当她老太太好欺负么。

    向东递了一张名片给何局,语气不卑不亢:“何局长既然知道这是个误会,那我们就先带顾小姐回去了,至于今天这事儿,我们没打算私了,也不可能私了,不过人已经是第二次进你的地盘了,何局长。”

    “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何局长连连点头承诺,不为别的,就因为那张名片上有一个图案,是个霍字。

    向东走向顾念,微微低头:“顾小姐,您的伤得去医院处理。”

    这人一看就是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的,态度言语极为得体,这么一句话就让傅应深几人连忙带着顾念跟着他出了门。

    傅应婉紧皱着眉,刚才她特意看了一眼那张名片,上面连个公司的名字都没有,而且她在h城也没听说过有这么个人,顾念是怎么认识他的?上次她从警局离开,也是因为这个男人?

    顾念长得倒是挺好看的,这小丫头还挺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

    钱老太太没明白怎么一张名片就带走了顾念,她不满的戳着拐杖:“就这么放走了她?赔偿呢?”

    何局长不耐烦应付她:“还想要赔偿啊钱老太,你快回去跟钱万商量商量,看看你们全部的家底够不够赔给人家!”

    警局门口停了一辆黑色的车。

    向东本想上前去为顾念打开车门,但是没想到车门却先开了。

    从车上下来的人是霍祁严。

    他穿着早上出去的那件黑色衬衣,眉眼深邃犀利,白皙的指节修长好看,指尖透着微微的凉薄,手上一动,车门随之关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向东眉头一跳,停下脚步守在一旁。

    霍祁严老远就看到了顾念身上的血迹,那红色刺的他头疼,这会儿走进了才发现顾念何止身上是血,整个左手已经被染成了血色。

    对上霍祁严的目光,顾念下意识的收了左手。

    “躲什么!不知道疼?”霍祁严眼疾手快的抢上前一步抓住了顾念的胳膊,用了点巧劲攥着她不让她握拳,“不准握拳!”

    顾念被他抓着,清冷的目光盯着他看了两眼,之后垂下头,只低低的应了一声。

    傅景鑫脑门的青筋跳了两下,目光在他们两个之间转了几转,觉得有点不太妙。

    听了霍祁严的话的傅应深立刻觉得找到了同盟,连忙也跟着说道:“念念你听话,可别再动了,我们去医院,那个你是念念的朋友吧?”

    霍祁严抿了抿唇,再抬眼的时候目光中有一丝难以察觉的郑重:“傅叔叔,我叫霍祁严。”

    向东差点咬了舌头。

    他听到了什么?

    霍三爷叫了谁叔叔?

    这世界上能让霍三爷叫叔叔的人他向东还真没见过几个。

    h市中心医院。

    诊疗室里。

    顾念坐在病床上,医生正在给她的手缝针。

    之前因为伤口上全是血,所以他们也没看太清楚,这会儿伤口被清理过,皮肉外翻的伤就露了出来。

    因为顾念直接抓住了酒瓶的断口,之后又用了力夺过酒瓶,手心里的肉有半圈都被剜了起来,这会儿更是触目惊心。

    傅应深的眉头皱的紧紧的,医生每下手一次他都要跟着咬牙,一旁的沈卓盈看着看着眼睛就要红。

    傅景鑫被憋得狠了,重重在墙上捶了一拳。

    原本靠在墙边一言不发的霍祁严转身出了门,傅景鑫看到他的动作,目光微动。

    走廊尽头很安静。

    窗外的树枝轻轻摇晃着,天空很高很蓝。

    霍祁严的声音在这走廊里显得有些空荡,但是话里的意思却残忍又毫不留情。

    “我要他一只手。”

    身后传来些响声,霍祁严微微侧身,抬眸,对上了傅景鑫的目光。

    傅景鑫没料到自己跟出来会直接听到案发现场

    当着他一个刑警说废了别人的手,这个霍祁严会不会有点太嚣张了。

    但是不能否认,作为顾念的哥哥,傅景鑫听着很舒服。

    “沈家有点麻烦,父亲一向只专心科研。”

    傅景鑫直接说了来意,说白了,傅家到他这里,根基还太浅。

    沈家横跨政商两界,盘根复杂,而且,是真正在那个圈子里面的家族,也就是说,不是靠钱就能解决的了。

    最近发生的事情让傅景鑫处处掣肘。

    “沈家?算什么?”霍祁严点燃了一根烟,完全没把医院的禁令当回事。

    傅景鑫噎了一下。

    霍祁严缓缓吐了烟,深邃的眉眼中沉沉的像是笼着什么,衬衣上的两颗扣子解开着,微微歪头看着他,矜贵的不像话。

    他刚才那句话一点都没有故意放狠话的意思,而是他真的就是这么觉得的。

    虽然上次就知道霍祁严不简单,但是傅景鑫也只是觉得霍祁严是个有点背景的富二代,这会儿听到他这么说,也只当他没听过那个圈子。

    “沈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回去问问姑姑,她在京城那边有点人脉,应该能帮上忙。”傅景鑫想起了刚才在他和顾念之间感受到的那点让人不舒服的氛围,突然生出了点危机感。

    h市中心医院住院部。

    唐昕推开病房的门,邹白薇和高夏都在里面跟何云芳说话,高文静正在忙着倒水,赵晨星背对着门口坐着,看上去正在写作业。

    没想到人居然这么齐。

    唐昕关上门,露出了个乖巧的笑来:“奶奶,小姨,夏夏。”

    邹白薇看到是唐昕,心里头乐开了花,连忙让高夏起来去给唐昕拿椅子。

    “我来吧。”刚才一直埋着头写作业没开过口的赵晨星站了起来抢先说道,然后搬了自己旁边的椅子给唐昕,又低声对高文静说去拿点茶叶。

    高文静看了一眼自己倒的白水,也觉得怠慢了唐昕,连忙应了又重新泡茶。

    何云芳把他们的反应尽收眼底,满是沟壑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高文静用衣服擦了擦手,然后才端了茶给唐昕。

    “谢谢姑姑。”唐昕乖巧的道了谢,却看也没看一眼那杯茶,她根本就没打算喝,刚才高文静泡茶的时候她就看到了,这些杯子也不知道被他们谁用过。

    邹白薇一向觉得唐昕优秀,到底也是他们邹家的孩子。

    “小昕,最近学习怎么样?”邹白薇很喜欢听唐昕说自己的学业情况,每次听到都会觉得骄傲又舒爽。

    唐昕笑的谦虚:“我最近要去京城了,有一个学术交流会邀请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