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八十章 恶人有恶报

第八十章 恶人有恶报

    沈子隐又将她往后一推,然后自己下了车。楚雅涵都看呆了,反应过来时,又赶紧跟在他身后。

    沈子隐先他一步抬步走到了迈巴赫旁:“不好意思,这位先生,你挡住了我们的路。”

    温润的声音传了出来,迈巴赫的车窗慢慢的降下来,一张惊为天人的脸慢慢的暴露了出来,如同鬼魅般,即墨寒整张脸沉在昏暗中,不善的目光掠过沈子隐直接落在她身后的楚雅涵沈上。

    楚雅涵的整个身躯彻底僵硬住,脊背被迫的挺得直直的,她能够感觉到危险的气息。

    “楚雅涵,还不快给我上车啊!”

    沈子隐皱了皱眉,他看楚雅涵口中的这位上司竟然如此的苛刻她,一时间,不由得想为她鸣不平:“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跟雅涵是什么关系,可是现在是下班时间……”

    他的话刚落下,又被他压人的眼神给喝住,沈子隐明显气场不如他,不过,他还是强撑着,要把接下去的话给说完。

    楚雅涵生怕沈子隐因为她跟即墨寒发生了剧烈的争吵,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她再也顾不得什么,猛然冲上前去用自己的小小身躯护住了沈子隐,这也是她保护他的一种方式。

    “那个……子隐,我看你还是先离开吧!我跟即总还有些公事的事情要说。”

    沈子隐皱紧了眉:“牙涵,你真的不用怕的,有我在呢!我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不是……”楚雅涵为难的要命,像是恳求般的扫了他一眼:“子隐,就算是我求你了,你先离开吧!”

    沈子隐看到她眼中的为难,他一向都是识趣的人,也知分寸的人,也不希望逼她太紧,他在心里默默挣扎了一会后,就转身离开了。

    看到他一向挺直的脊背变得有些弯曲,楚雅涵心里头有些莫名的难过,都怪她,让子隐陪着她受苦,他现在一定因为不能帮她的事情而变得很难过吧!

    他走了之后,楚雅涵的眼神却还紧紧的凝聚在他离去的方向,就好像是一个失去灵魂的玩偶般,即墨寒的怒火猛然爆发,他终于抑制不住,狠狠的甩开车门,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将她强行拉到车内。

    楚雅涵僵硬的脊背狠狠的摔在车背上,幸好椅背是柔软的,她并没摔到,可是即墨寒那压迫人的身躯却紧紧的压在她的身上,他的眼中泛着妒火。

    “刚刚那个男人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楚雅涵心脏一颤,可还是嘴硬:“这、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即墨寒的脸色很难看,一种未有过的怒火萦绕他,他忽然间抡紧了拳头,关节泛着恨意,楚雅涵瞪大着眼睛,恐惧的睫毛都在晃动着。

    心想这个男人该不会是准备打死她吧?太可怕了……她早就知道恶魔会家暴的。

    她真的认栽了,又不甘心的喊道:“你打啊!你最好是打死我,到时候,关于你即总殴打员工致死的新闻会迅速传遍整个世界,我看你不得声名狼藉。”

    即墨寒看着她强装镇定的样子,很奇怪,原本他应该发脾气的,可这些复杂的情绪却统统消失不见了。

    他无奈的收回了自己的拳头,叹了一口气,又靠在椅背上。

    “算了,你这丫头实在是太厉害了。”

    在他说完这句话后,楚雅涵又睁开了眼睛,他注意到他脸上早就没了盛怒的表情,心下一松,又小心翼翼的坐了起来。

    车子缓慢的行驶着,车内的环境安安静静一会,又被即墨寒给打断了局面。

    “刚刚那个男人是谁?”

    楚雅涵皱了皱眉,不太明白,他们明明是上下属的关系,这家伙却偏偏喜欢插手去管她的私人生活。

    “额,他是谁重要吗?”

    即墨寒冷冷的眼神又碰向她,让她不得不认怂:“好吧!我承认,他是我的朋友,我们是大学同学。”

    “大学同学?”即墨寒冷笑一声:“你看他那个样子,有认真把你当成大学同学吗?”

    楚雅涵那双清亮的黑眸闪过一丝怒意:“你为什么都喜欢把别人想的那么龌龊,我跟他只是普通的大学同学。”

    即墨寒才不相信呢!看他总是处处维护着她,还一副为了她要豁出一切的样子,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呢?

    不过,很不凑巧,他即墨寒看中的女人是绝对不会让别的男人有机可乘的。

    即墨寒半眯着眼睛,促狭的眸子迸发出冷光:“行!这事就暂且翻篇了,我今日来找你,自然是说别的事情。”

    “说什么?”

    “你今天发生的事情。”即墨寒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

    楚雅涵立马恍然大悟,也对,心设计那边还有很多即墨寒的眼线,这件轰动公司的事情怎么可能不会传到即墨寒的耳朵里。

    她笑了笑,用开玩笑的腔调直接问:“怎么?你是打算为我出头吗?”

    “我就问你一句,你后悔吗?”

    上次,他也问过她这样的问题,不过当时她的回答是不后悔。

    楚雅涵手托着下颌:“如果你现在问我,我还是同样的的回答,我不后悔。”

    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回答,即墨寒慢慢挑了挑长眉,又再次对她刷清了认识,他觉得这个女人比她想象中更有趣。

    “不后悔?你可真有骨气的。”

    “不过,我现在想恳求你一件事,如果能够提起诉讼的话……”

    即墨寒又咪起眸子:“不是说不后悔吗?”

    “对,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我做了一回的好人,当然,我现在被人性狠狠的鞭策了一下,所以我就应当把人性的恶给暴露出来。”

    能够如此完美无瑕的狡辩的,即墨寒对她又无奈又宠溺,他忍不住就抬手碰了碰她的脑袋:“行!我就是这样,真拿你没有办法。”

    ……

    第二天,大周跟凯瑟琳夫妻俩被起诉了。

    这件事传遍了公司,原本支持她的同事们现在又彼此议论起她来:“我就说嘛,凯瑟琳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人从面相就可以看出来,凯瑟琳一看就是恶人。”

    楚雅涵早就对这群趋炎附势的同事很失望了,她们的说的话,她一句都听不进去,她只希望她能够跟他们保持点距离,不然一大推麻烦事上头的时候,她都会类累死的。

    同事小丽毕竟是因为她的缘故受伤的,一大早的时候,她就买了一束花到医院去看她。

    小丽虽然平时好八卦,却也是明辨是非的人,楚雅涵看望她的时候,她就主动跟她道歉:“抱歉,昨天是我的错,我说的话太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