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夫人醉心事业不想二胎 > 第六十一章 我要回家

第六十一章 我要回家

    她也没有再问,只留下一句话:“时间不早了,你还是早点歇吧!我要回家了。”

    “回家?”即墨寒皱了皱眉。

    “是啊!我要回家。”

    “你就不能在这里过夜吗?”

    “不行!”楚雅涵拒绝的十分坚定。

    即墨寒望着她坚定的背影,又笑了笑:“好,如果你坚持回去的话,那我让我司机送你回去。”

    这次,楚雅涵没有拒绝,现在都快要十一点了,这么晚一个人去打车还真的不安全:“好,那多谢了。”

    她正打算关门时,即墨寒又道:“等等!还有一件事,你明天一早给我做早餐。”

    楚雅涵郁闷至极:“不是,我……”

    他根本就不让她有拒绝的机会,强势的言语强压她:“楚雅涵,你就是这样报答你的救命恩人吗?”

    “好吧!”楚雅涵咬了咬牙,心想,送就送,无所谓啦!谁叫她欠她一条命。

    离开他的别墅后,坐在专属车子,她可算是回到了自己的家,到家已经是十二点半了,三宝熟睡了,楚雅涵率先去了主卧,在昏暗的光下看到二宝楚梓玥眼角的泪痕,她怎么哭了?

    刘嫂每天晚上都是如此,要等到楚雅涵回家才能安心入睡:“小姐,您工作很忙吗?怎么每天都那么晚呢?”

    楚雅涵也不好意思跟她讲职场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她并不想让张嫂担心她。职场已经很不愉快了,她不想把烦恼带回心中的一片净土。

    “是啊!最近的确是很忙,刘嫂劳烦你了,都要帮忙我照顾三宝。”

    刘嫂笑了笑:“这倒不要紧,我就是担心小姐会累坏身子。”

    “没事的,我工作并不辛苦,还是很轻松的。”楚雅涵又问:“梓玥是怎么了?”

    刘嫂叹了一口气:“小小姐见不到你,所以就哭了。”

    闻言,楚雅涵只感觉自己的愧疚之心更重了些,是她这个做母亲的不够尽职。

    她摸着昏黄的灯光重新回到主卧时,又在女儿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对不起,梓玥,妈咪错了,妈咪以后会抽更多的时间来陪你的。”

    在睡梦中的楚梓玥翻了个身子,感应到楚雅涵的存在,本能的抱住了她:“妈咪,妈咪,我爱你。”

    “我也爱你,梓玥。”楚雅涵又往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

    第二日一早,楚梓玥比楚雅涵先醒来,她醒来的刹那间,也还是紧紧的抱住了楚雅涵,小脑袋不断在她的身上蹭来蹭去。

    楚雅涵被她弄醒了,睁开眼角,睡意烟消云散,只剩下满眼的宠溺:“你醒了啊!宝贝。”

    “妈咪,你昨晚是什么时候睡到我的身边的?”

    “你猜啊!”楚雅涵抬手刮了刮她的鼻子。

    “额,我猜不到。”

    “傻孩子,以后不准哭了,妈咪会一直在你的身边的。”楚雅涵强调道。

    楚梓玥又懂事的点了点头,忽然间,又好像想到什么般,委屈的撇了撇嘴:“过几日,幼儿园要开家长会,妈咪,你能不能带上爸比去开家长会?”

    触碰到二宝祈求的目光,楚雅涵只觉得心脏好像被什么给翻搅着,很是难受。

    她沉默了,楚梓玥眼底闪过一丝失望:“没事,妈咪工作忙,我能理解啦!”

    楚雅涵心中苦涩无比,伸出手歉意十足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是她的错,她没法给三宝正常的家庭,还要求他们跟她一同承受着这份痛苦。

    帮楚梓玥洗漱之后,她又去厨房做了一份排骨蘑菇香粥,浓郁的香味弥漫在四周,慢慢扩散着。

    楚雅涵极少下厨房,每次下厨都能够惊艳全场,毕竟她当初可是为了刘阳去烹饪上过学的。

    “哇!好香啊!小姐。”刘嫂忍不住竖起拇指头。

    楚雅涵被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当初,她一度看到厨房时,心中就会涌起一阵酸涩感,就会想起被刘阳玩弄感情的经历。

    原来爱过是没有办法一下子忘记了,偶尔时,还能想到与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几年了,她真的戒掉心中所有的不舍,当初那个浑身散发着光华的男人也变得普通至极。

    她找了个精致的饭盒舀了满满一大碗,还配上小菜,装好,便快速下了楼,本想直接拦车,却看到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小区门口。

    这就是她昨晚所搭的车,楚雅涵狐疑的挑了挑眉,试探性的看了一眼,司机走了出去:“楚小姐,请上车。”

    楚雅涵愣了愣:“你不会从昨晚开始就在下面等着吧?”

    司机憋提有多委屈了,他还真的在楼下等了一个晚上,谁叫这是即总吩咐的,没办法,帮人打工难啊!

    司机也不敢说实话,只能转移话题:“楚小姐,您还是先上车吧!即总正在等着您呢!”

    “你不会连早餐都没吃吧?”

    司机很慌乱:“不是,我吃了,我吃了……”

    “好吧!”楚雅涵上了车,清早的车道一路畅通无堵,很快就到了别墅门口。

    即墨寒刚刚起床,只裹着一件单薄的白色睡袍,隐约间,还能够瞥见他所露出的肌肉,还有那一双勾人的大长腿,让人垂涎三尺。

    楚雅涵却莫名觉得辣眼睛,她赶紧将视线转到一旁:“你…你穿的是什么呢?”

    即墨寒轻佻的勾了勾眉:“怎么?你对我的穿着有什么意见?”

    瞧他说的一本正经的样子,楚雅涵真想狠狠的捶死他,可又拿他没办法:“低俗。”

    “低俗?”即墨寒笑出声来,他活了二十几年还是第一次被女人骂低俗:“怎么?你看到我的身体起了邪念,还要怪我低俗?”

    这一反驳,气得楚雅涵咬紧了牙齿:“你…你……”

    “就好像你们女人乘坐地铁、公交车时,穿着很短的裙子,男人是不是可以评价你低俗?”

    在他的强势反击下,楚雅涵彻底失去了发言权,就只能闭上嘴巴,好吧!他长得帅,说什么都对。

    “我的粥呢?”他那双桃花眼微微斜了过去。

    楚雅涵这才记起手中提着的保温饭盒,抬步过去,直接送到他的餐桌前:“吃吧!”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在想,吃死你算了。

    揭开盖子的瞬间,一股香味弥漫在空气中,即墨寒顿时胃口大开,刚开始还故作矜持的看了一会,到了最后就原形毕露。

    不过才一会的时间,他就把满满一大碗的香粥给吞吃入腹,还舔了舔薄唇:“味道马马虎虎的,还有吗?”

    楚雅涵摇了摇头:“没了!”谁知道这个男人胃口这么大。

    他一下子投去斥责的目光:“楚雅涵,你真的很不了解男人。”

    楚雅涵瞬间有些无语,她、她又做错了什么了?

    “男人胃口可不像女人那样小巧,像这么小的一碗粥怎么够男人吃呢?”

    她好心好意帮他煮了早餐,到头来还被他这么嫌弃指责,楚雅涵自然是怒火冲天:“怪不得有饭桶这样的名词诞生,原来指的就是男人啊!”