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八十七章 很清醒

第八十七章 很清醒

    楚雅涵不自觉吞了吞口水,她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该轻易答应即墨寒,果然钱不是那么好赚的。

    在原地犹豫了半会,她深呼了一口气,这才鼓起勇气抬步而去。

    全程她斜着目光,视线始终不敢落在即墨寒的的身上,扑面而来的雾霾砸在她的脸上,她的脑袋马上变得晕沉沉,也不知她到底是怎么走到即墨寒的面前,等有知觉的脖子被一双大手给捞住。

    她不自觉抬眸一看,便迎上了那双深邃炙热的目光。

    楚雅涵的双颊瞬间就红了,她很想马上就挪开目光,可是不知怎的,整个人就好像是定住了般,怎么也挪不开视线。

    仿佛是感受到他的失态,即墨寒狭长的风眉一挑,唇角轻轻上挑。他先是慢慢的凑近,在抵在她饱满的耳畔时轻呵出一口气体。

    楚雅涵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好像有一道闪电迅速的萦绕了她,反应过来的她就想挣扎。

    可惜,即墨寒早就洞察出她的意图,顺势将她整个人给捞入怀中,“碰”的一下,浴缸里溅起阵阵水花。

    楚雅涵挣扎了一下,很快,满脸羞红的瞪着即墨寒,那眼神仿佛想要吃掉他一般。

    “你…你疯了吗?”

    即墨寒勾唇浅笑:“不,我现在很清醒,倒是你,好像很不清醒。”

    楚雅涵更加羞愤:“你才不清醒,你全家都不清醒。”她越是生气,即墨寒就越是兴奋,只要能够挑动她的情绪,他就会觉得很有意思。

    即墨寒忽略她的愤怒,又变得倨傲起来:“来,帮我擦背。”

    楚雅涵皱了皱眉,低眸望了自己被浸湿的衣服,火气一下子就往上窜,气死她了,真是气死她了,这个家伙凭什么在糊弄她之后,还能够对她发号施令呢?

    “还不快去,磨磨蹭蹭的,真烦人。”即墨寒又再次怼她。

    楚雅涵气的直接从浴缸起来,她发誓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报今日之后,等下要磋破他的背好好雪耻。

    好主意。

    强烈的报复心让她快速行动,她从浴缸下来后,旋身从附近取了一块搓澡巾,折返回来时,她那双眯着的眸子发出邪恶的光芒。

    嘻嘻!等下就让你后悔莫及。

    “快点!拖拖拉拉的,还要不要报酬了?”即墨寒不耐烦的催促道。

    楚雅涵咬着后槽牙,狠狠一笑:“要,这报仇我一定要。”即墨寒并不知道她口中的“报仇”跟他所说的“报酬”是两回事。

    她一抬步靠近,低眸望着他光滑的后背,就伸出手使劲一戳,即墨寒的后背当即就红了,他不适的皱紧了眉宇:“楚小姐,你这是杀人还是戳被?”

    见自己终于返回一局,楚雅涵无比的得意,她歪着头,俏皮的笑了笑:“手劲很大吗?好,那我轻点哦,即总。”

    “你给我注意点。”

    “知道了。”楚雅涵虽这么说,可下手却一次又一次狠。

    即墨寒按耐不住,面向她,那张俊脸上多了一丝怒意:“楚雅涵,是不是我给你胆了,你敢这么耍我?”

    楚雅涵朝着他吐了吐舌头,笑了笑:“哎呀!即总,在开什么玩笑?我怎么敢耍你,我一介平民,得罪您这种高贵的资产家,以后我不得去喝西北风了。”

    即墨寒看着她十分得意的样子,俊脸上忽然间卸去怒意,却勾起一丝不寻常的笑意:“是吗?”

    他的声音低沉优雅,可不知为何,落地的瞬间就好像是落地的冰雹,楚雅涵忽然间觉得浑身上下蒙上一层寒冰。

    她的预感是对的,下一秒她的细腰再次被掐住,整个人又狠狠的扔在浴缸里。

    可这还没完,即墨寒还抬手掐起她的下颌,眼中盛满了邪气的笑意:“怎么?还玩吗?”

    理智告诉楚雅涵,再玩下去就会玩出火来的。这个男人可不是寻常的男人,她怎么可能会玩得过他呢?

    可是她不甘心啊!凭什么每次她都要败给他呢?

    她咬着下唇,不甘心全都写在脸上。

    即墨寒看了她一眼,又低沉一笑:“看来,你骨子里的倔强因子很强啊!”

    听他这说话的语气,颇有种越战越勇的意向,不玩了,不能跟他再玩了,楚雅涵觉得自己还是认认真真的帮他擦背赚点银子养家比较好。

    她主动投降:“好啦!我错了,即总,我认认真真的擦背不行吗?”

    即墨寒唇角弧度越发深了深:“你现在想认真晚了。”

    楚雅涵气极了,道歉不行,认认真真擦背也不行,这个家伙到底想怎么样?

    那一刻,她觉得她卑微到极点:“那、那你到底要怎么样?”

    即墨寒看到她极度无奈的神情,知道她早已束手无策,他的初衷也不过是想要打消她的锐气,而现在他的目的也明显达到了。

    “行!原谅你。”

    闻言,楚雅涵的眼眸瞬间一亮:“真的?”

    “但是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额外免费多服务两次。”

    “啥?”楚雅涵的瞳孔微微瞪大,真不愧是奸诈的商人,还不忘多敲诈她两次免费服务的机会。

    看到她脸上的不甘与挣扎,即墨寒的刚毅的下颌微微一抬:“怎么?有意见?”

    楚雅雅涵赶紧矢口否认:“哪敢,哪敢。”她被这个家伙给坑了一次,可不想再被他坑第二次了。反正她心里明白,他怎么玩也玩不过即墨寒,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搬砖就好。

    ……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楚雅涵早已疲软,好看的脸上挂着疲惫的神情。

    唉!这钱可真不好赚。

    她还以为即墨寒只是让她帮忙看简单擦一下背,哪知,他就好像是看不到明天般死命的让她擦了很久,唉!真是应验了一句话:无奸不商。

    比起她,即墨寒却披着白色的浴袍,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一出来,他那道深邃的眸光便落在她的身上。

    楚雅涵整个人累得很,根本就没心情欣赏他堪称绝佳的身材。

    “这是你应的。”即墨寒朝着她递去一张支票。

    楚雅涵微微愣了愣,低眸看到支票上写着五万,一瞬间,所有的疲惫与坏心情马上烟消云散,她激动不已的抱着支票亲了又亲,还喊道:“谢谢即总大大,我爱死您了。”

    即墨寒又宠溺又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没想到这个丫头那么喜欢钱,还真是个可爱的拜金女,不过,天生毒舌的他还是不忘了打击她:“记住,你还欠我两次免费服务啊!”

    楚雅涵正在兴头上,随口就道:“知道啦!只要有钱赚,别说两次、四次、五次、一百次都行啊!”

    “好,我答应你,你欠我一百次。”即墨寒抓住她的话柄。

    楚雅涵子在听到他的话时,先是一僵,很快就从猛烈的欣喜中回过神来:“啥?什么一百次?我怎么还听不明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