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七十八章 这茶里有毒

第七十八章 这茶里有毒

    想不到两人竟然心有灵犀,楚雅涵扫了他一眼,好感不由得多了一些。

    “嗯,跟我想的一样。”

    “那你以后还想来这里,可以叫上我。”

    “好啊!”好不容易能找到同样智趣的人,楚雅涵自然是爽快答应。

    不得不承认,每次跟他沈子隐在一块的时候,他总有种从心而来的愉悦感。

    他扒拉了一会饭,又停下,盯着楚雅涵看了一会。

    楚雅涵只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了?”

    “雅涵,你身体太虚。”

    “看的出来吗?”楚雅涵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的确,她最近休息得不太够,好多人都说她脸色苍白,没有血色。

    “当然了,我可是一个医生。”沈子隐莞尔一笑,又抓起她的手腕。

    楚雅涵就好像是被打响了警钟般,本能想收回,可沈子隐的下一个动作,却让她有些羞愧。

    他将她的手腕平摊,往她的脉上一探,又看了她一眼:“你什么时候下班?”

    楚雅涵愣了愣:“我晚上六点下班。”

    “嗯!好,等会我来接你吧!”

    楚雅涵变得很尴尬:“其实,真的不用的。”

    沈子隐的面部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不要误会,我不过是顺路开几副药给你调理身体,然后再顺路带你回家而已。”

    他真的好贴心啊!

    楚雅涵心一暖:“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沈子隐朝着她笑了笑:“你我之间,什么时候那么客气了。”

    四周围一切的气氛都恰到好处,沈子隐坐了一会,却又主动告别:“不好意思,我现在要去医院了,就不能送你回去了,雅涵。”

    “没事,你先忙去吧!”

    沈子隐起身,又微微朝着她颔首了一下,便缓慢离开了。

    楚雅涵望着他的身影,唇角不自觉勾起,沈子隐总是如此,能够带给他无比的温暖,这么多年,他还真的从未改变过。

    ……

    楚雅涵吃完午餐,心情极好的回了公司,可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同事小丽可怜兮兮的捂着肚子,叫嚣着:“楚雅涵,你这茶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楚雅涵一愣,看到小丽面色发白,嘴唇铁青,就好像中毒一样,她皱了皱眉:“这茶……?”

    她还心寸顾虑,其他的同事便插嘴了:“小丽就是喝了你给她送的茶才中毒的,楚雅涵,你有病吧!好歹是同事一场,你怎么能够这么狠心?”

    “不是,我……”楚雅涵记起了那茶就是凯瑟琳送的,难道她仁慈的放过大周一马,他们还能够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不成?

    “啊啊啊!”同事小丽疼得不行,捂着肚子,满脸都是泪水:“不行,快点送我医院,我快不行了,我肚子疼死了,呜呜呜无误……”

    周总监也来了,他也很紧张,不管如何,心设计可是大公司,如果真出了人命,还真的会影响公司的发展,还更可能会影响到他的职位。

    他大声喊着:“还不快把小丽送到医院去。”

    本来是约好晚上下班再见的,很快,楚雅涵跟沈子隐就见面了。

    他帮小丽检查了一下,很快,诊断出她中毒的原因,就出在那盒茶叶上。

    “幸好是及时送来,要是真晚一步,估计人就没了。”沈子隐淡淡的陈述着。

    “所以说,那盒茶就是罪魁祸首。”楚雅涵拧紧了细眉,整个人被一股怒气给萦绕着,她真的想不到凯瑟琳心肠那么恶毒,她以德报怨,放了大周一马,她竟然还想着要毒死她,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几位不知情的同事闹哄着:“你现在还想说什么?楚雅涵,就是你害了小丽。”

    楚雅涵低着头,闷闷的沉思了半晌,她抬头的时候,脸色变得很冷峻:“这茶是凯瑟琳送给我的。”

    哪天,周总监也亲眼目睹了,他也帮楚雅涵作证:“是啊!那天我也在场,那罐茶的确是凯瑟琳送给雅涵,我就是没想到,凯瑟琳的心竟然那么毒啊!”

    有了周总监的证明,其他同事也附和着,将矛点指向了凯瑟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凯瑟琳心肠就太毒了,雅涵不是还大人大量的放过他丈夫大周吗?”

    “就是啊!她这做人实在是没有良心。”

    “好人有好报,她这样做人没意思。”

    周总监同情的看着楚雅涵:“雅涵,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楚雅涵的两眉拧在一块,有时候,她真觉得自己心太软了,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放过别人,可是别人呢?却一次又一次的加以利用她的善意。

    其实啊!这人有时候太善良不是什么好事。

    “周总监,你有凯瑟琳的联系电话吧?”

    “嗯!”周总监点了点头,立马用自己的手机打给了凯瑟琳,并将她约在当地一所咖啡厅。

    凯瑟琳还以为是周总监找她去复职,于是乎,就兴高采烈的过去了,没想到等到的却是楚雅涵,她褪去温色,脸上是一片冷峻。

    凯瑟琳在看到她的时候,不自觉的生出一股心慌,穿着高跟鞋的脚往后退了好几步:“怎么是你?”

    楚雅涵冷笑一声:“怎么就不能是我啊?”

    “明明是周总监约的我啊!”

    楚雅涵安然的坐在椅子上,手不断的搅着咖啡,因为是大冬天的缘故,天气越来越冷,咖啡也越来越凉。

    “凯瑟琳当初你来求我的时候,我以为你是真心悔改,就想着不跟你计较。”

    凯瑟琳的瞳孔慢慢的瞪大,眼中流露出恨意:“楚雅涵,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抢走我的一切,还要以一副慈善家的面孔来施舍我,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么恨你?”

    楚雅涵眼眸促狭,她真是搞不明白,为何……凯瑟琳会那么恨她?难道仅仅是因为周总监将那厉总的设计方案交给她负责吗?

    她皱了皱眉:“我早就说过了,我根本就不想插手厉总的设计方案,是周总监硬交给我的。”

    凯瑟琳又怎么会相信的,她听完后,仰起头就大笑起来:“啊哈哈哈哈哈……你少骗我了,你不要以为你一副清高的样子,我就会相信你是真的不知情,怎么说我也是在职场摸爬打滚这么多年,你们这些人是怎么想的,我怎么可能不明白呢?”

    楚雅涵深深皱起了眉头,果然,跟一个只相信世界险恶的人,她不管怎么跟她传递善良,她都不会相信,她只会觉得是天方夜谭。

    她忽然间就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哈……好,你不信是吗?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人间险恶。”

    说完,她一把抓起咖啡,猛然往她脸上泼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