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七十九章 你信我吗?

第七十九章 你信我吗?

    “啊——”凯瑟琳哑然,低头望着自己身上的白色棉袄活生生沾染了咖啡色,她瞳孔一瞪,脸色变得很难看:“你竟然……”

    楚雅涵抬步过去,抡起手,就往她的脸上甩去,一个冰冷的红色指痕立马跃然映现在她的脸上。

    凯瑟琳想回手,伸出的手却被狠狠的攒住:“凯瑟琳,当初是我对你太善良了,对你这种,我终于体验了什么叫做善良没有好下场,你放心,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楚雅寒的细眉深深蹙起,用足浑身的气力甩在她的脸上,这一巴掌用的力道极其重,凯瑟琳整个人往后狠狠退了好几步,她几乎是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楚雅涵眯着的双眸发出冷冷的笑容:“我约你来这里,是想告诉你,明天我会对你提出诉讼的,你休想在我这里再获得宽恕。”

    话罢,她在桌子丢下一百块钱,帅气的转身离去,只留下凯瑟琳。

    她在原地怔愣着,脸色铁青,就好像失了魂一般,她严重怀疑是不是自己做错了?她是不是应该听大周的话,把那罐有毒的茶送给楚雅涵。

    也许,楚雅涵还真的是没有像大周一样想象中那么可怕?她到底是不是做错了呢?

    ……

    楚雅涵一人从咖啡厅气呼呼的出来,她感觉自己气都气饱了,即便是这么冷的天,她不穿外套,都感觉浑身暖烘烘的。

    这事很快就传到了即墨寒的耳朵里,他挑了挑厂眉:“这臭丫头该知道自己是善良过头了吧!”

    “据说现在楚小姐很生气,还让周总监把凯瑟琳约出来,狠狠揍了凯瑟琳一顿。”

    闻言,即墨寒忍不住低笑出声:“真不愧是楚雅涵,就是一只小龙虾。”

    助理很疑惑:“小龙虾是什么?”

    即墨寒笑了笑:“她生气的时候就会把她爪子伸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啊!”

    即墨寒从头到尾都有关注这件事,他早知道凯瑟琳夫妇不是那么简单的人?他早就等着楚雅涵后悔的一天。

    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那女人后悔的样子:“快给我备车。”

    “是,总裁。”

    当即墨寒兴高采烈的将车子开到心设计门口想去接楚雅涵时,却晚了一步。

    他皱了皱眉,先是拨打了她的电话,她的电话一直处于占线状态,即墨寒愤怒极了,马上就打了电话给助理:“不管要用什么样的手段,你马上给我找到楚雅涵。”

    助理一愣,都要哭了:“可是总裁,那个……”

    十分钟,手机发出“滴滴”的声响,很快就有人往即墨寒的手机里发出一个定位,上面还备注:总裁,现在楚小姐正跟一个男人在一起。

    男人?

    即墨寒的脸色当即难看到极点,原来,不接他电话,是忙着去捂热别的男人啊!

    很好,这个死丫头胆子还真的肥啊!

    他咬了咬后槽牙,立马向司机发出了指令:“马上跟我跟上了那辆车。”

    感觉到他的语气传来一丝阴森,司机的脊背骨狠狠一抖,赶紧道:“是的,总裁。”

    ……

    而另外一边,楚雅涵坐在沈子隐的车子里,明明车内开了暖气,可不知为何,她却感觉到周身泛着冷意,心里隐隐传来一股不安的预感,好像等下会有什么大事会发生。

    沈子隐是个医生,眼角的余光扫去,也发觉她额头泛着冷汗,出于关心,他问道:“你怎么了?”

    楚雅涵摇了摇头,她的身体每一处地方都没有问题,就是很不安。

    沈子隐抬手,想去擦拭她脸上的汗珠,却被她躲开,楚雅涵尴尬一笑,还是不太习惯他的触碰。

    “没事,我真的没事。”

    沈子隐的手落了空,忽然间,心里就有种失落。

    他原来以为经过这么两次后,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应该是有所不同,楚雅涵也应该在感情上会更加依赖他,可这一切好像到了最后就回到了原点。

    楚雅涵注意到他在昏光中隐秘的脸,知道自己可能是伤害了他,她当即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子隐,我没有那个意思,你不要误会。”

    沈子隐又笑了笑,依旧是温柔而儒雅的笑容:“没事。”

    人一旦觉得对不起对方,就总是很想补充另外一个人,楚雅涵想了想,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鬼使神差的,她就道:“子隐,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嗯!”沈子隐淡淡的应了一声,可是眼神却含着期待。

    楚雅涵低下头,搅着自己的手指,似乎是犹豫了很久、很久:“二宝要开家长会,我……”她的红唇张合了几下,她知道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有些奇怪,最后还是道:“你能不能假装是她的爸爸?”

    闻言,沈子隐的眼神更亮了,他是很激动的,却拼命抑制着。

    “好!”

    “谢谢你。”楚雅涵也弯唇笑了笑。

    不可否认,子隐真的帮了她好多好多、这个男人就好像是她的幸运星一般,不断的帮着她,不断的给她温暖。

    两人相视一笑,那笑容很是温暖,在外面的人隔着车窗看到这一幕,还会误以为这两人就是热恋中的男女。

    在沈子隐要过一个转角的时候,有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加速,一把挡在他的前面,彻底堵住他的去路。

    沈子隐微微一愣,光是看这两辆车,就知道这人非富即贵,只是他们到底是有什么恩怨情仇啊!

    楚雅涵定睛一看,很快就看呆了,她认得这辆车,不就是即墨寒的专车吗?不是…这家伙是不是疯了?竟然擅自加速,挡住他们的去路。

    沈子隐是个极其敏感的人,他转眸一看,很快就察觉出楚雅涵的不对劲了,他断定了楚雅涵跟车主应该有什么渊源。

    “雅涵,难不成你认识车主?”

    楚雅涵深吸一口气,她也并不希望沈子隐掺入这场无妄之灾:“子隐,我下车就好,对方是我的领导,可能是有事找我。”

    沈子隐却笑了笑:“雅涵,现在是你的下班时间吧?”

    “?”

    “没事,我先下车吧!我去看看情况。”

    想到要又要给沈子隐增添麻烦了,楚雅涵当然不愿意了:“不行,子隐,这件事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我自己去面对。”

    她也不想这么麻烦啊!最重要的,是她知道即墨寒就是个大魔头,是不好惹的家伙。

    楚雅涵赶紧推开车门,迅速想要下车,手腕却被沈子隐给抓住,他将她推到身后,轻声安慰她:“雅涵,你信我吗?”

    楚雅涵愣了愣,眼眸也迅速瞪大,她实在不太明白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