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七十二章 疯了吗?

第七十二章 疯了吗?

    从展览会回来后,她又返回到即家。

    即玉清在她去参加展览后,也离开落即家,即母回来后也说自己累了,让她自便。

    既然可以自便,她就打算回公司工作,收拾好自己的包裹,正准备出去时,在走廊里就看到落迎面走来的刘阳。

    走廊里的光很暗,尤其是因为白日、没开灯的缘故,更加衬得昏暗阴沉。

    在与他撞面的时候,楚雅涵还是不由得的升腾起怪异的感觉,曾经爱过的人……再次重逢,即便没有爱了,可是回忆还是多多少少折磨着她。

    刘阳也干脆的停在原地,那双眸子迸发出热切的光芒,制热的盯着她看。

    “雅涵,我……”他刚想要开口,楚雅涵却快速的抬步,想越过他的身边,她现在跟她必须避嫌。

    眼看着楚雅涵想要躲避他,刘洋皱着眉,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又侧看着她。

    楚雅涵的整个人被迫僵在原地,被他拽住的手臂传来一阵轻微的疼痛:“你、你放开我。”

    “难道我们就不能好好聊聊吗?”

    “不能,我跟你现在已经无话可说了。”

    “楚雅涵……”刘阳的眼眶发红,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般嘶吼着:“你是不是要逼死我,才肯单独见我一面。”

    楚雅涵慢慢的转向他,眼神却是一片冰冷,当初,明明是他无情的抛弃了她,现在他这副情圣的样子又是做谁给看?

    他觉得她又可笑、又可怜。

    楚雅涵冷笑一声:“刘阳,你疯了吗?”

    刘阳摇了摇头:“我没疯,雅涵,我知道当初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现在我们可以慢慢来。”

    什么叫做慢慢来?这话听得又恶心、又讽刺,楚雅涵真想狠狠的踹死他。

    “闭嘴吧!你……”她又在他的手中挣扎了几次,可越挣扎,他就抓着她更紧。

    “雅涵,反正现在玉清也不在,我们不如就找个雅阁好好聊一下,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之前的误会全部都解释清楚,你说好不好?”

    楚雅涵的眉心拧成一块,心中说不出对这个男人有多么的厌烦了。

    她暂且想了个主意:“行,你先放开,你掐得我手好疼。”

    刘阳还以为她同意了,俊脸上迅速绽放出兴奋的笑容,他就知道,只要他稍稍使些小本事,楚雅涵肯定会就此沦陷在他的温柔中的。

    正当他洋洋得意的时候,楚雅涵却一脚踹中他的下半身。

    “啊!”他忙捂着,跳了起来,整个人说不出是有多么狼狈,那双眸子还死死的瞪大:“你、楚雅涵,你怎么能够这么狠?”

    这下气得连话都给说出来了,楚雅涵痛快的笑出声了,又狠狠的嘲讽他:“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在你的心里就是一颗棋子,弃之可惜,不用更可惜。”

    “不是的,雅涵,不是这样的……”身下疼得厉害,刘阳试图要去挽留她,站在她前面的楚雅涵却比划了一下脚,警告道:“别过来,想要彻底的断子绝孙的话,我鼓励你过来。”

    “你……”刘阳气得头都冒气了:“雅涵,我从来都不知道你远离这么粗暴,原来,当年的温柔、善解人意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

    楚雅涵往他身上吐了一口:“别跟我提当年,就你这样的渣男还有什么资格提当年,恶心,少给我假惺惺的,我警告你,谁也不是傻瓜,怎么会看不出你的恶心想法。”

    狠狠的丢下这么一番话后,楚雅涵就头也不回的决绝离去。

    刘阳愤怒的望着她远去的身影,神色更冷了,他是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也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楚雅涵的。

    ……

    出了这个大别墅后,楚雅涵就就好像重新回到了新世界般,心情变得豁然开朗。果然豪门世家的生活还不是一般的阴暗啊!幸好她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她正准备回公司,忽然,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刘嫂打过来的。

    平时她在工作的时候,刘嫂极少打电话给她,于是,在看到她手机的刹那间,她感觉自己忐忑了一下。

    “喂!刘嫂怎么了?”

    刘嫂在电话里头的声音很是慌张:“小姐,你现在方便回来一趟吗?”

    “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梓枂小姐感冒发烧了,我昨天给她服了些退烧药,可是这烧就是迟迟不退。”

    楚雅涵整个人顿时变得无比慌乱,她没忘记,有一次梓枂烧到38度左右,差点就烧成肺炎落,因为是早产儿的缘故,所以她的身体很虚弱。

    “好,我现在马上过来。”

    她不敢耽误,赶紧拦了一辆车,匆匆忙忙的付好了车钱,一阵小跑到楼上公寓。

    手机不断的在响着,连连响了几遍,又被她摁断,可然后还是不死心的继续响着,她被烦的没办法,于是乎就接起电话:“有什么话赶紧说,我现在在忙呢!”

    电话里头的声音很冷淡,没有半点温度,即墨寒兴致大起,这才发给了她电话,谁知她态度竟然这样冷漠。

    一股怒气从脚指头升腾到心脏,他气急了:“楚雅涵,你什么意思?你有什么事比我还重要?”

    无聊,简直是无聊至极,楚雅涵没心情与她斗嘴,猛然摁断了电话,开门,一下子扑到卧室里:“梓枂,你别怕,妈妈来了。”

    刘嫂在旁边照看着,担心的蹙着眉心:“小姐,先把小小姐送医院吧!”

    “好。”楚雅涵低头看着小脸被烧红的楚梓枂,她睫毛随着呼吸一吐一吐,似乎十分难受的样子。那个时候,楚雅涵感觉心都碎了,她多希望生命的那个人是自己,这样的话,二宝就不用那么难受了。

    外面天气很冷,她赶紧从衣柜里取出一件大外套,包裹在她身上,而她咬着牙,用尽浑身的力气的往前跑着。

    外面的温度很低,楚雅涵却感受不到半点寒冷,只是咬紧牙关,继续往前跑着。

    她拦了辆出租车,在车上时不断的叮嘱着司机开快点,司机余光扫着她紧张的样子,也忍不住为之动容,不断劝她:“放心吧!孩子会好起来的。”

    “谢谢!”楚雅涵以为自己也就足够坚强了,可是不知为何,鼻子却一阵酸涩,眼泪不断的砸了下来。

    这一刻,她真的觉得自己无比无助,曾经,她觉得她什么事都能扛过去,可是唯独只要是触碰到“孩子”的事情,她就觉得感觉自己整个世界有变得兵荒马乱起来。

    好不容易到了附件的一所医院,楚雅涵慌乱的跑了进去,却发现儿科的部门排的满满的,如果不排上几个小时,是没办法会轮到他们的。

    她更加无助了,眼眶也变得发红,她到底该怎么?

    她紧紧的抱着楚梓枂,她那双明亮的眸子慢慢的睁开,在看到她的时候,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容:“妈咪,你、你终于来了。”

    稚嫩如同风铃一般动听的声音,响彻在楚雅涵的心潮中,勾起阵阵波澜,楚雅涵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裂开了。

    她真是一个没用的母亲,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