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八十四章 普通又自信

第八十四章 普通又自信

    即墨寒深邃的眸光一阵促狭:“你刚才给谁打电话了?”

    “我…”她也没做什么对不起的事情,在他的其实压迫下,楚雅涵还是会忍不住一阵紧张,连说话都不利索。

    即墨涵盯着她的面容变得讳莫如深:“怎么?心虚了?”

    “不是,我心虚什么?”楚雅涵终于忍不住了,憋足了气,努力撑起了腰杆子,对抗他逼人的气势。

    即墨寒看着她的小动作,只觉得她可爱无比,忍不住就扑哧一下笑出声来了。

    他顺手就揉了揉她的脑袋,将她的头发给揉乱:“你怎么那么可爱?”

    可爱?楚雅涵刚要喷薄而出的怒火瞬间被吞没,整个人又变得哭笑不得起来,她总感觉自己被这个男人耍了一次又一次。

    眼看着他的手又要揉乱她的头发,楚雅涵一个旋身避开,又警告道:“我不是小孩子,你不要老是摸我的脑袋。”

    即墨寒盯着她看,满脸的笑意,是难得好脾气。

    楚雅涵也根本不想理她,转身,便下楼去了一趟厨房,她打开冰箱,本以为像这样的豪门子弟,冰箱应该会爆满,结果让她大跌眼镜的居然是里面什么都没有。

    哇靠!简直难以想象。

    她正愤愤不平,即墨寒已经来到她的身后,他高大的身躯半靠在墙壁上,整个人慵懒又傲娇,楚雅涵皱着眉,相当无语的看着他:“不是,你什么意思啊?”

    即墨寒目光淡淡的迎上她的眼神,不明白她到底想表达什么?

    “冰箱连一点材料都没有,你让我怎么做早餐给你啊?”

    即墨寒笑了笑:“是我让我佣人把所有的食材都丢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不新鲜,我想让你自己去准备。”

    见他回答的一本正经的样子,楚雅涵差点想要捏死他,可是卑微的她又能拿眼前这位大总裁怎么样呢?他的一句话就能决定她的未来,决定她的饭碗是不是会砸了。

    想到这,楚雅涵吐了一口气,然后抱着满腹的无奈又走了出去:“算了,我现在去一趟超市,你想吃什么,现在就跟我说吧!”

    “我跟你去。”即墨寒主动提议道,他这辈子还从未认认真真去逛过超市,除了去巡视和考察。

    “你吗?”楚雅涵上下打量着他。

    面对她打量的眼神,即墨寒挑眉反问:“怎么?很奇怪?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幸运,堂堂的即氏集团总裁竟然会愿意跟你一起去逛超市。”

    闻言,楚雅涵迅速往上翻了个白眼,她现在才发现有些人不要脸的基因是天生的,就比如即墨寒,他明明那么普通,却那么自信。

    “好吧!随你。”

    “你先等我一会。”

    楚雅涵还没弄清楚他想做什么,他却径自上了楼,往二楼的某处过去。

    楚雅涵在楼下等了他一会,当他再次出现,只见他赫然换上了一个高领纯红色毛衣配搭休闲牛仔裤,平日在公司的时候,他总是一身严肃的打扮,终日黑漆漆的,就好像是个冷冽的修罗一样,很少穿的这么阳光帅气,楚雅涵当时就看傻了。

    即墨寒注意她变化的神情,满意的勾了勾唇:“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很帅,然后爱上了我?”

    他又再自恋了……

    楚雅涵冷啧一声:“谁会那么幼稚啊!”她又转了转身躯,往大门的方向过去。

    被她给彻底嫌弃了,即墨寒也不生气,而是笑跟在她的身后,他的腿很长,三两下就超过了她。

    他最钟爱的黑色迈巴赫就停在大门口,他摁了一下车钥匙,门开了。

    “上车!”

    楚雅涵习惯性的往后座过去,才刚过去,即墨寒的眼神迅速变得冷冽:“你什么意思?”

    “我……”楚雅涵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她可不想做他的副驾驶,更不想跟他挨得那么近。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你现在马上给我换过来。”绝对强势的命令,不容人反抗,楚雅涵不自觉缩了缩身子,只能绕到另一个车门,坐了进去。

    即墨寒又扫了她一眼,眼神明显是增添了几分犀利与冷厉:“下不为例,再这样,你休怪我。”

    楚雅涵低着头,心里却是满腹委屈,哼!这个男人怎么这样呢?太小气了。

    迈巴赫轻轻的启动,外面忽然间下起了一阵小雨,雨水轻轻溅在车窗上,模糊了整个车窗,街上的人来人往、车来车往都变得很模糊。

    望着这般朦胧的街景,楚雅涵不自觉就感觉心情变得抑郁。

    即墨寒虽不说话,眼角的余光却总是注视着她脸上所有的神情,将她所有的一切都尽收眼底,他薄唇一动,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楚雅涵摇了摇头,唇角牵出的笑容都变得有些落寞:“没事!”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你不知道你那一刻会忽然崩溃,也许是一件毫不起眼的小事,也许是因为落寞街景的渲染。

    即墨寒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忽然间,却伸出一只手包裹住她的掌心。

    楚雅涵微微一愣,仰起脸,看着他的目光变得诧异起来:“不是,你……”

    “你的手很冷。”

    楚雅涵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即墨寒却握住她的手更紧:“别动。”

    她的心脏微微一紧,整个人更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楚雅涵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每次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她总会控制不住的情绪失常,有时候,她真的觉得她都不是自己了。

    她常常在想,也许是因为那一夜的缘故,才让他在她的心里变得不一样吧!

    这次,她没挣脱,任由着他包裹住她微凉的手掌,到了大型超市后,即墨寒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

    她率先下车,即墨寒将车子停好后,也跟着她下了车。

    他的目光紧紧追随着她,又主动过去握住她的手腕,楚雅涵一愣,总感觉两人的相处模式太像男女朋友了,可他们明明不是男女朋友。

    她娇躯一颤,整个人都有些退缩:“那个…我们这样牵着手,是不是有些奇怪啊?”

    即墨寒笑了笑:“有什么不对劲?”

    “我们……”

    他打断她:“牵手是一种礼貌的行为。”

    好一次强词夺理的男人啊!楚雅涵登时很想狠狠甩他一个耳光,她还真是第一次听到别人把耍流氓说得这么理所当然的。

    楚雅涵叹了叹气,她觉得她肯定是上辈子欠了他。

    即墨寒瞧着她一副嫌弃的样子,皱紧了眉,忍不住评价道:“楚雅涵,你多少有点不知好歹。”

    “啥?”

    “你知道在帝都有多少个女人巴不得我能够主动牵他们吗?你呢?还一副被性骚扰的样子,真是不知好歹。”

    楚雅涵耸了耸肩膀:“没办法啊!谁叫我就是不喜欢你,在我眼里,你就是很普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