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八十三章 欠三餐

第八十三章 欠三餐

    即墨寒咪了咪眼:“你是以什么身份来跟我讲价?是沈家二少爷的身份吗?”

    在他逼人的气势下,沈子隐还是忍不住肩膀一抖,他咬着牙,竭力让自己能忍住心中的怯弱;“我爱雅涵,也只有我才能真心待她,即总,您身边有那么多女人,您也根本就不爱她,既然不爱,那请你不要再来招惹她了。”

    即墨寒眉宇一沉,他本能的想反驳,可话到喉咙,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其实,沈子隐也说得没错,他是根本不可能给楚雅涵未来的,只是,他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只要一想到将来楚雅涵要成为别人的女人,他就没有办法冷静下里。

    沈子隐瞧他的情绪忽然间沉淀下来,还以为即墨寒是真的想通了,他赶紧趁热打铁:“即总,就算是我拜托你了,雅涵,她跟普通的女人不一样,她真的很可怜。”

    即墨寒目光一闪,久违的情绪还是是爆发出来:“谁说她可怜了,你给我闭嘴!还有……”他咬了咬后槽牙,郑重其事般强调道:“沈二公子,该离开雅涵的人是你,你最好给我记住。”

    沈子隐皱紧了眉,不过他也是不可能会退步的:“即公子,也请您跟我听着,不管如何,我是绝对不会放弃雅涵的,我爱了她八年,我还会继续爱她的。”

    即墨寒对上他坚定的眼神,又摇了摇头,笑了笑:“好啊!那恭喜你,你会一直失望下去。”

    ……

    楚雅涵在外面焦急的渡步,各种不好的画面在脑海中打架,事实证明,人在越慌乱的时候,一分一秒都是很难熬的。

    楚雅涵也是如此,等了约莫半个多小时后,她就受不了,咬了咬牙,就要去医务室找即墨寒,她刚抬步,即墨寒跟沈子隐就一前一后出来,气氛很是温和,两个男人就好像是没事人般。

    楚雅涵的脚步猛然一顿,朝前看去,被这一幕给惊到了,心想,不对啊!不应该啊!按照正常的发展,这两个男人不是应该为了她大打出手吗?

    在发愣中,即墨寒先行一步朝她过来,抬手敲了敲她的额头,楚雅涵立马回过神来,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涌上一丝疑惑。

    即墨寒朝着她勾唇一笑:“还瞎愣着干嘛?陪我回去啊!”

    楚雅涵歪着头又扫了他身后的沈子隐,她真的很想知道这两人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沈子隐也注意到她的眼神,冲着她笑了笑。

    “雅涵,我先走了,下次见。”

    楚雅涵有些意外,还是赶紧应了一声:“嗯!好。”

    他走了之后,楚雅涵的脖子立马被一双手狠狠的环住,她整个人被强行挤入了即墨寒的怀中,她挣扎了几下,又皱了皱眉:“你放开我啊!好难呼吸啊!”

    即墨寒没有松开她,而是强行拽着她出了医院,他的力气比平时还要惊人,这哪里像一个生病的人。

    “干嘛一直盯着他看,他有我好看吗?”

    楚雅涵无语至极:“你放开我好不好?”

    “你先回答我,让我满意了,或许我还能放你一马。”

    这个男人真是幼稚!害怕她真的会死于非命,楚雅涵只好向他妥协:“好,你好看,你好看可以了吧!”

    闻言,即墨涵这才放开了她下,笑嘻嘻的咪起了眼睛:“真有眼光。”

    施加在脖子上的力道松了些,楚雅涵感觉自己能够透气了,她又想挣脱出他怀抱的禁锢,哪知,即墨寒却一句话打消了她的念头。

    “你最好别想着逃离我的怀抱,因为你根本就不可能摆脱我。”

    “切!”楚雅涵啧了一声,心想,算了!她就不跟这个霸道的男人计较了。

    “还有,你今天又欠我了。”他在她面前会挥动着自己受伤的手。

    楚雅涵凝视着他包扎的伤口,又再次想到他奋不顾身为他挡刀的画面,忽然间,又觉得这个男人只是嘴欠而已,他其实不讨厌。

    “我手受伤了,从现在开始,我每天的三餐都要由你负责。”

    “什么?”楚雅涵觉得自己真特么冤了。

    即墨寒还轻轻的敲了敲她的脑袋:“怎么?不行,我可是舍身救你啊!要你负责每日三餐又怎么样?”

    楚雅涵虽然觉得这个要求有些过分,可想到,他毕竟是为她受伤的,她还是心软了。

    “好吧!正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那…一日三餐就三餐吧!”

    “真乖!”闻言,即墨寒笑了笑,还抬手掐了掐她的脸。她的脸软糯糯的,捏起来好像是桂花膏般,好舒服。

    ……

    没办法,毕竟是欠了他人情,楚雅涵下班后只得跟着他去别墅。

    诺大的别墅里,让她最为吃惊的是,所有的佣人都不见了,楚雅涵心里都沸腾了,瞪大着双眸质问即墨寒:“不对,这怎么回事?上次那些佣人呢?”

    即墨寒笑了笑:“让他们回家了。”

    楚雅涵懵了:“为什么要让他们回家呢?”

    “因为有你啊!”他如此理所当然的一句话,却让楚雅涵当场情绪崩溃。她气极了,严重怀疑这个家伙就是故意想要耍她。

    “不是啊!”她樱唇动了动:“你什么意思啊?你把所有的佣人都请回去了,然后让我一个人照顾你?你想累死我啊!”

    即墨寒唇角勾得更深了些:“既然欠了我人情,你就好好照顾我就好。”

    这个家伙真不愧是商人,还真是会精打细算。好吧!就算她倒霉,才会被这个家伙给吃定。

    楚雅涵的眸光又淡淡的撇了她一下:“我去打个电话。”

    即墨寒微微颔首:“行!去吧!”

    楚雅涵找了一个较为偏僻的角落,快速打了个电话给刘嫂:“刘嫂,我今晚不会回家,三宝拜托你好好照顾他们了。”

    “为什么啊?”刘嫂对楚雅涵最近高频率也起了疑心,她觉得她一定谈恋爱了。

    楚雅涵被她问的有些不好意思,就好像是她在做贼一样:“没有,就是刚好有个同事受伤了,还是因为我的缘故,所以我只能留在他的家里照顾他。”

    “这样啊?”刘嫂淡淡道,表面看似淡定,其实心里早就想了很多。

    再继续跟刘嫂闲聊了几句,楚雅涵就挂断了电话,她不敢再跟刘嫂说太多,生怕她想太多。

    她也知道倘若刘嫂知道她在即墨寒家过夜的话,她一定会很高兴的,她早就想撮合他们两人了。

    她默默的叹了口气,折返回去的时候,却无意撞上一双冷冽的目光,像是漫天雪地般迅速将她包裹住。

    楚雅涵吸了一口气,又忍不住投诉即墨寒:“干嘛神出鬼没的,吓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