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六十八章 别盯着我看

第六十八章 别盯着我看

    楚雅涵反应过来,赶紧拉开车门,坐在他的副驾驶座上,引擎启动的瞬间,他半挑眉盯着她看。

    被他那双炙热而具有侵略性的目光给盯着,楚雅涵一下子觉得不知所措。

    “你、你干嘛一直看着我啊?”

    即墨寒勾了勾唇,笑得一脸邪魅:“你说呢?”

    楚雅涵立马白了他一眼:“我怎么知道呢?还有,你这么盯着女孩子看,怪奇怪的。”

    “女孩子?”他马上四下打量着她,俊眉挑得更邪魅些:“被睡过的女人还算是女孩子吗?”

    “你……”楚雅涵气急了,咬了咬牙齿,那一刻,她真想冲着他喊道:被睡了又怎么样?当初如果不是他趁着她酒醉卑鄙的夺走她的身子,她就还是个女孩了……

    不过,天下男人皆是大猪蹄子,反正啊!他们从来都不会觉得是自己的原因了。

    女人嘛!只要不对一个男人动心,那么就天下无敌了。

    即墨寒看她变得有些难看,又笑了笑:“不过是开个玩笑,还有,能够被小爷睡了,还算你幸运。”

    “我呸!”楚雅涵鄙视的瞪了他一眼:“闭嘴吧!那天晚上,我只是当成被狗咬了一口而已。”

    “是吗?你真的没有感觉?”即墨寒不怒,还笑得一脸邪魅。

    楚雅涵开始觉得不对劲,这、这男人到底在想什么呢?

    “放心吧!等会有一份惊喜给你。”他的嘴唇本就很薄,还慢慢的俯下去,差点抵在她的耳朵上。

    楚雅涵吓得偏身躲开他,又失声喊道:“你…你想干什么?别忘了,我们不过是交易关系。”

    瞧她这么轻易就脸红了,即墨寒只觉得她很可爱,他宽厚的手掌慢慢的伸过去,揉了揉她的脑袋:“你还真是可爱啊!”

    楚雅涵快速的拍开他的手:“闭嘴吧!我可不可爱关你什么事。”

    即墨寒笑着摇了摇头,又重新集中精神开车,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每次一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总会徒增很多想要欺负她的想法。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后,二人就来到了即家大宅。

    每次进入这个豪华的大宅,楚雅涵总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若不是为了那么一点钱,她才不愿意进去呢!

    车子熄火后,即墨寒又主动握住她的手,温暖迅速覆盖覆盖了她的手掌。

    这种突如其来的温暖,让她很不适应,楚雅涵本能想要挣脱,即墨寒却强势的与她十指相扣,根本就不让她有挣脱的机会。

    “你放手!”

    即墨寒猛然一用力,她整个人迅速就往她的怀中过去:“俗话说,演戏就要演全套,你不知道吗?”

    楚雅涵微微蹙眉,又低眸凝视着他的手,她严重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借着帮忙来占她的便宜。

    见她总算安份下来,即墨寒唇角慢慢勾起:“还算听话,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听她这话,楚雅涵心想:这家伙是把她当成什么人了?她岂止是因为这么一点好处就妥协的人。

    两人十指紧扣下了车,为了显得两人更加亲昵些,即墨寒还将她拉入怀中,搂着她的肩膀迅速往里头抬步走去。

    即家的佣人都是长眼睛的,他们看到楚雅涵已经不止一次出现在即家,也下意识的认为这个女人很有可能会成为即家的未来的女主人。

    一到大厅内,即母一身华丽的旗袍,双手抱胸,坐在高档的皮质沙发上,她先是看了一眼楚雅涵,又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过来!坐我这边。”

    楚雅涵身子略微一僵,不太明白她想到底想做什么,毕竟,她总是能够清晰的察觉到即母她并不算满意。

    在她发愣的瞬间,楚雅涵感觉到有人推了她一把,她迅速往前一步。

    她知道背后的始作俑者是谁,眼角的余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即墨寒也并没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站在原地,双手插在裤兜里,微微扬起唇角。

    这个家伙是故意的吗?

    既然已经迈出了第一步,楚雅涵也只能硬着头皮走到她的面前,她胆怯的喊了一声:“伯母。”

    伯母?

    即母好看的眉心微微一拧:“你刚才叫我什么?”

    楚雅涵的声音更低了些:“伯母。”

    闻言,即母微微叹息一声,好像对她十分无奈:“楚小姐,当真是想嫁入我们即家吗?”

    楚雅涵表面上默不作声,心里却在想:谁要嫁入你们即家了?像这样的鬼地方,她一刻都不想要留下。

    “楚小姐,我现在就把丑话说在前头,要当我们即家的儿媳妇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楚雅涵:“……”

    即母的语气越来越冷漠:“你先跟我好好学规矩。”

    楚雅涵有些蒙了,现在又不是什么封建古代,学什么规矩?豪门难道都这么压抑人性的吗?

    “咚咚咚——”身后传来一阵又一阵的脚步声,很快,一双宽厚的手放在了即墨寒的肩膀两侧,即墨寒半挑着眉:“妈,学规矩要慢慢来,你也知道雅涵跟别人不太一样。”

    即母的脸上不由得的黑了起来,她活了这么久,还从未看到过儿子如此维护一个女人,看来,他是真的爱上了楚雅涵。

    她现在也不想将即墨寒逼得太紧,不然,等下,让儿子的心彻底远离他可就不好了?

    越像是现在这种情况,她就越是应该采取“怀柔政策”,让即墨寒感觉到她的好。

    “行,那就听你的吧!不管怎么说,楚小姐毕竟不是一开始就出生豪门世家,若逼得她太紧也不好了。”

    即墨寒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妈,您说的对。”

    “好了,现在时候也不早落,你们也去歇息吧!张妈,给楚小姐准备一个房间。”

    “是的,太太。”

    夜幕缓缓降临,楚雅涵吃了一顿晚饭后,回到房间,不过她放心不下三宝,就特别想回家。

    她思前想后,在装修豪华的房间徘徊了几次后,静悄悄的推开门,竟然看到了张妈在她门外徘徊。

    她才打开一条门缝,张妈冷冽的视线就警惕性的朝着她扫了过去。

    “楚小姐,您这是准备去哪里啊?”

    楚雅涵听得出她的声音不怀好意,她皱了皱眉:“张妈,这么晚了,你不睡在这里干嘛呢?”

    张妈冷笑一声:“那就不劳楚小姐担心了,毕竟您不过是个外人而已。”

    “我是不是外人,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据我目前所知,你的的确确就是这里的佣人而已。”楚雅涵当然也不甘示弱,冲着她就是一顿扫射。

    张妈的脸色瞬间就黑了,倒是没想到眼前的女人柔柔弱弱的,倒是比她想象中更是牙尖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