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六十三章 丑陋的一面

第六十三章 丑陋的一面

    楚雅涵闻着饭的香味,就坐在主位上,她现在跟即墨寒也熟悉了,也就随性了许多,叉子一动不住的大快朵颐。

    即墨寒又被她给逗笑了,这是什么奇怪的宝藏女孩啊?

    很快,整个石桌上的美食都没了,楚雅涵肚子都饱得撑了起来,她一手撑在腹部上,目光又扫到石凳的牙签罐,伸手要去拿,手却短了……

    即墨寒越过她,轻轻松松的拿起了牙签罐,又忍不住调侃她:“手短女孩。”

    再次被他嘲笑,楚雅涵整个人坐直,不甘示弱的要从他手里夺走牙签罐,捣鼓了几下,怎么都抢不回来。

    她终于忍不住,喊道:“快把牙签给我,我牙缝里有肉渣。”

    “你这个女人……”即墨寒白了她一眼:“还真粗俗。”

    楚雅涵也根本就不在意他怎么看他的,还有些开心:“是啊!我就是粗俗,怎么样?我就喜欢我这个样子。”

    即墨寒淡淡的吐了一口气,帝都的那些名媛个个都给自己立好人设,恨不得在他面前塑造成一个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名媛形象。

    可是这个女人……非但不这么做,还自顾自在他面前的抠牙。

    书上说:要是一个女人不喜欢你的话,胃口就会大增,还会肆无忌惮的展现自己最为丑陋的一面。

    所以,他什么时候这么没有魅力了?

    不过,转念想,他真的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女孩子了,即墨寒又挑了挑长眉,唇角的笑意更加肆无忌惮:“不错,我就喜欢你这样真实的女孩子。”

    楚雅涵懵了,不是有传闻说,即总最难以忍受的就是人类的“恶习”,怎么到她这边,他就什么都不怕呢?

    “即墨寒,你给我清醒点好吗?”

    即墨寒却一把掐住她的脸:“你没猜错,这就是最真实的自我。”

    楚雅涵一把拍开他的触碰,还假装嫌弃了一下:“啧!即总,我想我应该发个微博,把你的喜好公布天下,这样的话,指不定名媛圈会响起一股潮流。”

    “你还真是抬举我了,楚小姐,你不知道情人眼里出西施吗?”

    “可是我又不是你的情人啊!即总少胡说八道。”

    “现在不是,以后就会是了。”他深邃的眼眸中含着深意,就好像是那种猎人誓要捕抓到猎物一样的心情,吓得楚雅涵身子一颤,赶紧收回了目光。

    她有种预感,她不能再跟这个男人纠缠下去了,不然有天就会被他彻底吃定。

    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后,两人又乘坐神电梯下去,到了晚上,帝都的灯光都亮了起来,俯瞰整个帝都的夜景一览无余。

    “哇!好漂亮啊!”楚雅涵兴奋的唇角都牵了起来。

    即墨寒难得看到她这样,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听说男人要是喜欢一个女人的话,就会习惯摸她的脑袋。

    脑袋覆上这么一层温暖的时候,楚雅涵的心里头忍不住出现了这么一道声音。

    难道即墨寒那个家伙喜欢她?

    不对!像那样无情无义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呢?她又在胡思乱想。

    楚雅涵皱了皱眉,也不知道是作何思想,踮起脚间就摸了他的脑袋,即墨寒瞬即攒住她的手腕,迎向她的俊脸立马就黑了。

    被他那双散发着冷光的眸子给盯着,楚雅涵眼皮不断的抽动着。

    “你在做什么?”

    “你把我当成什么?”

    楚雅涵心慌意乱:“我没有啊!我就是……”

    “楚雅涵,我是男人,不是狗。”他的目光变得很认真,说话也变得严肃起来。

    楚雅涵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心想,我知道啊!不过在我心里你就是条狗,最后,她把话憋死在心里。

    她在他手里挣扎了一下:“哎呀,我真没其他意思,你快放开我的手。”

    他微松,楚雅涵就立刻把手腕给收了回来,被他触摸过的地方还有些发痒,她在心里发誓,以后不能摸男人的头了,原来书上说的都是真的。

    两人又并肩走着,四周围微风摇曳着,拂在脸上,视线所触之处都是摇动的树木。

    好不容易,两人上了车,像是平时并行坐在迈巴赫上,车子缓慢的行驶着,夜色也跟着倒退,楚雅涵望着车窗外的风景,忽然间发觉时光过得很快很快。

    记得很久之前,她跟刘阳也曾途径这里,那时,看到这副如此璀璨的夜景,楚雅涵会激动得的双眼发光。

    现在看着这副美丽的夜景时,她反倒没有太多的感觉了。

    她想,当时或许是因为刘阳在她的身边。

    他如同一道阳光般照在她的生命里,她也没想到,这道阳光也差点将她扼杀。幸好,她最好还是走出来了。

    “在想什么呢?”

    她失神的模样引起了即墨寒的注意,楚雅涵摇了摇头,不多做解释。

    “五年前那一夜,你为什么喝酒?”

    楚雅涵依旧笑了笑,不回答。

    即墨寒觉得她眼中藏着故事:“不打算告诉我?”

    “没必要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她过去了,人总要往前看的。”她淡淡的陈述着,语气淡的仿佛是云烟一般。

    即墨寒盯着她看,只觉得这个女人让她猜不透,她到底是个什么人?在这一刻,他忽然间很想了解她的世界。

    回到别墅后,他亲自打了个电话给助理:“今晚我要所有关于楚雅涵的资料。”

    “是,我马上去办,即总。”

    挂断电话后,她又从酒柜里取出一只收藏的几十年拉菲,撬开,往高脚杯一倒,徐徐晃着,微弱的灯光映出酒光。

    他姿态懒散坐在沙发一觉,手握高脚杯,脚上放着一本杂志,就在这时,“门”扣扣的响起。

    “谁?”

    “是我,即玉清。”

    “进来!”

    得到了允许后,即玉清轻手轻脚的进了门。

    即墨寒半咪了长眸:“还真是稀客啊!堂姐,你有何事?”

    虽然在公众面前,即墨寒还是挺给她的面子,私下里,即墨寒也根本就不喜欢被她打扰,即玉清心里也清楚。

    “有一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

    即玉清变得有些胆怯:“我说了之后担心你不开心。”

    “堂姐有话直说就是了。”

    即玉清好像是做了很大的觉心般,吸了一口气,又道:“其实,我觉得楚雅涵并不太适合你。”

    “……”

    即玉清说完一句后又停顿下来,生怕一句话说错,就惹得即墨寒不悦,毕竟,她在即家的地位还是要即墨寒说了算。

    如果即墨寒疏远她,怕是连即母也没有办法护她。

    即墨寒比了个继续说的动作,即玉清就肆无忌惮了:“我觉得楚雅涵不适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