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成为团宠后我一直在掉马 > 第三十一章 霍三爷遇到了美人关

第三十一章 霍三爷遇到了美人关

    那两个男生穿的不差,看上去是有钱的公子哥儿,一副风流的做派,其中一个抱着手臂冷笑着旁观,另一个抓着酒瓶要沈卓盈喝。

    “钱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别哭哭啼啼的坏我事儿。”围观的那人表情还挺不耐烦,语气听上去像是和沈卓盈认识的。

    钱富豪脸色发红,趁着酒气上头就要给沈卓盈灌酒,下一秒却连人带酒瓶都被摔了出去。

    围观的那人在看到挡在沈卓盈跟前的人是个漂亮的女生的时候也是一愣,下一秒又笑了起来:“小妞长得不错啊,跟着谁来的?要不要跟着哥哥玩一玩?”

    顾念冷冷的盯着他,眼角浮现了几抹猩红,精致的脸上冷冽又凌厉:“沈康东,我有没有跟你说过,离沈卓盈远点。”

    沈康东脸上得意的笑容凝固,手抖了几抖。

    钱富豪被这一下摔蒙了,酒气瞬间冲上脑门,抓着摔碎的酒瓶就朝着顾念冲了过来,但是下一秒却惊恐的睁大了眼。

    顾念一身戾气,直接用左手抓住酒瓶挡住了钱富豪的动作,之后不顾掌心的疼痛硬生生夺下了瓶子,抬脚对着钱富豪的膝盖狠狠一踢,钱富豪痛呼着跪倒在地。

    她像是感觉不到疼一般,鲜血淋漓的手腕一动,酒瓶就换了个方向被她握住手中,顾念冷冷的盯着沈康东,一步一步逼近他。

    沈康东浑身都在抖,顾念的样子太可怕,她双眼通红,浑身的杀意化为实质,沈康东觉得自己被扼住了咽喉。

    这根本是不要命的打法。

    “不要,不要,你放过我。”

    沈康东想跑,但是下一秒他的胳膊被狠狠扯住,他整个人被掀翻在地。

    顾念眼中冷光一闪,举起酒瓶狠狠砸了下去。

    城东的私人会所。

    这儿离市区比较远,从外面的装修来看不算金碧辉煌,只有进了门之后才能发现这里另有乾坤。

    万盛会所是纸醉金迷的销金窟,这儿就是地下交易的洗白场。

    所有人都以为万盛是金钱的代表,却不知道这里就算是有钱都不一定能进的来。

    顶层办公室。

    白鹤轩推开门,领了汪行简等人进来。

    这间办公室很大,装修是沉重的色调。

    办公桌后坐着的那个人,身上穿着黑色衬衣,双手交叠放在身前,指节白皙如凝玉,他抬眼看过来,冷厉的眸光让人下意识的低头。

    “三爷,没想到会在这小地方看到您。”汪行简目光低垂着不敢直视,语气越发恭敬。

    霍祁严抬了抬手,清冷的声线略微低沉:“刚好我找汪队也有点事,一年前627的案子,汪队那应该还有些资料吧。”

    汪行简一愣,眼睛微微转了转,随后笑着说道:“三爷有什么吩咐一声就是了,卷宗稍后我就让人送来。”

    汪行简边笑着回应边快速思索着,这627的案子,怎么看都和霍三爷无关,不知道他要查些什么。

    “三爷,这次邵林突然在h市出现......”

    办公桌上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汪行简立刻停下话头等着霍祁严。

    “是我......我马上到。”霍祁严脸色微变,起身就要往外走。

    白鹤轩原本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玩手机,看到霍祁严的神情也立刻严肃起来:“怎么了?”

    “褚江行的电话,顾念在警局。”霍祁严说完这句话人已经走到了门口,修长的身影笼着无形的压力,“你送送汪队。”

    霍祁严留下这句话就直接大步出了办公室,白鹤轩被他刚才那句话弄得心惊胆战的,却也不得不应付汪行简:“家里有点事,三爷得先走,怠慢汪队了,我送您。”

    汪行简自然是说没关系,但是同时心里也对霍三爷口中的“顾念”上了心。

    整个京城有谁见过霍三爷慌张的样子?

    那个顾念听起来像个女生的名字,联想到霍三爷突然跑到这乡野城市,难道是遇到了美人关?

    上车之后汪行简对副手说道:“你去查查这个顾念,以后要想和三爷打交道,也许就要从她入手了。”

    警局。

    钱老太太的哭声震天,连声指着对面的顾念骂:“一个小姑娘家家,下手这么狠毒!我孙儿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顾念垂着眼睛面无表情的坐着,身上的衣服沾了些血迹,左手伸着,警局的队医正在帮她清理伤口,沈卓盈挨着顾念坐着,手上紧紧抓着顾念的衣服。

    傅景鑫看着顾念身上的血迹心脏都跟着揪起来了,他不耐烦的敲敲桌子:“行了行了,哭什么,人不是没死么!”

    徐阳快速扫了一眼傅景鑫,默默的比了个大拇指,这护短护的也是没谁了。

    那老太太果然不干了:“你怎么说话的!你信不信我儿子过来让你停职!”

    “咳,这还是有些难的。”徐阳实话实说,他们头儿的战功比所有刑侦队的加起来都多,谁敢让他们头儿下课?

    倒是这个顾念,一个月进两回警局,作为一个女生,是不是也太虎了点?

    队医正拿着镊子把顾念伤口中的碎玻璃夹出来,从刚才清理伤口开始,顾念就像没有感觉一样一声不吭,队医忍不住看了顾念几眼,怎么看都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但是眉眼间的戾气却比他们局里最狠的特警都凶。

    傅景鑫走到顾念跟前蹲下来,盯着顾念的伤口心疼的不行,队医每夹出一块玻璃他的心都跟着一抖:“你轻点。”

    一旁的钱老太太看到这一幕立时眼睛都瞪了起来,对着徐阳告状:“这个警察怎么回事?不把凶手抓起来还给她包扎?我儿子腿都被她打断了!”

    徐阳看向别处,只当做没听见。

    他要怎么说这事儿根本不归他们刑侦局管?人家片区的事儿他们头儿都揽过来了,这小老太太还打算让他们头儿给她做主?

    警局门口。

    黑色的商务车停在路边,车窗开着,唐昕趴在车窗前微微眯了眼睛,今天的阳光真好。

    许彻和云司深靠着车门站着,许彻抽了根烟:“我打听过了,那两个人是沈家和钱家的,还好,都是旁支。”

    “钱家好说,用钱就能解决,但是沈家......”云司深的语气有些凝重,“据我所知,沈家到这一辈总共也就三个儿子,沈康东挺讨沈秀楠喜欢的,怕是这事儿不好解决。”

    “艹!”许彻忍不住骂了句脏话,“真倒霉!”

    唐昕轻轻柔柔的开口,一脸担忧:“那顾念会不会坐牢啊,她怎么总是打架。”

    “这事儿肯定是那两个混蛋的错!”许彻立刻开口维护顾念,顾念和沈卓盈两个女生,还能上赶着招惹那两个男的?

    唐昕抿了抿唇,犹犹豫豫的说道:“也不能确定吧,听夏夏说,顾念以前在他们家的时候就经常打架逃学,总不能次次都是别人的错吧。”

    云司深点点头,冷漠的说道:“她的脾气是得改改。”

    许彻刚想说什么,就看到一辆车开了过来,然后直直的开进了警局。

    这个车牌唐昕挺熟,她歪了歪脑袋:“好像是傅姨她们来了,唉,傅奶奶身体不好,顾念太不懂事了。”

    这边。

    笔录室。

    听到门口传来的高跟鞋的声音,傅景鑫脸色一变,暗道不好。

    果然来的人除了傅应深还有傅应婉。

    傅应深急得不行,进来后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包扎伤口的顾念,他急忙走过去,仔细检查顾念的情况:“这手怎么这么严重?身上还有伤吗?”

    顾念闭了闭眼,有些心烦。

    这手伤的位置怎么没法挡呢。

    “你还真是三天两头的打架。”傅应婉站在顾念跟前,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的发顶,“你跑到我们傅家,就是来给我们丢人的吗?”

    “应婉!”

    “姑姑!”

    傅应深和傅景鑫同时出声喝止,傅应婉更是冷笑一声:“看看你们爷俩,简直就像被她下了蛊,她把人打进了医院,我连说都说不得了?”

    钱老太太一听有人帮着她,立刻也跟着说道:“小小年纪就能把人打进医院,以后还不杀人放火?你们就是从小没教好!”

    傅应婉脸色不虞,他们傅家什么时候这被人戳过脊梁骨了:“你们听到没有,上次就是你和三水惯着她,结果呢,她闹的事一次比一次大,上次是没抓到证据,这会儿是实打实的把人打进了医院,现在还在抢救!整天只知道打架打架,她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你是顾念的家人,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她?”一直没开口的沈卓盈突然抬起头,双目盈满水光,却倔强的盯着傅应婉。

    顾念皱了眉,抽回正在包扎的手就抓住了沈卓盈,冲着她低声喝到:“这儿没你的事!”

    沈卓盈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眼圈通红:“你是她的家人,却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她打架可能是为了救人,我的哥哥,让外人来欺负我,让我去讨好他换一笔生意,你跟沈康东有什么区别!”

    警局里一片静默。

    如果顾念打人是为了救人,那她有什么错?

    这甚至值得骄傲。

    傅应婉眼中划过几丝难堪。

    她的确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可能,在接到唐昕的电话时就先入为主的认为是顾念在惹事。

    钱老太太恼羞成怒的拿拐杖敲地:“你胡说!我儿子不可能做这种事!肯定是你勾引他,你还倒打一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