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八十二章 祸水红颜

第八十二章 祸水红颜

    同事们瞧她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还以为她是故意的:“最讨厌她这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好像别人欠了她多少钱似的。”

    “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周总监那么照顾她,她还自以为自己很委屈一样。”

    “要是周总监能够这么照顾我,我早就感恩戴德了。”

    公司向来都是个是非之地,楚雅涵又怎么会不清楚呢!她也知在别人的嘴里,她不知道有多少个版本,不过她从来都没注意,她向来都是活给自己看的,跟别人没有关系。

    她又再次将自己浸泡在工作中,她发现每次只有在工作中,她就能够获得绝对的成就感,这就是她热爱工作的原因。

    工作了一个下午后,她打算舒展懒腰,外面却传来阵阵杂音。

    “您不能进去,凯瑟琳小姐。”

    外头的保安根本就拦不住凯瑟琳,只见她红着眼眶迅速跪到了她的面前。

    楚雅涵皱了皱眉,望着像丧家之犬的凯瑟琳,眼中却只有寒冰。

    “楚小姐,是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好吗?”

    她已经上过一次的当,难不成还会让她傻傻的上演农夫与蛇的故事,楚雅涵樱唇一勾,唇角的弧度极其冷冽:“凯瑟琳,我说过了,不会再有下次了。”

    凯瑟琳仰起的颊子,眼中迅速萦绕着泪花,整个人快要崩溃了:“上次是我不识抬举,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楚小姐,我不能进监狱,我是一个设计师,要是我有了这样的污点,整个帝都谁还敢用我啊!”

    换做上次,也许楚雅涵还会有那么一丝丝恻隐之心,只不过,现在她已经彻底看清楚了凯瑟琳的真面目,她是绝对不能姑息这些恶人的。

    “抱歉!我不是圣母玛丽亚,我不可能每次都做到心无芥蒂的原谅你。”

    “你……”凯瑟琳脸上的委屈开始卸去,慢慢的变成憎恨:“为什么都不肯放过我,楚雅涵,你的心怎么那么狠啊!”

    她心狠?楚雅涵觉得好笑极了,到底是谁心狠?

    “凯瑟琳,你走吧!不管怎么样,我是绝对不会撤回诉讼的,你就等着为你自己的错误买单吧!”她拂袖转身,一幅决绝的样子。

    因为憎恨,凯瑟琳的瞳孔瞪得大大的,没人注意到,她忽然间低声发出一阵阴狠的笑声,忽然间,她站了起来,取出一把不知从哪掏出的水果往楚雅涵刺去。

    “啊——”同事们尖叫着。

    楚雅涵皱了皱眉,后面的骚动声让她变得不安,她想要转过身去察看究竟,却在听到一个名字时,脊背变得僵硬起来。

    “即总……”

    在迟疑了两秒后,楚雅涵转身的同时,瞳孔瞪大,只见那把尖锐、泛着冷光的水果刀挨着她,若不是即墨寒徒手接过,水果刀就会无情的刺入她的细腰。

    温热的鲜血顺着而冰冷的水果刀落下,顿时,四周围都变得寂静起来,所有人仿佛都静止住了,个个都瞪大眼睛。

    刽子手凯瑟琳也僵住了,身子一软,整个人摔在地上,她无法置信,她竟然伤了帝都最有钱有势的人即墨寒,这下,别说翻身了,她是绝对会下地狱的。

    即墨寒狭长的眸子紧紧咪紧,直接丢下手中的利器,又挡在了楚雅涵的跟前:“凯瑟琳,你将会为你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就在这时,几个警察冲了进来,直接将吓的目瞪口呆的凯瑟琳给带了出去,她反应过来后,又疯狂的挣扎起来:“不,我冤枉啊!即总。”

    即墨寒冷笑一声:“有什么话你还是跟警察说吧!”

    凯瑟琳的声影跟吵闹的声音很快就消失了,所有反应过来,个个都唏嘘着。

    楚雅涵也紧张的抬步上前,去察看他的伤势:“你的手……”

    瞥见她眼底的担忧神色,即墨寒只觉得做什么都值得,他在她面前扬起他受伤的手:“一点皮肉伤而已,没什么大碍。”

    “胡说!”楚雅涵细眉轻微拧起:“快去医院。”

    她的语气变得强势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妻子关心受伤的丈夫,即墨寒有种说不出的兴奋感,声音也变得柔软了些许:“好、好,马上去。”

    四周围的人都看呆了,谁都知道即墨寒在整个帝都都算得上是冷漠无情的大魔头,毫无温度,待人处事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冷酷无情,可偏偏她对楚雅涵就是宠溺至极。

    ……

    附近一所医院,刚好是沈子隐所在的医院。

    当他看到楚雅涵带着受伤的即墨寒来医院就诊时,唇角却慢悠悠的勾起:“我们又就见面了。”

    即墨寒清晰的觉察到他看楚雅涵眼神中含着的情谊,他索性耍赖般靠在楚雅涵的肩膀上:“雅涵,我的手痛死了。”

    雅涵?纳尼?

    楚雅涵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中还很纳闷,这家伙唤她的称呼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肉麻了?

    沈子隐马上皱了皱细眉,于是主动伸出大手:“这位先生,你跟我来吧!我看你受的不过是轻伤而已,擦点药,包扎一下就好。”

    即墨寒深邃的眸子猛然咪紧,两个男人的眼神交汇在一块,在空气中不知怎的好像会随时撞出火花一般。

    楚雅涵害怕这两个男人会因为她而吵起来,赶紧道:“子隐,要不我……”

    她刚想说什么,即墨寒却忽然间打断她:“不必了!就让沈医生带我包扎好了。”

    楚雅涵的视线马上一转,落在即墨寒的脸上,神情变得超级震惊,她不太明白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可她也清楚,他并非善类,做的事情也并非她想象中那么单纯。

    她倏然拉住他的手臂,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你到底想作什么?即总。”

    即墨寒神秘兮兮的回了她一个眼神:“放心,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你的那位沈医生怎么样。”

    他一笑,楚雅涵越发觉得他不安好心,她皱了皱眉:“即总,您千万别闹事啊!”

    即墨寒唇角掺杂的笑意更深了,更是直接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行,你就在这里等我啊!乖,我马上就回来咯!”

    说完,他马上跟着沈子隐走了,望着这两人一前一后的身影,楚雅涵脸色都白了。

    完了!这两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啊?

    太可怕了!

    她静默了一会,脑子里不断闪现出各种复杂的画面。

    等下,这两个人会不会因为“她”而大打出手,如果真是的话,那么她就是祸水了。

    与此同时,两个男人到了医务室,没了楚雅涵,沈子隐双手环肩,摆出一副谈判的姿态,他抬起下颌,眼眸闪着阵阵精明的光芒:“即总,您说吧!您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