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九十八章 有什么害羞的?

第九十八章 有什么害羞的?

    即墨寒还自我感觉良好:“楚小姐,你不觉得自己很幸运吗?”

    楚雅涵就好像听到一个笑话:“什么?”

    “在帝都有多少人挤破了脑袋都想跟我站在一块,而我身为堂堂的m集团总裁主动约你,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

    楚雅涵尴尬的头发都要竖起了,在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么自恋的男人呢?

    “即总,不好意思,我不需要这种幸运,您还是把它留给更需要的人了。”

    好说歹话,这个女人就是不知好歹的样子,即墨寒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态度更是比刚刚还要强势:“楚雅涵,你少给我不知好歹,快点把饭局给我推了,不然等会你就知道了。”

    落下冷峻的警告后,他又“咔擦”一声挂断了电话,听到耳畔传来的一阵忙音,楚雅涵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唉!她这得有多倒霉啊!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一个霸道的主。

    没办法,她只能跟沈子隐改时间了,虽然觉得很抱歉,她还是硬着头皮再次打给了沈子隐。

    沈子隐也没多说什么,刚下电话的时候,他深邃的眸子却掠过一丝失落。

    ……

    与此同时,m集团十八层顶楼上,即墨寒正站在落地窗前,颀长高大的身躯埋在光中,映得她冷峻的侧脸更有种说不出来的蛊惑感,他正俯瞰着万家灯火,那一双深邃的眸子却是旁人洞察不出的情绪。

    苏立闻站在他的身后,抬手托着下颌,看着若有所思的大哥,他忍不住问道:“大哥,怎么了?”

    “你说一个女人拒绝我的邀约,那代表什么?”

    在身经百战的苏立闻看来,如果一个女人总是拒绝一个男人,除了欲情故纵,那么就是不喜欢,不过他觉得楚雅涵对大哥那叫不喜欢吧!

    他沉思了一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即墨寒忽然间转过身来,俊脸上泛着从未有过的情绪:“我看这个丫头就是想欲情故纵,很好,我就成全她,满足她的优越感。”

    苏立闻愣了一下,他不想给大哥泼冷水,他上次也有见过那个叫做楚雅涵的女人,他好像真的跟其他女人不太一样。

    “不是,大哥,您确定真的是这样吗?”

    即墨寒很是自信:“当然了,你认为在整个帝都,还有不喜欢我的女人?”

    “可是,大哥,这……”

    即墨寒又冷冷的瞪了他一眼,那眼神好像在说,你什么都不要说了。苏立闻只好闭上了嘴巴,不敢说太多。

    ……

    楚雅涵熬到下班的时间,从办公桌上抓起背包,就往外走,到了公司大门口,果然一眼就看到了即墨寒的车子。

    她内心挺郁闷的,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为什么这个家伙总是时不时来霸占她的时间呢?

    她先是放慢了步伐,然后又迅速抬步走到了车子前,刚想推开车门时,周小丽却疾驰而来:“即总,我有话要对您说。”

    即墨寒皱了皱眉,在敞开的车窗处厌恶的扫了周小丽一眼,她的眼中很是恨意:“楚雅涵根本就不是什么好货,她在跟你交往的时候,还跟别人交往,她根本就是脚踏两条船。”

    听着她的指控,楚雅涵毫无情绪起伏,她最厌恶的就是周小丽这种人,被自己喜欢的人给拒绝了,然后就将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在她的身上,也不考虑自己的原因,这样的女人还真是可怕!

    像是担心即墨寒不愿意相信,周小丽继续指控:“今天沈子隐还特地订了玫瑰花送给楚雅涵这难道不足以说明什么?”

    闻言,即墨寒挑眉扫了楚雅涵一眼,他在等着她的解释,可是楚雅涵没解释什么,笃定的站在原地,整个人看上去无比的轻松。

    即墨寒虽然心中颇为不爽,却没有当场发作,只是冷冷的丢了两个字:“上车!”

    楚雅涵退开车门,直接上了副驾驶座,车子很快就启动了,她清晰的看到了周小丽一闪而过的恨意,她死死的将手搁在腰前,像是在竭力忍着什么。

    车子终于开出了闹区,四周围的环境也渐渐安谧起来,即墨寒的俊脸埋在昏暗的车厢内,看上去有些沉闷。

    半晌,他打破了这种压抑,主动问道:“说吧!”

    楚雅涵愣了愣,抬眸看着他,不太明白他到底想做什么?

    “沈子隐送你的玫瑰花的事情,你要怎么解释?”

    楚雅涵皱了皱眉:“你觉得我应该解释什么吗?”

    “他喜欢你?”在问这话的时候,即墨寒心里有种莫名的不舒服。

    楚雅涵将这个问题看得极为轻松:“是啊,那又怎么样?”

    即墨寒抿了抿唇,脸上的不悦更重了:“所以,你也喜欢他?”

    鬼使神差的,楚雅涵竟然也应了一声“嗯”。

    一股妒火立马在心里上窜下窜,即墨寒立马瞪了她一眼,眼中全是警告:“楚雅涵,我警告你,在我的眼皮底下,不准搞什么办公室恋情,如果你想要谈恋爱,就给我做好回家的准备。”

    这到底是什么逻辑?凭什么工作就不能谈恋爱?楚雅涵只觉得即墨寒这逻辑有眼中的错误,他这也太压迫人性了?

    她觉得他很不可理喻,干脆就跟他理论起来:“不是,即总,我不过跟你是合作关系,若真要按关系算,我跟你最多也只能算是上下级关系吧!你凭什么这么管辖我的生活?还有我这种年纪就算真谈恋爱了,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吧?”

    即墨寒握着方向盘的手越来越近紧,他心里一激动,便忍不住踩下了刹车。

    楚雅涵一时没设防,娇躯也迅速往前俯伏而去,就要往前撞的时候,就在这时,即墨寒眼疾手快的将她揽入怀中,避免她受到伤害。

    楚雅涵的脸撞在他柔软的怀中,她愣了一下,又慢慢的抬起脸去,两人的目光就这么不可避免的碰撞在一块。

    即墨寒凝视着她半晌,又慢慢的蹙起眉。

    身子不自觉划过一股电流,楚雅涵总觉得身子有种奇怪的反应,她忙往他的怀中挣扎了一下,谁知即墨寒却紧紧的抱住了她,根本就不让她有挣扎的机会。

    “你…你放开我。”楚雅涵的脸不可抑制的红了,又继续象征性的往他怀中挣扎着。

    即墨寒始终蹙着眉,盯着的眸光含着炙热的光芒:“楚雅涵,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次想要打死你?”

    “你放开我,即总,我们这样不合适。”

    他又抵在她的耳畔,炙热的气息慢慢的喷下来:“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两个人连夫妻间最亲昵的事情都做过了,你还在我面前装什么害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