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八十八章 你怎么在这里?

第八十八章 你怎么在这里?

    “你自己刚刚说的,你怎么还忘记了?”

    楚雅涵很窘迫,她还记得她刚刚说的话,她的气息变得弱弱的:“那个,我反悔可以吗?”

    “不可以!”即墨寒果断的拒绝道。

    楚雅涵只能低下头,像只受了委屈的小狗般:“好吧!”不能反悔就算了,她以后说话定要谨言慎行。

    她脸上的神情没有一刻逃过即墨寒的眼睛,他忽然笑了笑,抬步上前去揉了揉她的脑袋。

    楚雅涵赶紧往后一躲:“你别老是摸我的头。”

    即墨寒却凝视着她笑了笑:“你的脑袋那么软,我要多摸摸。”

    “你……”从他嘴里说出的情话,楚雅涵直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还给了他一个白眼:“你真是够了!变tai吧!”

    即墨寒没动怒,脸上的神情依然是耐人寻味,他从头到尾打量了她一下,又托着下颌,凝视着她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觉得他的眼神很不对劲,楚雅涵忍不住皱起细眉:“你、你这眼神、动作茶里茶气的,到底想做什么啊?”

    “我在脑子里挑选一件适合你的衣服。”他回答的极度认真。

    楚雅涵顿时汗颜:“算了,不劳即总费这份心思吧!天色不早了,我要去歇息了。”话罢,她悠然转了转身躯,去了客房。

    因为浑身都湿了,楚雅涵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打开衣柜,挑选了一件睡衣,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澡,从浴室里出来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她白天睡眠并不足,一到这个点后,脑壳就疼的慌,忍着疲惫感,她吹干了头发,掀开被子,躺在床上时三两下就闭上眼睛。

    “扣扣——”即墨寒轻轻的敲着房门,敲了好几下,都得不到她的回应,顿时,他狭长的眉宇皱了起来。

    这丫头是睡了?还是出事了?

    心里升腾起不安,在即墨寒取来钥匙打开房门的时候,进门时,目光就落在空旷的床上,还有那一具蜷缩着的娇躯,被子微微侧歪着,她露出半具身体。

    即墨寒站在原地看了她几秒,又状似无奈的摇了摇头,怎么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他抬步上前去,替她掖好了身子,刚转身,手腕就被紧紧的握住。

    “别走!别离开我。”

    恳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即墨寒的脚步不自觉一僵,转身,他又低眸望着她被昏光萦绕的俏脸,她的红唇微微动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即墨寒低着头,慢慢的凑近去听,这才听清楚她在说什么:别离开我,拜托。

    是让谁不要离开她?即墨寒又皱紧了眉宇,追问道:“你让谁不要离开我?”

    熟睡中的楚雅涵没有说名字,继续重复的说着同一句话,握着即墨寒的手腕却越来越紧了。

    即墨寒的神情越发冷峻,第一次他觉得心里不是味道,他真的很想知道她喊着叫着不要离开的人是谁?

    脑子里又不自觉晃过一个人儿,难不成她心里藏着的人就是沈子隐不成?

    越想着,他就越嫉妒,心里也极度不平衡。

    ……

    翌日。

    当暖暖的阳光照射在床上时,楚雅涵舒展了一下懒腰,忽然间,她思绪一愣,总感觉手碰到什么地方。

    她从涣散中逐渐苏醒过来,抬眸一看,在看到身旁的男人时,她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你……”她惊的嘴唇不断在颤抖,根本就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即墨寒的睡意极浅,只要听到一丁点小动静就苏醒过来,此刻,他更是不耐的皱着眉:“一大早的,吵死了。”

    “不是,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楚雅涵不敢相信的抱着自己的肩膀。

    五年前的那一晚,她也是浑然不知的在陌生的床上苏醒过来,身边还躺着这么一个男人,而现在这一幕,无疑就让她回到五年前。

    即墨寒的眉宇越来越紧:“闭嘴!”

    因为他的话,楚雅涵从震惊中变得震怒,该死到的,这个家伙做了错事怎么还能够这么理直气壮的样子?

    也不知怎的,可能是挑动心脏最脆弱的部分,她气的眼泪忍不住就砸了出来。

    “你…你怎么能够这么对我呢?”

    “怎么对你了?”即墨寒面无表情,还冷冷的哼了一声。

    “你无耻,你卑鄙,你趁着我睡着的时候,对我……”楚雅涵越说越委屈,还渐渐低下眸子,可马上她又注意到她的衣服还在,身体也没有半丝异样的感觉。

    她反应过来,又有些尴尬,即墨寒早就将她这一系列的操作看在眼里:“谁会对你这样干瘪的身体可有兴趣,你可不要自作多情了。”

    她自作多情?楚雅涵的怒火再次被挑动,这个男人说话未免太毒舌了,换做他的床上忽然间出现一个陌生女人,他不会生气吗?

    她气的颊子都鼓起来:“那你告诉我,平白无故的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床上?”

    “谁叫你昨晚一直抓着我的手不放,还一个劲的让我不要离开你,可真够热情的。”

    “我有吗?”楚雅涵僵住了,也根本就不愿意相信她真的做了这样的丢脸的事情:“这不可能,肯定是你在骗我。”

    即墨寒也从床上坐了起来,唇角微微勾起:“我可是有证据的。”

    楚雅涵权当他在放屁,毫不畏惧的冲着他喊道:“好啊!那你就拿出让我心悦诚服的证据来。”

    “好啊!你自己说了,等会可不要怪我啊!”即墨寒大大方方的提起唇角,马上就掏出手机,大概过了两秒,安静的空气中传来一阵声音。

    “别离开我,拜托、拜托……”

    楚雅涵身体猛然一僵,整个人尴尬的要死,这声音是她的…

    她悄悄的用眼角的余光去打量,手机视频躺在床上睡的人也是她,天呐!好尴尬啊!

    “现在知道了吧!我没有骗你。”

    “不是,你这人简直……”楚雅涵都不知道该说他好:“好吧!就算真是我说的,那么你怎么进到我房间的?”

    “我昨晚敲了你好几次门,结果你睡得跟死猪一样。”

    “所以,你就进来了?因为你担心我出事?”楚雅涵撞上他的目光。

    明明是关心她,即墨寒却坚决不肯承认:“错了,就算你要死也要死在别的地方,弄脏我住的地方怎么可以呢?”

    啥?原来这家伙巴不得她死啊!

    楚雅涵从刚才升腾起一点好感迅速消灭殆尽了,她立马白了他一眼:“去你的。”

    她又觉得一切都无趣极了,准备从床上跳下来,可忽然间,腰肢却多了一双手,楚雅涵微微一愣,眼角余光往后一看,竟然是朝着他盛开笑容的即墨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