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一百章 可以淑女点?

第一百章 可以淑女点?

    如此暧昧的动作,又让她不自觉想到五年前的夜晚,楚雅涵的脸迅速红了起来。即墨寒也很快放开了她,像是个没事人般低头干饭。

    一顿饭吃了一个小时左右,楚雅涵吃得极饱,独自也撑了起来,还忍不住打了个饱嗝。即墨寒狭长的眉宇微微一拧,仿佛很嫌弃般:“楚小姐,能否淑女点?”

    在这个恶魔面前那么淑女做什么?当然是他讨厌自己咯!自然是越讨厌越好。

    楚雅涵冲着他一笑:“你管我呢!我连打个嗝都要你管吗?”

    即墨寒:“……”

    虽说对这个女人这种行为感到很无语,即墨寒却也无可奈何,连让这个女人是枚刺头呢!

    他取了车,又朝着她开过去,推开车门:“上车!”

    楚雅涵马上上了车,又低头看了手机,现在是晚上八点半,她猜想这个时候即墨寒也应该送她回家了吧!

    哪知,车子开往的方向却不是家的路线,她皱了皱眉:“即总,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吗?”

    “陪我回即家。”

    不是吧?他这样三天两头让她陪他回家?她都没有点私人空间了。

    楚雅涵忍无可忍:“不行,今晚不行。”

    即墨寒才无视她,他要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听我的,改天给你放个假。”

    他又不是她的上司,凭什么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命令她?楚雅涵憋屈极了,也不希望每次都被他强迫,也许她应该反抗一下,不然这个男人还真是她是软柿子能随时揉捏。

    “不行!我今晚一定要回家。”

    “不行,楚雅涵,你不识抬举。”即墨寒坚持道,态度也同样倔强,根本就不愿意妥协。

    她怎么会遇到这样的固执鬼呢?楚雅涵气极了,可又能怎么样?她也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

    楚雅涵不情不愿跟他回了即家,到即家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当时,即家人都围在大厅里,即母一身紫色旗袍,盘着发髻,化着精致的妆容,整个人雍容华贵,她正在跟即玉清他们聊天,本来还聊得很开心,一看到楚雅涵进来时,面部线条很快就变得冷硬起来。

    “妈,我们回来了。”

    即母淡淡的应了一声,淡漠的视线就落在了楚雅涵的身上。

    被她那道复杂的目光给注视着,楚雅涵有些不自在,可很快,腰间的力气让她回过神来,即墨寒提醒的声音也涌入耳畔。

    “楚雅涵,你想被辞退吗?”

    对啊!她这才意识到她忘记演戏了。

    她马上又摆出标志性的笑容;“伯母,晚上好。”

    即母淡笑一声,明显根本就不喜欢她,楚雅涵也丝毫不在意,反正即母不喜欢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她也懒得去在乎她的目光。

    可能因着她到来的缘故,即家人原本欢乐的气氛戛然而止,楚雅涵也想不明白,即母明明就不希望她来参加这场家族聚会,即墨寒偏偏要带她过来惹人嫌?

    她还真的不知道这个男人在想什么?也许这个家伙是故意羞辱她的。

    “晚上你就在这里歇息吧!”许久不说话的即玉清忽然一转之前冷漠的态度。

    她越是这样反常,楚雅涵就越是心里不安。

    “雅涵是我的女朋友,也是我未来的女主人,这里就是她的家。”即墨寒忽然补上一句。

    即玉清满脸的笑容变得僵硬起来:“墨寒你说的对,是我说错话了。”

    “没关系,堂姐,咱们是亲戚,以后常来做客就好了。”即墨寒狭长的眉眼微微挑着,看似儒雅斯文,却复杂无比,看的即玉清一颗心都紧张起来。

    楚雅涵倒是想不到他会替他解围,不过这家伙说话还不是一般的毒。

    她正想着,忽然间,即墨寒却抬手搂住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更紧的贴向自己:“雅涵,你说对不对?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你是女主人了,真的不用客气。”

    这是他第一次那么温柔的喊着她的名字,楚雅涵只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这也太可怕了吧!

    即墨寒无视她眼中的诧异,又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脑袋:“好啦!309号房,我隔壁的房,你先上去休息。”

    好不容易能够有个充足离开,楚雅涵自然接受:“好,我也有些累了,那么就先上去歇息了啦!”

    “嗯,上去吧!”

    话落,楚雅涵忙从他怀中脱离开来,抬步往前走。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没忍住,往后扫了一眼,恰好迎上了即墨寒含着笑意的眸光,这落在外人的眼里,就好像他们是相爱的一对。

    即玉清的细眉猛然蹙紧,心里却无比的复杂,眼看着现在这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亲昵,假设继续让他们这样发展下去,日后她将会被狠狠的踩在脚底下。

    楚雅涵上楼去,刚要走到309号房时,正在这时,楼道拐角处迎来一个身影,万万没想到竟然是刘阳。

    她已经许久没见到了他,他的头发比之前长了许多,还烫了锡纸烫,典型的渣男发型。

    他也看到了她,唇角诡异的扬起,还朝着她打招呼,楚雅涵压根不想里她,她扭头就走,刘阳迅速夺步向前,挡住她的去路。

    “雅涵,你最近好吗?”

    看着他虚伪的面目,楚雅涵厌恶的看着这张熟悉不能再熟悉的脸,心里却是一片冰冷。

    刘阳感到他冰冷的目光,却还是咧开嘴笑了笑:“雅涵,怎么了?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刘先生,我跟你不太熟吧!”

    刘阳顿时变得有些难堪:“雅涵,别闹了好吗?虽说当初我是辜负了你,可是我们毕竟是青梅竹马,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的哥哥。”

    哥哥?楚雅涵只觉得好笑极了,她以前怎么不知道刘阳竟然是那么不要脸的男人?唉!她当初是眼睛瞎了,才看不到这个男人那么虚伪吗?

    “刘先生,别开玩笑了,自从我离开刘家,我就跟刘家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楚雅涵的语调即冷,没有半点的温度。

    刘阳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雅涵……”她伸出手想要挽留他,楚雅涵却甩了他一个脸色,掠过他,正准备走开,忽然间一阵风吹来,她脖子上的围巾掉在了地上,一抹暧昧的吻痕暴露在空气中。

    刘阳的身躯彻底僵硬住了,眼眸也跟着瞪大,这是……

    感觉到他复杂的视线在她脖子上徘徊,楚雅涵来不及细想,本能捂住自己的脖子上的痕迹。

    刘阳已经僵住了,眼中不自觉沾染了些许的哀伤:“难道你跟他……”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他慢慢的伸出手,试图挽留:“雅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