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七十一章 她是个普通人

第七十一章 她是个普通人

    在这里每年都有无数的国内外游客来展览,只为了领略这些艺术大师的佳作。

    即母的走姿挺矜贵的,一举一动都透着一种贵气,再加上她的装扮,让人不容小看,楚雅涵跟在她的身后,总觉得自己像个保镖一样。

    不远处,有几个打扮贵气的妇女也朝着她迎面过去:“你好啊!即夫人。”

    即母止住脚步,莞尔一笑:“等很久了吧!”

    “没有,能够等即夫人是一种幸运啊!”

    “就是,就是。”

    其他贵夫人不断的拍着即母的马屁,足以看得出,在上流社会中,她很受瞩目,很受宠,谁都要让她三分。

    她轻轻一笑,永远都是不卑不亢的样子,又跟其他贵夫人攀谈了几句。

    那几个女人也注意到了她身后的楚雅涵,习惯性的问了一句:“这位是?”

    即母笑了笑,不知为何,笑得就是很怪异:“她就是墨寒的女朋友。”

    闻言,那几位贵夫人的眼眸开始瞪大,简直不敢相信,他们刻意与即母成为朋友,有很多时候就是为了把自己的女儿送到即家,看有一天能不成攀上这门好亲事,谁能想到让这么一个野丫头捷足先登了。

    “哦,这样啊?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这么有福气啊?”

    即母笑了笑:“大家不需要对她太好奇,她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而已,我们墨寒向来都不注重女孩子的身世背景,只要合适就好了。”

    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将楚雅涵给拉入一种难堪的处境,其他几个太太盯着她的目光不由得有些蔑视。

    换做以前,也许楚雅涵会害怕别人鄙视的目光。

    可经过了生活的毒打后,她渐渐习惯做自己,她也淡定从容的迎着其他人的目光,微微勾起唇,像是知书达理的小姐般跟他们一一打招呼。

    这帮人瞧她说话的态度、以及仪表也并不是那么粗俗,自然也不小看她。

    接着一个小时左右,楚雅涵跟在她们的身后,慢慢的欣赏着每一张知名艺术作品,还有一个长得很精致的艺术鉴赏师在跟她们介绍着作品的各样作品。

    总算是介绍完了后,忽然间,有个贵夫人指着一张抽象的画介绍:“楚小姐,你还记得这张画在介绍什么吗?”

    “我……”楚雅涵不断的舌头哆嗦了一下,就有不少人准备等着看她笑话了。

    她还没说完,就有人的声音慢慢的传来:“楚小姐,你可别以为豪门媳妇容易当,想当年,我刚进豪门的时候,什么都要学。”

    “就是啊!你们年轻人就要多学习嘛!尤其像这种艺术大师的精品,你也要有个最基本的了解嘛!不然,你又怎么配成为即家的媳妇。”

    敢情这帮人就是笃定她会出差错,才会敢这么堂而皇之的嘲笑她,她们早就心里默默的评估了她的实力。

    楚雅涵也不生气,只是轻轻笑了一下:“好啊!这容易,我刚才还是有认真的在听。”

    还好,她刚才对这张抽象的艺术作品有一定的了解,这才能够轻松自在的应对她们的刁难,在听完楚雅涵的想法,那几个贵太太无形之间反倒是多了楚雅涵的英雄惜英雄之感:“不错嘛!果然是小小年纪就很有作为,挺好的。”

    她明明为自己争了面子,即母却抿着唇,脸色有些难看,她明明是希望她出丑的。

    “不错嘛!即夫人,您挑选媳妇的目光还是相当不错的。”

    即母冷笑一声:“是吗?我的目光可没那么好。”

    说完,她又径自丢下楚雅涵跟那么一大批人往前走,其他的贵夫人也并不知道她到底在气什么,她们却渐渐的对楚雅涵好奇起来。

    一个能够被即墨寒所看重的女人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她们也曾经尝试过将自己的女儿介绍给即墨寒,她们可记得即墨寒当时的反应有多么的冷漠。

    “你是怎么认识的即少的啊?”

    “我嘛!”楚雅涵挠了挠脑袋,有些尴尬。

    其中一个贵妇人眼中闪烁着崇拜的光芒:“楚小姐,你是不知道啊!在整个帝都,能够被入即少法眼的人可是基本都没有,你就成为特殊的第一个。”

    “哦!这样啊!”假的就是假的,演起戏来也方便,楚雅涵心中没有半点骄傲感,剩下只是觉得麻烦。

    如果这些人知道即墨寒不过是瞒着他们……而她也并不是他的女朋友,他们会不会惊的连嘴巴都掉下来了。

    楚雅涵并没有透露太多,贵夫人越发觉得她身上一定藏着秘密。

    她的记忆性极强,几乎是把艺术鉴赏师所说的都给记下来,所以,接下去,她又详细的给他们列举了一遍,如此高超的记忆力,甚至还让贵夫人一度怀疑,是不是即夫人先让她回去背稿。

    即夫人的脸色下意识更难看了,忽然间觉得很无趣,又道:“今日就这样吧!我要回去了。”

    “嗯,好的。”

    她一说走,楚雅涵也不敢耽误,转身便跟在她的身后,艺术馆有暖气,比较温暖,一出到外面,飒飒的冷风就迎面吹来,刮在脸上有些难受。

    楚雅涵本能的捂紧了身子,走了几步,前面的即夫人忽然间停下来,扭头哀怨的瞪着楚雅涵,就好像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一样。

    楚雅涵被她摄人的眼神给惊到了原地,也不知道她接下去要做什么。

    即夫人哀怨的看着了好久,又无奈的叹了叹气,这才回到了车上。

    楚雅涵彻底无语了,就算真讨厌她,也没必要讨厌到这种程度吧!

    黑色专车又缓慢的启动,外面的雾气被隔绝在外面,车内封闭又安静,本来这样也好,可是从刚才就抿唇沉默的即夫人又忽然间发言了。

    “楚小姐,其实我们很象的。”

    楚雅涵手微微抓了自己的裙角,就好像知道他接下去要说什么一样。

    即夫人继续道:“我从小也是个孤儿,没有父母疼、没有父母爱,我前面的二十几年活得都是无比的狼狈跟痛苦,我本来也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会这样过去,可是直到我遇到了墨寒他爸爸,我知道他要为我牺牲多少,我们两个人才能够在一起。”

    楚雅涵皱眉望着她,不太明白,既然她也是过来人,又为何如此反对他们两个人在一起?

    即夫人又微微叹了一口气:“可能你会觉得我无比的自私,为什么不愿意你们在一起,就是因为我知道其中的辛苦,所以才希望你们不要重蹈覆辙。”

    楚雅涵扫了她一眼,又郁闷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她郁闷的不是因为即母不同意他们两人在一起,而是一个人在经历遭遇了那些事情后,却要将自己所经历的施加在别人身上,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逻辑?

    她还真是不太能明白她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