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七十章 可怜的孤女

第七十章 可怜的孤女

    待所有的人都散开,楚雅涵才如释重负的从他怀中退出,忍不住抱怨:“哎呀,即总,每次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总会遇到各种倒霉事,看来,你的假女友并不好当。”

    即墨寒笑了笑,还抬手轻轻的揉着她的脑袋:“傻丫头,放心啦,有我在,你就安心的当下去吧!”

    “好吧!那记得要提高价钱啊!不然我多亏啊!”

    即墨寒的手往她的发丝来回穿插了一下,又道:“我帮你吹头发吧!”

    “哈?”楚雅涵眼中闪过诧异。

    即墨寒没理会她的眼神,直接往里头走去,取了吹风机,又强势又温柔的将她整个人摁在长椅上。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了。”楚雅涵想要拒绝,却遭到他强势的拒绝。

    “闭嘴!”

    他的语气很凶,彻底镇住落楚雅涵,她只能安分守己的坐在一处,任由着她安安静静的帮她吹着头发。

    头发每一处都被吹得很干净,他的手也温暖的缠绕着,在这一时半刻,楚雅涵也感觉自己的血液正在沸腾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烧得她满脸通红。

    也不知过了多久,即墨寒总算是帮她吹干了头发,他还轻轻伏在她耳畔吐了一口气:“你的头发真象。”

    楚雅涵缓慢的垂下眼帘,挡住眼中所有的情绪。

    “晚安!”他又轻轻的道了一声,迈着修长又神秘的身躯离开了原地。

    等到门被关上的瞬间,楚雅涵感觉双腿泛起一阵酥软,刚起来的身子就软绵绵的趴在了地上。

    “哎哟!”她轻轻的叫了一声,也不敢叫的太大声。

    她在冰凉的地方躺了一回,又强撑着坐了起来,望着某一处地方,眼眸泛起了空洞。

    天哪!怎么会这样呢?她怎么每次都因为即墨寒而情难自控呢!

    这一夜,她睡得极其不安分,还隐隐约约梦到了她跟即墨寒结婚了。

    起来的时候,她打了可怕的机灵,不太明白,她这是做了一个什么样的噩梦嘛!

    她从衣柜里换上一套简单的白裙子后,又将一头柔顺的发丝给放了下来,柔顺的发丝垂在肩膀上,她整个人透着一股灵动感。

    她扶着楼梯下来的时候,刚好有几双眼睛凝聚在她的身上。

    即墨寒是托着下颌,眉眼间夹杂着宠溺跟欣赏,即玉清则是一脸嫌弃嫉妒的样子,刘阳的眼睛看得都直了。

    似乎是感到了刘阳的眼神,即玉清立马愤怒的瞪了他一把,还顺手掐了他的手臂,刘阳不设防马上惨叫了起来。

    “很好看是吧?”即玉清冷笑着,即便再精致的眼妆也掩盖不住她眼中的狰狞。

    刘阳深吸一口气,努力憋住伤痛,又朝着即玉清赔着笑脸:“哪有,我的太太都已经这么好看了,我怎么还会觉得别人好看呢?”

    “就你这张嘴,我要是相信你的话,那么我就是傻子。”即玉清眼中含着的全是对他的不屑。

    当初,其实她也看不上刘阳,要不是这个家伙不要脸的对她穷追猛追,她又怎么会看得上他呢?现在她也习惯了有他的生活。

    楚雅涵将这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忍不住涌起一阵快感,就好像是故意般,她加快了步伐下了楼,朝着即墨寒的身边过去。

    即墨寒习惯性的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又热情的往她额头上轻轻啄了一下:“宝贝,你今天真好看。”

    宝贝?

    楚雅涵差点就想吐了,这家伙的称呼也太恶心了。

    不过,她还是忍了忍,努力配合着他:“还不是你眼光好,帮我挑了那么好看的裙子。”

    “就你会说话,宝贝,我最喜欢你了。”他又慢慢的挑起她的下颌,趁着她不防备瞬间,啄了啄她的唇角。

    楚雅涵微微一愣,被碰过的唇角有些冰冰凉凉的,她除了羞涩的同时,还有些尴尬。

    与此同时,她也对上刘阳那一道视线,似乎闪过一丝妒火,可很快迅速消失了。

    即玉清并不希望他们两人能够终成眷属,看到两人这么亲昵的样子,她的心里也实在不是味道,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楚雅涵还就真的要压在她的头上了。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呢?

    吃过早餐后,即母忽然间对她说:“楚小姐,等会你陪我应酬。”

    楚雅涵本能的想拒绝,她找了一些正当的理由:“不是,等会我要工作啊!伯母。”

    “放心,我已经让人帮你推了,今天你一天的时间都是我的。”即母淡淡的宣布道。

    楚雅涵忽然有些崩溃,靠!这对母子的行事为人风光怎么都是一样的,还真是让人难以接受啊!

    她实在是不想去应酬,于是乎,又朝着即墨寒投去求助的目光,他明明也接收到了她的信号,却还是自动忽略。

    “放心吧!你今天就好好跟着我妈去吧!”

    “不是,我……”楚雅涵的红唇动了动,忽然间倒是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即母已经干脆利落的站了起来,又朝着她投去一道命令的眼神:“你现在就跟我过来。”

    楚雅涵深吸一口气,虽是十分无奈,还是挽起背包乖乖的跟在她的身后。

    不行!不能让他们两人单独出去。

    即玉清眼看情势不对,要想跟出去,才走了几步,即墨寒早就洞察出她的想法:“等等!堂姐,我还有事情找你一下。”

    “可是,我……”即玉清尴尬的停住步伐,谁知道知道她现在的心情有多么的崩溃。

    “堂姐,你现在跟我来书房一趟。”

    即玉清犹豫了一下,不敢拒绝,却还是只能乖乖的跟在身后。

    “嗯!”转身的刹那间,她眼角的余光狠狠的瞪着楚雅涵离去的方向,脸色并不太好看。

    ……

    楚雅涵跟着即母来到了外面,在大门口就有一辆黑色的专车。

    即母对她的态度十分冷淡,上车时也不看她一眼,直接上了车,她看楚雅涵还傻傻的站在外面,也不打算上车的样子,脸色当即就黑了。

    “快上车啊!傻愣愣的。”

    楚雅涵这才反应过来,推开另外一侧的车门,迅速上了车。

    即母将脸撇到另外一处,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楚雅涵心里就纳闷了,那么讨厌她,为什么……还要带她出来呢?如果仅仅是为了即墨寒的话,那么她就实在是太伟大了。

    跟她呆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实在是难受,楚雅涵只好努力转移注意立,只紧紧盯着外面不断掠过的风景。

    过了良久,专车停下,她也感觉悬着的心也跟着一点又一点的落了下来。

    待即母下车后,她不敢再像刚刚那般发呆了,赶紧跟在她的身后。

    她带着她参加的帝都最大的美术馆,这里面挂着的都是世界知名大师的艺术作品,一张又也一张都价值不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