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六十九章 看不惯又如何?

第六十九章 看不惯又如何?

    “你…虽说我是佣人,这么多年了,我在太太心中早就不是佣人了。”张妈挺直了腰杆子,仿佛很骄傲的样子。

    这让楚雅涵有种想要马上摧毁他自尊的冲动:“你在太太心中是什么样的,我可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在这里就是个佣人。”

    “你……”张妈的脸色越发难看了,她不甘心就这么败在她的手下,于是乎,说起话就难听了许多:“我就告诉你一句,我之所以来这里是太太派我来监督你的,就是害怕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偷偷跑上少爷的床,我警告你,有我在,你是不可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楚雅涵忽快步走了过去,“啪”的一下就迅速落在张妈的老脸上,她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露出吃惊的神情。

    “你竟然敢打我啊?你、你……”

    楚雅涵嗤笑一声,她最看不惯的就是张妈这种盛气凌人的态度,好像背后有主子撑腰,谁就拿她不能怎么样?

    “我打你又如何,我不仅抽你左脸,也要抽你右脸呢!”说完,她又狠狠的甩了她另外一张脸。

    张妈气得差点跳了起来,伸出手就打算去掐楚雅涵的脖子,手刚动的瞬间,又马上停下了。

    不行,怎么说,她也是佣人而已,要是被少爷知道她欺负他的女人,她不得完了。

    张妈满腔怒火又发泄不出来,于是乎,只能气得跑到即母面前告状,她声泪俱下的跪在即母的面前,抱着她的大腿:“夫人,您要为我做主啊!”

    即母扫了她一眼,就撇见她脸上的红色巴掌印,她立马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你被她打了?”

    张妈猛的点了点头,整个人委屈:“我不过是就是站在她的门口,谁知那位楚小姐竟然就打了我,夫人啊!我实在是太冤枉了,我从头到尾可没有说过过分的话啊!”

    “您要为我做主啊!夫人,您要是不好好惩戒那丫头,以后定成大患。”

    即母本来也就不喜欢楚雅涵,她想抓她小辫子也很久了,恰好也想借着张妈这事,让即墨寒看清楚她的真面目,也许这样的话,即墨寒很快就会对她失去了兴趣了吧!

    ……

    她才洗好澡,穿着一套简朴的睡衣,手里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才走出来,就看到外面是以即母为首的一群人。

    张妈捂着自己的脸,委屈的样子哪还有刚才半分盛气凌人:“楚小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打我,可是我真的很委屈,我们虽然是做佣人的,我们也是人吧!我们也有人格尊严吧!”

    即母更是直接顺着她的话说去:“你刚才打了她对吧?”

    楚雅涵早就料到了张妈会去告状,这老女人哪是什么省油的灯:“对,是我打的她。”

    她坦坦荡荡的承认了,丝毫不为自己找任何的借口,反倒是让即母有些诧异,她皱了皱眉:“那你为什么要打张妈?”

    楚雅涵冷笑一声:“那伯母就要问一下,我为什么要打她了?”

    即母顺着楚雅涵所指,扭头目光又对准了张妈:“张妈,你说说,她为什么要打你?”

    张妈捂着脸,啜泣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楚小姐不喜欢我吧!”

    “这点,你倒是说对了,我就不太喜欢你,怎么着?”

    “楚小姐,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样,才让你这么讨厌我?你就说出不喜欢我哪里,我可以改。”张妈越说越委屈。

    好一个老绿茶啊!楚雅涵唇角依旧挂着笑,眼眸却冰冷到了极点。

    即母的眼神在两个人来回看了一下,又将矛头指向了楚雅涵:“楚小姐,虽然说你现在是墨寒承认的女朋友,可是你并不是即家真正意义上的少夫人呢!像我们这种豪门家族呢!其实,要的也是德茂双全的人。”

    “我知道,伯母的意思是我并不合适做即家的少夫人?”

    即母的面部神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半晌,她才准备颔首时,就在这时,即墨寒的声音从外面响起:“谁决定的?”

    他极具有穿透性的声音掠过了空气,落在人群中,这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凝聚在他的身上。

    他丝毫不尴尬的承受着所有人的目光,又扬起帅气的唇角,那道深邃的视线只落在楚雅涵的身上,仿佛谁也融不入他的世界里。

    他过去,直接一把就将她揽入怀中:“谁要罢免我女朋友的职位的?”

    他说话极具风趣幽默,又坚定无比:“谁要罢免她,先把我罢免了再说。”

    楚雅涵愣了愣,抬眸对上他宠溺的视线,那种被独宠的感觉迅速涌上心头,暖了她的心窝。

    “我呢!一生只会娶她一个人,除了他以外,不会再有别人了。”他的薄唇动了动,一遍又一遍的强调着。

    明明知道不过是演戏而已,楚雅涵在那刻却觉得有些意乱情迷。

    即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心里更是一场翻江倒海的难受。她现在更加能够感觉到儿子对楚雅涵这份浓浓的爱意。

    其实,她也只是想让楚雅涵知难而退,可是……却没想到激起儿子的保护欲。

    “张妈,你怎么回事啊?”她忽然话锋一转:“你真不应该惹楚小姐不开心。”

    张妈身子猛然一僵,完全没料到情势会转变如此之快:“夫人,我……”

    “你不过是个佣人而已,就算被楚小姐说了几句,也不应该跑到我这里兴师动众的,张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规矩了。”

    张妈身子猛然一抖,整个人顿时大起大落,她一向都懂得见风使舵,现在一看情势不对,更是直接哭喊:“楚小姐我错了,是我错了,我心胸狭隘,请你原谅我的。”

    前后态度转变之快,楚雅涵对张妈的道歉没半点感动,只觉得挺虚伪的,不过,她也明白,她之所以有这么大的胆子,还不是受的是即母的指使。

    她向来也不喜欢掐着别人的痛处不放,于是乎,就道:“行,也许是误会吧!我不跟你计较了。”

    张妈本来以为还要花上很多的功夫,才能够让楚雅涵原谅她,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答应了她。

    一时间,她的心里反倒是涌上些许的怪异感,怀疑是不是自己做错事了,可能她并不像即小姐说的那么不堪。

    “好啦!这事就到此为止吧!”即墨寒宣布道。

    他都发话了,其他人都不敢留下,只好散开。

    即母皱着眉,心情极其烦躁,重新回到落了自己的房间,一种无力的感觉迅速环绕着她,她觉得自己造孽了,不然即墨寒为什么偏偏会看上这个刁蛮的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