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七十五章 别放在心里

第七十五章 别放在心里

    楚雅涵抬起眸子的瞬间,两人的视线又再次碰撞在一快,楚雅涵变得有些不知所措。

    其实,沈子隐他的人真的是特别好,好的有些时候,她都要自惭形秽了。

    “子隐,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现在的处境,我是一个母亲,我带着三个孩子,我……”

    “我不介意你的过去是什么样,更不介意你现在的处境是什么,更不介意孩子的父亲是什么样的,更不介意别人是在背后怎么说我的,我只想要好好照顾你一辈子。”

    楚雅涵的眉心拧了拧:“你别这样,子隐,不瞒你,其实我现在根本就不想要结婚,也更没有结婚的打算。”

    “为什么?”

    “没为什么,我已经不相信爱情了,我要的只是希望我的三个孩子长大成人,然后我就别无心愿了。”

    看着她説得那么坚定,完全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沈子隐莫名的有些难过,不过他向来都是一个不轻言放弃的人。

    他既然爱了一个人,那么她就真的要爱到底。

    “好,我尊重你,不过我不会就这么放弃的,我会等你的,等到你可以接受我的那一天。”他微微沉默一下,又坚定的承诺道。

    楚雅涵被他的决心给震撼到了,这让她更加愧疚,子隐在背后为她做那么多,可是她真的够为他做的事情真的很少很少……

    ……

    与此同时,即墨寒这一天都变得极其郁闷,他看了看手机,脑子里闪过的都是今天被冷漠相对的画面。

    该死的,凭什么他堂堂的m集团的总裁就要被这么一个女人给无情的对待,凭什么?

    他越想越不甘心,也很不明白,他的心绪为什么要被一个女人给影响。

    不行,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也许,他最近真的太累了,他就不信除了楚雅涵以外,他不能对其他的女人有感觉。

    即墨寒打给了苏立闻:“喂!出来耍耍。”

    闻言,苏立闻很是诧异:“不会吧?你什么意思啊?”

    即墨寒皱了皱眉:“我的意思是还不够明显吗?就是出去喝喝酒,蹦迪。”

    这还是他第一次提出去喝酒蹦迪,苏立闻好惊讶,换做以前的时候,他邀约他出去,每一次不是被嫌弃,他是那种宁愿待在家里工作也不远处出去撩妹的那种。

    有好几次,苏立闻还以为他是和尚,不好女色,而现在他们家大哥竟然邀约他出去撩妹,这简直是前所未闻,难不成是大哥开窍了。

    “行!今晚我一定让你开心。”

    “嗯!”即墨寒淡淡的应了一声,不知为何,很明显心里却不是很舒服。

    ……

    他开了自己最钟情的凯迪拉克在夜色中奔赴着,打开车窗,任由着外面的风雪在耳畔呼啸着,心脏就好像是被什么给揪住,整个人很难受、很难受。

    即墨寒慢慢的蹙起眉,脸色极度难看,脑子里全是楚雅涵……他真不明白,他为何那么思念着她……真的好想就知道她现在干嘛?也真的好想知道她现在的状态?

    心里涌上一阵浮躁,即墨寒不允许自己这么堕落,也不允许他一颗心都系在一个女人的身上,他猛然甩了甩脑袋,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比楚雅涵好看的女人不知道有多上,他又何必浪费时间在这个不解风情的女人身上?

    在思绪中,他总算是来到了帝都当地一所知名俱乐部,才到大门口,里头就传来一阵劲爆的声音。

    据说,有很多单身男性和单身女性总会很喜欢到夜晚的时候来这里消遣寂寞与无聊,这里等于是男女的天堂。

    也有不少女人想通过这样的娱乐场合吊到富二代,寻找自己的金龟婿,只可惜,很多时候他们往往得不偿失。

    当即墨寒跟苏立闻进入这片地土时,自然是吸引了所有的眼球。有不少女人的目光像狼一般紧紧的追溯着她,仿佛恨不得马上就扑过去。

    即墨寒莫名的对这场的场合感到厌烦,苏立闻已经是常客了,自然也已经习以为常了,他喜欢这样的夜生活,又劲爆、又能够排遣人的孤独寂寞。

    “大哥,经过了今晚,我相信你以后会更喜欢这样的场合。”

    即墨寒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好看的唇角却不屑的勾起,好啊!他倒要看看像这样的地方,能不能让他忘记楚雅涵这个丫头了。

    苏立闻是老手,已经订好了包厢,一进去,一股浓郁的香水味便闯入了即墨寒的鼻翼,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差点没呕吐。

    这味道也太浓烈落了吧!说好了今天要开心,说好要忘记楚雅涵那丫头,秉承着这种思想,他忍着走了进去。

    那一大堆妆容精致的美女的视线早就落在他们的身上了:“苏总,您可真厉害,竟然还能够将即总请过来。”

    “就是,即总可是整个帝都女人的幻想。”

    “我今日能有幸的见他一面,真是太幸运了。”

    苏立闻缓慢的勾起唇角,笑得妖冶:“看看吧!大哥,有这么多美女钟情与你,大哥,您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即墨寒尝试性的往人群中扫视了过去,一张又一张如出一辙的脸,没有任何的特色,好像是同一种工厂加工出来的,虽然好看,却乏味,他一下子失去了兴致,脑子里又忍不住浮现出楚雅涵那张干净的脸。

    这一刻,他真觉得楚雅涵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看过最好看的女人了。

    可是他不明白,别的女人都喜欢他,都巴不得能够讨好他,除了她,对她视若无睹,他好像不管做什么,都要被他嫌弃一样。

    想到这点,心头无端生出一股无名怒火,他气急了,不行,他就不信,除了她以外,别的女人就不能吸引他。

    他又皱了皱眉,眸光更加紧促的望着面前的女人,半晌,视线落在其中一个女人的身上,她的眼睛还是跟楚雅涵有一分相似。

    “就你吧!”

    那女人一听到自己被点名了,顿时变得无比的激动:“是我吗?”

    即墨寒的眸光变得促狭:“就你,少废话,快过来。”

    苏立闻还第一次看到大哥亲自点女人过去,一时间,无比激动,心想着大哥总算是开窍了,这要是有了第一次,那么以后就会更多了第二次了吧!

    那女人扭着细腰,迎着四周围女人艳羡的女人走了过去,仿佛她就是全场的明星一样。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不过是运气好而已,如果不是即总心情好,她根本就不会被看上。”

    “就是嘛,我长得还比她好看,为什么即总会喜欢她呢?”

    “没办法,你们没看到吗?在即总刚进来的时候,她就主动给即总抛媚眼,真是个无比卑鄙的女人。”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盘旋着,那女人却丝毫不在意,脸上透着阵阵得意。

    他一靠近即墨寒,就十分娇滴滴的喊了一句:“即总。”

    随着她逐渐靠近的脸,即墨寒只感觉心脏好像被什么给捅了一个窟窿一样,可能是刚刚光线昏暗的缘故,他还一度觉得这个女人跟楚雅涵长得有几分相似,现在看来,是他看错了。

    “即总,您喝杯酒嘛!我来敬你。”那女人自顾自倒了一杯酒,又得意洋洋的想要靠在即墨寒的身上,他当即感觉浑身发寒,只希望这个女人能够离他远些。

    可是那个女人明显还不自知,甚至还凑过去:“来,喝杯酒嘛!即总,我这杯酒又香又甜。”

    即墨寒的眉宇皱了皱:“滚!”他随口的一句话,让眼前的女人脸上充满了震惊,她的红唇不断在颤抖着,甚至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