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九十九章 我的血甜吗?

第九十九章 我的血甜吗?

    楚雅涵的颊子迅速烧红起来,又忍不住想到那晚发生的事情,她恼羞成怒,低头死死的咬住他的胳膊。

    即墨寒疼的嘶了一声,狭长的风眸半没眯着,就这么盯着怀中的女人。

    楚雅涵咬了一会,感觉嘴里荡漾的血腥味,她才恍然,与此同时,一股慌乱在心中上窜下窜。

    那时,她的心里十分纠结!

    完了!她咬了即墨寒,她是不是要完了呢?

    她怯怯的抬头,只见即墨寒好看的唇角微微荡漾,半挑着,声音邪气至极:“怎么样?我的血甜吗?”

    楚雅涵打了个冷颤,那一刻,心里更是七上八下。

    如果说这个男人狠狠的怒骂她一顿,也许,她还不会像现在这样如此害怕,现在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又伸出手摸着她的颊子,被他的指尖触碰过的地方总会引起她一丝战栗。

    “楚雅涵,你是第一个敢咬我的女人。”

    所以?他……

    楚雅涵才在思索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忽然间,感觉脖颈一疼,她的瞳孔也骤然瞪大,原来是即墨寒在咬她。

    她慌乱无比,正想推开她的时候,脖颈的疼痛也跟着消失了,即墨寒也索性松开了她,端直了身躯,他那双勾人的风眸略微一勾,薄唇上残留着淡淡的血痕。

    “这是你的回礼。”

    楚雅涵愣了愣,低头,便看见自己的脖子上多了一片咬痕,这…等下,她还怎么见人呢?顿时,她气愤不已。

    “即墨寒,你真的太过分了。”她一边说着,又伸手捂住那可耻的痕迹。

    即墨寒却不以为然,而是骄傲的抬起唇角,仿佛那是他的战利品一样:“我这叫做回礼,怎么?楚小姐,我这礼也挺重的吧!”

    “你……”楚雅涵变得支支吾吾的,可却又反驳不了他什么。

    是啊!的确是她先动嘴的,可是…她那是情急之下才做出的防备行为。如果不是即墨寒先惹她的话,她又怎么会咬他呢?

    咬了她之后,即墨寒心情转变由阴转晴,他又重新握紧方向盘,继续往前行驶。几乎是一路畅通无堵,很快,便到了一所高级餐厅。

    当即墨寒率先下车后,楚雅涵却捂紧脖子的咬痕,在别扭中始终不敢下车,如果让外人看到她脖子上的痕迹,一定会误会了她跟即墨寒发生了什么的。

    “我不下车。”

    即墨寒皱了皱眉:“下车,赶紧的。”

    楚雅涵整个身子直接缩在车上,死命固守着最后那一份倔强,她才不下车呢!

    见她如此固执,即墨寒的脸色骤然变差,他忽而伸出手拽住她的手臂,将她强行拽了下来,脚落地的瞬间,楚雅涵本能的想要推开他,腰却被他紧紧的捞住,他胁迫性的气息也跟着传来。

    “楚雅涵,你不识抬举。”

    楚雅涵皱了皱眉:“你放开我,听到没有?”

    “为什么要放开你?你在害怕什么?”

    “等下让人看到就不好了.”

    闻言,即墨寒的眉梢上扬:“怎么?害羞了?”

    楚雅涵跟他无话可说,在这一瞬间,他清晰的觉察到这个男人的脑回路:“好,你先放开我,只要你放开我的话,我就什么都听你的。”

    在说话的时候,她的目光落在对面的服装店,即墨寒看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求饶,便抬手放开了她。

    在她恢复自由的刹那间,楚雅涵便快速抬步跑到对面的服装店。

    她低下头,挑都不挑就指了指柜台上的围巾:“我要这条围巾。”

    服务员先是一愣,很快,便确认的问道:“您确定吗?”

    “是的,我要这条围巾。”她低下眸,这才看到围巾上标着的价格2万。

    一粒又一粒的汗水从额头砸下,尼玛,楚雅涵感觉自己三观尽毁,不会吧?那么普通的围巾竟然还要两万块?她严重怀疑这家店在坑人。

    见到她不再像刚刚那般坚定,甚至还带着几分尴尬、犹豫,服务员的眼中很快萦绕了轻蔑:“小姐,您还要不要?”

    楚雅涵支支吾吾着,就在这时候,柜台上一双大手率先放下一张金卡,发出“咚”的声音,服务员愣住了。

    “我要你们这里最贵的围巾。”

    “好,请稍等,先生。”服务员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刷好卡,又让另外一人取了围巾过来,恭恭敬敬的送到了楚雅涵的手中。

    这有钱就是了不起啊!

    “现在可以了吗?”即墨寒好看的唇角微微扬起,又亲自替她围上围巾。

    这一举一动尽显温情,楚雅涵心脏不自觉跳着,颊子忍不住就浮上两朵红云,好奇怪,明明麻烦是他给自己制造的,到头来,他却成了自己的恩人?她这是自相矛盾了吗?

    不行,她真得缓缓了,不能真入了这个男人的圈套。

    楚雅涵又拼命转移注意力,她又重新将注意力放在围巾上,忽然间,看到包装袋上的价格,竟然是十万块,那一刹那,她懵了。

    这么一条普通的围巾竟然要十万块?这、这也太贵了吧?

    即墨寒也注意到她的目光,随手夺过她手中的包装袋,丢在垃圾桶:“走吧!我饿了。”

    餐厅里除了服务员,就没有其他的客人,轻柔的音乐荡漾在餐厅里,气氛无比的安谧唯美,一下子让楚雅涵起伏不定的心安定下来。

    这里怎么没人?难不成这个家伙把整个餐厅包了?

    楚雅涵猝不及防:“难道你包场了?”

    即墨寒淡道,似乎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样:“是啊!我喜欢安静。”

    果然这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有钱任性。

    即墨寒牵着她到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圆形精致的长桌上摆放着十八道做工精致的菜,勾动人的味蕾,楚雅涵闻到这阵香味时,口水都要掉下来了。

    “坐吧!”

    楚雅涵舔了舔唇,心想不吃白不吃,反正这厮都包场了,她要是再拘泥,可就回不了本。

    于是乎,她拿起筷子开始干饭,即墨寒倒是不急不徐的盯着她看,那双深邃的眸子泛着阵阵宠溺的笑意。

    一开始楚雅涵并不在乎他的目光,可慢慢的,感觉到他的眼神渐渐炙热时,楚雅涵就冷静不了,她抬起脸,朝着他眨巴眨巴眼睛。

    “怎…怎么了?”

    即墨寒唇角的笑意加深,忽然间慢慢的凑近过去:“你的嘴巴……”

    随着他靠近的时候,楚雅涵感觉的娇躯也跟着僵硬起来,脑袋也跟着往后缩去。

    即墨寒不由分说的搂住她的腰,动作尽显霸道跟偏执,楚雅涵根本就无法逃脱,就好像是猎物般任由着他掌控着,他却伸出手拂过她的唇角。然后徐徐尝了一下,仿佛很享受般道:“味道可真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